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太痛了 /放了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文学

因为那根手指的指尖处,垂着一根银色的粘液,粘液的另一端,正是连着花穴深处,也是潮湿的液体不断涌出的地方。

真淫-荡,只不过是两根手指而已,就湿的沾丝了。

要是换成更粗大的东西,岂不是快活上天了!

林墨白面色清冷,英俊的脸庞越绷越紧,下颚的线条也变得越发深邃利落。

这样一个浑身清冷,在初夏也将校服的衬衫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的人,任何人都猜不到此时的他正看着如此淫-秽的照片。

只见他眉心微蹙,还以为是在思考什么数学难题呢。

林墨白的心里唾弃着,可是他的手指再一次放在了手机屏幕上,往上滑着,迫不及待的想看下一张照片,想知道这个女人还会做出什么样淫-荡的事情。

可是,照片就此结束。

林墨白的浓眉又是一阵收紧,一向平静的脸上凝着一股不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他的身侧传来一道低沉男声。

“我还以为你想一辈子当禁欲使者呢,竟然有在教室里看黄图的爱好。”

秦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了,手掌抓着黑色的短发,一脸的睡意朦胧,可是微阖双眼的目光却是瞥向林墨白的手机屏幕。

林墨白立刻将手机塞回了裤子里,冷眸一瞪,带着警告意味。

“别藏起来啊,看起来很不错,粉粉-嫩-嫩的,形状也好看。你在哪里找到的美图?好兄弟一场,快传给我。”

“你看到了?”林墨白的一开口,声音冷的吓人。

秦风在这个时候终于察觉到了林墨白的不对劲,还有那漆黑眼眸里几乎要渗出来的杀意。

“那照片该不会是你女朋友的吧?”他突然的猜测道,然后也顾不得还没到时间,立刻起身闪人,“墨白,我刚睡醒,眼睛还没睁开呢,什么都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秦风的吼声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回头看去,只瞧见秦风飞快闪离的背影,还有挺直了脊背,一个人端坐着的林墨白。

他薄唇紧密,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掌,更是牢牢的抓紧着手机。

他刚才是真的发怒了,哪怕只是一眼,也不想让人瞧见了照片里的东西。

这个女人,这个花穴,都是属于他的!

呼呼……呼……

夜半无声,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响起一声又一声的喘息声。

低沉着,绵长着,也勾人心魂着。

这声音从身体深处发出来,再从男人薄唇见溢出的时候,原本少年清朗的音色,也因此变得低沉沙哑而有磁性。

如果被一个女人听了,定如羽毛一般轻轻扫过心尖,让人一阵酥-麻难耐。

然而此时,最难耐的人是侧躺在床上的林墨白。

他一身灰白格子的睡衣,睡裤和黑色的内-裤都被拉下,露出从腹部蔓延往下的浓密毛发,还有硬挺红肿的性器,笔直的往上翘着,彰显着它蓬勃的生机和力量。

林墨白的右手握在性器之上,五指轻轻收拢,不断来回的滑动着。

看来这样的手-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他性器的顶端,凸起膨胀的圆头之上,弥漫出了湿润的水光,就跟……他拿在左手中不断翻看的照片一样,娇艳淫靡的揉穴,被水光所沾染着。

他侧着头,黑色的发丝遮住了饱-满的额头,还有一部分的眼睑。

在发丝的缝隙中,正露出着黑曜石一般闪亮的眼眸,带着掠夺猎物一般的眸光,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看着那一处幽深黑暗的花径。

想进去……他想进去……

哪怕这个小洞完全不匹配他的粗大,但是也想用力的挤进去……

再狠狠地撞击。

这个疯狂的念头,充斥在林墨白的脑海里、身体里,如潮水一般不断涌动翻滚着。

他右手撸动的动作越来越快,呼吸声也因此越发粗重,唯有那双黑眸依旧牢牢地紧盯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小腹和大-腿肌肉的一阵紧绷之后,林墨白终于到了欲-望的巅-峰,乳白色的液体带着他灼热的体温还有淡淡的腥味喷洒出来。

