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领导强行在办公室做 /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撞进去免费

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本严缓过神了赶紧岔开话题问道。

 文学

“啊….是有点事…..”刘鑫月有点欲言又止。

“你看你,咱们乡里乡亲的有啥事你就说呗,有啥不好意思的?”

“我听说你前几天给隔壁的周婶家的叫驴看好了配种的毛病?”刘鑫月道,说完,俏丽的少妇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

“是啊,是有这事!咋啦你家的牲口也配不上种咋的?哎呀,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不就配种这点事吗?瞧叫嫂子你说的这个不好意思,别说是你家叫驴跟母驴配不上种,就是你老爷们孟广发和嫂子你配不上种,老弟我也一样能给你治好了!”

赵本严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地说着。

“还……还真是是人….配不上……”刘鑫月俏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

赵本严一时无语。?

…….

五分钟后,赵本严跟着刘鑫月一前一后走进老孟家的院里。

“哇!到底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啊!这一溜五间崭新的大瓦房,宽敞的院落,水磨石的地面。跟自己住的那两间小土房比起来,我住的简直就是狗窝啊!哎,人比人得死啊!”

赵本严心下感叹着,跟着鑫月进了老孟家宽敞的大客厅。

一分钟后,赵本严老老实实端坐在老孟家装修富丽堂皇的客厅沙发上,手里端着鑫月递过来的水杯四周打量着。

“其实…..其实我请小赵大夫进来,除了请您喝杯水以外,还有件事想和你咨询一下,我听说你除了会给牲口看病也能给人看病?是吗?”

刘鑫月低着粉颈红着脸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小声问道。

“给人看,给谁看病?谁要配种?”

一时走神的赵本严随口问道。

“是…..是我们家….家里的……”

刘鑫月俏脸红的更是厉害支支吾吾地接着说:

“你也能听说过吧,我从去年嫁到你们这孟家屯,都快一年了,这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村里就开始有了些闲言碎语,我男人和我公爹都怀疑我…..我身体有问题,去县城检查了两回,也没看出所以然来。前几天听说你治叫驴治的那么有把握,我就想……就想让你帮我也……也检查检查…….”

说完这话刘鑫月臊得猛地一低头,再也不说话了。

居然有这等好事!

大骡子大马他检查得多了,如此美丽的少妇他可从来没给检查过,赵本严吞了口口水望着眼前的刘鑫月心里也是很紧张。

“那个…….嫂子,这个……人呢…..怎么治我虽然是学过,不过呢没有太多的实践机会,所以可不敢给你打包票啊!”

赵本严也有点结巴地说道。

“没事,死马当活马医,为这事我男人和我没少吵架,要是还怀不上的话我也没脸在这家里呆了,你就大胆地给嫂子检查吧!”

低着头犹豫了一会的鑫月突然抬起头睁大了一双美眸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好吧,嫂子。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老弟我也责无旁贷了。嫂子你先坐好了,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再检查身体。你……你在那个危险期里和我广发哥行房的频率怎么样?是几天一次还是说一天几次?”

赵本严一本正经地问道。

“嗯……危险期的时候基本天天都有做吧?有时候是一天一次也有一天两到三次的。”

鑫月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

孟广发这王八蛋真他么有艳福啊,一想到孟广发那个五大三粗的傻大个子能在眼前这如此美妙的佳人身体里耕耘播种过那么多次。

赵本严不由得牙根直冒酸水,不过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继续问道:“那一次大概多久啊,还有他每次撒出来的种子呈什么颜色,什么味道,量大不大啊?”

“嗯…….这……..多久?我也没给他计时啊!不过好像时间都不算长也就一两分钟吧?那个……他那个种子颜色我擦下面的时候倒是见过,有点黄黄的,味道闻着有点腥腥的,至于数量多不多……我也不是很清楚。”

刘鑫月红色脸一五一十地回答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行了,广发哥的事我了解得差不多了,下面就该给嫂子你检查一下身体了,你最好是平躺着让我检查,你看你躺哪比较方便?”

赵本严站起身说道。

“ 那…..那就进我和广发的卧室吧?”

