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妈…”裴煜宁摆出一副单纯小白兔的模样。

  “你别看,我要穿内裤。”柳汐有些尴尬道。

  “好。”裴煜宁闭上眼睛,心道反正他都录下来,回去慢慢欣赏她洗完澡穿内裤的模样。

  “好……好了……”柳汐用浴巾遮着上身,一时有些难为情:她这对奶子还没被男人看过——虽然裴煜宁才十六岁……可毕竟男女有别啊。想着想着便又忍不住自责:当妈还想什么男女有别?

  裴煜宁按捺着心里的激动,缓缓将她的浴巾那开,露出那对丰满圆润的巨乳。虽然他在监控里看过很多次了,但那个清晰度他再怎么调也不满意,如今这对奶子竟然近在咫尺,连皮肤上浅浅的小绒毛都能看得清楚。

 文学

  柳汐第一次被自己以外的人盯着奶子看,顿时腿心又情不自禁地湿了,于是赶紧自省:怎么能对着小孩子出现这么多色情念头呢?

 裴煜宁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把那嫩嫩的乳头舔个够,捏着那白白的乳肉揉个痛快,可是他心中也清楚,万万不能急于一时,放长线才能钓到大鱼。

  “妈妈不喂我吃吗?”裴煜宁一脸纯真无邪。

  “……哦。”柳汐恍然明白,只得不停地劝自己摒除杂念,然后捧起姣乳,将自己纯洁的乳头送进少年微启的薄唇里,可是被含住的那一刻仍然情不自禁地溢出一声克制着的媚吟——她这是第一次被男人含乳头…小穴里已然冒出了水儿。

  既然已经被她喂到嘴里,裴煜宁也便不客气了,用舌头尽情地吸吮舔舐着那嫩到不行的乳头,又用手将乳肉捏揉撸动着,似是真的要吸出什么。

  柳汐大脑一片空白,渐渐感到自己的内裤中间都湿透了,迷离间忽然又被怀中少年松开了嘴。

  “谢谢妈,我回房间了。”裴煜宁平静地说着,眼神似毫无杂念,引得柳汐愈发惭愧起来。

  裴煜宁镇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一关上门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果真看到柳汐锁上门开始揉着自己的双乳,脱了内裤自慰。他将视角调整到对准她抚弄着的小穴,又放大了两倍,发现花穴比往常湿得多,细软的阴毛上全是淫水,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张开的双腿间,芊芊玉手像是诱惑着什么一样抚摸着粉嫩嫩、湿漉漉的阴唇,偶尔拨开可见到一点更鲜嫩的内部,但转瞬便看不到更多。

  青春期少年的情欲躁动因此有了真切具体的幻想,像是一扇微微敞开的诱惑之门,又像是引诱人一窥究竟的潘多拉魔盒。

  他握住双腿间早已勃起的阴茎,随着她的动作上下滑动着,他眯着眼在情潮中思索着接下来的计划——一定要想办法看看她的阴道里到底是什么样的……还想看看她

 柳汐自从被他吃过奶子还想着他自慰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再见到他总是感觉有点怪怪的——她以前就把他当个小孩没怎么留心过,虽然他也该读大学了,但毕竟只有十六岁,跟她已经都不是一代人了……

  直到昨天,离那么近她才发现,他肩宽腿长身高目测一米八以上还皮肤细得像瓷一样五官精致堪比男爱豆,而在这之前她真的没有这么仔细看过他长什么样,毕竟看到他就想起自己那糟心的婚姻。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母胎单身太久又天天压力大到焦头烂额以至于对异性饥渴到丧心病狂了,居然对着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花痴,还想着自己的继子自慰——天啊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到底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我做好早餐了。”

  裴煜宁正在变声期,声线微微有些哑,柳汐听着竟然觉得……有些性感?

  “妈?”