他紧紧地捏在手心里,湿漉漉的一片,几乎要顺着指缝滴下来。

他高-潮了,就因为三张女人的花穴照,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花穴的主人是谁。

这个认知,让林墨白身体在愉快的余韵中,理智却让他狠狠地将手机扔在床铺之上。

是谁!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这持续了一个星期的照片,从最初的大-腿,到臀-部,到内-裤照,再到如今的花穴照,这个女人不断在挑-逗他,一步一步,步步为营。

而他,却从最开始的嗤之以鼻,到如今沉溺在那白-皙细嫩的肌肤里,圆润丰-满的臀-部上,欲遮还羞的诱-惑上,还有……那水光泛滥的淫靡中。

在身体里沉寂了十八年的欲-望,如同喷发的火山一样,完全不受控制。

发来照片的手机号,林墨白查过,是一个网络虚拟号码,经过了代理器,他能调查到的IP地址都是假的。

唯一的线索,还是每次发来短信的时间,一定是他班级里的某个女同学。

是谁……到底是谁?

就在林墨白苦思冥想的时候,手机突然又传来一阵震动,熟悉的频率,又是一则短信。

女人第一次在半夜给他发了信息,没有照片,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你希望我是谁?】

***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高三的学生一个星期只有一堂体育课,也是秦风在学校里唯一清醒的时间。他在树荫下找到了林墨白,发现他正微蹙着眉,朝着某个方向认真凝视着。

“没什么。”林墨白飞快的收回目光,去还是来不及了。

秦风顺着林墨白之前的视线望过去,只见那是操场田径跑道的一端,他们班的女生都聚在那里,排成了一行,等着体育老师一声哨响,开始八百米米测验。

十八岁的女生,正是身体和心里都在含苞待放的年纪,哪怕一身运动服,也藏不住一身的青春气息,还有日渐凹凸有致的身材。

特别是跑动起来的时候,身前饱满的胸脯会像小兔子一样跳动,身后圆翘的臀部,会随着脚步一抖一抖。

“林墨白,你够可以的啊!昨天在教室里看黄图,今天又偷窥女同学跑步。你是到了发情期,还是看上了哪个女同学?”秦风继续昨天后,再一次惊呼出声。

这一次身边没有旁人,他跟林墨白又是从小到大的好兄弟,说起话来更是肆无忌惮,一点也不在乎林墨白冷傲的神色。

“你快跟我说说,你看上了谁,别这么闷-骚,不然可是追不到女人的。你告诉我,我帮你追啊。”

林墨白给了他一个冷眼,不做声,但是听到远处传来的哨响后,又将目光望了过去。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是唐晓丽吗,她可是有G奶,是我们班女同学里胸部最大的,做起来一定很爽。”

“还是学习委员江沫然,带着黑框眼镜,看着有些土味,但是她平常跟你说话最多,要是改个造型,应该也不错。”

“都不是吗?那是周娜娜,个子最高,腿最长,说话很嗲的那个,活脱脱翻版的林志玲,要是能听她在床上叫两声……”

随着秦风的话越来越淫-秽,林墨白终于忍不住,冷声低语了一句,“你闭嘴。”

再不阻止,秦风都要把班级里的女生意-淫了一遍。

线索太少了,光是几张私密的照片,他根本找不到是哪个人。

这让林墨白一阵胸闷懊恼,他不愿意在留在操场上,转身朝着教室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后传来秦风一阵放肆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阮情那个迷糊蛋又摔了,每次八百米测验,她一定会摔跤。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看这一幕。果然不负所望,哈哈哈哈……”

乐不可支的秦风,完全没注意到,他身后林墨白的脚步曾停顿了,才又继续往前走。

左腿碰到右腿的那一刹那,阮情知道自己完了,又要出丑了。

果然下一秒,她双膝着地,上身往前扑,以及其狼狈的姿势摔在了塑胶跑道之上,臀-部上翘着,连带着运动短裤也微微的飞扬,隐隐的还露出了内-裤的痕迹。

操场的另一边,随即传来一个男生嚣张又放肆的大笑声,让本就窘迫的阮情一下子红了脸。

她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个大笑的男生一定是班级里的混世魔王秦风。

靠近阮情的同学急忙过来帮忙,扶着她起来,担忧的问道,“阮情,你没事吧?受伤了没?”

