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网上买买买,也忘记了曾经的双十一是叫光棍节的

双十一过了,大家都在网上买买买,也忘记了曾经的双十一是叫光棍节的。
中国人很重视过节的,先不说传统的24时节,如立春、夏至、秋分、冬至等节气,听听名字就充满诗意,那是国人的立命之节,是看天吃饭的行情,也是中国人独有的与天时地利人和、天人合一的理念,每逢各种节日都会举行盛大的祭祀仪式。
自从出了光棍节,为了钱,一切变得光明正大、你情我愿,先把光棍节定为购物节,然后就大肆宣传,假设买家是光棍,卖家是美女,买家可货比三家,卖家永远是微笑相对,有问必答,然后是买家掷金如挥土,抱得美人归。
问题是,美人抱回来了,真正派得上用场吗?只有天知地知,你我都不得知。
但有一点,光棍节里,买买买真的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你不知,我知。

大家都在网上买买买,也忘记了曾经的双十一是叫光棍节的

01
“光棍”的意思
对于“光棍”两字,其实是有点贬义的性质,民间称地痞无赖一类人物为“光棍”。
中国人历来重视子孙的繁衍,有“枝繁叶茂”来比喻子孙众多之说。父母为树干,儿女为枝叶,而“光棍”是指没有皮的树干,没有皮的树干自然是长不出枝叶,也就是没有子孙的意思,又因为没有老婆,所以就没有子孙。这样“光棍”指没有老婆的人也就可以理解了。
后来,光棍词义扩大,泛指一切男女单身人士。在上海人的心目中,光棍一般认为是比较小气的,北方人称为抠门,钱袋子也捂得紧,但也是比较老实本份的,最起码的花言巧语也不会,故在圈子里流行着这样一句话,男人一有钱就变坏。但购物节买买买,就隐藏了个秘密。
我们弄堂里就住着一个光棍,他就是通过买买买,改变了光棍的身份,讨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老婆。

02
长脚娘舅
我们都叫他长脚娘舅,他18岁就来上海学生意了,通过熟人介绍,他认识了我的阿娘并叫她为嫫嫫,老家在宁波。
长脚娘舅在一家造船厂上班,三班制,特别是上夜班时,阿娘就像个巡警静静地守在楼梯口,让长脚娘舅安安稳稳地睡觉。
但长脚娘舅特别喜欢打牌,那时候的娱乐活动就数打40分和争上游是最开心了,只要有人叫他,他只睡个囫囵觉就起来了,吃上一只从厂里带来的冷馒头,搬只小凳子就坐在小弄堂里和人摆开了牌局。
那时候,阿娘就会跟在他屁股后面叫着:长脚棍啊,侬觉也没有困醒,冷馒头吃吃,侬人咋会胖呢?总有一天胃气病要发的。阿娘说完就给长脚娘舅倒上一杯浓浓的茶,让他喝。
这时候,长脚娘舅的脸上就像个孩子似的笑着,冲着阿娘说:嫫嫫,你真像我阿姆管头管脚。阿娘回他道:马屁鬼,我是为你好呢。
他们都笑着,然后阿娘递给他一只热水瓶,长脚娘舅就一边打牌一边喝着茶,直喝到热水瓶水没了,牌也输得一塌糊涂了,天也晚了,才拎着小凳子回来,然后,胡乱吃几口阳春面就上班去了。
他的牌技很臭,老是输,一输就用衣夹子夹耳朵,耳朵上夹满了就用白纸条贴在眼皮上,他看不清牌了,就输得更多了。
但他不在乎自己的牌技臭,只要有人叫他打牌,他一定会拎着凳子坐在弄堂口等人来打牌。阿娘说:这就叫光棍,无人管也无人叫,日脚过了一天是一天。

03
找女朋友
于是,阿娘决心要给长脚娘舅找老婆。问题是这个老婆怎么找呢?几次和长脚娘舅说起找老婆的事,他就对阿娘说:“嫫嫫,我找老婆就要找宁波人的,上海人我不要。”
“为啥要找宁波人?”阿娘问。
“宁波小娘懂规矩,再说找个宁波小娘,就让她呆在宁波,陪我阿姆。”
“格长脚棍啥会介笨啊,帮你找老婆就是来照顾你。你想想一个人生病了连倒口水的人也叫不应。”
“我不会一天到夜生病的,我是男人,我喉咙晃晃响,我生病是偶然的事情。”
有一次,阿娘听说隔壁弄堂里有个志愿军复员的女军人,长得不错,只是在朝鲜战场上脚受伤了,走路有点跛,她想介绍给长脚娘舅。
可长脚娘舅就死活不肯去相亲。一天到晚上班下班,或是在弄堂里打牌。
几次下来,阿娘心也死了,这个长脚棍命里注定是要做光棍了,也就不管他了,省得他一见阿娘就说:嫫嫫,侬又要管头管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