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情人发生性关系后,发现情人神志不清

本来还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但是和情人发生性关系后,江西男子曾某却发现情人徐丽(化名)头晕,后来更神志不清。曾某见死不救,将徐丽扔在酒店里径自离开,还带走了徐丽的手机和随身物品。这导致徐丽因脑出血死亡。最终曾某因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缓刑。2021年11月13日,江西丰城检察院公布了此案详情。

曾某1964年出生,家住江西丰城,是个体户。

曾某在收购鹌鹑蛋时,认识了女子徐丽,两人发展成为情人关系。案发当天下午,曾某在丰城市某宾馆开好钟点房邀被害人徐丽前来,之后二人在该宾馆的306房间内发生性关系。其间,徐丽称头晕,曾某对其太阳穴进行按摩。

和情人发生性关系后,发现情人神志不清

后曾某在明知徐丽身体严重不适的情况下,未对徐丽采取救助措施,也未向外界求救,同时因担心两人关系暴露,曾某将徐丽的手机及随身物品带上离开,走时还拿走房卡,续交了房费。当日徐丽死亡。

次日下午,曾某接到徐丽丈夫的电话,得知徐丽死亡消息后,将徐丽的手机卡和手机电板丢到自家化粪池内,将手机拆开丢到自家后面的垃圾堆,将徐丽随身携带的裤子及袋子丢在垃圾堆附近的荒地。经鉴定,死者徐丽系脑桥、小脑及第四脑室出血死亡。

案发后,曾某家属赔偿了徐丽家属人民币465000元。本案审理过程中,再次赔偿了人民币60000元。

曾某的儿子说,案发后的一天晚上,父亲吃过晚饭后叫母亲上楼说话。“说完以后我母亲在哭,过了十几分钟,我父亲就被公安机关带走,之后我听母亲说是我父亲告诉她,徐丽老公打电话给我父亲说他老婆死了,要我父亲去杀鹌鹑,我父亲一听说徐丽死了就很害怕,我父亲说他和徐丽在前一天下午在宾馆开了房偷情,之后徐丽说她不舒服要我父亲先走,第二天才知道徐丽死了。”

徐丽的丈夫则说,徐丽已经认识了曾某十几年。“他是在我的养殖场收鹌鹑蛋,他和徐丽也认识,经常是徐丽到曾某那里去结帐。徐丽进宾馆提了一个布袋子,但是我们到房间的时候没有看到那个布袋子,里面装了一个手机、一串钥匙、外孙的一条裤子,其他东西不清楚。当天发现徐丽尸体时有我和我儿子、女儿等人。”

徐丽的女儿则说,徐丽有高血压,外婆也是因为高血压去世的,是遗传。“我妈妈已经吃了两年的高血压药,严不严重我不知道。我和家人通过宾馆的摄像头看到曾某从306出来,所以去306找了。”

曾某到案后则供述称,自己和徐丽认识有七八年的时间,案发当天他开了房间等徐丽。徐丽来了后他给了她300元,她就冲了个澡,之后就发生了性关系。

“4点15分许,我们前后进卫生间洗了澡,大概4点20分她说头晕,而且头上和身上好多汗,然后我帮她按了十几分钟太阳穴她说好点了,她说是因为贫血才这样,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她说头晕想呕自己不得起来,我就扶着她到卫生间但没呕出来,这个时候扶她到床上她说好难过,说话的时候嘴唇上还有白沫,我就拿卫生纸帮她擦掉了。我想打急救电话。徐丽自己不让打,说会丢人。”

“大概是下午5点20分左右,吕桂芳当时满身是汗,说话声音好小,手还是会动一点子,就是抬不起来,自己也不会起来,嘴巴上有白沫,呼吸声好大,我看这种情况,就知道她可能不行了,快要死了,我怕别人看到她手机里我们的通话记录,我就在房间里面拿着她的手机想解锁,但是在房间里面拿着她的手机弄了十几分钟都没有解开她的手机,然后我就拿着她的包及她带来的东西都装到我包里,我拿走她的东西是因为我怕她死在宾馆里之后别人通过她的东西知道她的身份,也怕别人知道我们偷情的事。”

丰城市法院审理认为,曾某与被害人徐丽发生关系后明知被害人身体严重不适的情况下,未实施救助义务,对被害人的死亡存在过失,其不作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法院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