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进去好深用力啊使劲岳 “特种兵宠文大肉

沈靖南上了车之后,却并不开车。

 文学

“脱衣服,我们在车里做。”

秦岚愕然,随即涌上心头的是一种浓烈的羞耻感。

“我不想……”

“秦岚,你要知道,现在是你在求我,你没有选择的权力。”

沈靖南说完这话就弯腰过来,手指抚过她的脸颊,柔声道:“不用担心,不会有人看见的。”

温柔的嗓音好似情人间的呢喃,可是秦岚知道,如果她不答应,这人肯定下一秒就得翻脸。

她伸出手,动作缓慢的解开衬衣的扣子。

沈靖南大概是没有耐心看她一粒一粒的解着扣子,手指在方向盘上一下下的轻敲着,漫不经心的道:“你再慢一点也没有关系,不过你得知道,我持久力惊人,你继续折腾下去,可能得做到明天早上。”

秦岚只是勾了勾嘴角,凉薄而又嘲讽。

如果他还做的下去的话。

衬衣被脱了下来,白皙胜雪的肌肤裸露在了男人的眼前,与此同时,横亘在这雪白肌肤上的鞭痕,也彻底的映入了男人的眼中。

这一条条狰狞的疤痕,就像是蜈蚣一样,将这具身体的美感破坏殆尽。

余下的,只有丑陋。

看到沈靖南愣住,秦岚反倒笑了起来,仿佛很开心的样子。

“很恶心,对吧?”

“知道我前任男友是怎么分手的吗?他拉着我想做,可是当我脱掉上衣的时候,他直接吓萎了。”

每次只要一想起那个男人,她就想哈哈大笑,平日里把她夸得就跟个仙女似的,可是一到床上,就原形毕露了。

秦岚敛了笑容,又重新将衬衣穿上,直接开门下了车。

这一次,沈靖南倒是没有拦着她。

任由她走出了老远,那辆黑色的路虎依旧停在原地。

秦岚回到家,冲了个澡,就去她打工的地方。

那是和谐街尽头的一家西餐厅,西餐厅是会员制的,说白了就是专供有钱人吃饭的地方。平时客人不多,但是每一个客人都非富即贵,因而也并不轻松。

跟她同期进来的一个服务生叫阿美,看到她进来,连忙将她拉到了一边。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这里可是我的饭碗,又怎么会不来。”

阿美小声的“嘁”了一声:“有了沈少那么一个钻石单身汉追求你,不来这里很正常的好吗。”

秦岚笑了笑并不直接接话,而是打了个回旋球:“你觉得如果沈少真的是追求我,我还会回来吗?”

阿美也被她问的怔住了,好半天才自言自语的说:“也对啊。”

“可是,他为了你连女朋友都甩了,真的不是喜欢你?”

“真的不是,行了,有客人来了,我去干活儿。”

秦岚去拿菜单点菜,全然不在意沈靖南说要追求她的事儿。

三个月前,沈靖南带着新欢来这里吃饭,两人正在调情,秦岚拿着菜单过去,沈靖南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等回过神来了之后,就开口撩她,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新欢。

后来新欢一气之下说要分手,沈靖南眼都不眨就直接答应了,那叫一个薄情寡幸。

在追了她三个月,又被她砸伤了脑袋之后,沈靖南的耐心宣布告罄,直接把她扔到了精神病院,直到今天,她答应跟他在一起,这才把她放出来。

那些大少爷口中所谓的在一起,不过是打一炮,事后一拍两散,如果“啪”得高兴,说不定还会扔几张钞票。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有真心。

而且,今天被她这么一吓,可能以后都不再想见到她这张脸了吧。

晚上八点,这座城市的夜幕徐徐拉开,被工作占领了一天时间的白领们,离开公司,点燃了灯红酒绿的夜生活

西餐厅楼上的歌舞厅和赌场正式开始营业,脱下了西装的男人和穿着齐臀短裙女人相继穿过西餐厅,乘上会员专属的VIP电梯,去到楼上,找寻属于她们的欢乐。

不过这些热闹并不关秦岚什么事,八点是她的下班时间。

店里没有吃饭的客人,秦岚就提前换好了衣服,几乎是一到时间,她就提着包往外面走去。

一只肥肥胖胖、带着金表的手挡在了她的跟前。

秦岚抬头,就看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红光满面的男人,正冲她笑。

快进去好深用力啊使劲岳

那双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油腻欲望。

“秦小姐,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见你?”

秦岚心里一凉,就要绕过中年男人往外面走去。

她只是这里的服务生,但并非所有人都只当她是服务生,就比如跟前这个中年男人。

上次有经理替她挡了一次,她才侥幸逃脱,如今这会儿经理不在,只靠她一个人,只怕是难以逃脱。

不等她离开,那只手就已经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臂,在她的手臂上掐出了一道红印。

“怎么见了我就要走?秦小姐,你这就太不给面子了吧,先前我找你作陪,你说你只是服务生,不提供额外的服务,可是我怎么听说,你跟沈靖南走了?难道你觉得,沈靖南出的价格我出不起?”

