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三根手指头就不行啦/ 我难受就放里面一下我不动

   阮佳妮越是挣扎,纪臣就越是兴奋,手掌往下摸去,一把扯下她的内裤,用手指揉搓着。

 文学

    没办法忍受更多,纪臣稍扶起自己的巨g,用力一挺身。

  你这个,小妖精!

  “啊!疼……好疼啊……”虽然有点儿湿润,可阮佳妮毕竟是第一次,异物入侵的不适感和疼痛感让她感到痛苦,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眼角有泪水滑落……

  “唔……好紧……”身下这个小人儿,怎么会这般紧致,难不成是第一次?

  纪臣强忍住律动的欲望,俯身吻住娇嫩的,用舌尖沿着打圈,时不时吸吮住,发出“巴咂巴咂”的声音。

  阮佳妮觉得浑身发热,传来触电般的刺激感受,让她忍不住拱起身子,想要更多。

  “啊……混蛋,你混蛋!”阮佳妮想举起手,却发现浑身无力,身体羞耻地配合着眼前这个男人。

  “宝贝,我开始动了。”

  低沉的嗓音从耳畔传来,随后双唇被他吻住,他轻柔地亲吻着,巨g在体内慢慢律动,极尽温柔。

  “唔……唔……”

  纪臣仿佛吃到了世上最好吃的东西,如此香甜可口。每每阮佳妮想要退缩,纪臣就会吸吮住,勾弄着。

  被挑逗的阮佳妮不知不觉也开始回应起来,两个人的舌头在口中缠绵起来。

  纪臣得到回应,欣喜若狂,一只手轻轻抚过阮佳妮性感的锁骨,落在丰满的rf上,用两根手指夹住已经变硬的小红点,一边揉捏着柔软的rf,一边摩擦着,引得阮佳妮一阵阵轻颤。

  经过纪臣的一系列挑拨,阮佳妮的已经足够湿润了。

  “真是敏感的小东西,下面流了好多水!”

三根手指头不行

  纪臣不由加快速度……

  “嗯……啊……”阮佳妮觉得前所未有的舒适,原本的异样感全部转变成舒适感,汇聚在小腹,几乎夺走了她全部的意识!

阮佳妮的脸上攀上两朵红云,纪臣看着身下这个女人泛红的脸颊,知道她快要高潮了,更是用力地活动着腰部,肉体的碰撞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纪臣快速活动着,在她的内疯狂抽c,美好的感觉一次次叠加。

  “啊……哦……”阮佳妮发出满足的声音,不断吸允着纪臣的巨g,越来越紧,纪臣用尽全力抽c着。

  终于……

 纪臣看着身下的人儿,此时迷迷糊糊已经陷入昏睡。

  将巨g从她体内拔出,便仔细端详起她的脸。

  柳眉、杏眼、小嘴,真真是个美人儿,最让纪臣沉醉的,是她的温暖,被包裹着的温暖,此刻指尖传来,她肌肤温度,也是如此温暖,让纪臣多年如冰的心,一点点消融。

  收拾好衣服,将外套包裹在阮佳妮的身上,拦腰抱起熟睡的她。从现在开始,不,从她出现在他视线的那一刻,她便注定是他的女人了。

  阮佳妮醒来时已经是下午1点了,可困意还是很浓,心想,昨晚不该贪杯。

  昨晚?昨晚!

  阮佳妮一个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

  可引入眼前的一切让她目瞪口呆!这……这是哪儿?

  白色的窗帘,宽大松软的床,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醒了?”低沉磁性的嗓音打断阮佳妮的回忆。

  阮佳妮抬头,纪臣正靠在卧室的门框上冷冷看着她。阮佳妮撞上那双寒潭一般的双眼,不禁打了个冷战。可这张脸,就是昨晚那个……

  你会为你昨晚所作的一切后悔的!我要报警!”说着就想找手机报警,可刚想起身才发现自己此刻竟然一丝不挂!整张脸羞红起来。

  “强奸?你确定那是强奸?而不是你情我愿?”刚刚还是如冰山一样的脸,此刻竟然如此玩世不恭,勾起的嘴角,玩味的眼神,让阮佳妮慌了神。

  “昨晚,我……”

 “你这个无耻的混蛋!”

  “我是混蛋,但只有你能见识到我混蛋的一面,你应该感到庆幸。”纪臣看着阮佳妮涨红的脸,只觉得有趣,不禁想逗一逗她,“再说,你有证据吗?”

  证据这个词就像死穴,让阮佳妮一时语塞……

  阮佳妮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行吧,都9102年了,一夜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就当被狗咬了一口!”说完瞪了他一眼。

  纪臣不气反倒觉得好玩。

  “我衣服呢?”

  “撕烂了,扔了。”

  “那你去给我买套衣服,我给你钱。”

  “钱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没有吸引力的东西。”

  阮佳妮觉得自己的血压正在蹭蹭往上升,眼前这个男人,长得人模狗样的,说起话来,怎么这么欠揍!

