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电商里的三只松鼠,营收与利润增长难以平衡

双十一结束没多久,在各大电商平台及商家欢喜晒出自家战绩的同时,三只松鼠却在为再次被曝光的食品安全问题发愁。
近日,多名网友发博表示,自己在双十一购买的三只松鼠零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发霉、变质等问题。薇娅作为曾经的带货人,消费者也在向其寻求回应。
11月15日,三只松鼠就此事回应红星资本局,已对消费者进行了先行赔付,最终原因正在调查中。
“该批次益生菌每日坚果/750g于10月16日生产,10月26日、10月30日分批到货,出厂报告、抽检报告、三方型式检验报告均符合质量标准要求。目前公司已邀请属地监管部门对供应商出厂环节、自身分装及物流仓储环节、经销商转运销售环节等开展全面排查。”三只松鼠回应称。

困在电商里的三只松鼠,营收与利润增长难以平衡

变质、霉菌超标、致癌物超标……
三只松鼠食品安全风波不断

“在天猫超市买的三只松鼠手撕面包居然是发霉成这样的”,“一袋完全变质发霉的坚果,商家死不承认”,“买了个三只松鼠的牛肉粒,打开第一包就发霉了”……近日,这样的声音充斥着多个社交媒体和投诉平台。
随着事情的不断发酵,三只松鼠有了进一步动作。据网友@三千天真 微博透露,三只松鼠于11月14日同意将发霉坚果寄回检测,并赔偿其1000元,而对于其提出的向大众承认坚果变质的问题没有肯定答复。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截至目前,对于三只松鼠的投诉量已达到1127条,大多数问题都集中在发霉、变质、出现虫子等。
此前,三只松鼠曾被深圳市消委会检测出致癌物超标。2020年11月,三只松鼠薯片中的2A类致癌物——丙烯酰胺含量超过了2000μg/kg,而欧盟设定的基准水平值为750μg/kg。
再往前,2017年8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还曾发布3批次食品不合格情况,其中就包括三只松鼠开心果,不合格原因为霉菌超标。其霉菌检查结果为“70CFU/克”,超过标准值上限(25CFU/克)180%。
困在电商里的三只松鼠:
营收与利润增长难以平衡

三只松鼠最新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正面临下降的风险。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70.70亿元,同比下降2.23%;若单看第三季度,营收为18.1亿元,同比下降8.59%。
但在盈利方面,三只松鼠却表现良好: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4.42亿元,同比增长67.35%;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9043万元,同比增长18.29%。
前三季度的业绩表现,只是近几年来三只松鼠经营状况的一个缩影。从2018年开始,三只松鼠似乎陷入“营收和利润增长难以平衡”的怪圈之中。
成立于2012年的三只松鼠,是一家定位于互联网食品品牌的企业,也是目前国内销售规模较大的食品电商企业之一,主营业务覆盖坚果、肉脯、果干、膨化食品等休闲食品品类。2019年7月12日,三只松鼠正式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红星资本局梳理其年报,2018年,三只松鼠营收同比增长26.05%,但归母净利润只增长了0.62%;2019年,三只松鼠营业总收入突破百亿元至101.7亿元,同比增长45.3%,而归母净利润却下滑了21.43%;2020年,三只松鼠营收缩回百亿元之内,比上年下滑3.72%,归母净利润却增长26.21%。
从“增收不增利”到“增利不增收”,这是三只松鼠战术调整的结果。
三只松鼠以流量起家,但随着流量成本越来越贵,电商平台费用越来越高,三只松鼠的利润也随之被蚕食。
财报数据披露,2018年至2020年,三只松鼠用于电商平台推广的推广费和向电商平台缴纳的平台服务费持续高增,分别为3.93亿元、6.60亿元和9.61亿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增速分别达67.90%、45.53%,均远高于同年营收增幅。时至2021年上半年,该费用已经高达7.21亿元。而从2020年开始,三只松鼠将更多关注点放到了公司盈利方面。三只松鼠对SKU(在零售管理中通常指“单品”)进行了持续缩减。在8月份的调研活动信息中,三只松鼠称,公司已完成约400个SKU的缩减,长期来看,会维持在400-500SKU的动态平衡。
SKU的减少,使其营收受到了折损,同时也让三只松鼠的盈利能力得到优化。2021年上半年,三只松鼠线上营收占比最大的平台——天猫旗舰店,收入为12.25亿元,同比减少了26.8%。但目前来看,三只松鼠仍未达到营收与净利润双增的平衡。
市值缩水200亿元
股东持续减持

上市初期,三只松鼠股价上演十一连板,从发行价的14.68元/股来到54元/股,涨幅超过3倍。此后,其股价继续高歌猛进,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再度接近翻倍,2020年5月最高股价触及91.09元/股,最高时总市值接近360亿元。
但2020年6月以来,三只松鼠股价持续下跌,2021年3月份跌至最低的34.01元/股,跌幅超过60%。截至11月15日收盘,三只松鼠报39.88元/股,最新市值只有160亿元,较高点缩水200亿元。

三只松鼠三季报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NICE GROWTH LIMITED及其一致行动人GAO ZHENG CAPITAL LIMITED分别减持0.52%。上述两家公司均为IDG旗下基金。
IDG资本自三只松鼠成立之初便参与了天使轮投资。此后三只松鼠的A轮、B轮、C轮及战略融资中,均有IDG资本的身影。
2020年7月,三只松鼠上市满一周年后股票解除限售,IDG旗下基金在当月就套现了5.08%的股份。从解禁期至今,NICE GROWTH LIMITED持股比例已经从上市之初的20.61%减持至17.38%,GAO ZHENG CAPITAL LIMITED持股比例从4.22%减持至0.99%。
根据三只松鼠于9月30日晚间发布的股东减持的预披露公告,NICE GROWTH LIMITED和GAO ZHENG CAPITAL LIMITED还将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2406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
徐新掌舵的今日资本旗下的第二大流通股东LT GROWTH,同样作出减持动作。其从2020年三季度末至2021年三季度末减持约2%的股份,套现数亿,后续也有进一步减持计划。
股东连续减持,市场解读为资本或许已经失去对三只松鼠未来发展的长期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