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红酒瓶 :我要你属于我一个人的

“嗯!”

 文学


桃香忍不住的轻哼了一下,但她很快又挣扎着推开李响,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道:“李响,我都已经嫁人了,不能背着我男人做这样的事情。”


紧接着快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不时回头偷看了几下李响生怕他追上来。


她也是女人,刚才的挑逗差点让她失去理智,但她想到张全的事情心中一阵哆嗦让她恢复清醒。老公的脾气她不是不知道,这事如果真的被老公知道,恐怕不但李响会被毒打,就连她自己也会被打个半死。


李响瞄了几眼她的背影之后赶紧朝着马车的方向跑去,此时的他面红耳赤,唯有跑步才能让凤仙看不出破绽。


“你怎么回事去了那么久,出啥事了?”


看到李响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凤仙问道。


李响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没事,找了半天没看到人影,应该是有人不小心摔了一跤之后走人了。”


随即驾着马车朝着村里继续赶路,眼中却全是刚才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让他回味无穷。


回到杂货铺把货卸下之后,李响原本还想四处转转却下起了小雨,不得不回家睡大觉。


接连几天小雨,让他无所事事,就呆在杂货铺帮着凤仙看店铺。


傍晚,凤仙回到后院厨房做饭,留下他一个人看着店铺。


“凤仙姐,帮我买一**酱油,家里没酱油了。”桃香低头走进店铺里面。


“是桃香啊,这么晚了还没做饭呢。”李响看到是桃香立刻迎了上去。


桃香顿时有些尴尬,走到一边的货架挑选酱油牌子。


此时她穿着一条超短裙,白~皙的大~腿看得李响口水直咽。虽然她已经是结婚的女人,却保养的很好,白白~嫩嫩的大~腿让李响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上几把。


就当他的手刚刚撩~开她的短裙看到里面那黑色的蕾*丝花边底~裤的时候,店铺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李响,给我一包烟。”


突如起来的声音让两人为之一怔。


尤其是李响赶紧把手放下,回头一看,只见张全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收银台旁边。


你丫的张全,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打搅老子的好事。


身边的桃香却是赶紧掏出二十块钱塞给他之后,都没有等他找回零钱就快步走出店铺。


李响走到收银台丢给李全一包精品白沙,说道:“张全,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说话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不爽。

不要用红酒瓶


张全丢给他十块钱扭头瞄了一眼桃花远去的背影之后回过头来,诡异的笑了笑,说道:“李响,是不是看上桃香了?”


“去去,说什么呢,我可是正人君子,没你想的那么龌龊。”李响心是口非的说道,朝他翻了个白眼。


“得了吧你。”张全四周瞄了几眼看到没有人,于是把声音压的很低,轻声说道:“只要你帮我个忙,我帮你把桃香搞定。”


李响眼中闪出一道亮光,转而笑道:“李全,你这是唱的哪出啊。”


张全狠狠的咬了咬牙齿,眼中闪出一道杀气,说道:“我要找村长报仇。”


“啊!”


张全赶紧捂住他的嘴巴,手指放在嘴边,“嘘,小声点,别被人听到。”


李响眉头一皱,轻声说道:“李全,你不想活了,村长都敢动。”


“去他娘的狗屁村长,我只问你,这忙你帮还是不帮。”


“你开什么玩笑,人家可是村长,家里有钱有势力,而且他表哥在城里面可有势力,就你我两人拿着烧火棍去啊。”李响把头扭到一边。


张全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中,说道:“行,你不帮也行,我现在就去村长家把你刚才的事情说出去,到时候,嘿嘿。”


李响顿时傻眼了,刚才他虽然没有摸~到,但只要张全添油加醋,没有的事情都会变成事实,到时候恐怕自己真的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赶紧掏出打火机给张全把香烟点燃,自己也点了一支,说道:“张全,看你说的,我这也没有说不帮忙啊。只是就我们两个,势单力薄的,怎么跟人家玩。”


张全见他还有些犹豫,于是靠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只要你帮我的忙,我不但帮你把桃香搞定,还让我老婆陪你睡觉。”


李响再次傻眼了,这天下哪有主动让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睡觉道理。虽然张全被村长毒打了一顿躺了好几个月,可也没有把脑子打坏啊。不对,这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我的问清楚。


一番询问之下,张全才很不情愿的把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原来前几年张全去村长家有事,村长不在家,刚好撞见桃香在洗澡,于是偷看了几眼。哪想到村长突然回来,看到这一幕,村长哪里受的了,一气之下把张全打个半死,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虽然后来身体恢复了,可伤势影响到了命~根子,让他那玩意永远沉睡醒不过来,要不然他怎么会结婚到现在都还没有小孩呢。


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成了一个废物,没有了传宗接代的能力,这让他恨不得亲手把村长的那鸟玩意给剁了,让村长也尝尝看到女人躺在床~上却动不了的滋味。


听完之后,李响后背都冒出一阵冷汗,心中犹豫不定。


如果帮他的忙,要是被村长的表哥知道,凭着村长表哥的势力恐怕他这辈子算是玩完了。


如果不帮忙,自己调戏桃花的事情被村长知道了,说不定也会成了张全现在这副太监模样。


权衡之下,李响硬着头皮答应帮忙

张全刚刚离开没多久,凤仙急冲冲的跑来,说道:“李响,你帮我照顾一下店铺,嫂子打电话给我说我哥为了救孩子从山坡上滚下来了,我的去我哥家看看。”


