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为何渲染中国“战略威胁” 离心倾向日益强烈

最近,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声称,中国已经通过网络能力、新技术和远程导弹对欧洲安全产生了影响。他说,未来十…

最近,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声称,中国已经通过网络能力、新技术和远程导弹对欧洲安全产生了影响。他说,未来十年的北约新理念将“详尽”处理如何保护北约盟国免受中国崛起带来的“安全威胁”问题。据报道,北约将在明年夏季的峰会上通过新的战略构想,勾勒出北约未来10年的目标。近年来,一些北约成员国已开始派舰机抵近中国周边活动。正如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院马凯硕在《海峡时报》网站发表文章指出的,北约希望把“触角”从大西洋伸到太平洋,我们所有生活在太平洋附近的人,特别是东亚人,都应该深表关注。

北约为何渲染中国“战略威胁” 离心倾向日益强烈

对华战略重大转变

“北约将把‘应对中国崛起’纳入新战略概念。”英国《金融时报》近日采访了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并以此为题进行报道。斯托尔滕贝格称,应对中国崛起造成的“安全威胁”将是北约未来存在依据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标志着该联盟对自身目标的一次重大反思,同时也是美国地缘战略重心转向亚洲的反映。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主任琼斯表示,斯托尔滕贝格公开以这种潜在的对抗方式描述中国“不断扩大的战略威胁”,意味着北约内部对华策略的重大转变。

2019年12月在伦敦举行的北约领导人峰会,发布的公报和声明中第一次提到中国。尽管美方官员竭力游说和施压欧洲国家将中国定为“威胁”,但当时召开的北约峰会在《伦敦宣言》中并未将中国定位为“威胁”,而是指出,中国的崛起对北约而言既带来了机遇也构成了挑战。但是,今年6月的北约峰会公报对中国进行了种种无端指责,称中国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和与北约安全相关的领域构成了“系统性挑战”。

“北约的这种转变反映出,北约对中国的崛起越来越关注,态度越来越强硬。”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袁征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一方面,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崛起正在改变世界力量的对比,改变西方国家一家独大的局面。另一方面,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之后,推行价值观外交,致力于强化美欧军事同盟,改善跨大西洋关系,推动北约转型。近年来,欧洲部分国家追随美国在涉疆、涉港甚至台湾问题上,对中国指手画脚,导致北约部分成员国在对华问题上开始趋于强硬。至于斯托尔滕贝格,美国掌握着北约秘书长的任命权,他的亲美表态不难理解。”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对本报记者表示:“北约对华态度的转变,一方面源于其对中国的定位已经转变为‘竞争者’,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欧洲对亚太地区的重视。”

被迫保持与美国一致

《金融时报》特别提到,北约对中国的新关注,正值美国的地缘政治方向从欧洲转向与中国的冲突之际。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在不久前举行的北约部长会议上,美国防长奥斯汀宣称,五角大楼已经将北约视为“打击中国的一张王牌”。

在结束长达20年阿富汗战争后,北约正寻找一个新的方向。“美国之音”认为,北约战略中心将向中国转移,拉近了该组织与美国的立场,扩大了双方应对“中国威胁”的合作空间。

“北约站在了美国一边,并不令人意外。北约现有30个成员国,自二战结束以来一直是欧洲防务的主要支柱,但该组织长期以来一直由美国主导,北约的军事指挥权实际上掌握在美国手中。美国与其他北约成员国无论是在价值理念还是安全防务上,都有共同利益需要维护。此外,冷战结束以后,北约曾一度失去方向,内部凝聚力有所下降,面临转型要求。在美国刻意渲染所谓‘中国威胁论’的大背景下,北约找到了新的外部‘敌人’。在美国的大力推动之下,北约的活动半径由冷战时期的欧洲转变为全球,北约也逐渐演化成一个全球性质的军事政治联盟。”袁征说。

“近年来,欧洲部分国家反复强调要实现欧洲战略自主并进行了一定努力,但是,欧洲的军事防务依然受制于美国。”此外,丁纯还指出,“拜登上台后大力宣扬‘美国回来了’,致力于拉拢欧洲盟友,产生了一定效果。”

离心倾向日益强烈

“北约不是铁板一块,欧洲成员国内部也有分歧。”丁纯说,“法国总统马克龙2018年公开表示,应建立一支‘真正的欧洲军队’来保护欧洲,此后他还指出‘北约正经历脑死亡’,不能再依靠美国来保卫欧洲。阿富汗战争惨淡收场、美国在潜艇项目上对法国‘背后捅刀’,激化了北约内部矛盾。欧洲‘战略自主’、组建欧洲联盟联合部队的呼声再起。”

俄罗斯卫星网近日援引美国《防务新闻》消息报道称,美国试图将北约的注意力引向与中国的对抗。而东欧国家则对此感到不安,他们呼吁美方不要忘记了“俄罗斯的威胁”,并且应当增加在东欧地区的兵力部署。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报道,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也提醒,北约的主要任务不是与中国对抗,而是维护跨大西洋安全。该网站还刊登了一篇土耳其专家的文章,详细分析了北约的处境,明确指出,跟随美国一起对付中国只有无尽的坏处。文章指出,中国的崛起让美国感受到了威胁,这是对自身霸权的担忧,但是中国崛起并没有侵犯北约其他成员国的利益。而且,越来越多欧洲国家意识到,欧洲对美国的依赖太深了,而美国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霸主。更何况,与中国合作可以搭乘中国这辆处于飞速发展状态的经济快车,实现共赢。

“其实,北约秘书长的表态本身就有矛盾的地方。他一方面称北约把中国作为‘威胁’,另一方面又称北约‘不认为中国是敌人或对手’。”袁征指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说,欧洲人一向把俄罗斯看作主要对手,而不是中国。而且,尽管中欧之间存在价值理念层面的差异,但是从经济利益到全球治理,中欧有很多合作空间。中国目前是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很多国家愿意本着务实精神同中国发展关系。总而言之,欧美在价值理念和制度层面高度认同,但在对华问题上,欧美存在微妙差异。虽然目前中欧关系出现了一些波折,但是,从长远来看,中欧关系仍有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