“没事,我有这个保护着,不会受伤的。”阮情红着脸,指了指膝盖上的护膝,露出浅浅的笑容。

阮情-人如其名,长相清稚中带着一股柔情,说话的声音更是软软糯糯的,笑起来的时候,还会露出一对小酒窝,跟蜜桃一样甜。

这样的女孩子,不算美艳出挑,但是在班级里人员也不差。

她并不是第一次这样摔跤了,早就吸取了经验,在跑步前有了万全的准备。

其实阮情跑得不快,也不慢,明明看着很稳健,也没有人碰到她,就是会时不时发生这种平地摔的窘事。

连体育老师也无奈了,对着阮情说道,“这次测验你别参加了,下次补测。以防万一,阮情你还是去一趟校医室检查下。”

“是的老师,我这就去。”

痛,太痛

阮情没受什么大伤,可是这么重重的摔倒,膝盖上还破了一点皮,手肘上也有一点点,刺刺的发痛。

她皮肤白,泛着血丝的伤口显得格外的醒目。

校医给她擦了酒精,上了药,就让她回教室休息。

一来一回的时间,体育课已经结束,同学们也都回了教室。

等阮情走进教室,里面闹哄哄的,五六个男同学围在一起大声说着话,其中为首的就是之前放肆取笑阮情的秦风。

他坐在书桌上,敞开着校服领口,衬衣下摆也露在裤子外面,吊儿郎当的模样跟他身边穿的一丝不苟的林墨白形成鲜明对比。

秦风一面笑,一面调侃着,“哈哈哈,听说过送早餐,送牛奶,送情书的,我还从来没见过送棒棒糖的。林墨白,暗恋你的女生可真够奇怪的,这年头谁还吃棒棒糖啊。”

此时,林墨白的课桌上,正放着一个粉红色糖纸包裹的棒棒糖,被秦风拿了起来,看了一眼后拿在指尖转动着。

阮情一下子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这个年龄阶段的学生,生活里不是课业,就是青春懵懂的感情,而这个秦风一向恶劣,当着女同学说黄-色笑话都不害臊,如今讽刺挖苦起来,更是不留情。

“我看看……还是水蜜桃口味的……跟我喜欢用的保险套是一个味道的……”

随着秦风的话,周遭又是一阵笑声。

阮情跟众人一样看着,她的目光落在那根棒棒糖上,不断在恶劣男生的手指上打着圈,直到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拿了去。

少年的手指十分细长,又干净。

指甲短短的,修剪的十分整齐,只在指肉外留了短短一圈的白,就像是他身上的白衬衫,永远都是那么洁白工整,没有一丝的褶皱。

他的指腹前端抓在棒棒糖的糖纸处,粉红色的包装纸映着少年白净的手指,没有一丝的突兀,反而格外的相得映彰。

随着抓取的动作,第一和第二个骨节处有微微的凸起,隐隐的露出关节的力道。

棒棒糖一个转动,捏在了他的手心里。

林墨白为皱着眉,对着秦风说道,“这是我的。”

秦风不可置信的扬了扬眉,急切的问道,“墨白,你可是向来都不收女生送的任何东西,难道真的转了性,要手下这个棒棒糖了?”

连霸三年年级第一名的高冷校草林墨白,一向对感情不屑一顾,不接受任何告白,也不收任何礼物,是学校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

如今他却拿下了那个棒棒糖,难道是真的要收下?

阮情紧张地凝视着,看着那根棒棒糖,也看着拿着棒棒糖的林墨白。

在众人的注视中,林墨白沉着脸站了起来,朝着教室的某个角落走去。

在靠近后,他抬起了手臂,松开了五指,棒棒糖从他的指尖滑落,发出细微声响后落在了垃圾桶里。

林墨白一个转身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依旧是那样的冷漠。

在一阵笑闹后,事情也就这样结束了,再也没有人记得那根被扔进垃圾桶里的棒棒糖。

除了,阮情。

“啊……”

“啊……啊……”