  一声称呼像是一盆凉水浇了下来,柳汐忍不住在内心自省:十六岁是多么纯洁的年纪,尤其是对裴煜宁这样的优等生来说,可能他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而她作为他的继母,他的监护人,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用成年人世界里的那些东西来意淫他…思及此,她内心的罪恶感便像烤面包一样膨胀开来。

  “你起这么早啊……”柳汐端着杯冰水喝下去企图镇定一下,同时没话找话地掩饰自己的尴尬。

  “嗯,我每天都早起晨跑。”裴煜宁将盛了煎蛋的托盘放在她身前,淡淡地道。

  真是良好的作息习惯,怪不得皮肤比女生还好,可能身材也……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在内心暗暗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好让自己可以清醒一点。

  “是吗……我每天都起太晚了,完全没注意过。”柳汐揉了揉自己长发笑道,然后咬了一口煎蛋——为什么这么好吃?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开始怦怦直跳——到底为什么吃个煎蛋也会觉得心动?难道就因为他是第一个吃过她奶子的男人吗?!这是什么鬼原因……

  裴煜宁也留意到了她的不自然,心想还是要循序渐进,才能水到渠成——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妈,我如果以后准备以后申请理论物理的PhD,这个暑假应该如何利用比较好?”裴煜宁正经问道,“目前物理方面我学完了四大力学,数学方面数学分析刷完了谢惠民…别的就没什么了…”

  “嗯?”柳汐咬着煎蛋回神,嚼了两口吞下才道,“休息休息考考GRE?你太焦虑了,没必要的,好好享受一下假期。”

  “那……我好好学一下做饭?你喜欢吃什么?”裴煜宁继续转移她的注意力,尽量保持很日常的对话。

  柳汐这才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裴煜宁就开始自己下厨……难道是她做饭过于难吃了?可他这么问,突然又觉得好温柔——等等,她到底是怎么了啊……

  “其实你做什么我都挺喜欢吃的……”柳汐说完之后又觉得气氛有点诡异,虽然这句话是事实,但好像说出来莫名其妙就有些暧昧。

  裴煜宁抬眼若有所思地看她——他已经在尽量讨论严肃话题了,但她到底为什么突然脸红成这样?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小小年纪不用那么累专门学做饭什么的…我不挑食的。”柳汐此地无银三百两一般解释着,“而且其实你如果不嫌我做饭难吃的话就……”

  “因为我在这里是白吃白住,所以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裴煜宁心中了然她在想什么,故意如此说道。

  “啊……哦你不用这么在意这些事情,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就……不用的。”柳汐语无伦次地解释道,心中失落至极——原来他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她这个笨蛋到底在想入非非些什么啊……

 晚上做完晚饭,裴煜宁便打开电视。

  他事先查过晚上哪个台会播惊悚电影,如果不出什么问题柳汐吃完饭会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酸奶,而按照她的习惯,看电视无非就是让家里有点动静,从来没有真正追过什么剧,必然是懒得换台的。若是明目张胆请她去看恐怖电影未免太司马昭之心,用电视的话就自然多了。

  柳汐一整天都专注工作,以此来约束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裴煜宁晚餐做得清淡精美,显然是计算过热量和营养的,她以前只顾吃,现在突然发现他其实很用心——如果她能有个这么体贴的男朋友就好了……想到这一点,她忍不住又摇了摇头,快速扒完盘中的饭菜,端了他盛好的酸奶,起身走到客厅。

  她一边喝着酸奶一边翻着杂志,转头看到裴煜宁坐在了她旁边。

  “妈,我想去做家教兼职。”裴煜宁若无其事闲谈着,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时间还差十分钟。

  “不需要,我养的起你。”柳汐头都没抬地道。

  “可是…以我的成绩做家教,一小时可以收八百块…”裴煜宁假装期期艾艾地道。

  “不要去浪费那个时间,你需要钱我给你就是了。”柳汐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问道,“你想买什么?”

  “我该读大学了,想换个好一点的手机。”然后可以拍你。

  “对哦,明天带你去买新的手机和电脑。”柳汐这才恍然大悟,又关切道,“还有什么需要的也跟妈妈说,虽然我肯定不如你爸破产前富有,但买这种必需品肯定是没什么负担的。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等你长大自然会有钱。”

  “嗯。”裴煜宁乖乖地点头,下一秒便看到电视上已经开始播出惊悚电影。

  柳汐本来就是随便看看电视,怎料不一会儿就被诡异的背景音乐和阴森可怖的画面吓得后背都僵了,一转头发现裴煜宁聚精会神看得津津有味,她这个当妈的总不好说自己很害怕吧?思及此,她只得硬着头皮接着看。