说完快步朝着哥哥家跑去。


“喂!”李响还想说什么却又把嘴巴闭上。


凤仙哥哥叫刘能,就住在这个村里,经常到山上去放套,弄一些野鸡什么的拿去卖,对李响也是关照有加。


李响是个有恩必报的人,赶紧把店铺收拾一番带着一些东西关好店铺大门朝着刘能的家里走去。


刘能的家没有多远,五六分钟就到了。


还没进门就听到家里传来一阵阵哽咽的声音。


走进房间一看,刘能已经躺在床~上,盖着被子,额头缠着一大圈纱布,脸上还有些擦伤,涂着一些红药水。


身边的凤仙和刘能的妻子牡丹已经哭成泪人。


“刘哥,怎么样了,好些了吗?”看到这一幕,李响都忍不住的闪动着泪光。


刘能勉强的挤出一丝苦笑,说道:“是李响啊,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李响并不知道他的情况,于是把东西放下,一边安慰道:“没事就好,我都担心死了,特地跑来看看你。”


凤仙只有这个一个哥哥,看到哥哥伤成这样,跑出房间来到院子的角落一个人抽泣。


李响瞄了一眼她的背影,转而说道:“那个嫂子你照顾一下刘哥,我去劝劝她。”


说完转身走到凤仙的身边。


好几次张嘴想要安慰,可哽咽的声音都让他自己都流出了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良久,他擦了把眼泪,右手拍着凤仙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人都回来了,而且又没有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


凤仙一把甩开他的手,抽泣道:“谁说没事了,医生说我哥那地方受伤,恐怕再也无法”


哽咽的声音没有继续,她是寡*妇,自然体会过没有男人的日子,那种空虚寂寞的日子她又何尝不知道是一种说不出的痛。而如今自己的哥哥竟然也要过这样的日子,她怎么不伤心。


李响猛然一怔,这才知道凤仙为何哭的如此伤心。


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等赚够了钱把刘哥送到大医院看看,说不得就能治的好呢。”


“大医院,那的多少钱,就我们家这点家当,恐怕连一个礼拜都**,我,呜呜”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让的李响呆呆的站在身边说不出一个字。


的确,如果要进大医院,一天的费用对他这么一个穷光蛋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钱,这该死的玩意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创造出来的,如果他有钱,现在都能把刘哥送到最好的医院去治疗,让凤仙不在这里哭泣。


可他却没有钱,甚至只是靠着给风仙跑腿过日子。


狠狠的咬住牙齿,暗自发誓,总有一天要赚够钱,让自己过上好日子,让凤仙进入自己的怀抱永远都不要哭泣。


无奈的他低头走出小院大门,一路思索着该怎么去赚钱。


“咦,这不是李响吗,还没吃饭吧,走,跟我回家吃饭去。”张全正要走进自家小院大门的时候看到他低头走在路边,于是快步走了过去,挽着他走进自己家里。


李响原本就还没有吃晚碗,也不拒绝,跟着他坐在桌边。


“是李响兄弟啊,来,一起吃吧,粗茶淡饭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别客气。”张全的媳妇莲芳落落大方的给他把饭乘上。


或许是没有想到李响会来,她胸口衬衫的纽扣有几颗没有扣好,弯腰把碗递给李响的时候,衬衫里面那白花花的一片被李响看的清清楚楚。


李响一个激动赶紧站了起来,直勾勾的眼睛望着里面,不停的咽了好几次口水,说道:“谢谢嫂子。”


“呃,张全都比你小呢,怎么叫嫂子了。”莲芳脸上升起一阵红晕转身赶紧把纽扣给扣好才转身坐下。


张全其实心中还盘算着一件事情,就是让李响给他生个娃,给自己家留个后,当然这事情他还没来的及跟老婆商量。看到李响那色~眯~眯的眼神,顿时知道李响肯定不会反对,现在就只剩下老婆这一关了。


于是说道:“我去拿酒,咱哥俩喝几杯。”


“老公你坐着,我去拿。”没等他离开,莲芳立刻起身朝着橱柜走去,拿来一**烧刀子。


“我再去炒个小菜下酒,你们先喝。”张全似乎想让他们两人多接触一下好试探一下老婆的反应。


哪想到莲芳似乎已经看出了什么,快步走向厨房,一边说道:“老公,你跟李响先喝着,我去弄。”


张全尴尬的坐下,给李响倒了一碗酒,两人悠悠的喝了起来。


“怎么样,我家莲芳还不错吧,结婚好几年了,瞧那身材,都还没走样呢。”张全试探性的问道,虽然他心中多少有些不情愿,但为了报仇,为了给自己家传宗接代,他不得不强装着笑脸在李响的耳边轻声说道。


李响望着厨房里面莲芳的背影,那风韵的翘~臀伴随着炒菜的动作左右晃动,让他那玩意都忍不住竖立了起来。


乖乖,平时还真没注意,没想到莲芳结婚都快三年了,还保持的这么完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