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文化,是正阳门上的文化

现在提到北京,人们脑海中往往会浮现出天安门的样子,神圣而庄严。但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北京的象征是前门。清末民初时期,京奉、京汉铁路的车站都设在前门,各省市旅客来京,下火车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前门的城楼与箭楼。旧时北京城里有一句顺口溜,叫做“北京城方又圆,四十里走不完,就属前门高又好,前门楼子九丈九。”足以看出这座建筑昔日的伟岸。

前门是正阳门的俗称,因其位于紫禁城的正前方而得名。《周礼·考工记·匠人》记载:“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门不仅起到了防御的作用,并且还合乎礼制的要求。“正阳”二字从字面上来看,有端正、明亮之意思。此外,古人将帝王比喻为太阳,因此“正阳”即表示君主,例如《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有“正阳显见,觉寤黎蒸”的说法。

网易文创特邀北京市正阳门管理处主任、京津冀博物馆协同发展推进工作办公室主任、原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馆长关战修,做客本期内容,讲述正阳门是如何背靠历史、眺望未来的。

大城北京,国门乃是正阳门

“北京成为全国政治中心始于元代。正阳门在元大都建设的时候,叫做‘丽正门’,直到明代正统年间才改称‘正阳门’。正阳门并不是一个单体的城门,它是由城楼、箭楼、瓮城、正阳桥和五牌楼等建筑组成。民国政府为了疏导车辆、方便交通而拆除了瓮城,解放后,又拆除了城墙,目前只剩下城楼和箭楼供人观赏了。”关战修说道。他表示,经过几代学者的努力,关于正阳门的历史演变已经研究的比较深入了。

北京的文化,是正阳门上的文化

明嘉靖以前,北京尚无“内城”之说,而是被叫做“城”或者“大城”。后来经过数次改建,在明代嘉靖年间修建了外城,于是出现内城、外城之别。“正阳门被人们习惯性地称为‘前门’,是因为它的位置位于皇城的前面,所以说这是一座威严的‘国门’。当然,有‘前门’自然也有‘后门’,就是当年的“地安门”。虽然“地安门”现在不复存在了,但被称为“后门桥”的万宁桥还保留在中轴线上的鼓楼以南,在地图搜索‘后门桥’就能找到。”关战修说道。

正阳门规格高于北京城其它八门,素有“四门三桥五牌楼”之说。“‘四门’是指正阳门共有四个门洞,即城楼门洞、箭楼门洞、瓮城两侧的东、西闸楼各有一个门洞。‘三桥’指的是箭楼前方护城河上的正阳桥,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就在月亮湾的箭楼以南一带。这座桥其实是一座石拱桥,但桥面被栏杆分隔成三路道,中间一路是只有皇帝才能通行的‘御道’,文武大臣与百姓只能走两边的道。‘五牌楼’是指正阳门前那座‘六柱五间’的跨街牌楼,是明代北京城九门中规格最高的牌楼,目前已得到复建。”关战修说道。

正阳门本身还是一座体现中外文化交流的建筑。1900年,提出“扶清灭洋口号”的义和团进入北京开展运动,而前门大街上出售洋药的店铺“老德记”成为他们的攻击对象。由义和团火烧店铺引起的火借着风势越烧越大,最终殃及大栅栏周边近千家店铺与正阳门箭楼。同年,驻扎在正阳门城楼的英籍印度士兵做饭失火,又将正阳门的城楼烧了。他说:“在1914年,民国政府请德国建筑师库尔特·罗克格(Curt Rothkegel)帮助设计、改建箭楼,增加了白色的水泥栏杆与窗楣,以及东西两侧的浮雕,工程大约耗时一年多。”

1928年,正阳门的箭楼被北平市政府改为“国货陈列馆”,这是民国政府大力发展民族工业的重要表现之一。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正阳门正式对公众开放,参观“国货陈列馆”的游客统一购买门票;这种对外展示、交流的功能也延续至今,成为新时代公共服务的窗口之一。

北京的文化,是正阳门上的文化

三代居于北京的关战修,对于老北京的文化有着切身的感受。他认为时下很受人们关注的故宫,虽然整体建筑保存完好,但只能代表明清时期北京的宫廷文化;代表最高等级的礼制建筑——天坛,则是人间帝王与“上天”沟通的道场。“正阳门才是北京城的标志性建筑,它是链接北城“宫廷文化”与南城“市井文化”的枢纽,‘进可居庙堂之高、退可处江湖之远’,应该有自身独特的文化内涵”关战修说道。

关战修说:“北京的古都文化既应该体现以内城为主的宫廷文化和礼制文化,也应该包含外城的商业文化以及市井文化。正阳门周边的大栅栏、琉璃厂等现存的老北京风貌,历史上都是为都城服务的。他认为,相比西单和王府井地区而言,正阳门被人为改变的程度相对较小,还保留了一些历史文化信息:“在背街小巷里还可以看到较为真实的市井生活和传统的服务业态,这种记忆中的‘乡愁’,可以成为恢复正阳门文化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