  柳汐很少看恐怖题材的东西,她潜意识里认为寻求这种刺激不利于心理健康,如今看了一小会儿就汗毛卓竖,只得找了个借口先回了房间。

  晚上的时候,柳汐躺在床上,总觉得会有什么会从床底爬出来,裹着被子都捂出汗了也不敢掀开。

  突然之间,一只大手摸上了她的手,她尖叫着试图甩开,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少年音:“妈,妈,是我,别害怕。”

  裴煜宁趁机将她抱在怀里,装作无意地摸过她的细腰和臀部,并在臀部多停留了一会儿。

  “小宁,你……你怎么……”在我床上?柳汐想这么问,但又觉得不太妥。

  “今天看的节目好吓人,我……有点害怕,一个人睡不着,想跟妈妈睡。”裴煜宁奶声奶气地说着。

  柳汐十分理解地嗯了一声,不好意思承认的是:自己其实也很害怕,恰好他睡在旁边会好一点。

  裴煜宁钻进了她的被窝,躺了一会儿,待她呼吸逐渐均匀才将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抚摸她没穿胸罩的奶子,软酥滑腻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不一会儿就感到她细嫩的乳头在自己的掌心硬了起来。

  其实柳汐没有睡着,虽然有些不自在但她琢磨着小孩子晚上害怕会想要摸摸妈妈的奶这事儿还是挺正常的?她小时候也这么干过……怎料她居然被越摸下身越湿,乳头还硬了起来,她在黑暗中两颊烧得厉害,渐渐内心的罪恶感便爆棚了——她怎么能对自己的继子湿了身呢……

  裴煜宁见她没阻止,便肆无忌惮地把那对儿朝思暮想的奶子摸了个够,在乳晕上打着圈圈,又捏着乳头,然后心满意足地抓着她的左乳昏昏欲睡,不一会儿却听到她呼吸急促,不时有粘腻的水声从被子里传来——她必然以为他睡着了,竟然忍不住在他身边手淫起来,性欲这么旺盛还单身了二十六年当真是不容易……裴煜宁暗自感叹着,听到她腿间水声愈发明显,内心兴奋不已,假装睡着迷迷糊糊地蹬了一下被子,将她抚摸着的阴户毫无遮挡地露出来——这样摄像头便可以拍到她被他摸着奶自慰的模样了。

  柳汐感到被子一滑,以为他醒了,吓了一跳,见他只是动了一下才松了口气安下心来——她以前自慰都是自己摸胸,这是第一次被男人摸着胸,不同于自己的小手,那又大又暖又硬的手掌可以将她的胸全部罩住,修长的手指略有薄茧摸得她格外舒服,实在是控制不住地想自慰……在别人身边自慰又觉得紧张又兴奋,小穴比往常敏感很多,不一会儿就全是水儿……

 柳汐从未自慰得这么刺激,爽到很快便高潮,睡得特别沉,一夜无梦。

  裴煜宁的作息习惯好,早晨六点半准时被自己的生物钟唤醒,侧头一看,柳汐仍睡得特别甜,素颜看着清纯得像个女大学生。

  空调将室内的温度维持在二十六度,柳汐不觉得冷,便也没继续将被子盖回来,一双白皙修长的大腿露在外面,腿间是她半湿的蕾丝内裤。

  裴煜宁特别喜欢她的内衣,全都是法式超薄Lingerie,他知道她稍微有点强迫症,胸罩和内裤必须穿成套的——即使平时也没人能看到她脱了外衣的样子,除了他。其实她那薄纱内衣也就是将她的胸固定一下免得摇晃得厉害,一层薄纱包上去连乳头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裴煜宁起初还疑惑,她出门无非是去学校教书,里面穿这么骚做什么……经过他长时间观察才推测了一个合理的原因:因为她胸部太过丰满,腰又细,想穿不过大的上衣,必须穿超薄的文胸才能扣好扣子,并不是故意穿得这么情趣。可再想想,诸多学生的偶像,刻板严谨的莫教授竟然穿着这样的内衣在国内最高学府教课,裴煜宁就觉得一阵兴奋,光想想就能硬半天。他也偷偷拿过几套她该洗的内衣闻着手淫,她没有用香水的习惯,内衣上主要就是她好闻的体味,他经常用这个味道助兴,并称之为妈妈的处女香。后来他一时好奇又上网查了牌子,发现全都价格不菲,也就断了偷几件藏起来的念头——不过无所谓,她常常吃饭走路都在思考问题,却对日常生活不怎么上心,内衣也是堆到周末洗,他每次偷几件撸完再放回去也不会被发现。

