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的渗透:财政金融

市场经济的发展史是市场的渗透史。希克斯通过阐述市场在多个领域的渗透,分析了市场发展所需要的制度条件。他把市场的兴起视为转型(transformation),实际上就是一种制度变迁。从市场经济兴起史研究对于探寻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之路,是可以有所启发的。阅读《经济史理论》,也让我看到商业经济研究复兴的可能。有一段时间,我们忽略了商业经济研究,结果是各种市场秩序问题让我们疲于应对。

市场的渗透:财政金融

市场的渗透:货币、法律与信用
市场渗透过程是市场力量不断作用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市场制度要素不断健全,有利于市场交易的货币、法律、信用制度都得到了发展。货币充当一般等价物,贵金属最终功成。人类对货币探索的艰辛,仅看牲畜曾作为货币就可知一二。这样的货币不好用,要不布道老人怎么不娶妻?希克斯引用了一个问答来加以说明:负责布道的老者,为什么不结婚?从来没有见过值一头牛的女人。老者不娶妻原来是无法交易!贵金属优势明显。分割技术的突破,是贵金属货币成功之时。贵金属货币的使用,让市场交易更为便利。
市场需要保护,商人在交易地得到一定的保护,但还不够。商业经济的繁荣,必须确立,至少在某种程度上确立对财产的保护和对合同的保护。最简单的交易也是合同。在商人和非商人之间不易形成谅解,这是商业经济边缘何以经常发生摩擦的主要原因。商人间交易也可能有误解、欺诈、变故,争端需要调解,习俗制度或命令调解争端办法,无法满足市场需要。这就需要法律制度(或至少准法律制度),需要商法(罗马法,实际上后来有了发展,仍这么称)。
市场发展需要资本,债务融资需要还本付息。还本付息行为就是信用。信用发债是市场渗透的又一结果。债务人不情愿付息,那么谁又愿意借钱给他?必须要有解决办法。还不了债,债务人就要去当奴隶。这个办法有效。把债务人关起来的做法并不高明:囚禁期间生活费用谁来承担?国家凭什么负担?债权人凭什么负担?囚禁无助于收债。
贷款担保的做法不错,债务人把价值超过借款金额的物品存放在债权人处。无需抵押的贷款对商业团体必不可少,金融发展需要扩大信誉好的借款人的圈子。在一个活跃的商业经济中,对信贷的需要远远超过小圈子。如何利用间接的了解来弥补了解的不足呢?放款人信赖的人作保。更有效的办法是发展金融中间人(经纪人),贷款给中间人,中间人再贷款给他所信赖的人。一家企业在金融媒介专业化时,广义上说,已经成为银行。可以到处扩张的,不只是银行家。只要有证券市场,连小产者(投资者或资本家)都可以一点一点地投资,有价证券分散开来以减少风险。信用的发展实际上催生了银行等金融机构,催生了金融市场。
市场的渗透:财政金融
市场需要保护,市场自身力量是不够的。市场的风险经常需要政府的干预。风险,包括聚会的风险,就需要政府的干预。政府如何干预市场?
市场渗透对财政金融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希克斯指出,国家是在开始使用货币之后才缺少货币的。有意思的是,货币是国家发行的,为什么就不能多发一些呢?现实是,多发了,但还不够用。发多了会引发通货膨胀等各种问题,这大家都看得到,货币就可能不再受信赖。此外,国家操纵的仍不过是地方或国家的货币。国际货币不是国家所能控制的。国家货币(本币)与国际货币的冲突点是国际收支平衡。
希克斯分析了国家一直致力于货币供给,但于事无补的原因。他认为,主要原因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税收收入不足,这是中间阶段的显著特征之一。对商人财富征税,旧税制不适用,税源不容易转化为税收。直接税征管的条件在很晚的时候才具备。查明收入的办法有了,所得税才能征收,但收入这一经济概念非常复杂。在收入容易估算的富人大批出现以前,完全顺利地征收所得税不大可能。所得税早期的主要缴纳者是以契约地租为生的地主,以契约薪金为生的官员,贸易利润虽多但税收大量流失。
君主(国家)在没有所得税的情况下,必须靠财产税,但现实的财产税也谈不上理想。有效地征收财产税,必须对财产价值进行评估,而这十分困难。只对易于估价形式持有的财产才能征税,而无形财产可以逃税。
中间阶段的政府课税困难重重,税基窄,征管效率低,又不公正。效率低,税负主要落到应纳税款容易确定的人身上,而纳税能力强的某些人可以逃税。制度不公正是税收毫无弹性的原因之一。只要税收不变,不公正也许还可忍受;一旦变化,不公正就显露出来。如果统治者要提高税率或征新税来筹集更多收入,那么他是在滥用权力。民众不会认为他这时是合法君主,而是暴君,就可能导致暴力抗税的危险。
市场成长推动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出现,为了股东的利益,需要保持收入记录,需要核算利润,国家也因此可以获得相应的收入信息。所得税的征收因此进入新阶段,现代税制因此逐步形成。有限责任公司的出现,已经接近商业发展的中间阶段告终。
在税收不够用的同时,如何才能适应支出增长趋势(支出增长是断断续续的)?紧急状态不可避免,最严重的是战争,战争不是唯一的紧急状态,君主(国家)如何应对“超常”支出?简便办法是举债!怎么借?借意味着还,怎么还?紧急状态一过去,还是老样子。税收刚够正常需要,还债资金还得另外筹集。
放款人以及可能的放款人都清楚,借给君主无担保的贷款与借给无信用的私人无担保贷款是一样的,都是在冒险,没有人愿意为之,除非利率极高。借钱给国家比给私人风险更大?国家信用竟不如私人信用,这就是历史!
国债作为金边债券,是怎么来的呢?国家信用不如私人信用的状况,只是在国家受约束之后才得到改变,或者国家给出适当的承诺之后情况才变化。国家提供担保,抵押品在债务人手上,不能解决问题,债权人要通过法庭起诉,但君主(国家)的法庭不会支持债权人。抵押品在债权人身上,不能还债时,债权人可以典当抵押品。君主(国家)还会提供无形担保,不能还债时让债权人得到征税权力,得到官职。或者干脆直接卖出去,以获得收入。君主把征税权和官位抵押出去,还不了债,这就相当于出售了征税权力,相当于出售了官位。最后,穷人还得纳税,但富人购买了免税权而在很大程度上免税,最终财政腐烂透顶。君主为什么要孤注一掷?
中间阶段的国家通常不守信用。守信用也是有条件的。现代政府的财政地位相对于政府所管辖的其余部门而言,是十分强大的。国家垄断货币供应之后,用本币表示的债务,不可能不还,但货币会贬值。商人怎么应对?货币是君主的货币,操纵货币供给?金属货币时代虽也不乏通货膨胀,但币值要比纸币时代稳定得多。
国家涉及权力问题,市场经济怎么面对权力?在结论部分,希克斯结合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权力的变化阐述国家和权力的关系。在论述君主的财源时,希克斯指出:在最初阶段,商业经济逃避政治权力。在中间阶段,当商业经济在形式上回到传统政治权力之下时,那种权力已经不够强大,无法再控制它了。虽然可以破坏它,但不能控制它。在现代阶段,商业经济发生变化,这主要是因为商业经济内部的发展,对它的控制已变得相当容易。
(作者杨志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财贸经济》《财经智库》副主编,著有《新中国财政政策70年》《大国轻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