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美食节目最大的幸福和痛苦

去年10月,我随《川味》剧组赴重庆酉阳拍绿豆粉和酉水豆腐乳。剧组一行在龚滩和酉水河的河湾村呆了七八天,拍了许多美景美食和奇妙的风土人情,也经历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其中尤以下面这件最为奇异,也最让人感触良多。

拍美食节目最大的幸福和痛苦

拍美食节目最大幸福痛苦,就是所到之处,当地的接待人和厨师们,会倾尽全力,把最具特色和说法的美食,无保留地端上桌来,让大家的眼耳口鼻舌,都为之一爽。
但这当然对血脂血压和减肥事业是不利的。剧组好些小伙伴,天天矫情说快要吃出公伤了,并且常常对着秤,尖叫着发誓说下次吃饭时,一定要相互提醒和监督。而“下一次”真正到来时,菜一上桌,色香一撩,之前的理智和誓言,便成一地碎片,几乎所有人,都轻松地放弃了刚刚咬紧牙关的抵抗。
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剧组还有老薛。
老薛是航拍摄影师,祖籍北京,三十多年前来成都,面对无坚不摧的川味,他愣是像一块拒绝融化的冰,不仅不投降,甚至连被同化的机会也不给——同化的前提是接触,在这一点上,老薛从意念到肠胃高度统一,以至于到最后,一碰辣和麻,就会起过敏性的生理反应。
所以,每次饭前,老薛都会提醒服务员,为他做一份不加辣椒和花椒的素菜。
于是,一桌全红的酉阳酒席,就会出现一份不加花椒辣椒的土豆丝或青菜。酉阳地处渝湘黔交界的地方,土家菜味的火爆,也是声名在外的,而老薛的要求,恰如一场洪水中的清流。
但之后的几天,神奇的事发生了。
从第一天,桌上的菜全红全辣,到最后一天,桌上的菜变成青一色的白味,一副云淡风清、禅味十足的样子。餐馆还是那个餐馆,老板还是那个老板,厨师还是那个厨师,端菜的胖小妹,还是那个胖小妹。
七天时间,饭菜发生了颠覆式变化,彻底反转,桌上连豆腐乳都是上的不加辣椒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一问究竟,原来是老薛每天上菜前的小叮嘱,起了作用。他虽然只是悄悄叮咛,不想给大家添麻烦,但这叮嘱反复出现,强化了厨师对我们这桌人“不吃辣”的印象。
于是,从最初的一份不辣到两份三份,再到五五开,直至全清汤。这时,其余九个喜欢吃辣椒的人,开始不适应了,而之前,大家对变化并不敏感和在意。
由此,我想起多年前在一本书上读到的一句话:“少数人的执著与坚持,和多数人的不在意,会推动世界往前者所希望的方向发展。”这是一本讲犹太人饮食偏好对欧美饮食习惯的决定性影响的书。
面对那桌清汤寡水的菜,我忽然觉得确有那么点道理!
由此可见,无论是饮食、习俗还是观念,改变总是从少数人开始的,但只要执著坚持下去,假以时日,就会影响越来越多人,最终“改变潮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