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格达峰的名气却远在诸峰之上,为什么呢?

飞机即将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乌鲁木齐机场降落时,

在飞机的左前方,

一片绵延的雪峰之上

浮现出一座更加雄伟的大山。

那巍峨雪山,三峰并列,

像一只张开的巨掌,直指苍穹。

是的,博格达峰到了!

博格达峰的名气却远在诸峰之上,为什么呢?

走近神山

站在海拔3540米的登山大本营营地,眺望并立的三峰,中间的那座看起来比两边的略微高一点点。中峰海拔5445米,是博格达群峰的最高点,也是天山山脉东段的最高点。3座雪峰肩连着肩,几乎分不出彼此地紧紧依偎而立,像一座拔地而起的巨大山墙;又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巨型笔架,被无形的大手端端摆在茫茫冰川和雪岭之上。

日出时刻,博格达峰顶飘荡着瑰丽的粉红色帽子云

在雪山中,5000多米的海拔并算不上一个让人心跳的数字。但站立在磅礴伟岸的博格达峰脚下,周边似乎有着强大的气场,似有阵阵仙气,扑面而来,萦绕四周。

天山,是世界七大山系之一,巨大的山系中有着数不清的高山,博格达峰海拔高度仅能排第三。

然而,博格达峰的名气却远在诸峰之上。为什么呢?

天山,这座世界上距离海洋最远的山系被古人认为是“通天之山”。“天山”,这个名字明白无误地表达了古人对这个东西绵延2500千米的巨大山系的无限想象。而气势磅礴、直插云天的天山主峰博格达峰自然被视为“人天对话”的接口,是人与上天交换眼神的神灵之窗。

浩瀚银河全拱之下的博格达群峰

博格达峰早在数千年前就开始被人类顶礼膜拜。古代西域的游牧民族在彼此征战中,把博格达峰上的石头当作打击敌人、无往不胜的神器。元代道教宗师丘处机奉元太祖成吉思汗之诏,跋涉万里、远赴西域。西行途中路过博格达峰,他仰望闪耀着银色寒光的雪岭三峰,激情赋诗《宿轮台东南望阴山》:“三峰并起插云寒,四壁横陈绕涧盘”,道尽博格达峰其形之险峻、其势之雄壮。清代乾隆皇帝更是派出戍边重臣上山祭拜,亲撰祭文感谢博格达护佑疆土,“永镇西陲”。

灿于山巅的雪莲

来到博格达峰,当然要找寻神山上的圣物——雪莲。

在上山的路上,曾一遍遍设想着与雪莲初遇的情景。没想到,正在机械地一步步往上爬时,听到向导大喊:“雪莲!”顿时“炸”醒了所有的人!同伴们兴奋地“哇、哇”叫着,奔向雪莲——那是一朵青涩的、含苞待放的花。而我对雪莲的第一印象是:哦?怎么像一颗青绿色的圆白菜!

能见到雪山、银河、雪莲同框实属不易,雪莲花朵连带叶子是很大的一蓬,全开的雪莲直径超过25厘米

雪莲,菊科凤毛菊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只盛开在海拔3500米到3800米左右的高寒之地。层叠的白绿色花瓣之下,紧实地包裹着一颗硕大的、圆球形状的紫色花心。如此大朵的鲜花居然开在石头上,在悬崖陡壁之上、冰碛岩缝之中,雪莲从石头的间隙里,努力地探出身子,迎向风、光和水。

雪莲生长的环境极其恶劣。在严寒缺氧之下,雪莲坚强地发芽、成长、绽放,从发芽到开花需要五六年的时间,其间要经历无数个漫长极寒的白天和夜晚,最终,在她生命的盛夏绽放短短的两个月。

高山牧人视雪莲花为圣洁的神物,相信路遇雪莲是吉祥如意的征兆。牧人和有幸亲睹雪莲风采的游人,莫不怀着对圣洁之物的虔诚和敬畏,膜拜她的神采,再带着满足和感恩的心与她道别,留她在亘古的宁静中。如果你有机会与雪莲相遇,一定不要打扰她啊!

在博格达峰周围方圆十几千米的范围内,排列着6座5000米以上的高峰。从地形图上发现,不同走向的雪峰彼此排列、重叠交错着。笔者不禁遐想,如果能飞到千米高空,从正上方俯视博格达群峰,会不会像一簇开放的雪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