《念念青春》走进98岁宝藏级大师的跨世代酷青春

本期,张艾嘉作为监制和召集人的人文纪实综艺《念念青春》探访98岁宝藏级艺术大师、中国画院院士黄永玉先生。相较于以往青春念诵会,本期设置了特别的形式,由来自不同年代的王耀庆、田壮壮、李宛妲与张艾嘉一起诵读黄永玉先生的日记及作品,并从各自视角讨论与青春相关的话题。

《念念青春》走进98岁宝藏级大师的跨世代酷青春

一个关于青春的节目,为什么要去拜访这位98岁的老人?其实很多年轻人并不了解黄永玉老先生,听说过他的人也多是在网上看过他的故事,例如90多岁开法拉利等。《念念青春》通过张艾嘉一次又一次地与黄老先生的见面、聊天以及聚会,黄老先生的形象逐渐变得清晰、丰满。

《念念青春》走进98岁宝藏级大师的跨世代酷青春

克服爱情上的困难 演绎贯穿一生的爱

第一次拍摄前,被问到即将见到黄永玉是什么心情。张艾嘉答道“马上要见到一位从14岁到98岁,还在坚持创作的老人,怎么会不兴奋呢”。她甚至挑了一束特别一点的花。那天黄老跟《念念青春》讲的第一个故事,就是他的初恋,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在黄永玉先生的自传体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中,回忆了他与妻子张梅溪的爱情。除去黄老自己的回忆与叙述,本期节目还采用了一种非常具有观赏性和艺术性的“剧本围读”形式,通过两位导演张艾嘉和田壮壮及两位演员王耀庆和李宛妲出色的演绎,让观众真实感受到了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两名年轻人在爱情中的不顾一切。当时想见一面都要步行70多里路,当黄老终于忍不住向梅溪表白,得到的答案竟然是“你为什么现在才问?你问,我早答应了”,那个年代的爱情就是那么的简单与纯粹。

由于双方身份相差过大,两人的爱情,也面临了来自家庭与社会的考验,困难重重。面对家人的反对,梅溪表示“真分开了,我会死”,而黄老的回答是“死面前,好多活路”。于是,他们就这样结婚了。

谈到当下的爱情与婚姻,街采青年纷纷表示因为三观、金钱等问题,困难重重。但在纯粹的黄老先生看来“爱情上最大的困难,那是很容易克服的”。只是现在人经常心里想了八千个问题,但没有实际行动。其实正如李宛妲所说,只要碰到如此笃定的男生,遇到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只要男生够肯定,女生就会有勇气。

《念念青春》走进98岁宝藏级大师的跨世代酷青春

只要跑到终点就好 年轻时不要错过那些老人

街采中,有人问到黄老先生,如何进行现实题材创作。黄老的回答很是有趣,他说“会画就懂得怎么画,不会画当然画不出来。要先学习画画”。在他看来,画画是一辈子的事情。他将画画比喻成一场马拉松,要慢慢的跑,旁边要是有人说你跑的不好,不要停下来跟他争吵,也许不一定第一,但只要跑到终点就是好的。

要一直向走,在人生的路上前行,也不应忽略智者的帮助。如果只能选择一篇作品诵读,黄永玉先生选择的是写给邵洵美的《一路唱回故乡》。他回忆到,邵洵美曾经帮助过很多人。但年轻时的自己,在上海却没有见他,没见的原因很幼稚,年轻时的自己觉得有些看不起他。正如他自己所说,“年轻人时常错过老人”,现在的年轻人对老艺术家是陌生的,对很多艺术家作品不了解。于是便错过他们的故事,没有学到他们的智慧。

《念念青春》走进98岁宝藏级大师的跨世代酷青春

不可预知性和探索感叠加 黄老与当代年轻人跨时代对话

在黄老的文章当中,曾经写到“一位素受尊敬的大师的晚年艺术生涯是需要自己的空间和时间的”。相比于前几期节目,本期节目每次拍摄都不能事先踩点、堪景、预设故事,纪录片的未可预知性和探索感体现的极强。节目通过张姐几个月内的数次拜访一次一次叠加出对黄老的认知。本期节目采用特殊的剪辑形式,将念诵会、大量青年街采与黄老故事的交叉剪辑,实现了黄老与当代年轻人跨越时代的青春对话。当节目去记录一位世纪老人的青春,更关注的是他对当代现实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一期黄永玉的青春故事充分体现了《念念青春》观照现实的创作理念。

《念念青春》走进98岁宝藏级大师的跨世代酷青春

本期嘉宾黄永玉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少年”,也是一位“酷老头”。他的朋友圈极其广泛,向钱钟书请教什么是凤凰涅槃,给曹禺写信,从老一辈文学家、学问家,到当代艺文界的演员导演,都是他的好友。他喜欢看拳击,吃冰淇淋,吃火锅可以吃下一大盘毛肚,喜欢听各地幽默风趣的故事,喜欢新鲜事物。他的身上,有着对理想不懈的追求。他从来不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放弃挑战自己,直至今日仍每天工作、写书、画画。他用他98年的人生经验给青春下了一个新的定义,那就是——青春无关年龄,而是一种面对生命的态度。

每一种青春都值得善待,《念念青春》节目展现了从00后的丁真到98岁的黄老不同年龄层的青春众生相。下周三将由纯真少年丁真作为嘉宾,与观众分享他的青春故事,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