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浩,“退圈微博”成为了徐文浩演艺生涯里最红的时刻

11月7日,演员徐文浩微博发了一篇小作文,诉说了自己从业八年以来的艰辛,并在评论里表示自己有“退圈”的想法。有意思的是,这条“退圈微博”成为了徐文浩演艺生涯里最红的时刻,平时点赞数只有几百的他,那天破天荒收获了2.4万点赞。

徐文浩,“退圈微博”成为了徐文浩演艺生涯里最红的时刻

一星期后,我们联系上了徐文浩,他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十八线演员在圈内的苦乐以及如何面对失败的故事。以下是他的自述:
“拿到第一个角色时,
我以为对方想骗我钱”
我最开始进入演艺圈其实不是为了追逐梦想,更多是为了赚钱。我家里条件很一般,哥哥有小儿麻痹症,从小就看着爸爸妈妈带着他去北京、上海的各大医院看病,所以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多赚一些钱,这样哥哥也可以多一次被治疗的机会。
高三的时候,我成绩不太好,文化课只能考两三百分,但是如果不读大学出去打工,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当时听人说进娱乐圈可以赚得比较多,就想考播音主持专业。我去北京待了几个月,住在地下室里去各个学校艺考,但是没有一个学校的播音主持系愿意收我。最后只考上了辽宁师范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想着也是个正经大学,就去那里读了表演系。

因为表演系男生不多,所以每年排练话剧的时候,我都可以演到主要角色,演出之后得到的好评也不少。这让我信心大涨,坚定了毕业以后要做演员的决心。那个时候没有什么沪漂、深漂,大家毕业了以后都想去北漂,我室友的愿望就是去北京的胡同口弹吉他卖唱,因为这听起来很酷。
2013年,我大学毕业,揣着四年做艺考辅导赚的一万多积蓄,从大连坐绿皮火车的硬座到了北京。
“没钱”是来到北京以后最直观的感受。为了省钱,我住在西三环北京舞蹈学院旁边的一处群租房里,客厅被房东用床帘隔成很多四五平米的小房间,刚刚好能放下一张单人床,50块一天。去餐厅吃饭是“不配”的,在北京餐厅里一份手抓饭就得30多块。只能去路边摊买一份七八块的炒米粉,一天吃一顿或者两顿就够了。
经过了大学四年,我对于表演的想法也有一些改变,觉得不止是为了赚钱了,还是来北京追逐梦想的。所以虽然住在群租房里,但是每天都觉得前途光明,全北京、全世界都是我的。

不过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需要解决:到底从哪里才能获得一个演戏的机会呢?我一个人从大连来北京,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任何圈内的人脉。当时的互联网不像现在一样发达,连从哪里看到招募演员的信息都不知道。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打开58同城,在里面搜索“演员”两个字,没想到还真的看到了好多招演员的招聘信息。我从里面挑选了一些看起来比较靠谱的,一家一家打电话过去问,电话另一边的人倒也挺热情地说,“我们对你很满意,你明天来一下吧”。后来经验多了才知道,一般递资料的时候对你爱搭不理的才是真的。
印象中比较深刻的一次是去怀柔,北京郊区,一进房间,对方就让我把身份证押在他们那儿。我当时发觉自己可能遇到骗子了,不过后来发现这种情况其实挺普遍的。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可能他们中有的并不是骗子。跟着他们也能进组拍几场戏,只是不给钱而已,但我当时必须要赚钱养活自己啊。
还有一次一个组让我去演群演,但是要交3000块。其实还是挺想去的,但是3000块能交两个月房租了,我哪来多的钱给他。
我给一些剧组交过几十块或者一两百块,大概加起来被骗过几百块吧。交钱的时候是抱着侥幸心理,总想着“万一呢”。这些剧组基本拿到钱之后就销声匿迹了,电话也打不通了。当时的我是一个刚毕业的小孩,不敢去缠着人家要钱,怕被打。况且去一趟还得自己掏地铁钱,又不一定能要回来,就算了。
就这么在北京待了一年多,没工作,每天就是不停去找机会,我终于迎来了一个转机。那次是去北京西郊一个剧组递简历,刚一走进去,副导演就问我多大了。我说已经大学毕业了,副导演看起来很吃惊,因为他们想找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但是又觉得我长得挺小的,形象是符合的。
当天录了一个视频,我就回家等消息了。没想到只过了两三天,他们就打电话来,说这个角色定我了。第一反应是,“该不会是骗子吧”,毕竟我被骗太多次了嘛。听到他们继续说,剧组要去青岛拍三个月,包吃包住,还有3000元的片酬,才慢慢相信这是真的。
“在观众眼里,
男女主角以外的人,
可能都是群演”
这部戏当时叫《少年足球》,后来改名为《旋风十一人》,男主角是胡歌。了解这些信息之后,我就赶紧退掉了群租房,心里想着就算是不给钱也要去拍啊。
拍这部戏的过程中,有一件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有一场戏是拍赛前动员,我演得太投入了,没有听见导演喊卡,还在继续表演。结束之后,一起拍的几个演员就开玩笑,说我是抢戏王,听到这个话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这时候胡歌过来帮我解围,他跟我说:“你这么演不错,我下次也这么演。”
那天晚上之后,我就觉得自己找到了职业目标:要成为一个像胡歌这样的演员,戏好人也好。

没有大的经纪公司自然也就没有宣传力度,就算演了男二号,甚至是男主角,没有宣传的话别人也不知道。但话又说回来,我们这种没有流量的演员,就算是亲爹亲妈,也不敢拿那么多钱给我砸嘛。
发出那条微博以后,有一个剧组问我要不要去试镜,但我非常犹豫。一方面试了这么多年戏,我知道自己成功的几率比中六合彩头奖还要低;另一方面,从我的经验来说,一般这次失败了,同一个团队的戏七八年都不会再联系你了。
不过最后可能还是会去再试一次吧,因为最近在抖音上很多人鼓励我,让我坚持下去,说看过我演的剧。看到这些评论,还真的挺感动的,有点想哭。
在我爸妈的眼里,我在北京是当明星;但是在外人眼里,我连群演都算不上。有人说我是十八线演员,听完我就乐了,十八线演员都是抬咖了。但现在我已经快三十岁了,总要养家糊口,要赚钱给哥哥治病,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横冲直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