  “那你怎样才肯帮我买呢?”

  “再给我c一次。”

  “你!”阮佳妮觉得眼前这个简直无耻至极!裹着被子从床上下来,也不经过他同意,径直走向白色的衣柜。

  好家伙,一打开衣柜,全是白衬衫和西装。只好随手拿了一件白色衬衣穿上。

  白色的衬衫裹着阮佳妮的酮体,胸前两颗小红点若隐若现。纪臣咽了一口口水,感叹来自她身体的致命吸引力。

  “你干什么!”纪臣攥住阮佳妮的手,“你打算就这样出去?”

  “不然呢?我还有急事。”

  纪臣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电话就响了。

  纪臣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微蹙眉头:“你站着别动!”说完,转身去接电话。

  “和盛世的合同谈的怎么样?”

  “后天就可以签合同了,爸。”

  “嗯,这次合作很重要,不能有闪失。还有……个人作风上也要注意。”

  “我知道,爸。”

  “嗯,你妈身体最近不太好,抽时间来看看她。”

  “好。”

  等挂了电话,纪臣一转身,客厅空空如也,门开着,沙发上灰色的小毯子也不见了踪影。

  伪装未成年少女

  阮佳妮刚出门,就接到了客户的电话。

  “你好,我是谭宇辰,我们今天约了下午两点在梅林路街角的咖啡厅见面的,不知道你还记得吗?现在已经……三点半了,我怕你出什么意外,所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你是否安全。”态度有礼,声音温柔,像极了冬天旭日初升的温暖。

  竟然已经三点半了!阮佳妮不好意思地回复:“对不起,我现在在路上,有点堵车。”

  “不碍事,我等你。”谭宇辰挂断电话,又点了一杯咖啡。

  阮佳妮飞奔出小区,奈何小区太大,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出口。

  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地点,心中忐忑不安,穿成这样怎么见客户啊!

  “师傅,停车。”高档小区附近的服装店阮佳妮都不敢进去,只能等车开到商场门口,才叫司机停车,“师傅,你在这儿等我一下,五分钟,五分钟我就出来。”

  商场一楼特价出售的服务员正在笑盈盈的送走客户,却看见一个奇怪的女人,披着一条Burberry的毯子,穿着Armani的拖鞋,从商场大门鬼鬼祟祟的小步快跑进来,毯子遮挡着她的面部,看不真切她的脸。只是一双水灵的眼睛,可以看出,这女人颜值不低。

  一个漂亮的女人,大白天的,披着名贵的毯子,穿着名贵的拖鞋,鬼鬼祟祟来这种普通商场,服务员脑海中冒出千万个问号。

  “快!给我拿一套能穿的衣服。”阮佳妮不顾周边人的侧目,说完便钻进了试衣间。

  服务员晃过神来:“可是,小姐,我这里……”话没说完,面前的人就不见了踪影。

  服务员小姐只好硬着头皮挑选,样式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尺码,这,这哪有她穿的尺码啊!她卖的是童装啊!

  阮佳妮接过服务员递进来的衣服,顿时傻了眼,白色的T恤上印着一个毛绒熊的图案,这也就罢了,穿上后衣服有些紧,而且长度只到肚脐的位置。

  “喂!你过来。”阮佳妮伸出头,叫来服务员,“太小了,拿个尺码大的。”

  “这是最大的了,我们这儿是卖童装的……”

  “童装?”阮佳妮愣了一下,刚刚太匆忙了,就近选择了一家店,没想到是卖童装的!可是现在还要出去找服装店,恐怕时间来不及了,“那你这儿有剪刀吗?给我一把剪刀。”

  阮佳妮虽然学的是室内设计,但是也因为兴趣,接触过一段时间服装设计。

  五分钟后,阮佳妮在服务员小姐姐诧异的目光中离去。

  咖啡厅。

  谭宇辰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背心的女人走了进来,衣服胸前还印着一个大大的玩具熊图案。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露出纤细的小腿,显得青春可爱。

  那女人环顾四周,最终朝谭宇辰的方向走来,谭宇辰并未放在心上,好友曾说,介绍的设计师是个都市丽人形象的女人,性感却理性。

  可那女人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还对他微微一笑,竟让他有些慌神,这个笑容如此单纯可爱,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

  “你好,我是阮佳妮。”阮佳妮伸手,可面前这个人却愣愣地看着自己,阮佳妮心想,一定是让他等得太久,客户有些生气了,便急忙道歉。“抱歉,路上太堵了。”

  不好意思~昨天发错了~这个才是第四章~

 “哦,你就是阮小姐,没事没事,等的不久。”谭宇辰急忙握住阮佳妮的手,实际上他已经等了她两个多小时了,虽然一直是个好脾气的人,其实心里是有些生气的,可看到阮佳妮的笑,他便一点怒气也没有了。

