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财富自由的“捷径”

想要当“别人家的孩子”有多难?

有个段子是这样说的:每个人在老家都有个“神秘”邻居,他一年只回一次家,没有人知道他干什么、在哪里工作。

等大家长大后习惯了在大城市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逢年过节得抢票回家的时候才会突然惊觉,好家伙,神秘人竟是我自己。

而这类神秘人通常在小时候还有另一个称号——别人家的孩子。

海娜曾经就是这样的“榜样”。名校毕业,进入了某头部知识付费新媒体,一路升职加薪很快成了项目主管。结果登上“人生巅峰”没多久,她发了条朋友圈,说自己辞职了,正式结束北漂生涯。

旅居成都半年后,海娜又回老家躺平了半年。其间迷茫、焦虑、小确幸,各种情绪杂糅。最后,海娜在老家开了一家书店。

在老家,有很多亲朋好友不理解海娜为什么要放弃大城市的繁华。只有她自己知道,在熟悉的生活节奏中,她重新找回了自己对生活的掌控感,也是普通人的价值。

谁说只有北上广才算奋斗呢,逃离朝九晚五的日常后,年轻人的出路在哪里?像海娜一样,有很多年轻人都通过他们一点点的努力,给出了花样答案

当远离了早晚高峰的地铁后,年轻人的时间又去哪儿了呢?

实现财富自由的“捷径”

重新定义“行行出状元”

是时候打破“别人家孩子”这个刻板印象了。

小时候,“别人家的孩子”只要读书好就可以了。而当我们进入社会,这些“读书很好的别人家的孩子”,很容易就变成了“虽然读书很好但是混得不好”的孩子。

前段时间,“38岁硕士失业后开摩的”冲上热搜第一。当事人从中山大学法律研究生毕业,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9月失业后做摩的司机过渡,被网友认为是浪费人才。

985毕业生卖保险,北大、清华博士争当中小学老师等新闻也曾一度引发“高学历低就业是不是人才浪费”的大讨论。

985硕士、英语专业、摩的司机,当事人身上集合了太多有争议的标签。/央视网

很多人往往对名校生的“就业落差”耿耿于怀,这些没有按部就班的名校毕业生通常会被认为“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

早年北大毕业生陆步轩卖猪肉,一度也是众人眼中非常落魄的存在。但事实上,陆步轩一边卖猪肉一边观察生活,不仅写了销量不错的《屠夫看世界》,后来还与广州猪肉大王、北大校友陈生合作,事业越做越大,证明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名校毕业,没有进入大厂,反而选择创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这些放弃了“铁饭碗”的年轻人,在备受上一辈刻薄眼光审视的同时,正在努力寻找他们的新出路。

像陆步轩这样“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其实是正站在风口的轻资产创业的一种。轻资产又称轻资产运营模式,顾名思义,轻资产从字面上理解就是资源、时间、流程、技术、服务,不需要大量资金甚至不需要资金等。

北大才子陆步轩带领全村养猪致富。

实现财富自由的“捷径

很多人说,当代年轻人一心只想“搞钱”,从另个角度来看,这其实是为了实现梦想自由。

数据显示,中国的Z世代人群(15-23岁)人数达2.6亿,2020年代的Z世代将占据整体消费力的40%。已经是消费主力军的年轻人,在用他们的话语权证明无论向往什么“自由”,归根到底都是为了“梦想自由”。

在无形中,轻资产创业成为了当代年轻人实现财务自由的“捷径”,也是他们在新时代实现梦想自由的新出路。

新闻业泰斗约瑟夫 · 普利策当年在被记者问及新闻到底有什么作用的时候,他给出了一段非常精妙的论述。“新闻工作者是一个社会的瞭望者,社会就像是一艘巨大的航船,在海面上,新闻工作者就应该是站在船头,拿着瞭望镜的那个人。”

不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轻资产也可以理解为无形资产。像我们熟悉的滴滴,天猫、美团、自媒体等等,都是轻资产创业代表。

在当今大环境的背景下,轻资产创业正在成为一种趋势,当代年轻人很多人不再愿意朝九晚五,调研数据显示,越来越多大学毕业生不再将进入企业视为职业发展的唯一途径。

中国人信奉“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想要成为当代“状元”,很多年轻人选择从轻资产创业开始。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在择业问题上,个体的职业选择到底是才能浪费,还是“降维打击”,在时间这条赛道上,年轻人总能证明他们的选择是否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