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民于2018年来到澳洲,但他成了工作场所剥削的受害者

根据澳媒ABC报道,为寻求更好的生活,中国移民Xueliang Wang于2018年来到澳洲,但他却表示自己成了工作场所剥削受害者

中国移民于2018年来到澳洲,但他成了工作场所剥削的受害者

白天工作11小时日薪不足$100,夜间睡集装箱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2020年3月,Wang在新州中北部海岸一个农场采摘水果,工作时间长达11小时,他和妻子只能睡在集装箱里。他表示,尽管招聘广告上写的是时薪17澳元,但实际上每天薪资不到100澳元,而且每周还需要支付150澳元的集装箱住宿费。

Wang将农场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描述为“非常不健康”。57岁的他说道:“每天工作11个小时真的非常累,夏天到处是蚊子和昆虫,这就是剥削。”王学良表示,农场大约有50名员工,大部分来自中国大陆,大家共用4个淋浴间,厨房破旧不堪,只有4个炉子。

在工作3个月后,忍无可忍的Wang辞去了这份工作。他说道:“一些工友没法走,因为他们不会说英语,担心找不到新的工作。我非常生气,我以为澳洲是一个发达国家,但这一切却恰恰相反。”

大规模的移民是否会拉低薪资?

大规模的移民是否会拉低薪资,这似乎是一个简单的供需问题,就如海滩上有很多库存充足的商店,那么店家高价叫卖冰淇淋的可能性就很低。根据议会移民委员会的一份报告,自去年3月关闭边境以来,已有50多万临时移民离开澳洲。

在工作量相同的情况下,供需法则意味着工资应该急剧上升,因为雇主用更高的工资来争夺更少的工人。但澳洲经济发展委员会(CEDA)高级经济学家Gabriela D'Souza在研究中发现,这不是简单的“冰淇淋”问题,“工人并不是完全像商品”。“因为工人也在市场上消费产品和服务,他们也会给经济做出贡献。”

在疫情爆发的前10年,澳洲一直在积极引进工人,澳洲有1/10的人口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到这里。但在同一时间,工资增长却是可悲的,这意味着尽管经济发展了,但工资收入者的购买力却一直停滞不前。

企业挖掘外国劳动力或永久改变澳工资动态

澳洲央行行长Philip Lowe在7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澳洲雇主在全球劳动力市场“挖掘”外国工人的能力可能已永久地改变了澳洲的工资动态。

他表示,公司可以通过雇用外国工人克服瓶颈,填补工人短缺问题,从而使得企业高效运作,尤其是资源繁荣时期。但Lowe也承认,从海外获得工人的能力“稀释”经济中某些部分的增长,或工资的“上升压力”。

Cath Scarf每年帮助大约4万移民在维州定居,她不相信移民会拉低工资增长的供需理论。Scarf说道:“移民对工资和经济的影响一般是积极的,他们填补了重要的技能空白,为经济带来了新的消费需求。”她认为,是签证设置,比如限制留学生每周最多工作20小时,创造了人们被剥削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