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亮办公室车 ,错一题学长就在下面插一支笔

  【伸手把小逼掰开,我要看你的逼粉不粉。】

  ……

 怎么说女孩子家家的总不能把这个事情都告诉他吧,还是挺害羞的,所以没有回答。

  她不说话,但是脸红的要命,对方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过了一段时间才给她发了新的消息。

  【下次可以给我换张照片,这张照片对着打腻了,有别的可以给我发的也行。】

 文学

  她真是讨厌死他了,打了一个感叹号过去说了他一句:【流氓!】

  贺植那边刚撸了出来,看到这微信笑了,虽然说他流氓,但是也没有把他给拉黑,看来也是挺喜欢这股流氓劲。

  顾棠这条信息过去就准备洗澡了,又收到了新的消息,是一个视频,她把这视频点开点开之后感觉到自己的手机都变得发烫了。

  他怎么这么流氓呢?告诉他他自己在打飞机,就算到现在还给他发了自己打飞机的视频。

  这视频就是他抓着自己的鸡巴在手上摩擦,特别快速的画面。

  他抓着鸡巴在摩擦手,偶尔去捏的顶端给他弄着,鸡巴被他的手撸动,越来越大硬的跟条裤子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拍视频的原因,所以有收音功能,他听到了微微的喘息声音,这是男人的喘息声……

  她没有见过这个画面,平时连那种小视频都不敢看的人,现在也就这样清楚的看到了还是高清没有打码的黄片,看的咽唾沫,看的是认认真真的一直盯着他这视频录制的有点时间了,到后面竟然还直接看到了他射出来的样子,一股白浊从他的手上射出来,射到了他的手上面,液体是这种东西的,粘稠的白色液体。

  顾棠觉得她自己不纯洁了,竟然认认真真的看着他打飞机的画面,还看到他射出来了。

  他射出来就高潮了,还听到他的喘气声音越来越大,也不知道他这人长什么样,嗓音好听不好听,但是听着这喘气的声音好好听……

  她看的入迷也是因为他低沉的喘气声音很好听……

  她脸已经彻底变得烫烫的,没办法形容了,把手机放下他进去浴室里面洗了个澡,洗了个澡出来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看到了贺植又发过来了一条新的微信。

  【喜欢吗?】

  顾棠觉得自己要疯了,要怎么说,喜欢什么?

  看他自己打飞机的视频,还是喜欢他这根鸡巴,不过他这根东西是实在是大……

  之前办公室的女老师在讨论的时候,说过男人的这个东西怎么样,毕竟办公室里头的都是已婚妇女,孩子都生了二胎的都有,所以没有什么避讳的,开车的车速简直快到不行,都在讨论自家老公。

  还说了这亚洲男人很少18cm的,一般就16都是好的,自家老公的就短小的不行,干久了自然就没有什么快感。

  顾棠觉得他这根东西肯定硬起来有那么长的,毕竟这个东西看起来又长又硬。

  他这根东西这么长,如果插进来的话,虽然疼,但是会很舒服吧。

  顾棠觉得自己好能想,竟然想到了这个画面呢,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洗完澡,但是感觉全身还是那么燥热,而且她感觉自己内裤又湿了,湿出来的淫水黏在内裤上,明明刚换的内裤。

  她想要了。

  她中规中矩的活了27年,那方面的想法是有的,但也没有买过什么东西弄,就是自己夹腿而已,她现在感觉自己小逼湿哒哒的,有点想摸。

  她这要是在以前的话,肯定就是夹腿解决就行了,反正能够舒缓出来就是了。

  但是她现在想到贺植给她发的话,用手摸,就想试试来着。

  她还在犹豫不决,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试的时候,那边给她发了一条微信:【痒了没?】

  他说话的尺度真的是越来越大了,一点都不顾及的,虽然说他,但是她鬼使神差的忍不住回了一句:【嗯。】

  【自己摸摸。】

  她刚想要回好的时候,结果那边语音通话就来了,她看到这语音通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吓傻了。

  这么快的吗!

  这么快就语音通话,她这才跟他聊了一个星期左右的结果,就语音通话了,所以看到这条语音通话,她不知道要不要接,大概是因为太紧张了,所以手滑了一下,直接接听了。

  她看到接听的时候整个人都手抖了,刚想要挂掉的时候对方低沉的声音仿佛低音炮般,开口问她:“你洗完澡了?躺床上了吗?”

  顾棠本来想要挂掉电话的,但是听到这个声音,她心跳的特别快。

  这人声音真的好好听呐!

