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一星期不能掉出来检查” 双人荡秋千的姿势

  我气息不知不觉粗重,心里犹豫了一下,打开门,顺着走道,蹑手蹑脚的向张总的主卧走去,伴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老板娘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起来,软软的,甜甜的,若有若无,仿佛猫抓在我心里挠一样。

 文学

    走到张总主卧室的门口,里面的传出的动静更加清晰了,我心跳很快,快的能够清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老婆,你再大声一点,这样我更兴奋一点,比以前更持久。”张总夹杂着粗重气息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来。

    “嗯……不要,已经够大声了,我不好意思……”

    这是老板娘的声音,听到老板娘抚媚的声音,我一下子亢奋起来,全身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

    这时,我发现张总房间的门竟然没关严,有一个小小的缝隙,心底有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对我说,只要你轻轻一推,你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光景。

    咽了一口口水。

    我心狂跳的凑近了门的缝隙,然后就看到了令我血脉贲张的画面,此时,老板娘躺在床上,咿咿呀呀的哼个不停,在张总的手下像水蛇一样niu动着。

    突然,她坐起来,搂住了张总的脖子,媚眼如丝的说:“老公,我要……”

    “不是在给你呢吗?”

    “我要你那个……”

    老板娘咬着嘴唇说完这句话,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脸色愈加红润了,好像要滴出血一样。

    我眼睛不眨的盯着老板娘的脸,她那娇羞的脸让我兴奋不已。

    张总见老板娘说出自己想听的话,得意的笑了笑:“翻过来。”

    老板娘抚媚的白了一眼张总,本来很难为情,可是又很想要,只好随了张总的愿,爬起来趴着。

    我看到这样的画面,兴奋的简直快要疯了,口干舌灶的厉害。

    张总隐晦的看了一眼我这边,觉察到我在门外窥看,似乎是故意莿激我一样,嘿嘿一笑,然后在老板娘的惊呼中,突然攻城略地。

    看到张总得意的样子,我不禁暗暗替老板娘不值。

    老板娘在宁安市名媛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美女,气质也特别的好,可是张总居然为了王雅兰那个女人要跟老板娘离婚。

    王雅兰虽然长得也很漂亮,但是在我看来不管是样貌还是身材,她都比老板娘差远了,唯一的优势就是她够年轻。

    不过转念一想,我不禁要感谢老板,他要跟老板娘离婚,不就便宜我了吗?

    虽然老板娘也不一定能够看得上我,但是光是能够看到老板娘这幅模样,就已经让我足够满足了。

    如果……

    如果她真万一看上我,跟我滚一滚床的话,那我真的死也值得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头衮烫,直勾勾地盯着老板娘莠人的曲线,仿佛正在跟她战斗的人是我一样。

    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老板突然一声低吼,完事后疲倦地躺在了一边。

    “出来了啊?”老板娘拿过事先准备好的纸巾擦拭着,抚媚的声线中透露着隐隐的意犹未尽和失望,她还难受着呢,不上不下的。

    “最近公司事情太多了,有点太累了。”张总疲倦的解释了一下,最近一个月,王雅兰弄得他身心疲倦。

    “好吧,你先睡,我收拾一下,等下去洗个澡。”

    老板娘虽然有些沮丧,但是情商很高的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这种事情是男人的遮羞布,能不揭开就不要揭开。

    老板娘下了床,拿着脏了的纸巾向衣橱这边的垃圾桶走来,身材真的好,雪白如玉,挺拔高耸,两腿也是惊人的修长紧致。

    衣橱离主卧门很近。

    我见老板娘走过来,怕她发现,赶紧轻手轻脚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心跳如鼓。

    如果说之前张总让我钩引老板娘我还有些犹豫,但是刚才张总和老板娘战斗的画面,简直就像在我心里埋下了一个种子,并且破土发芽,茁壮成长。

 我躺在床上尝试了很久睡觉,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出现的就是老板娘撅着屁股的画面以及她千回百转,抚媚的申吟声。

    想了想,我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卫生间用五姑娘解决。

    张总家除了主卧,其它房间是没有卫生间的,所以我只能去外面的公用卫生间解决,到了卫生间门口,里面的灯亮着,我也没多想张总家晚上灯基本上是不关的。

    可是,当我推开卫生间门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令我瞠目结舌的画面。

    老板娘正坐在马桶上,宽松的睡衣高高的撩起,额前秀发凌乱,脸色潮红,紧闭着美目,咬着一边嘴唇,一只手揉着胸,双腿并拢,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腿间。

    虽然刚才我已经偷看过老板娘没穿衣服的样子,可是那毕竟是身为旁观者在偷看,哪有这么直接面对来的冲击力大?

    无与伦比的美貌,曲线玲珑的身材,两抹如碗倒扣的雪白的可以看到肌肤里面的青筋,几乎是在一瞬间,我立刻就血脉喷张,有了反应。

    “谁啊!?”

