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壮有力/ 小浪货腿打开水真多真紧

梦里他也不知怎地突然出现在王茜茜的房间门口,他正在纳闷间,突然听到香闺之中传来一阵高过一阵的销魂的呻吟声,无需辨认,不是王茜茜的声音还会是谁的?

 文学


他急匆匆地将门推开,他所看到的场景令他整个人愣在当场。


只见王茜茜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安稳地平躺在床上,一只腿高高翘起搭放在床头,她的肌肤是如此白嫩紧致,就好像是早春三月的白雪,令人不忍玷污和弄脏。


香闺里面除了王茜茜并没有别的人,她满头大汗,突然之间坐起身来撅在床上瞧着张东,伸出食指比划了下,示意张东赶快进去。


张东问她:“王姐,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王茜茜笑得犹如桃花盛开,妩媚道:“说得是啊,我的张老师,我就是身体不舒服,现在需要你赶快给我打一剂针呀。”


听到王茜茜这样说,张东便觉得好奇怪,毕竟王茜茜根本不是那样的女人,怎地会说这样随便的话呢?


便在这时,梦境突然天塌地陷,张东猛地从梦中惊醒,透过窗子向外面看去,只见太阳刚刚升起。


“我煲了点汤,快吃点吧。”


一个猝不及防,王茜茜的声音从张东身后传来。


张东猛然间转过头看去,只见王茜茜穿戴整齐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高高盘起,衬出其高贵、端庄的气质,她正站在张东身后笑意嫣然地看着他。


张东非常吃惊没有想到王茜茜会这么早来,而且前一秒自己还梦到她,下一秒她就出现了。


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你心心念念的人儿,在你刚刚睁起眼睛时便已来到你的眼前。


病房当中的病人与病人家属还都在睡觉,王茜茜放下带来的饭拉着张东向外面走。


张东走在她身后,看着她那沉甸甸的臀立刻清醒了,而且也不知道她这是要带自己去哪里?

粗壮有力


难不成是她身体寂寞难捱,所以便猴急的拉自己出去找地方解决生理需要……


张东一路跟随王茜茜来到病房外面,因为此时尚早,在幽暗的过道当中根本就没有人。


王茜茜拉着张东来到过道一侧,背靠着墙壁娇羞问道:“张老师,昨天晚上你就在这里睡的吗?”


张东立刻不好意思地笑道:“是的王姐,昨天晚上我一直担心着我妈身体,最后太困了,就睡着了。”


王茜茜听到张东这样说,当下俏脸上面便更是一阵羞红,她自然是不敢向他说起这一夜自己的心中所想。


这一夜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娇躯无比炽热,几次想要拿起手机给张东打电话,可是最终却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当时她是多么想要张东能够抽身从医院来到自己身边,虽然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出现这种想法之时羞愧不已,可是奈何身体真的好想要。


她早已不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知道真正的生活应当是何模样,对她而言,现下人生的准则只讲究实际二字。


再也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再也不会因为所谓的喜欢一个人而整夜去想对方,她纯粹就只是身体痒了。


是的,那种致命的痒令她犹如百爪挠心,最终时间快要来到凌晨之时,她没有任何办法了,痒得就如同是一只被绑在铁案上面的兔子,浑身上下香汗淋漓苦苦挣扎。


她反锁上房门,紧紧闭起双眼,依靠幻想张东那结实的身体,将手伸进单薄的里裤当中,不多久阵阵舒爽从胯下蔓延开来,一对纤纤玉手,仿佛化作张东的身体,上下翻腾左右腾挪,好生快活。


这两日张东因为母亲生病的原因,一直处于六神无主的状态,如今母亲的身体已经有所好转,他的脸上再次露出开朗的笑容,一对眼睛,在王茜茜的娇躯上面贪婪地瞧着。


他低下头定睛一看,这才注意到王茜茜今天换回了黑丝,王茜茜的双腿原本便就细致嫩滑苗条有致,眼下以黑丝相裹,黑丝上面泛着略微耀眼的动人光泽,张东看上去委实是好喜欢,倘若在这偌大的医院病房门前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真是想要蹲下身捧着她的两条美腿疯狂享受。


“王姐,今天你穿的这条黑丝,是那天在我家里面穿的黑丝吗?”


张东环顾四周片刻,旋即凑近她耳旁,轻声问道。


王茜茜完全没有做任何准备,当她敏感的耳朵感受到张东那炽热的雄性气息时,不禁是娇躯一阵颤抖,犹如刚刚成型的鸡蛋,经筷子轻轻一挑拨便是蛋黄四溢,一发不可收拾。


“是的,还是那一条。”


王茜茜说话时,俏脸上面携带着无法忽视的红晕,显是娇羞了,然而此时的她却要比往常颇具成熟韵味的她更显动人。


她虽然低着头,可是却能够感觉到张东正在看着自己的丝袜,原本她今天是不想穿这条黑丝的,毕竟太过于显眼,可是临出门前突然间想起那日在张东的家里面,张东爱她的黑丝爱得是那样浓烈。


于是连忙折返进房间里面,将自己脱得一干二净,从衣柜里面掏出这条黑丝,小心翼翼地穿在腿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