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扫黑风暴(电视剧)》中的高明远心狠手辣到令人发指,而现实中,高明远的原型“文三爷”有过之而无不及。

《扫黑风暴》持续热播,剧中第一大反派高明远将嚣张狠辣演绎到极致。这位剧中的中江省绿藤市长藤资本董事长,人称绿藤市“地下组织部长”。

在最近更新的剧集中,当孙红雷饰演的李成阳带着一群大爷大妈到高明远开设的地下赌场门前跳广场舞,以此向他表明一战到底的决心时,高明远先是阴森地微笑,然后开始软硬兼施,不仅企图抛出一个亿收买李成阳,还给李成阳一把枪,让他朝着自己头上打。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高明远和李成阳(右)对峙。

暴戾嚣张的亡命之徒,让人汗毛竖起。

让人细思极恐的是,现实中真的有高明远这样的人,而且高明远这个影视形象就是有现实人物原型的——曾在湖南长沙称霸一方、江湖人称“文三爷”的文烈宏。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高明远的原型文烈宏(左)。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现实版高明远,一样心狠手辣

在剧中,高明远养活了职业杀手和众多马仔。通过同伙,高明远除掉了很多挡着他财路的人,比如阻碍工程项目的质检员麦自立,以及想要向中央督导组举报的麦自立妻子薛梅。高明远视人命如草芥,毫不犹豫地将两人清除。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匪夷所思的是,杀手刚刚除掉薛梅,高明远就将薛梅的女儿麦萌萌抱在怀里,他已经将这个女孩包养为情妇,还在后来把她作为性贿赂,献给能发挥关键作用的官员。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高明远一系列的操作令人发指,而现实中的“文三爷”不遑多让。

文烈宏原本是一位普通的贩鱼农民,从小便是村中一霸,为非作歹。1997年,28岁的文烈宏来到长沙,以在酒店开包房设赌场的方式,赚取了第一桶金。经过20年的邪恶生长,文烈宏手下的马仔越来越多,形成了严密的组织结构、稳定的成员队伍、约定的帮规戒约、雄厚的经济实力,成为危害当地的典型涉黑组织。

为了大肆敛财,榨干受害者,文烈宏使出了一系列狠毒的手段。张剑波是湖南省知名企业家,在文烈宏的一步步引诱下,掉进了文烈宏赌场的“杀猪局”——逾期高额罚息、只准还息不准还本、强抵房产……张剑波借贷7个亿元,还贷13亿元,却仍然没有还清,从此成了文烈宏的“提款机”。文烈宏对他犹如蚂蟥一般,疯狂吸血。张剑波公司的1700多套商铺和房产,被文烈宏通过虚假诉讼全部查封,可以说倾家荡产。2014年5月,走投无路的张剑波向有关方面举报了文烈宏,但却被文烈宏通过“后台”的运作挡了回来。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文烈宏心生恨意,恨不得整死张剑波。不久后,他找来自己的马仔佘彬,“姓张的既不还我的钱,还耍我,前段时间还写信举报我们是黑社会,真是蛮阴蛮坏!”文烈宏开门见山,指使佘彬报复张剑波,并要求他“找个靠得住的人,把张某的手脚砍断,只要不搞出人命来就行了”。

文烈宏拿出100万元当作运作费用,并表示事成后将自己项目上的土方工程全部交由佘彬负责。“三哥,事情办好了!”2014年年底的一天,佘彬给文烈宏“报喜”,文烈宏第二天便打听了张剑波的身体情况。“你怎么搞的,姓张的人没事,还在走路,你搞得好就搞,搞不好就把钱退回来!”文烈宏找到佘彬大声痛骂,指责他下手轻了。一个月后,佘彬再次行动,但张剑波只是见了血,还是没有断手断脚。文烈宏再次训斥,前前后后给了佘彬780万元,要求他再次砍杀张剑波。

2015年2月2日,佘彬第三次行动,将张剑波砍伤。这一次,佘彬当场被群众制服,并被送往公安机关。整个过程中,文烈宏还曾到医院看望过张剑波,名为慰问,实为检查马仔下手是否到位,他甚至还曾指使过马仔到医院补刀,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多年来,文烈宏打打杀杀的事情不计其数。2009年6月他还曾指使马仔舒开将某企业老板非法拘禁并侮辱,逼取巨额高利贷赌债,老板走投无路喝农药自杀。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2019年6月19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文烈宏等25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进行二审宣判,全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其中,穿粉色T恤的文烈宏被判处无期徒刑。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剧中的“地下组织部长”,

现实中的“长沙现金王”

同样是在地下赌场门前,高明远向李成阳“摊牌”,疯狂地威胁并炫耀着:“别人都说我是绿藤市‘地下组织部长’,我就是!”扭曲变态的价值观让他以为,整个绿藤市的GDP都是他来维系的,他才是为民造福一方的功臣。