  低沉有磁性的,她承认自己有点声控了,听到这话完全舍不得挂掉他的电话。

  她有些害怕,所以开口的声音有些发抖的说:“躺在床上了,我……我……我不小心按到接听了,你怎么给我打电话?”

  贺植那边听到这姑娘的声音挺满意的,果然跟名字一样,人如其名。名字有个棠,这说话挺甜的。

  他说:“你不是小逼痒了吗?我教你,你不是没有试过吗?所以我给你连麦教学,教你自慰。”

  顾棠:“……”

  她真的太羞耻了,心跳的依然很厉害,特别是听到他那么好听的嗓音,说的这么不要脸的话。

  “你躺在床上了吗,内裤穿了没?”

  顾棠:“穿了……”

  “你把内裤脱下来,躺在床上,衣服全部脱掉,不穿衣服自慰比较刺激。”

  顾棠听到这话把手机放到一边,乖乖的把衣服都脱掉了。然后把没看见给脱下来,不一会儿全身的衣服都没了,赤裸着。

  她第一次做这么羞耻的事情,还是挺害怕的,贺植的声音继续刺激她说:“手去掰开你的小逼,掰开你的两片阴唇瓣,你找到了中间凸起来的阴蒂,手指去揉捏阴蒂,一直捏着阴蒂先给自己舒服。”

  顾棠听到这话右手伸到小逼里面,掰开了阴唇瓣,她坐在床上的姿势,所以打开了小逼,就看到了中间的那个小肉粒,她听话的摁了一下一下那小肉粒,结果瞬间就身体抖了一下。

  好舒服……

  她摸着没忍住呻吟的“唔”了一声,电话那头的贺植听到了,跟她说:“你自慰的时候给我拍个视频,嗯?我刚才给你发了视频,看到了我的视频是不是应该也给我看一下?录制视频给我看一下。我想看你摸逼手淫。”

  ……

 大概因为刚才的那个小高潮让她的脑子有些不清楚了,所以听到他的话,听话的把手机对着自己的小逼,拍给他看,她退出了微信的聊天,把手机弄成了拍摄模式,电话还没有挂掉,那头的人还在说:“你摸你的阴蒂爽吗?舒服了吗?”

  顾棠嗓音隐忍的回答:“舒服…… ”

  “就继续摸下去,非常快速的伸手去捏你的阴蒂,非常快的上下揉捏,一定要很快的速度摩擦你的阴蒂给你自己舒服。”

  大概是因为电话那头的人实在是嗓音太好听了,每一句话都指引着她,顾棠现在的手还在阴蒂上,听到这话,两根手指抓着阴蒂揉捏,按压揉捏的弄,听他的话,特别快速的揉捏着。

  她不自觉的速度加快,舒服的脸色潮红,她仰着头,幸好现在没有镜子让她看到自己的这张舒服的脸,欢愉又色情,不然她羞的都要找个地洞钻了。

  她的左手撑着手机,对着自己的下体拍,揉捏着小逼的画面全部拍进去了,到后面爽到的时候,手还有些哆嗦,要把手机给掉下来,及时的抓住了手机。

  她两根手指夹着阴蒂揉捏,本来是想摸一下的,但是后面爽到了之后,才停下来,眼前冒过白光,第一次这么舒服的高潮到了。

  她舒服之后喘着气,因为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所以她喘着气的声音在安静的氛围里听的清清楚楚。

  贺植听到这个声音,问她:“爽到了?高潮了?”

  顾棠现在脑袋跟一团浆糊在里面乱糟糟的一样,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特别的慢,听到这话点头,嗓音带着喑哑,“嗯……好舒服……”

  贺植那边听到这番话低笑了一声,又对她说:“你给我拍一下你小逼现在的照片,我看水都不多,高潮之后能流多少水?”

  贺植这边现在正坐在沙发上面,跟她聊天,手已经忍不住的往裤子里面伸了,刚才虽然跟她说打飞机,但是一直没有能够射出来,毕竟打久了,没有任何的吸引,就有些索然无味了,只不过是不小心点开她那个逼就出来反应而已,所以想要解决,现在听到姑娘的呻吟低沉的声音,他觉得自己火气又上来了,忍不住抓着鸡巴套弄。

  他一边听着顾棠的声音,一边想象她摸逼的画面一直撸动。

  贺植话说完还没有多久,她就把这电话给挂了,还以为顾棠是生气呢,结果下一秒收到她发来的视频,还有一张照片。

  视频是她手机对着自己小逼抚摸的视频,她的手指掰开阴唇瓣,两根手指夹着粉阴蒂揉捏,按压,手指白嫩,夹着粉嫩的阴蒂,视觉上面就很刺激。

  她还一直揉捏,一直抚摸小逼。

  “操。”

