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下面快速变湿的方法

这时,隔壁传来王建的声音:“雯雯,我要来了……”

 文学


  接下来的撞击声听得老马热血澎湃,可不到一分钟,激烈的撞击声突然安静下来,王建气喘吁吁说:“雯雯,今天开了一天的车,我太累了,明晚吧,我一定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老马气的心里直骂娘,王建你这个兔崽子,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雯雯这么极品的女人你竟然不到一分钟就完事儿了,要是换成老子,还不得让她第二天扶着墙走!


  “哎!”


  苏雯叹息一声,可是想到晚上被老马碰过的感受,她幽怨的目光又变得迷离起来。


  同样都是男人,可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


  叔叔的那么雄壮,可你的却那么短小,如果你跟叔叔一样,一定可以让我感受到女人的快乐。


  想到这里,苏雯莫名的兴奋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老马正准备做饭,王建急匆匆走出房间:“马叔,我就不陪你们吃饭了,我有个同学正好就在附近,约我去吃顿饭,雯雯脊椎有点疼,在房间躺着休息,今天就拜托你了。”


  王建说完,火急火燎就走了出去。


  这一整天老马都心不在焉,不管做什么脑中出现的都是苏雯。


  天色暗沉下来,老马见王建还没有回来,正准备打电话,就看到苏雯穿着宽松睡袍走了出来。


  “叔叔,王建刚发信息说他们在喝酒,今晚可能不回来了。”苏雯不敢正视老马的双眼,俏脸通红。


  “这样啊……”老马表面看起来有些失望,心里面则乐开了花。


  苏雯昨晚没有被满足,今晚王建要是不回来,那只要他主动一点,搞不好苏雯就会和他做那种事情了。


  老马思来想去,试探问:“雯雯,那个,你脊椎没事儿了吧?”


  “不是很疼了……”虽然二人都心照不宣没有提起昨晚的事情,可想到自己和老公恩爱被老马窥视带来的刺激感,苏雯耳根都通红起来。


  苏雯的娇羞让老马窃喜,他接着说:“雯雯,脊椎病虽然是你们老师的职业病,可你才二十出头,如果不及时治疗,再过几年等到脊椎变形压迫到了神经,怕是会瘫痪在床上了。”


  “叔叔,你别吓我。”苏雯俏红的小脸瞬间苍白,她还年轻,要是瘫痪在床,那这辈子可真就完了。


  似乎是在验证老马的话,苏雯的脊椎突然刺痛了起来。


  “哎呦……”


  看到苏雯花容失色,老马果断用手指抵在苏雯的脊椎上,轻轻一摁,苏雯只感觉刚才还刺痛的脊椎竟然不那么疼痛了。


  苏雯活动了一下身子激动说:“叔叔,你怎么做的?真不疼了。”


  苏雯全然不知身上的睡袍衣领已经敞开,此刻老马就站在她身边,一眼就可以看到浴袍内的真空画面。


  雪白的上身让老马瞬间有了反应,但还是正经说道:“这只能缓解疼痛,但治标不治本,想要根治你的脊椎病,就需要刺激穴位纠正变形的脊椎……这解释起来挺复杂的,要不你进来,我帮你按压一下穴位你就知道了。”


  老马说完就朝自己房间走去,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她的心就好像小鹿乱撞,虽然她很忌惮和老马共处一室,可不知为何,双腿却不受控制跟着老马进入了房间。


  老马指了指整洁的双人床说:“雯雯,趴上面吧。”


  “这……”苏雯微微皱了皱柳眉,她怯生生看了眼老马鼓囊囊的裤子,最终还是选择趴在了床上,一股老马独有的男性荷尔蒙气味直涌鼻孔,让她身体莫名的燥热起来。


  看着这具婀娜的身体重新躺在自己床上,老马激动的摁压在苏雯脊椎两旁,即便有睡袍阻隔,但触碰到年轻的身体,还是刺激的老马心跳蹦蹦乱跳。


  这种异性触碰的感觉让老马无比难受,在他轻轻摁压之下,苏雯敏感的察觉到后背虽然有点刺痛,但更多的则是酸爽,身子也由不得的颤抖起来,随着老马的动作,身体更是涌出了一股游走的电流,


  虽然是隔着衣服摁压穴位,但老马毕竟是一个成熟男人,没有被王建满足的苏雯在老马的动作下无法抑制的娇柔喘息起来。


  这曼妙的声音听得老马一愣,他盯着苏雯挺拔的臀部心不在焉的摁压,恨不得立刻就把手伸入睡袍,在两条玉腿之间也好好摁压一下……

  “叔叔,稍微用点力……”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苏雯这诱惑性的要求让老马差点就把持不住了,他从颈部一路摁压来到了纤细的腰部,又缓缓上移,来到了颈部。