被几个领导强行办公室

鑫月红着脸,引着赵本严向里间卧室走去。

虽然只是检查身体,但是和这么个大小伙子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而且还需要躺着检查自己的身体,还是让这俏丽少妇的娇躯不由一热。

里间刷成淡粉色的少妇闺房里,屋子中心摆了一张巨大的席梦思软床,刘鑫月坐到软软的床垫上,踢掉脚上的高跟凉鞋,往后一仰,玉体横陈的躺在赵本严面前。

“咕噜……”

望着那双雪白晶莹的小脚,根根脚指甲上还涂着浅浅的淡紫色指甲油,赵本严喉结一动吞了口口水。

他心里琢磨着:这娘们可真是个尤物啊!

一股灼热感直接冲到自己的小腹下部,不知不觉间那里有根东西在悄然发生着神奇的变化。

“鑫月嫂子,你一定要放松,我先从上面开始给你检查。来把嘴张开说啊!”

赵本严耐心说道,一边用手扶住少妇的脸庞贴近鑫月的脸颊仔细地往嘴里观察着。

“啊!”美女微闭星眸轻启朱唇,露出两排洁白小巧的银牙,粉红色的小舌头轻轻伸出唇外,小巧的鼻翼在不停地翕动着。

“啊!真香啊!”

赵本严贪婪地吸着美丽少妇口中呼出的如兰香气,一时有些迷醉,甚至有点把持不住地想扑上去一亲香泽。

不过理智还是告诉他要冷静,他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根一把,才把裤裆处燃烧的熊熊烈火暂时压小了一些,继续定下神给刘鑫月检查身体。

“嫂子,接下来我要检查你的胸部了?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把胸…..胸罩解下来…”检查过口腔,赵本严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躺在床上的刘鑫月闻言娇躯微动,思索良久才缓缓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弓起身体双手反向伸到自己的背后衣服里,“咔哒”一声把胸罩的纽扣解开,之后又回到胸前将一条黑色带蕾丝花边的胸罩从短袖背心的下摆里抽了出来,随手丢到床头的一角。

一想到眼前这美人的背心里居然是真空的,刚刚有点压熄的欲火又腾地一下烧了起来。赵本严扼制住激动的心情,用颤抖的双手慢慢伸向性感少妇胸前那两团柔软。

“啊…..”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在婚后被其他男人触摸自己的敏感部位吧,刘鑫月口中发出一声娇喘,心中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激动,十根如同葱白似的白嫩手指紧紧抓着席梦思的床单。

赵本严此时他的手指也已经陷入了温柔乡之中深深不能自拔,指间上的触感虽然告诉他那两团温软不是非常巨大,但那份坚挺和细腻即便是隔着衣料依然能深切的感受到。

“嗯….赵大夫….我….我的胸部没什么问题吧?”在赵本严不懈劳动下,刘鑫月也有点娇喘吁吁,只是见他检查了这么久不说话,还是有点担心地问道。

“啊….没什么问题….真软….啊不是,是弹性非常好,一点肿块都没有。”赵本严连忙回答道。

接着赵本严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少妇那两团傲人挺拔的山峰,双手来到了刘鑫月的盈盈一握的纤细腰间。

“这皮肤真白,腰真细啊。”赵本严心下感叹着,刘鑫月虽然长在农村,不过打小家里就很少让她干农活,到了老孟家更是当成祖奶奶那么供着。所以一直皮肤光滑白皙,腰间连一丝赘肉都没有。

“嗯,这些器官都挺好的。”赵本严一边感受着指间在性感美女水嫩肌肤上的美妙触感,一边在腹部检查着几个脏器。

赵本严的大手给刘鑫月也带来了奇妙的感觉,从来没有哪一个异性像这样细致温柔地抚摸过自己的身体,即便是跟丈夫孟广发行房前,也没什么多余的前戏,只是粗鲁地脱掉衣服,想想都有些恶心。如果都是和这个小兽医一样温柔的话,应该就用不到口水了吧?

“嫂子,我检查过了。你的脏器都很好,肝脏,肾脏,包括卵巢都没什么问题。下面我…..我就得检查….检查你的外。。。外生殖器了。”赵本严的话打断了少妇旖旎心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