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案背后的中国“独董生态”是时候打破重立了?

原董事长获刑,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会计师被追责,康美案背后的中国“独董生态”是时候打破重立了?
11月17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康美药业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兴田等12人操纵证券市场案公开宣判。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以及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康美药业原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许冬瑾及其他责任人员11人,因参与相关证券犯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继因年报等虚假陈述民事侵权证券集体诉讼案被责令巨额赔偿后,康美药业原董事长马兴田等人又因操纵证券市场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
11月12日晚间,*ST康美(600518.SH,康美药业)发布关于投资者民事诉讼索赔进展的公告,广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责令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因年报等虚假陈述侵权赔偿证券投资者损失24.59亿元,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兴田及5名直接责任人员、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及直接责任人员承担全部连带赔偿责任,13名相关责任人员按过错程度承担部分连带赔偿责任。
康美案是新《证券法》确立中国特色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制度后的首单案件,也是迄今为止法院审理的原告人数最多、赔偿金额最高的上市公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人民日报撰文称,“康美药业集体诉讼案的一审判决,应该说在切实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方面具有里程碑意义、值得载入A股发展史册。”
首个独董“天价”罚单
在这起集体诉讼案的一审判决中,包括5名曾任或在职的独立董事,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合计赔偿金额最高约3.69亿元。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在自己接触过的样本案例中,独董在证监会行政处罚中常被作为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罚,但独董涉及投资者民事赔偿的情况还没遇到过。宝新金融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郑磊表示,独董承担连带责任此前并没有先例。
本次证券集体诉讼案中,权利人范围为2017年4月20日至2018年10月15日买入康美药业股票及10月15日闭市后仍持有该股的投资者,而在这一时间段内,康美药业公布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半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货币资金、重大遗漏等情况 。
康美药业独立董事江镇平、李定安、张弘于2016年、2017年年报审议中,在董事会投出赞成票,江镇平、郭崇慧、张平于2018年半年报审议中,在董事会投出赞成票。

康美案背后的中国“独董生态”是时候打破重立了?

根据判决书,江镇平、李定安、张弘为兼职的独立董事,不参与康美药业日常经营管理,相对过失较小,法院酌情判令其在投资者损失的10%范围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折合2.459亿元),郭崇慧、张平为兼职的独立董事,过失相对较小,且仅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签字,法院酌情判令其在投资者损失的5%范围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折合1.2295亿元)。
5位独董在诉讼案中辩称事前事后不知情且并未从中获益等,但在在小股东集体对独立董事提起的损失赔偿之诉中,独董需要证明其自身已经尽到勤勉履职之责,对于上市公司的违规行为没有过错,这一点无法证明,早在2019年8月证监会行政处罚中,上述5位独董就已经被确认了履职过错。
君泽君律师事务所侯焕鑫律师表示,本案法院在认定独立董事的责任时,主要依据的是《证券法》(2014)的第六十九条规定。根据该规定,就上市公司“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问题”,董事“应当与发行人、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是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
他说:“通过法院的认定可以看出,案涉独立董事基于董事的身份,本身负有‘勤勉尽责’的义务。而案涉董事在其参与审议的相关年度报告审议时均投了赞成票,从结果来看本身存在一定过失,因此被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具体的责任认定时,法院考虑到相关独立董事‘不参与康美药业日常经营管理,过失较小’的因素,已经酌情将赔偿责任的范围限定在了10%和5%,但由于案涉金额较大,所以最终承担的责任也较重。”
在两年前的证监会行政处罚中,上述5位独立董事已经合计罚款85万元,江镇平、李定安各处以20万元罚款,张弘、郭崇慧、张平分别处以15万元罚款。此次,10%-5%的连带责任赔偿在本案中对应金额合计超过3亿元,对比董事薪酬来看,可谓是“天价”。
钛媒体梳理公司自上市以来的18份年报发现,截至2020年末,康美药业历任独董共12位,因年度核算及任职变动等原因,独董年度津贴从1.23万元到12.01万元不等。
其中,江镇平以独董身份出现在13份年度报告中,累计共获得薪酬96.02万元,本次集体诉讼案一审判决中,江镇平需要承担投资者损失的10%范围连带责任赔偿。且不论江镇平共为三份造假年报审议投了赞成票,即便与另外两位独董(李定安、张弘)均摊,也需支付约819.9万元的赔偿费用,再加上此前20万元的行政处罚,已经超出其担任独董13年来获得酬劳的10倍。从现有数据来看,另外4位被追责独董的“财力”情况似乎也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