  摁压了十多分钟,老马心里越来越痒,他想撤掉这碍事儿的睡袍,但又怕自己的动作引来苏雯的反感。


 正在全身心享受的苏雯被老马的话吓了一跳,虽然昨晚自己的身体不但被老马看了,而且还摸了,但这些都是无法预料到的事情。


  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让她在一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面前脱了衣服,苏雯还是有些纠结。


  老马舔着嘴唇,拨撩道:“雯雯,叔叔只是帮你摁压穴位,这是帮你治病,如果不及时根治,后果不敢设……”


  “叔叔,那我就脱了……”


  不敢继续听下去,为了不让自己以后瘫痪在床,苏雯鼓起勇气,坐起身背对着老马便将睡袍给脱了下来。


  苏雯睡袍下除了一片巴掌大小的粉色布料外再就没有任何东西,饶是没有正面对着老马,可单单看到洁白无瑕的后背,老马在心中也忍不住呐喊了起来。


  昨晚因为太昏暗,并没有看得清楚,这次光明正大的欣赏,这年轻的身体散发出来的香味儿让老马无法把持,立起来的身体摩擦在裤子上无比生疼。


  “叔叔,现在可以了吗?”感受着后背的凉意,苏雯有些娇吟问道。


 不等苏雯开口,老马抬起激动到颤抖的手,朝雪白的肌肤探了过去。


  没有了睡袍的阻碍,两人接触的瞬间,老马的身体就好像要炸裂一样,无比的难受。


  而随着每一次有力的摁压,苏静都会触电一样的颤抖起来,一团无名火焰在心中燃烧起来。


  可是想到王建,强烈的负罪感涌上心头,但因为老公的无法满足,让她心中无比挣扎难受。


  伴随这种强烈的矛盾,苏雯不知自己的俏脸早已通红无比,在老马的不断摁压下,她克制不住的夹紧了双腿,身体涌来一阵酸爽,跟着便澎湃而出。


  感受到苏雯的身子轻微颤抖,还有那用力压制的细微娇吟,老马知道苏雯已经动了情,而且细细一嗅,还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香甜味道从巴掌大小的布料下弥漫而出。


  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老马正琢磨着应该如何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间,一阵鞭炮声突然噼里啪啦响了起来。


  “啊……”


  从小生活在城里的苏雯被这炸响吓了一跳,她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转过身也没细想身后的男人是老马,张开双臂将他紧紧抱在怀中,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拥紧老马……

  “叔叔,我害怕……”


  苏雯很快便感觉到自己的柔软和老马的挺立接触在一起,一阵酥麻的快感席卷全身。


  她不由哆嗦了一下,这种感觉无比舒服,可带给自己这种感觉的人是和自己父亲年龄一样的男人,虽然非常荒唐,但外面鞭炮声还在不断响起,她又不想离开这个可以给她安全感的男人。


  强烈的挤压感让老马舒服的大脑空白,他迫不及待摸索着怀中美人的香背,享受着苏雯带给他的酥麻快感,一边用力摁压脊椎两边的穴位。


  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老马每一次用力摁压,苏雯都会感觉自己被电流击中。


  这种细胞爆裂的感觉一波又一波席卷全身,让她将老马紧紧的抱在怀中,想要放肆的喊叫出来,宣泄自己的爽快感觉。


  “嗯……”


  在老马健壮的身体和手指的摁压下,苏雯最终还是无法克制的喊叫了出来。


  她虽然很爱王建,可是和王建在一起这么多年,时间最长的一次也就只有两分钟,苏雯还没完全有感觉便草草了事。


  她听同事说女人得到满足有种飞入云端的感觉,可因为王建,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得到身为一个女人应该得到的满足。


  此刻自己正坐在一个成熟结实的男人身上,而且自己的上身还挤压在对方胸口,柔软也被不断的摩擦,她早就想让一个强有力的男人将自己送上云端了。


  可一想到老马的身份,苏雯还是有些抗拒,但这种感觉真的太舒服了,身体的本能让她变得神志不清。


  只要我坚守最后一丝防线,就不算对不起王建了。


  苏雯虽然如此安慰自己,可更进一步的荒唐想法就好像究竟一样,冲刷着她未曾被满足过的大脑。


  老马知道苏雯已经彻底动情,便轻抚香肌,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雯雯,人体的穴位都是互通的,现在你后背的穴位已经摁压了一遍,还有两个穴位没有摁压……”


