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悬铃木“颈部”的树穴内,浣熊妈妈带着小浣熊,好奇地探出脑袋;另一棵悬铃木的“肩部”,一只手中紧握橡果的松鼠警惕地注视着路人……最近上班路过永和路的蒋小姐惊喜地发现,行道树上竟然趴着各种“小动物”,走近细看,才发现是别具匠心的彩绘。

这是上海正在部分道路和公园绿地试点的树木彩绘。

作为全市第一条试点道路,永和路(共和新路至万荣路)将彩绘的重点放到150多棵行道树上,悬铃木的伤口经由园丁和画师的巧手,反倒成为城市里兼具童趣和温度的靓丽风景。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伤口藏不住,就美好地展示出来

“灵感源于市民的评论。”上海绿金绿化养护工程有限公司养护经理黄磊表示,每年八九月是养护单位集中巡检和治理行道树病虫害的时间,但很多市民反映治理后留下的伤口很难看,这激发了他们的创意。

黄磊介绍说,起初的创意是把伤口“藏”起来。以悬铃木为例,上了年纪的悬铃木,或被天牛等蛀干性害虫伤害或被大风刮断枝干,容易留下伤口甚至洞穴。置之不理,病虫害会从这些“入口”进一步侵害树木,危及它们的生命。

常规的治理方式是在夏季将树木有病虫害的部分清理掉,施以杀菌消毒剂;到了冬季树木停止生长时,将阻燃发泡剂注入伤口,再用打磨机将凹凸不平的表面打磨平整,之后涂上与树皮颜色相近的防水涂料,将伤口“藏”起来,从远处很难发现。

但涂料再高级,也很难和树皮颜色完全一样,更难模仿树皮的自然肌理,如果一棵行道树的伤口较多,还是会“穿帮”。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既然藏不住,那不如用美好的形式把伤口主动暴露出来?

今年开春,养护单位内部开始“头脑风暴”,在掌握永和路和闸北公园现存树木伤口的基础上,根据每一棵树木伤口的数量、位置、大小、深浅等具体情况,设计出最适合的彩绘方案。

比如闸北公园内的一棵龙柏,其侧面有两处狭长型的创口,园丁为它量身定制了一只“孔雀”。

绘制完成后,无论是孔雀蓝绿为主的颜色还是修长的身段,都十分贴合树木和周边环境。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又比如永和路靠近共和新路一侧的一棵悬铃木,近地面有一个可容纳成年人五六个手掌的大伤口,并没有难倒充满巧思的画师——一只憨态可掬的熊猫被“塞”进树洞,路人经过时,它仿佛一边嚼着竹子,一边透过树上的“窗口”向外张望。

几乎没人意识到,这扇“窗户”原来是树上难以遮掩的丑陋伤痕。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黄磊透露,今年将充分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尊重大部分人对树木彩绘的看法,如果口碑足够好,树木彩绘规模将逐步扩大。未来,交通公园、彭浦公园、延长路、平型关路等公园绿地和林荫道都有可能尝试树木彩绘。

此外,考虑到仍有部分不文明的游客,可能会“技痒”,擅自涂改树木彩绘或在空白的树干上“自行创作”,相关园林绿化单位将加大巡查力度。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填补“空窗期”,让自然的回归自然

在永和路和闸北公园之前,共青森林公园是上海最早尝试树木彩绘的区域,该区域本就有相当丰厚的森林基底,十几只“动物”出现后,与周围环境高度融合,足够以假乱真,提升了童趣和野趣。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一些树木彩绘是先将画布贴合在树干上,再在画布上绘制,对树木十分友好    共青森林公园供图

此前,这样的彩绘在国内外并不多见。

国际上比较知名的森林彩绘诞生在西班牙乌尔代百自然保护区内。在一片距离毕尔巴鄂大约40公里的森林内,上百棵树木在当地艺术家奥古斯丁·伊瓦罗拉的画笔下,成为一张张彼此看似没有关联的画布,画上了眼睛、人物、动物和抽象的几何图案,类似远古时期的岩画。

当游客站到一个特定的角度后,可以发现几片原本没有联系的画布竟然“拼”到了一起,组成一副内涵更丰富的画卷。在这片森林里,类似的“树画卷”有近50幅。

奥古斯丁·伊瓦罗拉早在1982年就构思并实践了这一创意,为当地带去了源源不断的游客。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乌尔代百自然保护区内的“树画卷”,左图是各自独立成景的树木彩绘,右图是树木们的“组合技”,站在特定角度,就能看到它们拼成一个个全新的图案    资料图片

这么好的创意,为何国内外并不多见?绘画水平和对自然的影响,或许是阻碍这一创意落地的主要原因。

上海赋彩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设计师谢加彬表示,绘画水平如果不够,就难以让树木彩绘与周边环境有机融合,比如过于艳丽和奇特的卡通人物,风格与周边迥异,不但不能为森林增色,反而“过犹不及”,成为一道视觉污染。因此选择绘画内容时,更多采用风格偏向写实的动物形象,没有违和感。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在纸上作画和在树上画,完全是两码事。

谢加彬坦言,阻燃发泡剂的手感有点像硬质海绵,绘画时要格外注意力道和精度,还要克服树皮吸色与对光线反射不敏感等诸多问题,需要额外增加很多的处理步骤,才能充分利用林木肌理感,向市民游客展示最佳的视觉效果。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除了考虑游客感受,树木彩绘还必须考量对自然的影响,所以要选择环保涂料,对树体完全无害,大约一两年后,图案会随着树木的自然生长、脱皮而“消失”。

这个时间正好吻合一些小规格树木创口愈合的速度,彩绘起到了填补“空窗期”的作用,最终“让自然的回归自然”。

在上海走路时注意啦,树上有“小动物”在张望

栏目主编:陈玺撼本文作者:陈玺撼题图来源:陈玺撼 摄

文中未署名图片:陈玺撼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