  阮佳妮是个专业的设计师,事无巨细的询问谭宇辰的要求,适当的时候也会加入一点自己的想法,整个谈话过程十分友好,尤其是谭宇辰温柔的嗓音,阮佳妮感觉这不是一次与客户的交谈,更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温馨。

  不知不觉,夜就深了,谭宇辰提议一起吃晚饭,阮佳妮也没有拒绝。眼前的这个男人总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天然的魔力。

  “谭总,不好意思,今天顶楼被包了。”饭店经理有些尴尬地说,都是金主,都不敢得罪,只能笑盈盈地说,“14楼的包厢还有,您要哪个都可以。”

  “梅雪阁吧。”

  “好好。”转身便对身边的服务员低声说,“请张总去风竹阁吧,就说梅雪阁谭总要,他会退的。”

  “是。”

  一顿饭下来,阮佳妮和谭宇辰相谈甚欢,仿佛两个人不是雇主和客户的关系,更像是多年的好友相聚。

  “谢谢你今天请的饭,等你的设计结果落定,我请你吃。”

  “好啊,那我就预约下了。”

  两人在电梯前相谈着,可电梯门一开,阮佳妮整个人都僵住了。这人不是……

  “纪总,好久不见。”谭宇辰看到电梯里的一身西装笔挺的纪臣,原来是他在顶楼,看样子是在谈生意,难怪会大手笔包下整层。

  纪臣并不看谭宇辰,只是微微侧头,点了点,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阮佳妮。

  昨晚还是一身红裙的小妖精,今天这青春靓丽的打扮是想玩未成年吗?一想到她和谭宇辰在一起,怒火从心里噌噌往外冒,连身边的助理也感觉到了低气压,立刻低头不语。

  电梯从14楼到1楼只需要几秒钟时间,阮佳妮却觉得过了一年!气氛实在太怪异,电梯门一开,她便大步往门外走去。

  “你和纪总认识?”谭宇辰觉察出什么,好奇问道。

  “不认识。”阮佳妮气结。

  谭宇辰薄唇微微一抿:“看来,是有过节。”

  纪臣一坐进车后座,就让司机盯紧了前面那辆车。这个女人竟然勾搭上谭宇辰,先前与盛世成功签下合同的好心情一扫而光,目光冷炙地盯着前面那辆黑色的车子,一想到他们俩并排坐在后座,胸口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谭宇辰将阮佳妮送到楼下。

  “我就不送你上楼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再见。”

  阮佳妮目送谭宇辰离去,才转身上楼。

  远处一辆黑色的车子里,纪臣正锁着眉,看到谭宇辰离开,心里的石头才落了一半。谭宇辰要是敢进楼半步,他就卸了他一条腿!

  纪臣打发走司机,把车停在楼下,看着楼上亮起昏黄的灯光,心,竟也柔和起来。

  正看得出神,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鬼鬼祟祟地从灌木丛中摸出,左右四顾,看没什么人,闪身溜进楼里。这小区年代已久,监控并不多,大楼的门因为方便出入一直开着。

  纪臣立马提起神来,待那人进去后,便悄悄从车里出来,跟了进去。

  回到家后,阮佳妮脱掉衣服,瘫软在沙发上,阖目休息了一会,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事。阮佳妮并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第一次给了爱的人当然好,若没有,也不会因此太过懊恼。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阮佳妮身体有些发热,那个男人真的很帅,而且,技术也不错。也可能是因为昨晚醉了酒,自己似乎也很投入。

  嗤笑一声,就当一场艳遇吧~

  阮佳妮躺在浴缸中,戴着耳机,耳边传来舒缓的音乐,紧绷了一天的身体慢慢放松……

  歹徒夜闯闺门

  纪臣进楼后便不见了那个人的踪影,他什么也没多想,立马冲向阮佳妮的家,一路上连楼道的灯都没有,只能借助月光隐约看到眼前东西的轮廓。

  小偷觉得自己今天走了大运,竟然遇到一个连门也没关的人家,在外面观察了一会,听到房间里响起水声,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不费吹灰之力便进了门,瞄了一眼,沙发上散落着女人的衣物,还有一个黑色的包。

  翻出钱包,里面有不少现金,一边将现金装进口袋,一边仔细端详起身份证。

  还真是个可人儿,虽然是证件照,却还是难以掩饰身份证上女人漂亮的模样。卫生间传来女人的哼唱声,唱得他心痒痒,壮了壮胆子,轻声走向浴室。

  阮佳妮正泡得舒服,想着时间已经很晚了,便想起身冲洗后稳稳睡一觉。刚睁开眼,帘子上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拿起浴缸旁边的沐浴露……

  想象着帘子里面的场景,那小偷的下身早已肿胀,叫嚣着愉悦一番。

  刚一打开帘子,阮佳妮眼疾手快,将一手的沐浴露猛地甩在小偷的眼睛上。

  “啊!”房间里响起一声惨叫。

  纪臣的心一下揪了起来,两步并作一步朝楼上飞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