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是导火索?

当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于11月13日结束在法国为期四天的“修补关系”之旅时,她不会料想到有媒体正在酝酿一篇指责她担任副总统“不称职”的报道。
11月15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两名记者发表了一篇题为“愤怒与功能障碍:卡玛拉·哈里斯担任副总统的沮丧开局”的报道。在采访了30多位哈里斯办公室前任和现任助手、政府官员、民主党官员、捐赠者和外部顾问后,报道揭露了总统拜登在白宫的官员不满哈里斯的工作表现,也反映了哈里斯在拜登政府中“边缘化”的处境。
值得一提的是,该报道还颇为犀利地指出,“尽管哈里斯曾告诉密友,她一直很享受与拜登直接共事的良好关系,但白宫的工作人员却表示,哈里斯与拜登的关系陷入了疲惫的僵局。”
这篇报道一经发布,立马引得哈里斯团队工作人员的“火速”辩护。他们强调,哈里斯始终在推进国内各项议程,切实改善美国民众生活。
与此同时,本月7日《今日美国》和美国萨福克大学发布的一项民调却显示,哈里斯的支持率已低至28%,堪比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副总统。

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是导火索?

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是导火索
在接受CNN采访的白宫内部人士中,几乎没有人认为哈里斯是个称职的副总统。美国讽刺新闻《洋葱》杂志(The Onion)近日的一篇文章还调侃称,哈里斯没有实质性的工作,“哈里斯整天守在白宫的电脑面前,以防漏收邮件。”
“能成为美国副总统,她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作为二号人物,她的工作就是帮助和支持总统,并承担总统让她做的工作。”哈里斯的老朋友、加利福尼亚州副州长库纳拉基斯告诉CNN,“显然,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哈里斯可以做得更多……这就是她挫败感的来源。”
库纳拉基斯的想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印证了不少白宫官员的观察,即拜登和哈里斯之间已经陷入了“疲惫的僵局”。报道称,哈里斯此前向其密友抱怨,她未能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问题上发挥更多作用,尽管在拜登做出这个决定时,哈里斯是最后一个离开他办公室的人。
因此,不少与哈里斯关系密切的人会认为,拜登选择哈里斯作为他的竞选伙伴只是出于政治正确的考量,而并非真正将哈里斯视为民主党未来的希望。
此外,CNN的这篇报道还提到了造成拜登的白宫官员与哈里斯团队相互抱怨、指责的一个主要问题——让哈里斯负责处理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一方面,哈里斯团队官员对拜登这一任命感到愤怒,拜登既希望哈里斯解决边境移民的根本问题,但却未能让她在其中发挥任何作用。此外,还有人指责白宫没有为哈里斯提供辩护。在哈里斯首次出访南部边境时,她接到的任务是让移民“不要来美国”。毫无疑问,这一不受欢迎的言论让哈里斯“引火上身”,但白宫却并未公开为其辩护。
另一方面,拜登团队也对哈里斯处理边境问题时的“笨拙”回答感到愤怒。例如,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今年6月播出了一段哈里斯的采访。当被问及是否有任何访问美墨边境的计划时,哈里斯举起双臂回答说:“在某个时机点就会去。你知道……我们会去边境。过去我们也去过那儿。”
对于哈里斯当前在白宫的尴尬处境,CNN的报道分析称,对于那些熟悉白宫运作方式的人来说,实际情况则更加复杂:哈里斯是几十年来第一位上任时在华盛顿经验比总统还少的副总统,找到立足之地极为困难,总统和副总统团队之间的冲突在所难免。除此之外,哈里斯还面临着她独特的困境,即作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裔和印度裔的女性副总统,旁人对她的期待更高,也会对她更加苛刻。
史上最不受欢迎的副总统?
在上述报道发布后,哈里斯团队的多名成员迅速发表声明,为哈里斯担任副总统期间的表现进行辩护。哈里斯的首席发言人西蒙·桑德斯在接受CNN采访时强调了哈里斯近期的工作成果。“在对法国进行富有成效的访问后,我们加强了与美国最长久的盟友的关系,并在世界舞台上展示了美国的领导能力。接下来,两党基础设施法案的实施,将创造就业机会并加强我们的社区。”桑德斯指出,一些媒体关注的是流言蜚语,而不是总统和副总统所取得的成果。”
白宫新闻秘书塞布丽娜·辛格发布推文称:“很荣幸每天都能为副总统工作。她专注于推进‘重建更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议程,并为美国人民带来实际好处。副总统助理新闻秘书雷切尔·巴勒莫也表示:“每一天都为和副总统团队在一起工作而感到骄傲。”
哈里斯的通讯副主任齐斯肯德也暗示,CNN的这篇报道不过是“八卦,白宫阴谋以及所谓知情人的片面之词”,更应该关注的是拜登政府创造的数百万个就业机会、几十年来最快的经济增长、给工薪家庭带来的福利等。
不过,从《今日美国》和萨福克大学近日发布的民调数据来看,美国民众并不满意拜登和哈里斯的执政表现。目前,拜登的支持率为38%,再创新低;而哈里斯的支持率也下降至28%。5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支持哈里斯担任副总统期间的表现。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评论称,哈里斯的支持率甚至低于小布什政府时期的副总统迪克·切尼,后者曾被称为现代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副总统。至于低支持率背后的原因,Politico驻白宫记者尤金分析指出,拜登低于预期的执政表现,以及哈里斯在处理边境移民危机时的做法,是影响哈里斯支持率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