  此刻近距离看着她被蕾丝内裤包裹的阴阜,裴煜宁硬的不行,挪了挪身子便隔着内裤在她白皙的大腿上轻轻磨蹭。又小心翼翼地将她一条腿慢慢拉开,好让他看清内裤中间的模样,她腿根处不被内裤遮挡的阴毛有几根露出,看得他一阵兴奋,正要再拉开一点,突然传来一阵手机闹钟的声音,裴煜宁一惊,心道糟糕——她平日里都是八点才起,今日也没什么事,怎么就订了七点钟的闹钟?他慌乱之下只好闭眼假寐。

  柳汐迷迷糊糊地摸着手机,一睁眼便看到近在咫尺的裴煜宁,而她的一条腿正压在他身上。

柳汐本来感觉裴煜宁的生活作息很健康,也想早点起床,但毕竟不习惯早起,昏昏沉沉还不清醒,看到床上有个男人大脑当即空白了几秒,连呼吸都屏住——平心而论,一觉醒来…身边有个帅哥…颜值仿佛是从少女漫中走出来的——这种的情景…她青春期时也不是没幻想过,但是这……这是她继子?她顿时睡意全无,清醒后才想起为何裴煜宁会睡在她床上,继而松了口气。

  柳汐静静看着他闭着眼睛的侧脸轮廓,只觉面容俊美又带着极具少年感的稚嫩和乖巧,鼻梁和眉骨高耸而精致,薄唇线条漂亮,是好看的浅粉色……他一定还没亲过女孩子吧——柳汐突然这么想,继而又是一阵自责:她的心又开始怦怦跳了,这说明她又有了什么奇怪的念头。

  柳汐想赶紧起床,又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睡姿极为不雅,于是赶紧将腿收回,仓促间却碰到了裴煜宁鼓鼓的内裤中勃起的阴茎。

  裴煜宁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秀气的睫毛忽闪了一下,脸上写满了懵懂无知。

  柳汐猝不及防对上他睡意朦胧的目光,顿时尴尬得说不出话。

  “妈妈……”裴煜宁的嗓音是早晨刚睡醒时的沙哑,眼睛温顺得如同一只奶猫,可内心却机敏地早已将说辞想好,他很自然很无辜地拿过柳汐柔软的小手,轻轻按在自己的阴茎上,委屈地小声道,“妈妈……最近早晨总是会这样,好难受。”

  柳汐僵了几秒——她还没摸过男人的那里,更没看过,可裴煜宁小小年纪那个部位好像也太大了点?她心猿意马间转而又意识到,或许裴煜宁这种每天沉迷学习的青春期少年还没什么生理知识,而她作为他的妈妈,理应给他正确的引导,于是她艰难地开口解释道:“男孩子随着性成熟,有这种现象是正常的,这叫晨勃,是每个男人都会有的生理反应,也是性功能正常的代表。”

  裴煜宁皱着眉听着,又着急道:“可是…我这样好不舒服,该怎么办呢?”

  “这……这……要不,你……你撸出来?”柳汐感觉说这句话她舌头都在打结。其实她对男人的生理反应也不太了解,她是个内向沉稳的人,自幼不怎么喜欢跟人说话,更没跟异性聊过这么私密的话题,但她听说男人硬了可能会不舒服,撸出来会好一些——这么想着,她感觉自己可能也需要补充一点生理知识,不然怎么当好一个妈妈呢?

  裴煜宁在内心窃喜,表面却不动声色,眼神单纯地抓过她的手,自然而然地放进内裤里,拖着腔调问道:“要怎么弄呢……妈妈教我。”

  此时她昨夜摸过小穴的右手已经毫无间隔地贴在了他阴茎上,他舒服得愈发硬了——妈妈的手真的好柔软好娇小,握住他的阴茎都有些吃力呢!

  柳汐只觉脑子轰地一声,完全不知所措——她连男人的阴茎都没看过,怎么会知道怎么撸?可她作为他的养母,若是就这样说不知道,岂不是显得太过无能了?