  贺植听的说了一句,这人的小逼,是真的这么粉。

  不是各种的视觉效果,也不是拿别人的照片。真的这么粉视频又造不了假,这么白嫩的手捏着阴蒂,粉的想要舔几口。

  后面那张照片是顾棠爽到之后的照片,她高潮之后小逼流的水,她的小逼是真嫩,就连水都流的多,淫水把小逼给弄的湿漉漉的,一些透明的液体糊上了小逼,粉嫩的小逼上面的液体黏着,格外的色情。

  贺植看到这个照片口干舌燥的,恨不得冲上前去舔干净她流出来的这些水。像她这么甜的声音,流出来的逼水肯定都是甜的。

  他本来打手枪还没什么欲望的,看到这个视频还有照片之后越来越清醒,想象着自己看这个女人的逼,越来越刺激。

  后面快速的舔弄着自己的鸡巴,到最后射出来全部射到的这女人的小逼上面,对着手机又射了出来。

  ……

  顾棠把照片发了过去之后手机关上,挺害羞的拿着桌上的纸巾给自己擦着下面,擦干净之后看着纸巾一团团染上的是她有些粘稠的液体,她扔到垃圾桶里面,躺下把内裤穿上,裙子放下准备睡觉的时候想要看一下贺植长什么样子。

  所以跟介绍的媒婆发了一条微信要照片,可能太晚了吧,人家阿姨睡得早,所以也没有回复了,后面她就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叫醒来的时候,她起来关到了闹钟看到了微信的新消息,他看了一眼之后本来想关掉的,但是看到媒婆发了一个照片,瞬间从床上起来了,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是……贺植的照片??

  这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太男人了吧?

  媒婆给她发的照片,是那边给的,大学的时候给的军训照片,大学的时候剪了个寸头。

  军训的时候别人拍下的,一张照片五官棱角分明,透着硬朗阳刚之气,皮肤军训晒的有点黑,但是让他更显男人的成熟。

  男人不像是女人一样,拍个照片还修图什么的,这还是别人拍的,别人拍起来都可以这么好看……这绝对就这么好看,她还以为28岁找不到女朋友的,都是一些……奇葩,不可能让自己遇到这么好看的,结果她看到这个都懵了。

  这完全就是对她的口味,她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啊。

  ……

 她有些想不通了,照片看起来这么好看,人长得是帅的,而且有车有房的,还有自己的小公司,怎么就找不到女朋友了呢?

  对方看起来也不像是在骗婚呀,也不像是个同性恋啊,因为看他那个东西好像还真是真的啊。

  她迷惑了。

  她刚准备洗漱的时候,贺植给她发了条微信:【早,起床了没有。】

  他这一星期每天都会给她发微信,早安午安也有,她洗漱完换了衣服,又抹了防晒,准备去上班的时候,这才回他信息。

  【现在已经弄好了,准备去上班了。你每天这么早上班吗?】

  【嗯,弄的小公司刚开始也没有几个员工,亲力亲为。】

  她看到这个又想到了他那张照片。

  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过她的照片,对她满意不满意。

  顾棠真的第一次这么紧张过,他长的类型是她喜欢的,她就是怕自己的这个类型不是他喜欢的,后面不满意什么的。

  所以第一次做出了这么出格的举动,他找了一下自己觉得还可以的自拍照也不是太过的那种,发了一条朋友圈仅他可见。

  她觉得有点尴尬。

  她发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发文就是早安。

  但只是他一个人可见的,只是让他看一下自己长什么样。

  如果后面没有来找她,估计就是不对胃口,不喜欢她,也没有聊下去的想法。

  贺植公司在楼下买了一点早饭,现在在办公室里头吃,他朋友圈有她新发的动态,就点开来看,这一星期每天都在看她的朋友圈,主要是想看她有没有发自拍什么的,这女人什么的,不都是喜欢拍自拍。

  他之前跟人家介绍的媒婆想要照片,结果人家没照片,让他找人家姑娘要,他刚认识人家也不能够开口说要。

  就一直等她发,结果今天真等到了。

  他之前对她的脸有过想法,但是想着说都要靠相亲,也没有想的太好看,就想着说普通的女孩子很普通的那种,长得有点肥,皮肤白,就是普通类型,还是可爱那种,就是很普通的这种类型,结果现在看她发的这照片,很好看。

  绝对是属于好看的那种温婉类型的,小巧的瓜子脸,身材瘦小,还有男人都喜欢的一头飘逸的黑长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