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公务出行”, 曹操还不太适应

趁着滴滴还没回来,包括曹操出行在内的二线平台迅速扩张运力、抢食市场,成为网约车平台中的一方诸侯。缺乏互联网基因的曹操出行,能做好出行这门生意吗?枪声刚响,曹操已经栽在了自己最擅长的事情上。

扩张加速、牺牲合规
曹操出行没有想到,自己栽在了曾经最得意的事情上。
天眼查显示,11月初曹操出行新增8条行政处罚,罚款金额合计约8万元,处罚事由均因平台驾驶人员未取得出租汽车驾驶员证,违规提供营运服务。
根据交通部发布的最新数据,在月订单超30万单的18家网约车平台中,10月曹操出行订单合规率61.5%,排在第11位。而在5个月之前,曹操出行的这项排名还是第7,以稳健著称。
按照监管部门要求,网约车平台应做到合规运营,通俗来讲即平台、运营车辆、司机三方均需取得经营许可。
与滴滴、美团等互联网背景的网约车平台不同,背靠车企的平台合规率通常较高,例如10月排名中,背靠上汽的享道出行合规率93.3%,合规率排名第一,背靠广汽的如祺出行合规率为87.2%,排在第二位。
事实上,背靠吉利的曹操出行,合规率排名的下滑正是由扩张步伐加剧带来的。今年7月,网约车龙头滴滴下架,9月,曹操出行宣布完成总额38亿元的B轮融资,成为今年以来国内网约车企业获得的首笔股权投资。
龙头滴滴的暂时失语,给了抢食者以机会,曹操被视为是仅次于滴滴之后,网约车第二梯队中的重量级选手,今年三月以来,曹操的市场占有率排名从未跌出前四,最好时候仅次于滴滴,因而率先获得弹药。
“38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折合下来差不多是五六亿美金,在出行市场里,这个数字不算大。”一位网约车平台的从业者李敏告诉AI财经社,“但以今年的市场情况来看,能融到这么多也说明了资本希望有更多更强的出行平台来打破滴滴的围城。”
事实上,AI财经社独家获悉,曹操出行已经开始磋商下一轮融资,顺利的话这笔融资可能会在2022年上半年完成。
吸引吉利以外的资本进场后,曹操需要加速扩张,以对投资人有交代。然而,维持合规率与运力扩张始终是一对彼此矛盾的目标。
于是,对于曹操而言,从滴滴出事的7月甚至更早,运力扩张的目标已然被优先确立。AI财经社发现,今年5月曹操订单增速达到41.9%,与此相应当月新注册车辆、司机的合规率分别只有54.5%和44.8%,平台近半数的新增运力不合规。
牺牲规范性的扩张,效果是显著的。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2021年Q3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截至三季度末,曹操出行月活用户数已超过花小猪和T3,达到1101.5万,同比增长62.5%,月活跃用户数量仅次于滴滴。
除了牺牲合规之外,曹操开始走出舒适区。以往曹操出行的业务在运力端以专职司机为主,而主要客户中,公务出行占据相当比例。但为了扩张运力,曹操将目光投向了加盟。
对此,曹操出行相关负责人告诉AI财经社,B2C的重资产经营是切入市场的重要方式,开放对公加盟,扩充加盟运力是为了更大限度的满足出行需求。
然而,曹操出行加速扩张的弊病,正从各个角度显露出来。这家依托于车企基因的出行公司,在适应原本属于互联网资本的网约车竞争中,开始展露出诸多不适应。

跳出“公务出行”, 曹操还不太适应

跳出“公务出行”,
曹操还不太适应
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网约车司机,在滴滴出事前,邓师傅一直跑滴滴,而转投曹操的原因,在于曹操给的奖励更高。“曹操的抽成比滴滴还要狠一点,但奖励比滴滴好点,综合算下来,收入也不算太差。”
然而,加盟后他发现曹操出行平台仍有很多“不合理”。
“曹操打车是这样的,就算车限号了它也给你往城里派。但是滴滴就不会这样,如果限号,系统是不会给派单到五环内的。”曹操平台北京区域快车司机邓师傅告诉AI财经社,“这不能怪司机,曹操系统就是这样。”
在邓师傅看来,“系统自动派限号的车”,这其中的功能涉及到平台后台技术的完善程度,因为对司机而言,主动取消订单会影响成交率,这是网约车平台对司机的一项重要考核。
“最近司机倒是越来越多了,但订单却没几个,经常一个多小时都不派单,我们自营司机生存状况堪忧。”邓师傅告诉AI财经社,“现在运力供给端开放后,很容易就导致运力‘冒了’,曹操加盟司机增多之后,也势必导致部分自营司机订单变少。”
此外,包括邓师傅在内多位曹操司机还抱怨平台导航精度不够、漏绘地图等问题。
“像滴滴这类出行平台都有自己的算法团队,刚开始滴滴的导航精度也不高。”对此,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副教授纪雪洪告诉AI财经社,在他看来曹操这些问题来自于积累不够,真正走入加盟模式的时间太短,“目前还在扩张期,需要不断积累数据,优化算法,未来定位的精确度也会随之提高。”
事实上,此前数年曹操背靠吉利,依赖对公业务的B2B、专职司机的B2C模式在网约车市场立足。
公开信息显示,曹操出行成立于2015年6月,由吉利发起。此前曹操出行主营专车业务,全部运营自有车辆,采购自吉利。与其他网约车普遍走的C2C模式不同,曹操一开始就定位自己是B2C模式,“新能源汽车+公车公营+认证司机”,这在网约车平台中,是一种十分重资产的模式。
曹操出行的领头人刘金良是“老吉利人”,在传统汽车制造业摸爬打滚了二十多年,负责曹操项目前,他在吉利从事传统汽车销售。他的办公室案头上方,挂着一副吉利创始人李书福亲自书写的毛笔字,“力量在风中回荡”。
“如果制造商不参与出行,我觉得会像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一样被淘汰。”在刘金良眼中,曹操出行之所以存在,更多是为了承担传统车厂吉利变革的需要。
2016年1月1日起,“曹操专车”正式进入公众视线,开始在杭州滨江区上线公测,100辆吉利帝豪EV纯电动汽车穿梭于杭州的大街小巷。之所以选在杭州,也是利用吉利的区位优势。
“有吉利这种巨头传统汽车厂商的帮助,曹操无论是在拿车还是后续车辆维修管理上,都有着其他出行公司不具备的优势。”一家网约车平台的合伙人张哲告诉AI财经社,这给了曹操起步优势。
这种重资产的模式,使得曹操出行的订单量成长速度很慢,依赖吉利投入,又很难参与补贴用户的烧钱大战,很难与彼时轻资产、低价的平台竞争。
为了尽快扩展营收,曹操开始做公务出行,签“大单”,将目光转向了B2B,公务出行几乎撑起曹操发展主线。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份,曹操出行已经和全国20000多家企业客户签订了公务出行协议。
“公务出行一般行程较远,相对的客单价也高,带来的收入也会高一些。”曹操出行董事长刘金良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曹操和其他网约车差异比较大的一点,当滴滴等平台都在全力冲刺C2C模式,曹操一开始就从B端着手布局。
如今,在新一轮扩张中,习惯了B端生意的曹操出行,真正做起C端服务时显得很吃力。AI财经社在某App上检索曹操出行,发现很多用户对曹操的抱怨主要集中在“导航不准确、司机素质差、售后效率低”等问题上。
“自营运力车辆有限,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用户反映,在曹操上叫车要等的比较久。发展加盟车队是它扩张的必然途径。”李敏对AI财经社表示,但正是扩张导致部分司机素质参差不齐,体验下降,“曹操主要是自运营车队,司机都是经过培训再上岗的,一般比其他出行平台的体验更好,但最近开始大规模招聘加盟司机,乘车体验肯定不如以前好。”