  “叔叔,那你快点帮我按压一下吧。”老马的轻抚让苏雯浑身痒痒,她享受的眯起眼睛,娇喘连连,好像没有了骨头一样趴在老马身上。


  “那两个穴位在你大腿内侧,只有你脱了裤子,不然穿着裤子,位置可能会搞错的。”老马说完在苏雯耳垂吹了口热气。


  苏雯机灵灵颤抖了一下,她的体温急剧升高,意识也迷离起来,整个人就好像要化为一滩水一样。


  “叔叔,不能这样……”


  苏雯虽然已经彻底意乱情迷,她脸颊通红,浑身发烫,如同泥鳅一样扭动娇躯,可最后一丝道德还是让她不能就范。


  自己有老公,而且眼前这个男人都可以当自己父亲了,她要是没能坚守住最后一道防线,那就是对爱情的背叛。


  虽然是拒绝,可这曼妙的抗拒声听在老马耳中,却成了诱惑。


  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老马不顾有气无力反抗的苏雯将她放倒在床上,抓住贴合在娇臀上仅剩的布料猛地用力,苏雯那里便暴露了出来。


  眼前的美景让老马差点喷出了鼻血,他大口吞咽唾沫,直勾勾盯着二十多年未曾看到过的年轻身体。


  苏雯羞愧的闭上眼睛,急忙夹住了双腿,虽然抗拒,但身体的极度渴望却让她无法做出果断的反应。


  “雯雯,别紧张,放轻松一点……”


  老马气喘如牛,急不可耐分开苏雯紧夹的双腿,摸索着来到光洁白皙的大腿内侧轻轻摁压了一下,道德的背叛和身体的渴求凝聚在一起,让苏雯娇喘连连,身体也剧烈扭动起来。


  听到这美妙的喃呢妙音,老马见时机已经成熟,迅速将自己的裤子褪到膝盖,对准位置,猛地朝前挺了过去……

 就在老马马上要得逞时,如同烂泥般瘫软的苏雯感觉到一股无比炙热的气息喷涌在最为柔软的地方。


  她从来都没有被王建满足过,甚至从未感受到这种炙热的气息席卷全身,但饶是她闭着眼睛,依旧知道散发着炙热气息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想到一会儿自己饥渴的身体就要被填充,她的脑中闪现出王建的身影,理性瞬间将身体的渴求所战胜。


  此刻自己正一丝不挂的躺在老马面前疯狂扭动身体,这种羞耻感让她急忙将双腿紧紧夹住,同时也慌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老马见苏雯已经清醒,不敢继续霸王硬上弓,趁着苏雯还没睁开眼睛,迅速提起了裤子,装作关切询问:“雯雯,怎么样?好了吗?”


  “好多了……”


  苏雯脸颊羞红,娇嗔看了眼老马,下意识朝裤子瞥了一眼。


  可是见老马裤子虽然鼓囊囊的,但并没有任何东西暴露出来,她的心脏跳动的更加迅猛起来。


  “叔叔的裤子整整齐齐,难道我刚才想错了?可是那种感觉明明是……”苏雯心如同小鹿乱撞一样,脸颊通红的看了眼老马,却发现老马的目光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山峦。


 

“雯雯,真是对不起,我也是因为你的病情太着急了。”


  老马尴尬别过头,他并没有趁机继续拨撩,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不让苏雯反感讨厌自己,以后还是会有很多机会的。


  “叔叔,谢谢你了。”虽然被老马扒了个底朝天,苏雯并没有责备老马,毕竟是老马让她疼痛的脊椎缓解了下来,而且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妙。


  苏雯匆忙穿上睡袍,拎起湿哒哒的裤子,也不敢继续逗留,急匆匆走了出去。


  此刻房间内还弥漫着二人动情时分泌出的荷尔蒙气息,她担心自己会再次被这股味道冲击的意乱情迷,做出对不起王建的事情。


  看着面红耳赤的苏雯从身边走过,老马很想将她压在床上疯狂耕耘,可这个疯狂的想法最终还是被压制了下来。


  听到隔壁传来关门声,老马叹息一声,脱的精光躺在床上,嗅着床单上遗留的苏雯体香,将手伸入被子内开始放飞起了自我。


  释放之后,老马这才满足的闭上眼睛。


  昏睡时,老马隐约听到王建酒醉回来,而且还听到苏雯不满的嘟囔声从隔壁传来。


  等隔壁安静之后,老马就一直处于这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不知过了多久,一缕敲门声突然响起,将他彻底惊醒过来。


  “谁啊?”老马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问道。


  “叔叔,是我。”苏雯犹犹豫豫的娇柔声响起:“王建喝醉了,吐的满床都是,我现在没地方睡了,外面太冷了,要不……要不我今晚睡你房间吧……”

