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球队,打遍亚洲无敌手

穿着12强赛最寒酸的装备,拿着12强赛最可怜的奖金,踢出12强赛最强势的表现,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这样的反差,恰恰发生在世预赛独孤求败的伊朗队身上——自力更生,似乎已经成为“波斯铁骑”的新常态。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对标缺衣少食的亚洲第一,咱们的国足需要多少投入,才能换1个12强赛积分?

三无球队,打遍亚洲无敌手

三无球队打遍亚洲无敌手
“在后勤和支持上,我们还不如一支俱乐部球队。”上轮世预赛,伊朗队补时2比1绝杀黎巴嫩,前半程拿到13分,出线形势一片大好。
然而,赛后当家射手阿兹蒙和门将贝兰万德却联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公开信,在感谢团队的奋力拼搏和伊朗球迷的支持同时,指责伊朗足协言而无信、毫不负责。
“球员们还一直穿着一年前下发的球衣、球鞋等装备,球衣是洗了又洗,穿了又穿,这是所有人无法想象的。”在公开信中,伊朗国脚们对日常备战的“自力更生”吐槽不断。
而在征战12强赛期间,几乎所有人都与伊朗队为敌。客战黎巴嫩队时,伊朗队遭遇了各种刁难,从训练场到酒店安排,麻烦不断,但伊朗足协的官员却置若罔闻——“我们感觉,国家队已经被足协彻底遗忘了。”
球衣不够穿,已经是伊朗队的标签之一。早在2014年世界杯,国脚们就被足协官员告知,禁止与对手交换球衣,因为国家队的装备配额非常有限。
而相比于一团乱麻的后勤,更让伊朗国脚感到扎心的,是足协承诺的奖金至今仍是空头支票。
40强赛出线后,伊朗足协曾承诺给全队发放奖金,但至今也没有兑现;12强赛,原本每场赛后也该发约6万美元的赢球奖金,如果出线,奖金还将翻倍,但直到客战黎巴嫩队后,5场比赛的奖金也杳无音信。

当然,对于在海外效力的阿兹蒙、贾汉巴赫什、安萨法里德等人而言,这点“小钱”未必看得上眼,但令国脚们愤怒的是足协的“我穷我有理”。
伊朗足协甚至动起了反向创收的歪脑筋——近年来,凡是归国报到迟到的国脚,都会被课以重罚,而罚款则成了足协的经费。
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伊朗足协,缔造的是一支无后勤、无声援、无奖金的“三无球队”。
混乱到这等田地,也难怪从2011年就扎根中东、深耕8年之久的功勋主帅奎罗斯,会在2年前亚洲杯半决赛输球后,不顾队员和足协挽留,执意决定辞职。被传欠薪许久的葡萄牙老帅,离职演说意味深长:“我不亏欠这个国家和足协任何东西。”
但就是这样一支伊朗队,却交出了令全亚洲俯首称臣的战绩——新帅斯科契奇带队不满2年,正式比赛12战11胜1平,进32球只丢4球,12强赛前半程积分、净胜球和进球数均为各队之首。
穷,还是更穷,对于打遍亚洲无敌手的伊朗队,从来都不是问题。

哭穷?看看伊拉克叙利亚
“哭穷”的伊朗国脚,集体“上访”着实情有可原,但放眼发展水平极不均衡的亚洲,“饥寒交迫”的同行们,从来没有最穷,只有更穷。
2011年亚洲杯期间,最晚抵达多哈的卫冕冠军伊拉克,就遭遇了“一文钱难死英雄汉”的无奈——伊拉克队指定下榻酒店是喜来登,但组委会从1月6日开始才会负担参赛球队的酒店费用。
每个房间每天800美元的房费让伊拉克队望而却步,囊中羞涩的他们选择了相对较为便宜的维拉假日酒店入住,那里的包间每天只需要300美元。
而在中超赛场基本“喝一口就扔”的矿泉水,也曾是伊拉克队梦寐以求的“战略物资”。
那届亚洲杯上,伊拉克队买不起水果,训练时只能喝到组委会提供的矿泉水。该队领队瓦利德倍感无奈:“伊拉克足协的财政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我们没钱。 ”
国足的亚洲邻居们,从来不缺“穷且益坚”的励志典型,记忆力稍好的球迷,恐怕也不会忘记4年前,流离失所、四海为家的叙利亚队,是如何两战国足保持不败,硬生生让“高家军”和“里家军”先后吃瘪,以1分之差无缘附加赛的?

那支球队的头号射手奥马里在国内联赛的大马士革队效力,月薪10万叙利亚镑折合人民币只有不到1600元人民币,放在国内是毫无悬念的低保人员。
而在西安击败国足后,仅拿到1000美元赢球奖的他们,只是来到了当地一家并不算知名的商场,购买49元一件的清仓货。
这样“自降身份”的采买,对于叙利亚球员,已经幸福到溢出。彼时身为队长的马尔基·萨巴赫就曾回忆过球队是如何万里迢迢进行备战的:“2014年,我们去马来西亚参加比赛,我膝部韧带受伤了,因为坐经济舱,我腿根本就没法伸直,坐了12个小时的飞机,回到欧洲接受手术,那次受伤让我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我从未后悔过,因为我选择代表叙利亚并不是为了钱,只是希望叙利亚人民高兴。我是为我的国家而战,不是为钱而战。”
富,还是不富,和球场上的表现,显然没多大关系。

“武装到牙齿”
诚然,中国足球各级国字号,也有过自己洗球衣的时代。
名宿年维泗在回忆录《欣慰与悲怆》中,就写到了当年国家队自己洗球衣、刷球鞋的细节;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摘银的中国女足,队长孙庆梅在归国后作为先进典型发言时,也曾讲起女足早年在广东集训时,晾不干的球衣是如何洗了穿、穿了洗。
至于装备不足,对于早年的国足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哪怕在1995年,职业联赛已经推行一年有余,国足与桑普多利亚开打商业比赛时,穿的仍是1994年广岛亚运会的旧款球衣。
而在年末国奥队热身赛时,小老弟们身穿的,也是老大哥们穿过的国家队战袍,除了号码,球衣上印着的名字,和球员本人完全对不上。
然而,这些上个世纪发生的“老黄历”,之于如今的中国足球,着实是太过遥远而模糊的回忆。

我们只看一件事——国足40强赛最后4场全胜,拿到了1200万元的赢球奖;而12强赛,每场赢球奖金更高达600万元。
不过国足5场下来,只有一次摸到了这笔巨奖……其余咱们的后勤保障简直是“武装到牙齿”。
而那位用着最新款iPad Air、职业教练专用的ChefPlaner笔记本的国足主帅,核酸检测隔离期吃顿全素盒饭,似乎背后都回荡着他那句“国足就像没家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