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第一阶段结束,本土球员成了数据榜单最亮眼的存在

赛后新闻发布会,阿尔斯兰埋着的头,直到说完整段话才缓缓抬起;而另一块赛场,坐在替补席上的陶汉林也埋头一言不发。
两支球队在CBA第一阶段的最后一场比赛里,都以失利告终。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战绩——新疆队3胜10负排名第17;山东队6胜7负排名第11。第一阶段结束,两支豪强已经掉队了。
而战胜山东队的广州男篮,则成为CBA新军的代表,和山西队一并高歌猛进,成为本赛季最大的黑马。
纵观整个联盟,弱队各有各的难处,强队却大多有相似的幸福。

数据王,遮羞布
CBA第一阶段结束,本土球员成了数据榜单亮眼的存在。
得分榜前十,本土球员7名;篮板榜前十,本土球员8名;助攻榜前十,本土球员7名。得分榜第一的是阿不都沙拉木,场均24.2分;篮板榜第一的则是陶汉林,场均12.4个,此外得分也排在联盟第三。
但对于二人来说,数据领跑联盟丝毫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多的喜悦。
“我真的已经尽全力了,真的!能力或许有限,但会继续像蜗牛一样默默砥砺前行,感恩发生的一切。”陶汉林今天发布的这条动态,情绪明显。
而阿不都沙拉木几天前的发布会上说的这段话意味深长,“我们队内的年轻人,不要假装很努力,因为结果不会说谎。”
CBA第13轮比赛,新疆86-88惜败吉林,最后时刻双方战平,姜伟泽却获得了一个近乎空篮的上篮,这个回合后阿不都沙拉木不停地摇着头。
这是阿不都沙拉木连续9场比赛得分在20+,也得到过本赛季唯一的40+,但是球队最终只赢了3场。
第一阶段,阿不都沙拉木甚至有些悲壮——对阵同曦和北控的比赛,阿不都沙拉木连续拼到抽筋,场均37.4分钟的出场时间联盟第五。但主帅阿的江也十分无奈,“延长阿不都的上场时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也很担心他再次伤病。”
这些年正在经历换血的新疆男篮,因为周琦的离开不得不加快重建的脚步,却没想到阵痛来得如此强烈。

CBA第一阶段结束,本土球员成了数据榜单最亮眼的存在

场均出场时间最多的正是陶汉林——场均38.6分钟,如果不是因为犯规问题或许会更多。此外,陶汉林场均贡献22.5分联盟第三,场均篮板12.4联盟第一,各项数据均来到生涯最高。
但是陶汉林的社交媒体上却满是无奈。对阵辽宁赛后,陶汉林写下:“赢球捧上天,输球就骂到底。”
迎战北控赛后,陶汉林则说:“很享受场上奔跑的感觉,你们不想在场上看到我吗?”第一阶段结束,陶汉林的社交媒体是,“我真的已经尽全力了,真的!”
但恰巧的是,这三场比赛山东男篮都输了。
两位联盟数据王,都面临着相同的处境。就像网友所说,“陶汉林和阿不都,是两支球队遮羞布。”

通报批评,菜成了原罪
相比两支强队本赛季的不尽如人意,联赛当中的鱼腩球队同曦男篮,或许只能靠破天荒的“通报批评”才被人们再次想起。
同曦第一阶段最后一场比赛,球队又输了。十连败对于同曦队似乎不算新闻,但对手是富邦男篮却让一切变得不同——这是富邦男篮球队历史上的首胜,同曦男篮被载入富邦队史册。而同曦队本赛季唯一一场胜利,恰巧也是从富邦身上拿到的。
这种互送“一血”的结果,让同曦集团坐不住了。同曦集团发布公告,同曦男篮本赛季第一阶段成绩与向集团承诺联赛前12名目标差距较大,给予俱乐部领导、总经理、教练组通报批评,具体处罚结果将在之后通报。
当集团向球队问责时,网友也逐步跟进:“天天拍视频,哪有心思打球”、“霍楠这个总经理就不合格,还是回去解说吧”、“我看同曦连业余队都打不过”……