  第7-8章 给他撸出来

  柳汐用手试着握住阴茎上下滑动了一番,便听裴煜宁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

  “妈妈,好舒服啊……”裴煜宁是真的舒服,被她经常用来自慰的手撸真的太舒服了,一种精神上的舒服。想到她每日用来揉捻小穴的手此刻正抚弄着他的肉棒,这种感觉美妙极了。

  柳汐耳根烧起来,她是头一次做这么私密的事情,忍不住心跳加速,继续慢慢撸动着手中艰难握着的巨物。

  “妈妈…用力一点…快一点…”裴煜宁能感觉到她的生涩,其实他很享受这一点,毕竟这代表了妈妈第一个摸过的男人就是他,可她这么抚弄下去他是射不出来的呀……

  少年的阴茎摸上去很嫩,她不敢太用力,而阴茎分泌的润滑液不像她每次自慰时那么多,她想着还是需要润滑一下才是,可家里肯定没有润滑剂……她心跳如小鹿般撞来撞去,然后松开他的阴茎,羞涩地将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里…里面早已湿得一塌糊涂,是最天然的润滑液…她将自己的手指在汁水淋漓的小穴中搅动,等到充分湿润后,关爱地说道:“小宁,妈妈润滑了一下,这样可能更舒服些。”她其实有点害怕他会感觉这样有些恶心,毕竟那在小孩子眼里是尿尿的地方。

  裴煜宁没想到她会这样做,一时愣了。

  “如果你不喜欢,妈妈这就去洗手。”柳汐在一片安静中愧疚万分,觉得自己有些不知羞耻……此般作为如同在猥亵男童。

  “妈妈,我喜欢,我想要。”裴煜宁赶紧说道,心中美滋滋地想:他这个继母也是心大,手指上沾满了他分泌的尿道球腺液便直接去摸自己的小穴,那里面可是有少量精子的,虽然大概率不会怀孕,但是她那纯洁的阴道岂不是……四舍五入算是被他射过了?

  他之前感觉继母对自己似乎有点意思,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下来……但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急于求成,一旦他急切了,继母对他朦胧的好感就会大打折扣,据他所知她还没谈过恋爱,思想纯洁的很,此时更不能急色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女人的初恋最享受的便是若即若离,充满遐想空间的状态…他可一定要把握好分寸才是,必须等到她深陷不能自拔再捅破这层窗户纸,否则碍于二人身份,她必然会及时掐断爱欲。

  “妈妈用两只手来好不好…”裴煜宁被带着她体温的爱液润滑着,忍不住说道。

  “好…”柳汐一边撸着他的阴茎,由毛发丛生的根部一直滑动到龟头爱抚,速度逐渐加快,另一只手则抚弄着他的阴囊——她心里纠结万分地想着:裴煜宁还是个未成年人……她这样到底算不算猥亵男童?

  “妈妈…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好喜欢被妈妈这样…”裴煜宁格外享受地说着,不一会儿便在她手中射了出来,点点白浊全淋在了她手上。

柳汐自从那日给他撸出来,再自慰的时候总觉得比往日刺激,闭上眼睛就能够幻想着那根阴茎的形状……那么粗大凶猛,却又触感细嫩,若是能一下又一下,温柔地插进小穴,该多舒服……

  裴煜宁发现她自慰的次数逐渐增多,从以前的每天睡前一次到现在一天三次,心中暗暗得意——性欲强的女人一旦动了春心真像是被下了药一样。

  裴煜宁起初大概隔两到三天便去她房间缠着她撒娇,让妈妈帮忙撸出来。

  凡事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往往就顺水推舟容易得多。

  裴煜宁见柳汐似乎每次都很情愿,便愈发得寸进尺起来,一边被她撸着一边伸手摸着她的奶子。如今她的奶子已经任他摸了,可他却怎么都摸不够,那对美乳又软又嫩还弹性坚挺,乳头又那么敏感,当真令人爱不释手。

  “妈妈累了吗?”裴煜宁望着近在咫尺的娇小美人说道。

  “……没有。”柳汐小声说。

  柳汐其实有些心虚,低着头不好意思迎上他的目光——她知道这样做有些奇怪,可能小孩子不懂分寸,但她一个当妈的,理应严词拒绝并教育他该怎样才对的啊……

  可是,可是她真的太渴望他的亲近了……

  她平静了二十六年的心似乎终于被激起了一丝涟漪,从最初的一点点,逐渐一圈又一圈地荡漾开来……

  她相亲时以为“觉得这个人不错”就是喜欢,后来才明白,原来一个异性竟然可以带来如此多的怦然心动。

  夜不能寐时,她反复想着:她到底为何突然喜欢上了自己的继子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