    老板娘听到门的动静,低声惊呼一声连忙夹紧双腿,落下上衣,双手环臂挡在胸前,非但没有遮挡的效果,反而将两抹硕大的雪白挤压的更加凸出诱人了。

    “我,我,对不起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老板娘主卧室里就有卫生间,我压根就没想到老板娘会在公用卫生间。

    “我现在就走。”

    我急急忙忙转身往外面走,免得激怒老板娘。

    “哎,等下。”老板娘刻意压低的情急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疑惑的转过身,老板娘依旧坐在马桶上,捂着胸前,双腿紧并,小裤裤挂在脚踝处。

塞东西一星期不能掉出来检查

    她脸红透了,红到了耳根处,美目里又羞又怒,还有一丝尴尬。

    “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许告诉你老板知道吗?不然我就让他把你开除了。”老板娘红着脸对我威胁道。

    “嫂子,你放心,我肯定不说,我今天晚上一直都在房间睡觉没出来过,什么都没看见。”我对老板娘保证着,其实心里却在想,如果你知道你老公为了顺利跟你离婚,让我勾引你,甚至故意跟你做爱,门不关让我去偷看,你会怎么想呢?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有意无意的往老板娘胸前遮挡不住的雪白看了过去,眼神里尽是渴望的炙热,心扑通扑通直跳。

    老板娘觉察到我眼神对她的侵犯,又羞又怒,她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有些生气的呵斥道:“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出去?”

    我见老板娘真生气了,赶紧从卫生间出来,带上了门,可是还没等我回到房间,卫生间里突然传来老板娘带着痛苦的惊呼声。

    我赶紧跑回去,对着门紧张的问:“嫂子,你没事吧?”

    “没,没事,嘶。。”

    “那行,我在外面,嫂子你有事叫我。”

    老板娘的声音里明显带着逞强和痛苦,虽然我有点不放心,果不其然,等了一会,老板娘羞涩的在里面喊道:“陈升,你走了没。”

    “没。”

    “那,那你进来帮一下我。”

    我闻言,推门进去了,只见老板娘半侧着身子坐在地上,知性精致的脸上带着一丝痛苦,应该是在起来的时候没站稳,摔倒,哪里摔伤了。

    我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毕竟男女有别。

    老板娘坐在地上,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了,心想今天真是什么事情都不顺,先是这么羞人的事情被撞见,刚又腿麻摔倒了,站都站不起来。

    “小陈,你,你过来扶一下我。”老板娘强忍着羞意说道。

    “嫂子,我当兵的时候学过简单的医疗知识,先帮你看看哪里受伤了,你现在主要哪里疼啊。”我蹲在老板娘面前温和的说着,试图缓解她的尴尬,摔伤的事情可大可小,要是骨折的话,就不能随便乱动了。

    老板娘见我没乱来,松了口气,说道:“我脚踝疼的厉害。”

    我小心翼翼的捧起了老板娘的脚,入手柔滑丝嫩,心里莫名一荡,想顺着老板娘小腿向上看,要知道老板娘只穿着一个薄薄的黑色nei裤,我只要一抬头就可以隐约看到她那里的风景。

    好不容易压下心里的冲动,我对老板娘说:“你轻轻动一下脚踝试试呢。”

    老板娘动了一下脚踝,便蹙起细眉,痛苦的说道:“嘶……不行,疼的厉害。”

    “没事,脚踝能动就就代表不是骨裂什么的,应该只是软组织扭伤,休息几天就会好了的。”我嘴里说着,眼神却一直忍不住的想要顺着老板娘腿往上瞟,但是又不敢,心里就跟猫抓一样。

    “你看什么呢?!”老板娘瞪了我一眼,脸色红润,又羞又恼,毕竟她是一个结婚了的女人,被自己老公的司机看光了身体她还怎么见人。

    “没,我什么都没看。”我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连忙移开视线,低着头,心不停地跳。

    老板娘见我没有乘机乱来,紧张的心放了下去,她蹙起细眉,苦恼的说道:“真的倒霉透了,现在脚踝一动就疼,根本没办法走路。”

    老板娘的声音很好听,软软酥酥的。

    听着她的声音,我忍不住心里一荡,脱口而出:“要不我背你回去?”

    “你背我?”

    老板娘迟疑了一下,立刻摇头:“不行,张建刚在房间睡觉呢,要是他醒过来看到你又背着我,他不得误会?”

