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点掌控感,我的大脑爱偷懒

当下,不少人沉迷于“二次元”,更有甚者经常与“二次元”人物对话。类似这种把身边的物体或生物当成人并与其对话的事情并不罕见:有人喜欢收集“手办”,还时不时与之聊上几句;还有人把宠物当作自己的孩子,天天与其进行言语交流;《重庆森林》中,失恋后的伟仔坐在马桶上对着一块肥皂说话…… 

我想要点掌控感,我的大脑爱偷懒

把物品或动物看作活生生的人,并与之说话,这是因为你疯了吗?
其实不用担心,这种现象非常普遍。早在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古希腊哲学家色诺芬尼就提出了“拟人化”的概念,用其描述宗教信徒与其信奉的神灵之间的相似性,如希腊的神总是如希腊人一般拥有金发碧眼,而非洲的神则具有非洲人的外貌特征。时至今日,拟人成为一种修辞手法。“溪水在快乐地奔跑”“柳树在摆弄她的长发”,这些语句就利用了拟人的手法,将本来不具备人类特征的溪水、柳树,变成和人一样具有动作和感情。
心理学上的“拟人化”指将人类独特性赋予非人对象的过程。《重庆森林》中的伟仔认为肥皂胖了就是拟人化的体现。
生活中,为什么人们频繁将物体拟人化? 
想要掌控

从自然灾害到生老病死,人类在演化过程中面临的不确定因素数不胜数。当身处不确定性中时,人会本能地感到焦虑和不安,渴望拥有对世界的掌控力。如何拥有掌控力呢?人最了解的是自己,所以,当我们想要理解外部世界时,就会将其与“人”、与自己相联系,即对外部世界进行拟人化。因此,拟人化是一种简单快捷的减少不确定性的方法,让人认为世界尽在我们的掌控中,从而感到踏实。
 
我的大脑偷懒
人们认识事物的方式各有不同。有人习惯于搜集大量信息,探究现象背后的本质,享受思考的过程;有人则倾向于通过容易得到的信息认识事物,而这些信息的数量往往有限。研究表明,越倾向于依赖有限的信息理解世界的人,就越有可能对物体进行拟人化。把不熟悉的事物拟人化,将其转换成我们熟悉的“人”,无疑是一种简化的加工方法,这也是大脑“偷懒”的表现。仔细思考往往太费脑子,于是大脑选择了“偷懒”。

我的生活太孤独
如今“空巢青年”越来越多。“一人独居、两眼惺忪、三餐外卖、四季淘宝”成了很多年轻人的日常。但是,人类拥有寻求社会接触、社会联系和社会认可的需求。长期独居,缺乏与人的交流,会让人不愉快。而把虚拟的或是无人类特征的事物当成人来交流,会让人误以为自己在进行社会互动。因此,孤独程度越高的人,越有可能将事物进行拟人化。对于渴望亲密关系但又极度害怕被抛弃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即使知道对方不是真人,但我们仍能体验“人际互动”带来的快乐。拟人,让人感到自己与社会具有联系,缓解孤独。
由此可见,与物品或者虚拟的“二次元”人物对话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不过,这种现象也许反映了人们对世界缺乏掌控感,或者正在体验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