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陷阱而一蹶不振,一直是经济学中争论不休的问题

收入陷阱而一蹶不振,一直是经济学中争论不休的问题

一、
2019年我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但会不会由此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一蹶不振,一直是经济学争论不休的问题。
世界银行曾经从事了一项研究,观察了二战以后工业化的历史进程,先后有几十个国家进入了工业化阶段,但大部分都是在中等收入阶段就很难继续发展,落入了不同类型的中等收入陷阱,只有日本、韩国等13个国家或经济体进入了高收入社会。但这13个国家或经济体表现出了一个规律,就是他们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当人均GDP达到11000国际元(这里的国际元使用的是麦迪森数据)时,增长速度几乎无一例外地出现了回落,幅度大概在40%-50%,有些甚至达到一半以上。这就是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如果陷阱是存在的,那么导致存在的原因是什么?实际上,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背后是中等收入国家或经济体的结构性问题,我称之为产业体系的结构陷阱。
现行产业体系可以分成由两类产业组成,一类是以劳动密集型、部分资本密集但以低端技术为主的传统产业,其中既有制造业,也有农业与服务业;一类是以技术密集、知识密集的以高新技术为核心的产业,如航空航天、机器人、智能装备、芯片制造等高端制造业,也包括现代农业与高端服务业。
研究发现,国家或经济体到了中等收入阶段,随着居民收入水平提高以后,由于劳动力成本提高、土地价格上升导致企业商务成本上升后,几乎劳动密集型、技术含量不高的传统产业,大都盈利能力下降,全球竞争力减弱呈衰落态势,于是就有这些产业开始进行全球的区域性转移,而本地产业空洞化开始。
另一方面,虽然新兴高技术产业在中等收入经济体有市场需求,且需求增长速度也很快,但是这一类产业的发展对中等收入国家与经济体而言,有两个重要的困难:一是缺乏技术缺乏创新,但研发需要资本、人才与时日,不是一时可以让这些产业迅速发展的。二是高新技术产业的关键技术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他们自然要封锁技术,因为这类产业恰恰是他们的优势产业,他们一定要保持竞争优势。因此中等收入国家或经济体要发展起本国的在全球有优势的高新技术产业是十分困难的。
可以发现,凡是没有进入高收入行列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或经济体,都是因为新兴产业发展不起来,传统产业又全面衰落,导致经济增长长期下跌或停滞、失业与其他社会问题严重的状况。这就是进入中等收入状况后国家或经济体在产业体系方面存在的结构性陷阱。历史证明:但凡只有走出这个陷阱,中等收入国家或经济体才能进入高收入状况,进入发达国家或经济体的行列。因此,中等收入国家或经济体如何走出产业结构性陷阱,是关系经济体或国家或经济体前途命运的关键。
二、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凭借自然禀赋劳动力多,资源低价,加入了全球的产业分工体系后,经济高速增长了30年,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经济总量已经成为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我国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产业体系,许多产品产量都位居全球第一第二,我们的产业发展战略主要是出口为主,基本处在全球产业价值链的低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国传统的劳动密集产业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原来凭借人口、土地等资源红利的优势逐步消减,以至于这些传统产业产能过剩严重、盈利能力下降,全球竞争力下降。
从近些年我国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一些数据中,可以发现传统产业下行明显,新兴高技术产业虽然发展很快,但是新兴高技术产业在整个GDP所占比重较小,不足以支撑整个国家如此巨量的GDP增长。实际上来看,我国新兴高技术产业总体上还是处在成长中的幼稚性产业,产业链不完整,缺乏关键技术,缺乏全球竞争力。
更重要的是,这些新兴高技术产业恰恰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优势产业。“美国优先”的战略自然就要阻击我国新兴高技术产业发展,他们的策略就是一方面从经济和产业发展打压中国,试图把中国的产业包括新兴高技术产业长期锁在产业价值链低端;另一方面就是通过关键技术的封锁以及科技上的竞争使我们的新兴产业发展缺乏技术支撑,发展不起来。
我国现行产业体系已经面临如此结构性困境,更何况,随着新一轮科学技术进步,新一轮工业革命展开,现行产业体系中所有产业还面临数字化、智能化、互联网化等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挑战。数字经济最核心的东西是催生了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产生了一种新的生产方式,这个生产方式就是以互联网为平台支撑的智能化大规模定制的生产方式,这一新型生产方式就是现代产业体系的核心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需要5G通讯技术,需要大数据技术,需要人工智能,需要新一代互联网技术,需要智能装备等等,可以说现行产业结构的调整与现代产业体系的建设其实是新一轮科技与产业创新与应用的发展与全球竞争开始。
面对全球产业竞争与发展的新变化,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的新变化,面对新一轮技术革命,从现实出发,我国要走出产业结构性陷阱,成为高收入的国家,最重要的策略是创新驱动发展,实施“弯道超车”战略。因为在我国现行产业体系中,传统产业依然占了主要的比重,有长处也有短板;从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分工来看,在高端制造业、高端服务业、高端农业方面与发达国家比较依然有距离,特别在某些高技术产业、零部件、工艺技术等方面尚有许多短板。有短板并不可怕,如果能够充分认识短板,瞄准国际领先方向,找到技术创新突破路径,采取有效的资源投入与创新组织,开展合作创新形成突破,那么就可能后来居上,实现弯道超车。
因此,走出结构性陷阱,建设我国现代产业体系的一个十分现实的战略,就是“弯道超车”战略,即如何进行高效率的开放合作创新,把现行产业结构进行优化调整、现行产业链、价值链和供应链的短板加速补起来,形成有效的产业技术迭代,快速发展新兴产业并成为领先,真正走出结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