    张建刚也就是我的老板,老板娘的老公,老板娘怕也是正常的。

    可是,看到老板娘白花花的身体,我真的很想背着她,借机跟她进行身体亲密接触,光想想都觉得刺激。

    但是我又不能告诉老板娘,老板现在巴不得我们两个有一腿,要是告诉她的话,她肯定要跟老板闹翻,老板和他秘书王雅兰之间的私情也会被抖出来,到时候不管老板离婚分财产也好,公司客户关系网也好,都会受到影响。

    不用说,那样的话,我肯定会被老板开除,不仅没了和老板娘亲密接触的机会,而且也被打回原形成为一个普普通通退伍兵,更没有开老板奔驰回老家装比的机会了。

    也就是说我只能哄着老板娘,打消她的疑虑,让她自愿趴在我的背上,而不是告诉她真相。

 我看着老板娘光滑修长的小腿,心里一瞬间闪过多少个想法,附和着老板娘的顾虑,嘴上故意说道:“我也知道万一张总大半夜醒过来看到我背着你,解释不清,可是老板娘你这个扭伤又走不了路,总不能一晚上在卫生间吧,而且忍着疼走路的话,说不定还会加重伤势,到时候脚踝浮肿的厉害。”

    毕竟女人嘛,都怕黑,尤其是老板娘这种从小娇生惯养,简直像水做的女人,更叫娇弱了,要她一晚上在卫生间待着,简直要她的命。

    我见火候差不多了,再次试探性的提议道:“老板娘,要不我背着你走路轻一点,把你背到卧室门口,你自己在扶着墙进房间?或者你在门口叫老板也行啊,反正我回房间,他又看不到我。”

    “只能这样了。”

    老板娘显然被我说动了,她犹豫了下,心想都这么晚了,老公肯定睡着了,应该没那么巧撞见,便脸色羞红的同意了,不过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再三叮嘱我:“小陈,等下你走路轻一点,别弄出什么动静吵醒我老公,还有今天晚上的事情也不许说出去。”

    “今晚?”我装作失忆,“今晚什么事情?我一直在房间睡觉,睡的跟猪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啊。”

    “就你贫。”

    老板娘被我逗乐了,残留着红晕的脸娇滟欲滴,美不胜收,我一时间看呆了。

    老板娘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嗔怒的瞪了我一眼,道:“看什么看,还不快背我。”

    “嘿嘿,主要是老板娘太好看了。”

    我忍不住的脱口而出,然后又后怕,我怕老板娘觉得我太轻浮了,但是见老板娘没有生气的样子,一颗心也就放了回去,反而有些沾沾自喜。

    不得不说,老板娘真的是有钱人家女儿,也很会保养身体,现在三十出头的年纪,皮肤触手就跟婴儿皮肤一样。

    很光,很滑。

    身材也特别的有本钱。

    当她完全趴伏在我背上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有两团温热抵在了我的后背,那种糅软的触感,一下子就让我有了反应。

    我手托住了老板娘光滑紧致的屁谷,和那面料很好的黑色小内,激动的热血沸腾,只要我手往前稍微滑下去一点点,就可以触莫到她神秘的水部。

    我的气息不由自主的就粗重起来。

    老板娘也明显觉察到了我的身体变化,以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我顶起的高高的帐篷,她的气息微微急促,红着脸,在我耳边难为情地说道:“小陈,你别胡思乱想知道吗?你这样,我老公万一看到,肯定要多想了,男人,你也不是不知道,都小气的很。”

    “……我没有胡思乱想。”我脸一红,下意识的否认。

    老板娘没有说话,一副看穿了我的样子,很想来一句,没胡思乱想,你硬什么?不过她终究没好意思说出来,反而好奇的看了一眼顶起的弧度,然后心里鬼使神差的闪过一句:到底是年轻,比我老公的大多了……

    公共卫生间离主卧也不远。

    我把老板娘背到主卧室门口,就把她放下来了,看了下卧室的门,满背都是刚才和老板娘接触残留的糅软触感,莿激的我理智都没有办法保持了。

    心里冲动的想着,反正你老公也让我钩引你,就算被他发现也没有什么的,说不定他还装睡,给我两个机会。

    想法一闪而过,我掩饰不住眼神里的钬热,望着老板娘,蠢蠢欲动的说道:“你没办法走路,怎么进去?”

    我后面的话没说完,潜意思就是反正老板也睡着了,想送佛送到西,把老板娘直接送到床上,到时候我再回自己房间。

    不得不说,男人在欲求不得的时候,胆子真的是大,心里就跟猫抓一样。

    老板娘显然觉察到了我的意图,毕竟我帐篷顶的那么高,这代表什么意思,怎么也瞒不过她,她心虚的注意了一下卧室里的动静,然后不敢看我的眼神,眼神闪躲的说道:“都这么晚了,你快去睡吧,把你老板吵醒,你就完了,你还想不想在他手底下做事情了?”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见老板娘坚决的样子,也就只好放弃了,一个人回到了房间。

    本来窥看到张总和老板娘做那种事情,心里就火急火燎睡不着,现在经过这么一出,更加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老板娘含羞待放的身影。

    碾转反侧了一阵。

    我拿过手机,开始寻找起网站来了,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急得抓耳挠腮,不禁暗暗后悔,当初看完视频怎么就把记录删的干干净净了呢?

    百度不停的输入,什么国产,什么91的,都是打不开,最后迂回,终于在输入棒国演艺圈事件后找到了一个网站,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脑子里想的却是老板娘那白的没有一丝瑕疵的妙曼身躯。

    一阵颤抖之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