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一路向下来到了\ 小东西你要负责灭火

“萌萌一直呆在房间里,还反锁了。也不吃饭,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文学


赵白点点头,过去敲了敲门,表明身份。


萌萌起来开了门,扭头就继续走回去靠在了床头,脸色很臭。


关上了门,他问道:“不是要学习半个月吗?怎么才三天就回来了。”


萌萌都不带看他一眼的:“请假了,没什么好学的,就提前回来了。怎么我回来你不高兴?”


“是我不高兴,还是你不高兴啊?”赵白也没好语气:“出去了几天,一回来就是这个态度,你心里还有我这个老公吗?”


“我就这脾气,你看不惯别搭理我啊。”


赵白气的摔门出去,结果发现黎星在外面偷听,两个人差点撞上。他走到阳台上坐下,点上了一根烟。


黎星在外面都听见了,也没多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就叫他们来吃饭,赵白哪还有心思吃饭。


一吃完,萌萌就挎着包出了门,看都不看赵白一眼。


赵白看着黎星:“小星,你都看到了,我真的从来没有想到我和她会变成这样,她脾气是大,但是脾气也不带这样的啊,这两年来对我真的是一个好脸色都没有。”


黎星起身走到他旁边坐下,欲言又止。


他也不想黎星跟着一起为难,拉住她手说:“没事,我就抱怨一下。我能忍住的。”


“对不起。”黎星把他脑袋抱回去:“萌萌让你受委屈了,她给不了你的,我都给你补上。”


赵白心头一酸,抱住了黎星的细腰。好一会儿后两个人才分开。


其实他心里好多次萌生过离婚的念头,但一直没说出口,再者现在又有了黎星的存在,害怕离婚后,黎星为了照顾萌萌的情绪也一起远去。


本来以为缓一缓后,自己情绪会好点,但是却更加糟糕了,怎么想怎么憋屈。一来气冲进厨房搂住黎星。


“你疯啦。”黎星惊慌的推开他,怒目相视:“萌萌在家呢,我们有约定的。”


赵白拉住她手,继续纠缠:“我很痛苦,让我弄一次。”


“不行。”黎星抽出手,把他往外面推:“你忍一忍,等有机会的时候,我一定会给你的。”


“可是……”


黎星使劲摇头,看着黎星为难的样子。他也没办法真的强来,点点头又回到了阳台上。


萌萌回来后,就一直在客厅看综艺。赵白洗过澡后,就回屋躺在床上玩手机。


萌萌进屋躺下后,过了好久才拿脚尖踢了他一下。


见赵白不搭理,才说:“诶,还跟我生气呢,我下午洗过澡了,你要的话就自己来。”


赵白丢下手机,直接睡觉。虽然妻子长的好看,身材也不错,但一点都不抗折腾,每次做那种事情就跟个木偶一样。他早就没兴趣了。也亏的是黎星在家里,不然他真想好好的折磨她。


“你自己不来的啊,那我睡了。”


两个人背对而眠,两个人谁也不挨着谁。赵白自然是睡不着觉,心里憋屈的厉害,越想越生气,妻子不仅对那方面不感兴趣,而且每次都要求自己关灯。


他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很坏的念头?难道她这两年是真的出轨了?本来是去学习的,三天就回来了。会不会是和别人出去玩,半路吵了架就跑回来了,拿自己撒气。虽然有女同事一块去,但到了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说得准。


越想越气,他怎么都压制不住了。一看手机都十一点了。咳嗽了两声,见萌萌没反应,跑进杂物间找了两根绳子出来,又拿了透明胶布。

回到房间,接着外面透进来的晦暗光亮,见妻子已经睡熟。飞快的用胶布捂住了她嘴巴。萌萌惊慌的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把她的手给给捆上了绳子。


“唔唔……”妻子瞪大了眼睛,气愤中带着几分惊恐。


赵白虽说性格挺好,但决定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去,把妻子的双手捆绑好了后,又跑过去捆脚。


萌萌嘴里唔唔不断,使劲蹬他,但力气有限。赵白把她结结实实的捆绑上了后,才打开了灯。


“唔唔唔。”妻子的眼神已经只剩下了恐惧和害怕,根本知道他要干什么。


赵白脱了衣服后,跪到她的双腿中间,直接动手把她睡裙给撕破了。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赵白凶狠的这一面,吓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赵白举起手想给她两个耳光,但还是忍住了。


他捏住萌萌的一对酥胸,就是一顿摧残,疼的萌萌眼泪珠子不断夺眶而出。


“嗯……。”萌萌费力的把脑袋往床头上撞,可下面是一层用来倚靠的海绵层,根本闹不出一点动静。


他一点都没留情,一个劲儿的横冲直撞。萌萌的隐私处他太过于熟悉,加上这么多年的夫妻生活,下面比以前宽松了。而且她下面是个突起的饱满馒头的形态,和黎星的完全不一样。赵白并不喜欢这个类型。


