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网络暴力 总被质疑“用爱心换钱”

双十一这天,张玉环的小儿子张保刚在抖音直播带货。他的抖音账号名字备注为“蒙冤27年当事人张玉环儿子”,粉丝为58.1万。其父张玉环也开了抖音号,双十一前后,他向网友推销起了保温杯和保鲜膜等家庭用品。因为直播带货,父子曾受到“消费粉丝、消费爱心”的质疑

遭遇网络暴力 总被质疑“用爱心换钱”

直播带货
他们曾是大案受害人

双十一过后,这几天张玉环很闲,直播带货后,他并没忙着发货,在小区里遛弯锻炼成了他的出镜日常。“卖得不好”,跟张玉环住在一起的小儿子张保刚坦言,双十一那天他直播销售赣南脐橙,直播间只有三四百人,比起平时少了一半都不止,销量自然也就下降了。
1993年10月24日,张家村两名失踪幼儿的遗体在村庄附近水库被发现,张玉环被认定为“杀人嫌犯”。历经两次上诉,江西省高院于2001年维持南昌市中院原判,判处张玉环死缓。2020年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
双十一前后,张玉环也推出了几个带货视频,镜头中的他带着花镜,看起来像一个退休教师。张保刚说,父亲推荐的鞋垫、保温杯和保鲜膜这些生活用品,也没卖出去几件。
这是父子俩一起开通直播带货后的第一个双十一,销售情况并不乐观。张保刚分析,主要是因为双十一期间都是大平台和大主播的天下,这些大公司通过各种活动,都把粉丝流量给吸走了。“平时还好一点,大主播不搞活动,我们这些小主播的东西相对来说物美价廉,可能大家还会来选。大型电商促销日,大主播的粉丝能从几万增长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我们根本就没法跟人家抢。”
已经步入老年的张玉环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但通过直播带货,他也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定位。
张保刚说,父亲刚无罪释放时,曾经唉声叹气,跟两个儿子说“自己是个废人,什么也干不了”。那个时候,父亲也不会用智能手机,不会上网,家里人都劝他给父亲买个老年手机,张保刚坚决反对。他觉得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已经是现代人在社会上必不可少的工具,通过手机父亲可以看到很多新闻资讯,了解到更多外面的世界。所以,他给父亲买了智能手机,还教他使用,并注册了社交账号。
张玉环无罪释放后,一直念叨着要去打工,想去做保安或者保洁。但张保刚觉得那样太辛苦,父亲被羁押了那么久,身心都遭受了不小的伤痛,上班还要受限制,一定不会过得很好。张保刚劝父亲,现在社会有很多谋生方式。本身张保刚此前就在尝试直播带货,他便拉着父亲一起做,给父亲当导演,一遍一遍地拍视频,直到拍得两人都满意为止。
慢慢的,张玉环的直播带货有了回报,收入除了满足生活开销还略有结余。他在抖音号上分享的非带货视频里,总是表现得很悠闲。有网友留言说:“看到你精神状态这么好,我们都觉得高兴。”
遭遇网络暴力
总被质疑“用爱心换钱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王暖暖也体会到双十一时自己在直播带货时的无奈,她在抖音直播带货的销量同样比平时有所回落,“现在很多明星加入到直播带货的行列,他们知名度很高,自带粉丝团,而且背后都有团队,有专门的公司来推广操作,我们没法跟这些大主播比,通过直播带货能够赚到几千块钱养家糊口就够了。”直到今年双十一,仍有人在王暖暖的直播间指责她“用爱心敛财”。对此,王暖暖表面上可以无视,但心中却无法完全释怀。
王暖暖觉得,自己没有伸手乞讨,没有哭哭啼啼博同情,只是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取价值,为什么有人从她直播带货开始就一直对她施加网络暴力?她也坦言“走上直播带货之路,是无奈之举”。2019年6月9日,她从泰国乌汶帕登国家公园的悬崖坠落,这一天改变了她的命运。她的丈夫被认定为蓄意谋杀的嫌疑人,她的身体遭受了严重的伤害,直到今天还需要坐轮椅。身心的伤害,让她失去了参与户外或体力劳动的能力。这两年多,她一边疗养伤痛,一边忙于在泰国的案件。一审判处被告人余某冬终身监禁,其随后上诉,案件可能要经历二审甚至三审,最终的判决遥遥无期,赔偿更是无法指望。为了这起案件,王暖暖已经花费了上百万。
在经济和身体双重的压力下,王暖暖利用自己此前做中泰贸易的渠道优势做起了直播带货,“我不能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里,要重新开始,要独立生活下去。”
直播带货的过程中,王暖暖最怕听到的就是“你这么不容易,我们买点吧”之类的话。只要是她看到有人这么说,反而会劝导粉丝们,希望他们理性消费。“如果这东西你确实需要,那你就买,你不需要就不要买。大家赚钱都不容易,尤其是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没有一些积蓄碰到突发状况时,花费是无法估量的。”
这样的话,张玉环父子也说过,张保刚形容自己其实就是个“小卖部”,他说:“我们就是一个销售,其实跟水果店、日杂店一样,你需要一些家庭用品就来买,我就是做生意,不是乞讨。你买了的话,如果喜欢就再来,不喜欢就退掉。而且你能来我们的平台点个赞,支持我们,看看我们的生活,我们就已经很开心了。”
因为担心网友在消费时有“被裹挟感”,无论是张玉环父子还是王暖暖,他们直播带货时的货品大多选择日常生活用品,比如纸巾、洗衣液、保鲜膜等,他们觉得这类东西每家每户都能用到,不会买完了就浪费掉。而且即便是这种售价不超过百元的生活用品,他们也亲自选品,为粉丝们把关。
王暖暖有时候卖的货品佣金只有1%,这意味着卖一单也就赚1毛钱。她并没有把这个当成一夜暴富的工具,而仅仅是靠直播带货维持日常生活。但即便这样,仍旧时不时地遭受网络暴力的侵扰。
不变的初衷
要分享积极的人生态度

此前,寻子15年的父亲申军良也曾经尝试直播带货,他怕卖出的东西不好,每次选品都叫上妻子和孩子一起仔细斟酌,价格上更是要货比三家,生怕自己卖的价格比别人家的高。
有一次,因为看到一款商品自己定价高于其他电商平台,申军良给买家退了钱,并且和供货商大吵一架,结果干脆放弃了直播带货。他这么做,就是担心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他“用爱心换金钱”。
申军良放弃直播带货后,当起了代驾司机,每天熬到深夜,赚来的钱刚够一家五口人的日常开销。可寻子15年来所欠的几十万外债,仍旧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今年夏天他被查出心脏有些小问题,医生劝他不要再熬夜了,他暂时中断了代驾工作。在这期间,申军良也曾想过重新直播带货,毕竟这更适合目前的现状,但他想了又想,还是没有勇气做下去。
是否要直播带货,已经成为了很多重大案件受害人重新开始生活后要面临的一个选择。对出事前有贸易经验的王暖暖来说,直播带货只是一种互联网形态下的消费形式,她不想让直播带货完全充斥了自己的账号,这会改变建立社交账号的初衷,她在抖音号中一多半内容还是分享自己“大难不死”后积极的人生态度。
她说,自己发现很多中年女性其实在家庭、事业和社会角色中有很多冲突,大家过得压力都很大,生活并不如意,她想通过分享自己的感悟,能够给大家一些经验和力量。
无论是否带货,王暖暖和申军良都还是希望用自己的账号传递一些积极的信息,帮助那些跟曾经的自己一样深陷困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