实际上,高明远用金钱和利益拉拢腐蚀了一大批官员。高明远编织的这个关系网,最上面的是中江省常务副省长王政,多年来他与高明远狼狈为奸,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绿藤市的武副市长也是高明远这张关系网的重要一环,他利用新帅集团掌门意外暴毙的时机,强行把新帅集团、长藤资本叫到一起,企图帮着高明远巧取豪夺已经被新帅集团拿下的伊河新村房地产开发项目。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伊河新村村支书曹鹏,与高明远相互勾结串通,做伊河新村拆迁项目,甚至帮高明远窝藏闯祸的私生子孙兴。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最让人吃惊的是,石门区区长董耀已经完全成为高明远的走狗,不仅升迁全靠高明远提拔,在稍微做事不周全后,便被高明远拉到荒郊野岭,以活埋恐吓他,把他埋进土里,只露出一个脑袋。高明远还将董耀的妻子孩子囚禁起来,让企图跑路的董耀到狱中继续栽赃李成阳。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扫黑风暴》中,高明远带着马仔狠毒地用活埋威胁董耀区长。

现实中的文烈宏,在编织巨大关系网上也费尽心机。在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有一座占地近30亩的别墅大院,这是文烈宏的私人别墅。这栋别墅中,堆积着大量现金,湖南省刑侦总队工作人员说,文烈宏号称在长沙晚上12点以后到上班前,能够调动一个亿以上资金的,非他莫属,他因此得名“长沙现金王”。多年来,文烈宏爱财如命,却在一项投入上毫不计较投入,这就是重金结交公职人员,这是他的邪恶产业安身立命的保护伞。

文烈宏敛财,最重要的方式之一就是开设地下赌场。湖南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乐根成,2007年陷入了文烈宏的“杀猪局”,还完本金之后又支付了9000多万元的利息,结果被告知还要继续还款1100万元。从此,乐根成陷入了被文烈宏马仔无穷无尽的追债中,走投无路,他向湖南省公安厅举报了文烈宏。

长沙市公安局收到了湖南省公安厅转来的举报信,信件上的批示是:依法从重打击。然而,很快从湖南省公安厅又转来另一条批示:此案暂缓办理。原来,省厅常务副厅长周符波就是文烈宏关系网的重要一环,而他深陷其中,竟也是由于文烈宏的“杀猪局”。

2010年,时任邵阳市副市长的周符波认识了文烈宏,痴迷赌博的周符波几乎每个周末都要从邵阳赶回长沙,直奔文烈宏的赌局。其中最大的一笔是两天输了200万港币。周符波从此成为文烈宏手中的提线木偶,为了感谢周符波替他“平事”,文烈宏免掉了周符波的债务。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2019年6月19日,湖南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周符波案,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及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周符波有期徒刑19年。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找准致命弱点,腐蚀公职人员

文烈宏常乘虚而入,抓住国家公职人员的弱点拉拢腐蚀。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是湖南知名的刑侦专家,从警40年来,荣立一、二、三等功8次。2012年,文烈宏通过朋友介绍认识单大勇后,非常兴奋,为了能在长沙警方中有一把强有力“保护伞”,他对单大勇极尽拉拢之能。2014年,单大勇家里遇到变故,急需用钱,文烈宏乘虚而入,以借钱名义送给单大勇260万元。

所以,当张剑波在2014年10月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后,单大勇不仅决定撤案不查,还暗中为文烈宏通风报信、出谋划策。为了彻底将文烈宏搞垮,张剑波几年来不断奔走举报。文烈宏还在2016年9月向单大勇提出找理由抓捕张剑波,而单大勇竟然同意了。单大勇随即对张剑波立案侦查,并采取监视居住措施长达6个月之久。湖南省纪委监委第十审查调查室副主任李征明说:“单大勇在从警近40年的生涯中多次出生入死,多次在与犯罪分子斗争中与死神擦肩而过,没有倒在犯罪分子的刀枪之下,却倒在文烈宏的糖衣炮弹之下,令人非常惋惜和痛心。”

媒体揭《扫黑风暴》高明远原型:花780万砍人手脚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单大勇曾是湖南省知名刑侦专家,被文烈宏腐蚀后,走上了罪恶之路。

同样的套路,文烈宏不仅用在官员身上,还用在基层公职人员身上。2017年2月28日,文烈宏被公安机关抓捕。经批准逮捕后,6月21日,他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立案侦查。在被羁押期间,他还是没有死心,企图买通狱警越狱。不可思议的是,他的想法竟然真的做成了。在看守所,他买通了一名看守协警,原来这名协警的妻子身患癌症,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文烈宏对这名协警说,只需要把手铐钥匙给他,并且在他逃跑时假装睡觉就可以了,逃出去之后,他会第一时间转账2000万元作为答谢。7月24日,文烈宏真的越狱成功了,但7月26日就被抓捕组擒获。

湖南省常德市政法委扫黑办主任樊景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文烈宏案系最高检、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由常德警方侦办,呈现出“三多”的特点:一是被告人多,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被告人25名;二是指控罪名多,共有17项罪名;三是涉案财物多,有10多部车辆、100多个银行账户和证券账户、200多亩土地、280多处房产、1000多件贵重物品,资产金额超12亿元。

公职人员,尤其是政法系统的公职人员被腐蚀,格外令人痛惜。这也从侧面看出扫黑除恶的重大意义,不仅净化了社会风气,还净化了政治生态。

《扫黑风暴》进入大结局,高明远早已穷途末路。文烈宏犯罪团伙也已经覆灭,这个全国扫黑办2018年向湖南挂牌督办的扫黑除恶第一案,至今仍然警示着我们,面对社会毒瘤,绝不能手软!只要有黑恶势力,就值得我们掀起一阵声势浩大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