门窗紧闭,窗帘也被严丝合缝拉上的房间里,一道少女的娇喘声不断的在空气中萦绕着。

“唔……呜……”

声音或轻或重,或急或缓,在轻柔中带着娇媚,喘息中含着缠绵,像蜜糖,浓的化不开,也像羽毛,轻轻的刷过心尖,让人瘙痒不已。

不行了……她不行了……不能在进去了……

“啊啊啊……啊——”

少女的呻吟声突然的加重,身体也一阵紧绷,后腰像是一座拱桥一样绷紧着,声音颤抖如哭泣的瞬间,她高潮了。

阮情一下子没了力气,浑身虚软的躺在了床上,娇艳的红唇微张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隐隐的还能看到口腔里殷红的小舌,湿漉漉的,柔软的一动一动。

她细嫩的脸颊一样的绯红,额头上还渗出了小小的汗珠,将发际线一圈的小绒毛都沾湿了,软绵绵的黏在洁白的肌肤上,是她这个年龄阶段才又的可爱。

她就这样静静的躺着,享受着生理上的愉悦,慢慢地等着身体里的浪潮平复下来。

虽然是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也已经是深夜,阮情的身上却还穿着白天的制服。

白色短袖衬衫搭配及膝百褶裙,十足十的学生模样,细嫩的双腿上,甚至还穿着白色长袜。

可是她上衣衬衫的胸口处,在隆起的浑圆上,多了许多明显的褶皱,身下的裙摆也被撩高着,散乱着,露出雪白丰盈的大腿,到处都透露着一股淫靡的气息。

更别提,此时她的左手还放在胸口上,捏着衬衫下柔软的胸乳,而右手更是深入在裙摆中,靠近着私隐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约莫一段时间后,阮情才从情欲中回神,缓缓地坐起身来。

她没有急着去洗手间,而是打开了放在床边三脚架上的相机,将镜头对着她自己,设置了视频模式。

相机前,阮情弯着双膝跪在床铺上,然后抓起裙摆,咬在双齿之间,粉嫩的唇瓣轻轻摩挲了下布料,才紧抿住,随之暴露在空气中的是她不着寸缕的下身。

原本穿在身上的棉质内裤,早在半个小时前,就被她随意的丢弃在地板上,正孤零零的躺着。

她缓缓地分开双膝,一起分开的还有潮湿又沾粘在一起的花穴,艳红的花朵一点点的绽放,露出充血而红肿的阴蒂,也露出一段原本不属于物体。

白色的,细细短短,深入在湿热的花穴里。

阮情看了一眼相机上闪烁的红灯,脸上闪过羞涩的神色,却还是伸手下去。

她捏住了白色细棍子的一段,双指捏紧,轻轻地,动作缓慢的从小穴里抽出来,为的就是能够让相机拍到全部的过程。

一点一点往前……

白色的细棍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那是一个棒棒糖。

棒子虽然纤细,可是前面的糖果对阮情来说却不小,为尽人事的花径本就紧致,在将棒棒糖拿出来的时候,糖果的球体会摩擦过花径内敏感的软肉,让人忍不住的一阵颤栗。

越是缓慢,越是磨人。

特别是最靠近小穴出口之时,糖果球体一点点变大,也就一点点的撑开着闭合的小穴。

这一幕,清清楚楚的呈现在镜头里。

磨蹭了一段时间,棒棒糖不仅没从花穴里抽出来,反而因为她手指一松,差一点又被花穴吸进了深处。

阮情狠了狠心,干脆猛地一用力,快速的从里面抽了出来。

“啊——”

动作的瞬间,呻吟声也再一次响起。

用力往上抽出的棒棒糖,在离开花穴后的瞬间,还一下子擦过了上方充血凸起的阴帝。

一阵突如其来的快感,如海浪一样冲向了阮情的四肢百骸,让她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再一次的躺倒在床铺之上。

在全身虚软之时,她抓着棒棒糖的手指,却不断收紧着,怎么也没有松开,像是心底里想抓住的执念。

就算这样,棒棒糖和她的花穴之间,还连着一条银色的丝线,那是被湿热花穴融化的糖液,也是她分泌出来的淫水,交织在一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