被折腾了一会儿,萌萌彻底放弃了反抗挣扎,只顾自掉着大颗大颗的眼泪,连眼睫毛都沾上了眼泪。


弄了二十来分钟,萌萌终于不再哭了,取而代之的是痛苦而愉悦的表情,当她面颊泛起红潮,全身僵硬之际,赵白大感意外,因为这是萌萌高潮时才会出现的特征,他就再没有看到过萌萌这样的反应。


赵白反而干的更加起劲,丝毫不给她缓冲的余地。结果还没五六分钟,萌萌再次出现了高潮的反应。


当萌萌第三次到来的时候,他也跟着一起来了。他飞快的跳下床,走到她脑袋边,撕开胶布冲着她的脸做了宣泄。


费了好一番力气,他跌坐在床头柜上大口喘气。


萌萌眼神定定的望着他。


赵白冲她冷笑了两声:“老子还以为你真的是个性冷淡呢。”


“你把绳子给我解开好不好,勒的我疼死了。”萌萌的声音低沉柔和。


赵白站起身把大棍子凑到她嘴边:“给我舔干净,不然今晚你就这么睡吧。”


萌萌露出嫌恶的表情,但见赵白丝毫没有饶过自己的意思,只得闭紧了双眸把东西给含进了嘴里。


也就那么两下,他愕然的睁开眼睛。因为他发现她的技巧是那么的娴熟,以前的几次可不是这样的。


处理干净后,赵白给她解开了绳子,萌萌坐起身来蜷缩在床头,看他的眼神还是有些害怕。


赵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靠着,点上烟抽了一口。


“赵白,你太过分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之前给你你不要,却要这样对我。我可是你老婆。”萌萌的语气里带着幽怨和委屈:“我下面都疼了。”


赵白在心里已经断定萌萌背叛了自己,但他什么都不想问。因为问了她也不会承认。让他好奇的是,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能让她这么着迷。


抽完了烟,他瞧了萌萌一眼,看上去还是曾经的那个萌萌,但本质上早已变成了另一个人,心里止不住的泛起一阵苦楚。


“我手腕和脚踝都勒红了,你怎么不弄死我呀。”


“我们认识也十多年了,结婚都四年了吧,你二十六岁就嫁给了我。”赵白决定给她一次机会:“别的我都不问了,你也不需要狡辩,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要么做回曾经的你,要么就给个痛快话,我不想大家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你……你疯啦,说什么呢。”萌萌理直气壮。


“我说什么,你听不明白吗?”


萌萌眨了眨眼眸,没有刚才的底气了。


“不要问我,什么你有证据这样说吗?你亲眼看到了吗?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停顿了一下:“别的我也不想说了,你自己好好考虑。”


说完,他就躺下去背对着睡下。心里有着莫大的委屈和难受。


萌萌在旁边足足呆坐了半小时,才出去了。回来后关了灯,罕见的从后面抱住了他。


“赵白,对不起。”萌萌的声音很轻缓:“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知道我脾气不好,但我不是故意这样对你的。后面几年我真的对这方面没什么兴趣了,其实也不是没兴趣,是因为每次做那种事,稍微久一点我下面就会疼,而你每次时间又那么久。”


赵白没搭理,萌萌就哭了起来,说自己如果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出门就被车撞死。他们是彼此的初恋,她这辈子只会爱他,以后自己也会尽可能的满足他的需求,但要求她也要多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

听上去情真意切,可赵白回想着这两年来的情况,怎么都不敢相信。


见自己说什么赵白都不搭理,她就又来了脾气,抱怨了一阵就背过身去睡自己的了。


早上起来时,罕见的发现萌萌起了个大早,给大家都做了早餐。是真的有愧于心,想要弥补自己过去两年对丈夫的冷落,还是心里有鬼,以此掩饰。赵白心里没有一个定论。


连上班时,他的心情都十分不加,更没心思像之前那样思念黎星了。


快下班的时候,看见萌萌突然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看了一眼就躲开了。下班走出去,看见萌萌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一看见他赶紧走了过来,面带微笑。手里提着些药。


“你怎么了?”赵白关切道。


萌萌给了个白眼:“还不是都怪你,昨晚折磨我,早上一起来我下面就不舒服。就来你们医院看看,医生说有些撕裂,感染了,给我拿的药。”


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她了?可她炉火纯青的口活,和昨晚满足的反应,又是怎么回事呢?


人都有一个通病,当自己对一件事产生怀疑的时候,就会主观性的去自我坚定那种猜测。当其他迹象都在显示自己的怀疑不可靠时,之前的怀疑就会很快产生动摇。


萌萌来自己所在的医院做检查,就说明事情是真的。便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肢:“回家吧。”


上车后,萌萌坐进了副驾驶。赵白记得她很久不坐副驾驶了,理由是坐在后面有一种领导的感觉。


“赵白,医生说了,我一个月内都不能再做那种事了,等一个月后来复查,没事了才可以。”


“哦。”他不以为然,本来也没指望她能把自己伺候好,现在也没那个需要了,只是他挺害怕自己头顶上真的冒绿光。


见赵白和萌萌一起回了家,黎星的表情有些微妙。衣着也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可不管穿什么,黎星的模样和身材都遮掩不住本身的光华。


妻子给自己带来的苦恼,让他也没心思见缝插针的去挑逗黎星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