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举槌,越了拍前1.99亿-2.77亿美元的估价

2021年11月16晚,纽约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举槌。全场47件拍品,46件成功换手,成交率98%,总成交达2.828亿美元(折合18亿人民币),超越了拍前1.99亿-2.77亿美元的估价。
与前一晚万众瞩目的“麦克罗威收藏”紧张且热烈氛围相比,本场拍卖表现得轻松和中规中矩,在苏富比资深拍卖师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的主导下,顶端拍品的争夺并不十分激烈,反而是500万-1000万市场中坚区域的拍品吸引了许多藏家的兴趣和出价,出现了许多黑马拍品。

纽约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举槌,越了拍前1.99亿-2.77亿美元的估价

1918年作,油彩画布,131 x 88.8cm
估价:4000万美元
成交价:5082万美元
全场最高价由市场中广受追捧的莫奈作品拿下,其创作生涯后期的大尺幅作品《睡莲池一角》从3000万美元起拍,吸引了3位亚洲买家和两位纽约买家,5人混战叫价了十余口,拍卖官于4400万美元落槌,由苏富比拉丁美艺术主席LULU CREEL的电话委托击败三位亚洲买家投得,连佣5082万美元(折合3.25亿人民币)成交,是2021年最贵的莫奈作品。
这不是该作的首次上拍,1997年《睡莲池一角》曾在佳士得纽约以670万美元成交,当时的估价是400万美元。而在24年后,该作的价格也增长了近650%。

《睡莲池一角》是莫奈晚年风格的绝佳典范,体现了他对后世抽象表现艺术家的深远影响。这幅恢弘画作于1918年绘制,是仅有四幅描绘吉维尼花园著名一隅的画作之一。本作是该系列中最精彩、最明亮的一幅,与被誉为莫奈艺术生涯的巅峰之作及巴黎橘园美术馆的镇馆之宝—《睡莲全景》系列互相呼应。

油彩纤维板 30×22.4cm 1949年作
估价:3000万-5000万美元
成交价:3488.3万美元(新纪录)
本场成交亚军,则由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的肖像画《迪亚哥与我》摘得。该作从2600万美元起拍,在两位美洲买家不多的竞投中,最终以3100万美元略高于估价落槌,连佣3488.3万美元(折合2.23亿人民币)成交。
这一价格不仅将弗里达的拍卖纪录向上提升了近3倍,也令该作成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拉美艺术家作品。而巧合的是,此前的拍卖纪录也正是由该作的另一主角迪亚哥·里维拉 (Diego Rivera)所保持,2019年他的画作《对手》在佳士得以980万美元成交,创造了当时的纪录。

弗里达·卡罗可谓是全球范围内最具话题和传奇性的女性艺术家,而这幅《迪亚哥与我》正描绘了她与丈夫迪亚哥・里维拉的双重肖像:画家含泪凝视观众,她额头上的里维拉则张开了第三只眼睛。
《迪亚哥与我》创作于1949年,是弗里达1940年代所创作的最后一幅自画像。画这幅画的动机可能是因为当时里维拉与墨西哥明星玛莉亚・菲利克斯传出绯闻,令弗里达十分受伤。画家通过凄美地描绘了自己流着的三滴眼泪,来表达了她内在的不安与忧愁。
该作在完成后最初由芝加哥作家兼评论家弗洛伦斯·阿坎(Florence Arquin)收藏,他是里维拉和弗里达的朋友。1990年《迪亚哥与我》在纽约苏富比以140万美元成交,而在30余年后,该作价格又增长了近24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