铺天盖地的谩骂中,霍楠一条抖音的文案似乎就是他的心声:“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但却是我自找的生活,我也没有什么心事可讲,因为我的心酸都不可告人。”
霍楠成为同曦队总经理之后的改革可谓大刀阔斧,上赛季同曦公布队员名单时,球队只有4名老队员,剩下17人全部都是首次效力同曦……
霍楠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改变同曦,但2020年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主教练贝西洛维奇在赛后发布会上表示:“这就是现实,我们是一支新的球队,有的队员还没有准备好打这样级别的比赛,我们现在只有两个半职业级的球员……”
老贝口中的“两个半职业球员”,两个人分别是西热力江和外援摩尔特里,“半个人”则是在广东队有着总冠军经验的万圣伟。
底子本就薄的同曦,既没有青训的果子可摘,又难留住人才。休赛期乔文瀚、孙思尧等人纷纷离队,而引进球员则是困难万分。
休赛期,球队引入8名球员,是除富邦男篮外CBA最多的球队。据《湖北日报》报道,同曦队用150万元加两名年轻球员的免转会费签约权,才换来了NBL武汉当代“得分王”孙熔孝的加盟。
这笔转会,单现金一项就已经是NBL有史以来的最高转会费纪录。可想而知,同曦队的重建之路有多艰难。作为唯一一支没有进入过CBA季后赛的球队,霍楠和他的同曦要走的路有太多,要挨的骂自然不会少。

强队的幸福那么相似
新疆周琦出走、山东内线陶汉林独木难支、同曦弱在没有根基,战绩糟糕的似乎都有各自的难处,但异军突起的几支队伍,却都有着共通之处。
第一阶段两支最亮眼的球队,分别是10胜3负的广州和9胜4负的山西。广州男篮的根基同样并不厚实,但是却在郭士强手里玩出了花。
最明显的是广州队在关键球的把握上,前13轮广州队分差在5分以内的比赛有5场,其中广州队4胜1负。
对阵山西比赛的关键时刻,广州队连续用两个挡拆顺下轻松得分,赛后郭士强表示山西队内线脚步偏慢,因此特意强调这样处理球。
这样的细节还有很多——当郭士强被禁赛五场由张庆武执掌教鞭,人们大多把二人用对讲机指挥比赛当作玩笑来开。但在险胜吉林的比赛之后,张庆武透露这样一个故事:“教练组晚上研究比赛录像到下半夜,尤其是郭士强指导,几乎一宿没睡,把所有防守重点都给我们布置好了。”
正是对各个细节的把控,让广州男篮在郭士强缺阵的这段时间,依然取得了4胜1负的战绩。
另一边的山西队,本赛季任骏威、刘冠岑等多位主力离队,富兰克林续约权也给到了上海,本以为要推倒重建,没想到却在废墟中开出了花来。
其中最大的功劳自然要归功于主帅杨学增。这位曾率四川捧起冠军奖杯的功勋教练,第三次执掌山西队教鞭,也带来了极具个人特色的球队体系——强调攻防转换。据球员反馈,杨学增鼓励锋线球员多持球,增加个人进攻。

本赛季,山西队场均三分出手31.4个联盟第三,命中11.5个联盟第一,场均26.6个助攻联盟第三,得分106.6分联盟第4,球队5人场均得分上双。
当然,除了拥有一名好的掌舵人之外,无论广州男篮还是山西队,第一阶段比赛都有外援的加持。
而外援对战绩的影响,扩大到整个联盟同样成立——前8的球队当中,仅有广东、浙江和广厦三支球队属于全华班,而这三支球队本土球员本就实力雄厚。
第一阶段,拥有外援的球队无疑占据先手优势,这也体现在整体胜负上——前13轮,分差30分以上的比赛出现了14场,最多的一场是上海50分大胜福建。
与上赛季相比,分差超过15分的场次有65场,几乎占了联赛一半,即便去掉新军宁波富邦的比赛也有55场之多,而上个赛季这个数字则是44场。
当实力并不突出的全华班,遇上一支拥有外援的队伍,比赛自然很难有太多悬念。
不过好在本赛季的窗口期有42天的休整时间,等到第二阶段开战,CBA格局或许会重新发生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