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社会组织 , 中华诵读联合会赫然在列

非法社会组织 , 中华诵读联合会赫然在列

11月14日,记者以《“人民文艺家协会”580元叫卖入会资格》为题,报道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人民文艺家协会却进行公开活动之事。与此同时,北青报记者梳理盘点民政部2021年2月至11月公布的6批61个涉嫌非法的社会组织发现:其中“国”字(包括中华、国际)打头的有55个非法社会组织;在组织名称上含有“文化”两字(包括文学艺术类)的有26家。
扯“文化”旗帜 
赚本小利大的钱

这些非法社会组织为何喜欢打“国”字牌、扯“文化”旗呢?九三学社中央书画院副院长、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王文英认为,很多山寨协会喜欢挂“国”字头,就是瞄准一些世人爱慕虚荣的心理,以借此获利。“正规的文艺类协会,像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等入行门槛高,有些上不去的胆大脸皮厚的、虚荣的、想借机取利的所谓文艺爱好者,就入山寨协会,借此自抬身价”。
专栏作家、资深文化评论人韩浩月则告诉北青报记者,非法社会组织利用“国”字头名号还有注册在北京的优势,大搞会议评奖欺诈,这个由来已久,早该严管了。同时他认为,非法社会组织扯“文化”旗帜,是想给自己披上一层高大上的外衣,给外界造成一种国家层面支持这类活动的假象。“当然我觉得之所以那么多人上当受骗,首先是爱好文学文艺书画的基层爱好者人数庞大;其次是评奖活动在民间一直有被神圣化的倾向,即便有怀疑,受骗者一般也不敢或不愿声张。”韩浩月认为,这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就是利用参评者的虚荣心大打信息差,赚“本小利大”的钱。
非法社会组织 
中华诵读联合会赫然在列

类似的案例可谓比比皆是。比如今年“4·23”世界读书日前夕,民政部公布的第三批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名单上,中华诵读联合会赫然在列。该协会自称为“国家全民阅读战略的响应者、全民诵读工程的推动者”,通过主办或举办以“诵读”为名义的各类大赛,如“中华诵读大赛”、“现代诵读艺术范读导师全国选拔赛”等获利,已被民政部列为涉嫌非法社会组织。
又比如先后被取缔的中国红色书画院、中国美术高考教育联盟、中国文化建设委员会、中国党史研究会、中国人民文艺家协会、全国校园文学联盟等,都有打“国”字牌、扯文化旗的特点。
扭转市场乱象
业内人士支招

如何扭转这种文化市场乱象呢?韩浩月建议:首先要对包括国字头在内的社团组织进行严格审核,包括其资金来源、办公场地、领导机构等等,这些信息资料都需要明确;其次要在合法评奖发证和卖奖卖证之间,划出一条清晰的界限,杜绝盈利性质的评奖卖奖;三是要以“诈骗”罪名对非法收钱举办文化活动的组织者进行惩罚,从法律层面给出足够的震慑。与此同时,向广大文艺爱好者普及防骗常识,让每个人都拥有“凡是花钱买到的奖或证书都是诈骗”的观念,让骗子难以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