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结目标国资产,对目标国进行出口管制

在20世纪70年代时,美国曾通过了一部《国家紧急状态法》,通过让总统在特定情况下宣布“紧急状态”时,必须由立法机关限制总统的在这方面的政治权力,从而让美国政治权力分配更加清晰,避免有专断的总统将美国变为独裁国家。为此,这则法案还明确规定了在总统宣布了紧急状态后,才能拥有的136种法定权利。

不过,总统一旦成功宣布了国家紧急状态的话,那么整个美国的政治权力核心,就主要押在了总统身上。也就是,只要美国总统宣布全国进入了紧急状态,他就可以获得在平常时期没有的一些政治权力。而根据美国政府方面的统计,自从上述法案在1976年通过以来,直到2020年,美国总统就宣布了大约60次“紧急状态”(其中部分赋予给总统的权力,到今天也仍然适用)。

冻结目标国资产,对目标国进行出口管制

那么,这些紧急状态一般都适用于哪些方面呢?就美国目前的情况来看,直到特朗普总统任期为止,美国总统宣布的紧急状态大多都是针对美国敌对势力而进行的(而这个所谓的敌对势力,一般是指俄罗斯、伊朗等坚定反美国家)。而具体措施又包括但不限于:冻结目标资产,对目标国进行出口管制,限制目标国重点人物在海外的财务等。

而除了对美国的敌对势力进行打击外,对于美国自身出现的社会危机或政治危机等,美国总统也宣布过多次紧急状态,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在纽约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本土首次遭遇境外势力攻击,为此总统才暂时获得了紧急状态下的诸多权力。不过,就算美国总统在之后发生的突发事件中,动用了紧急状态,然而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讲,美国政府仍旧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危机,大多都只是延缓,或者将国内矛盾进行了转移。

而在特朗普时代,美国政府又走向了另一个有意思的发展路线。从长远来看,美国现在的整体政治走向,有部分内容已经开始模仿、学习中国的成功发展模式,在经济领域、外交领域进行了部分改革。那么,美国出现变化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呢?事实上,就是参考中国“民主集中制”的政治模式,尝试将较为分散的政治权力统合起来,从而更好地动用统一的力量让美国实现复兴,从而再次走向“伟大”。

为什么美国要开始学中国呢?参考中国政府在修建巨型工程,以及抗击自然灾害、疫情的成功案例方面,我们可以很快就得知答案。就拿最近的2020年新冠疫情来说,当欧美各国媒体争相嘲讽中国武汉疫情“难以管控”,印度宣布禁止向中国出口医疗设备时,中国政府却率先进行了“封城”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疫行动,从而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稳定控制住了疫情的产生与蔓延,有效避免了更大的经济损失与人员伤亡。

而美国在防治新冠疫情时,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都无法做到对疫情的有效管控。完善的医疗设备与社区服务在面临巨量的医疗资源挤兑时,也不可能对新冠疫情产生抵御作用。美国中央政府对疫情的态度是“自我感觉良好”,在疫情严重后,又甩锅到中国身上,大肆造谣这是所谓的“武汉病毒”。而美国地方政府又派系林立,每个州的法律又不一样,而且在医疗设备方面又抢来抢去,毫无秩序,美国基层公务员也缺乏执行力,长此以往,一个没有集体主义精神的国家,在疫情中也只有听天由命。

而除了疫情外,到了美国拜登总统时期,拜登自己提起的所谓“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也在疫情肆虐的美国现状下,只不过是口头空谈罢了。毕竟,如此严重的疫情而导致美国普通百姓在面临疫情居高不下的死亡率时,不敢参与到劳动密集型的基础设施建设中,而因为疫情而撕裂的美国社会,其州政府也很难发动更多人力进行动员,从而无法实现拜登的“基建振兴美国梦”。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美国花多少钱请人搞基建,振兴美国经济,实现产业回流与解决就业问题,都是难上加难的了。也正是如此,美国历届政府才会考虑学习中国模式,模仿中国的动员能力。要知道,美国媒体与一些机构经常看低中国,抹黑、污蔑中国,美国政府表面上也经常看轻中国,但是真正了解中国的美国精英与官僚们,通常都极其重视,忌惮中国在政治上的治理能力,以及中国政府在国内的全民号召力。

那么,美国是如何做的呢?对此,特朗普时期的政策就是很好的参考。首先,特朗普不来自于克林顿家族、布什家族,是商人总统,这为他不与寡头政治融为一体铺垫了良好基础(但事实上,特朗普执政后期也可以明显看出其权力被部分架空)。而在之后,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同时,倒逼美国在海外的实业资本回流美国,解决美国“实业空心化”的问题。

而经济生产力决定了经济的生产关系,只有在美国重振实业,像中国一样成为实体经济强大的国家,严格限制美国的金融垄断,才能让美国有希望从个人主义朝着集体主义前进,从而在国家发展中避免资本主义民主制带来的负面效应,从而让美国实现暂时性的“中兴”。为此,特朗普表面奉行“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其实就是在收缩美国在海外大量布置的力量,从而集中发展国内经济。

而中国从来都没有对外扩张过,在外交上奉行“不结盟”政策,所以,中国也不需要在海外消耗大量精力参与美国、俄罗斯等国在其他地区的斗争,可以在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下,体现中国传统的集体主义精神,从而将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高度后,在中国社会全面铺开经济成果,从而带动全民小康,继续进行社会发展的“良性循环”。

当然,中国有强项的同时,对比起美国,中国在文化领域的发展还有一定程度的差距。所以,中国政府时刻都在宣传“文化自信”,其实就是在文化领域下功夫,争取中国之后在经济崛起的基础上,实现文化自信。而美国虽然目前文化领域极为发达,但是美国政府却很少将文化向集体主义精神方面引导,对美国民众进行动员宣传等,不得不说,美国在这方面也有改善的空间。

而除了特朗普时期的一些政治政策外,拜登提出的“2万亿美元大基建”计划其实也是在模仿中国的巨型工程建设与全面基建发展来进行的。只不过,我们刚才已经提到过美国现在的政治问题与社会问题,如果美国想真正实现再次伟大,那么,上层精英的“金融垄断”与“寡头政治”,下层民众的“身份政治”和“种族歧视”等,都需要彻底解决后,才能让美国开始真正意义的改革(否则一切都只是昙花一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