 老马脑子瞬间蒙圈,他做梦都没想到,经历了昨晚的事情,苏静竟然会主动要和他同床共枕。


  等回过神,他急忙掀开被子准备开门让苏雯进来,可看到自己赤条条的,担心苏雯吓得扭头就跑,又合上被子激动喊道:“雯雯,外面冷,快进来吧,别冻坏身子了。”


  “吱呀……”


  房门打开,苏雯依旧穿着那件睡袍,浑身发抖的走了进来。


  她老早就被老公的呕吐熏得跑了出来,本想一个人在外面挺过一晚上,但是冻得实在受不了,没办法之下,这才敲开了老马的房门。


  “叔叔,真是麻烦你了。”


  房间内亮着小夜灯,苏雯只能看到老马躺在床上,因为还没适应光线,没有看到老马贪婪的目光打量自己。


  “麻烦什么呢?你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挨冻呢?”为了探探苏雯的底,老马挣扎准备起身:“雯雯,你就睡在这里,我出去将就一宿。”


  苏雯急忙说:“叔叔,你就睡在床上吧,外面太冷了。”


  老马憨笑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苏雯嘤嘤说:“是我不好意思才对,三更半夜麻烦你,我就睡边上就行了,不会妨碍到叔叔睡觉的。”


  老马掀开一侧的被子说:“快别说了,赶紧躺下吧,农村晚上寒气重,别让寒气侵体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苏雯打了个冷颤躺在床上盖上被子,本想就穿着睡袍睡觉,又膈应的难受,就摸索着在被子里脱了睡袍,两个人就这么赤条条躺在同一床被子里面。


  老马因为妻子去世,二十多年没有在女人身上感受过鱼水之乐,而苏雯和王建在一起,从来都没有享受过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


  加上从昨晚开始,二人发生的暧昧事情,让躺在床上的两人一度非常尴尬。


  “雯雯,你那边没电热毯,要是冷了就朝我这边靠靠吧。”


  “嗯。”


  苏雯应了一声,朝老马移动过去。


  二人都没有穿衣服,加上这张双人床只有一米五宽,稍微挪动一点,苏雯便触碰到老马结实炙热的身体。


  她好像触电一样剧烈哆嗦了一下,脑中很快浮现出傍晚自己一丝不挂的画面,不自然便湿润起来。


  老马也回味着刚才肌肤相亲的感觉,之前已经发泄的身体又挺立了起来,呼吸也开始急促。


  二人就这么平躺在床上,谁都没有说完,就连急切想要耕耘苏雯的老马也出奇的没有任何动作。


  许久后,困意同时袭来,二人呼吸慢慢平稳双双进入了梦境。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梦中,苏雯梦到王建变得生猛无比,抓住自己的山峦疯狂的晃动,让她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怀中。


  而老马也梦到自己去世二十多年的老婆又重新活了过来,还一丝不挂躺在自己身边,抓住了自己的挺立,用手轻抚他结实的胸膛。


  二十多年没有看到妻子,老马在梦中将妻子紧紧拥抱在怀中,疯狂拨撩那两座皑皑雪山,探向湿润的泥泞不断刺激。


  当妻子牵引着老马的坚挺来到柔软之地的时候,老马本能朝前顶了一下,可是感觉到一阵湿润的温热席卷全身时,老马瞬间清醒过来,这根本就不是做梦。


  他怀中真的紧抱着一具女人的神体,手还覆盖在胸口上晃动,让他亢奋无比的是,挺立的身体就不偏不斜抵在这具酮体的柔软湿润上面……


  苏雯被老马摁压穴位后就变得泥泞不堪,虽然回到了房间,可空虚的身体却让她浮想翩翩,原本湿润的柔软也更加湿润。


  加上身边躺着一个弥漫雄性荷尔蒙气息的男人,这股味道让她更是难以把持,在梦中一边迎合着王建的抚摸,一边抓住了王建的坚挺朝自己的泥泞探了过去。


  感觉到王建的坚挺抵在身上的瞬间,苏雯也瞬间清醒过来。


  这缕气息非常炙热,而且触感无比真实,根本就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现实的事情。


  她猛地睁开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就背对着老马躺在床上,老马的一只大手也捂住了自己的山峦,更要命的是,这抵在自己湿润处的坚挺正是老马的身体。


  刚才虽然在做梦,可是自己所做的梦,都是现实所折射进去的。


  苏雯冷汗瞬间渗透了一身,躺在床上吓得一动不动,任凭老马的挺立在泥泞处不断摩擦。


  这种感觉让她很快就浑身炙热了起来,血液也瞬间沸腾,那片柔软更加润湿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