曹操的扩张魔咒
事实上,从2018年大范围扩展公务出行业务后,曹操始终未迈过盈利的商业平衡点。曹操此前寄希望于通过降低专车采购成本,减少支出来实现盈利,说白了还是利用与吉利之间的关系,降低新能源车的采购成本。
刘金良在多个场合表示,曹操获得可持续的盈利能力的方式在于“节流”,“在车辆运营和购买上,新能源车成本更低,在用户打车费用不变的情况下,成本降低,盈利就有空间。”说白了还是需要吉利的支持。
然而,在后续的发展中,依赖B端公务消费的模式,大大削弱了曹操的业务拓展能力。
外界所不知道的是,2019年曹操专车将公司名改为“曹操出行”,开始尝试扩展顺风车、代驾等业务。但在这些依赖于C端流量的业务上,曹操至今没有存在感。
“顺风车最关键的就是流量,平台没有流量做不成顺风车。与专车和快车不同,顺风车需要时间和空间的多维匹配,目前,一些带有互联网属性的公司更能做好顺风车业务。”张哲告诉AI财经社。
2017年,刘金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不认为像滴滴这种C2C模式的网约车能赚钱,认为曹操B2C模式就能赚钱。5年后,曹操在刘金良的带领下,大举进攻C2C模式。然而,机会有多大,很难说。
顺风车只是曹操在C端业务上吃力的表现之一。公务出行订单量始终有限,想要走量,必须加大在C端市场的运营。但探索C2C,滴滴的市场份额常年维持在接近90%,在这一接近成熟的市场,曹操必须要抢食滴滴的份额。
这并不容易。张哲告诉AI财经社,现阶段曹操想迁移其他平台的用户和司机,代价非常高。在移动互联网刚发展的时候,需求和供给的匹配效率很高,这时候平台迁移成本很低,但现在消费习惯已然形成,此时再想抢夺用户司机,成本降非常高,留存率低。
“在滴滴出事之前,网约车是一超多弱,滴滴出事后,变成了一超多强,这也是未来整个网约车的发展局面。”张哲对AI财经社谈到,“有滴滴这座大山在,曹操成不了头部,但也会成为腰部或者颈部的出行平台,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事实上,拿到弹药的不只是曹操。今年11月,广汽集团发布公告称,旗下联营企业如祺出行拟开展规模约10亿元的融资。在此之前的10月26日,T3出行宣布完成总额77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
在张哲看来,网约车平台盈利的第一步是单城盈利,如果能在某个城市形成绝对的优势,依然可以实现盈利。但这样做的后果是,只能成为一个区域性的公司。如果扩大规模到全国,必然导致亏损加剧。所以,像曹操和T3这种自营运力的网约车平台,它只会是一城一城的去扩张,速度不会特别快。
“滴滴能够做成一家独大,天时非常重要,它已经形成了竞争壁垒。”张哲向AI财经社表示,“其他平台如果在战略上和滴滴一样的打法,是很难战胜滴滴。但形成一定的地方平台割据是完全没问题的。”
事实上,曹操B轮融资的参与方包括苏州相城金控集团、苏州高铁新城国控集团、苏州城投公司、农银国际苏州公司、东吴创新资本等,几乎全部来自江苏。
与此同时,曹操引以为傲的合规优势,在未来可能会进一步削弱。纪雪洪认为,从政府管理角度看,网约车会增加交通拥堵,以后合规成本肯定会提高,这也让网约车平台扩张付出的成本更高。
顺风车等C端业务的未来究竟怎样?属于曹操的战争才刚刚打响,但在滴滴回来之前,留给曹操的时间已经不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