果然,沈靖南之前对她狂追猛打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秦岚冷着一张脸:“我跟沈少之间没有任何暧昧关系,请你松手。”

男人的笑容也开始淡了,“秦岚,你别这么给脸不要脸,没有暧昧?我看是他玩腻了不要你了吧,怎么着,给他玩完了,到老子这儿就装起清高来了。”

秦岚的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痛,天知道她有多么的克制,才没能一巴掌拍到这张油腻腻的脸上。

她深呼吸一下,一把将自己的手臂拽了出来,等退到安全的距离之后,她才开口:“白总,我跟你说实话吧,沈少出手阔绰,你还真就比不上,而且我今天过来,只是来辞职的,因为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搬到沈少家里去住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清清冷冷的,底气十足的模样,可只有秦岚自己知道,此刻她的手掌心,已经冒出了一层黏腻的冷汗——

她在心虚,因说谎而心虚。

白总被她唬得一愣,随即哈哈笑道:“搬去沈靖南家里住,我怎么听说,沈靖南从来都没有带女人回家的习惯,就算要编谎话,也得先了解了解情况再开口吧。”

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声,让秦岚浑身都在发冷——

她的谎言,就真的轻而易举的被拆穿了,那么,接下来等着她的,究竟会是什么?

秦岚不敢想下去。她一咬牙,扭头就跑。

脑袋却忽然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她抬起头。

霓虹灯明亮的光线打在了男人的侧脸,让那张吊儿郎当的脸,多了几分动人的坚毅。

她的腰被男人的手臂环住,男人并不看她,而是似笑非笑的盯着对面,忽然傻掉的白总脸上。

微风徐徐吹过,吹的树枝簌簌作响。

在这枝摇影曳的响声中,她听到沈靖南说:“我的确没有把女人带回家的习惯,可是——”

他略微低下头,与她对视,“她,是个例外。”

或许是那一刻沈靖南的目光看起来太具有欺骗性,让秦岚产生了一种被深情凝视的错觉,以至于她被沈靖南拉上了车,听到引擎的轰鸣,这才陡然回过神来。

沈靖南会出现在餐厅外面,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看样子,他是特地过来找她的。

秦岚看着前方,不尴不尬的说了声谢谢。

他也算是帮了她,理当如此。

沈靖南侧过脸看她一眼,笑容略带几分戏谑。

“很多人似乎总觉得,受人帮助说一句轻飘飘的谢谢就够了,可实际上,这是远远不够的。”

秦岚当即想怼一句“沈少似乎没听过一句话叫施恩莫望报”,可她到底是将这句话给忍了下去,冷冷淡淡的问:“那沈少想我怎么报答你?”

像是故意的一样,“报答你”这三个字的音,加重了不少。

沈靖南一打方向盘,直接拐进了另一条道。

“不急,这事儿以后再说,咱们先来讨论一下之前你答应我最后却没做的事情。”

暗示得如此明显,如果秦岚还听不懂的话,就真是傻子了。

她的注意力瞬间被沈靖南的话语吸引,完全没注意到车子已经驶进了这座城市的富人区。

她想起了那时,自己匆匆忙忙从沈靖南的车上下来,甚至是没来得及观察这个男人脸上的神色。

看到那些伤疤时,男人眼底浮现出来的那一抹震惊,已经足够她消化了。

毕竟,女人天生就爱美,她身上的那些伤疤,就有如附骨之蛆。

她没想到,他竟然还会提起那件事,而且还是以现在这种这么直白的话语。

见她沉默,沈靖南略带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怎么,你该不会是想食言吧,你要知道,我既然能把你送进那种地方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再想去那种地方了。”

对此,秦岚只是缓缓勾起嘴角,看起来透着几分凉薄。

“如果你对着我这具身体还能做的下去的话,我自然不会食言,只是……”

车子骤然停了下来,车轮在地上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

沈靖南打断她的话:“你以为,我恶心你身上的那些伤疤?”

“恶心”两个字,刺进了她内心最深处的柔软,以前,别人看不见,她也就下意识的去忽略这个问题,久而久之,仿佛这个问题就真的不存在了,可是,沈靖南却如此直接的指了出来。

下一秒,他又说:“的确,看到第一眼的时候,我是震惊的,可随之而来的……”

沈靖南靠在椅背上,左手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的道:“没关系,以后总会习惯的。”

男人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就好像在故意观察她的反应一样。

秦岚已经把牛仔裤套上了,正在往身上套衬衣,闻言动作一顿,侧过脸往沈靖南这边看了过来。

“以后?”

沈靖南略微颔首:“嗯哼。”

秦岚的语气顿时冷冽了起来:“我以为,我们之间没有以后,沈少说这话,难道是打算食言?”

沈靖南笑了笑,非常不以为意:“我说过,看你表现,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放过你,可你自己也看到了你刚才的表现。”

跟这样一个脸皮厚得近乎无赖的人谈信用,可能是她做过最错的一件事情。

秦岚并不打算继续谈下去,她将衬衣用手捏住,就这么下了车,而那些可怜的扣子,依旧留在沈靖南的车上。

没有两步,身后就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你打算就这么离开?穿一件被扯破了的衬衣,一个人独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她只是扯了扯嘴角:“不然呢?”

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近,沈靖南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还有一个更好的提议。”

秦岚毫无防备,就被男人有力的双臂抱了起来。

“那就是跟我回家。”

秦岚被沈靖南抱回了车上,他一踩油门就直接驶进了小区里面,最后驶进了一栋独栋别墅旁边的车库。

秦岚看着那栋楼,有些怔愣。

刚才在车上缠绵时,她脑海里浮现的纷杂思绪,此刻又窜了出来。

“为什么?”

“嗯?”

“为什么带我回家,白总说,沈少从来不带女人回家的。”

沈靖南从车上下来,绕到另外一边,替她打开了车门,而后又探进大半个身子,替她将安全带解开。

这时,他才凝视着她的脸,微微一笑:“白总说的没错,可是,我也说过了,你是例外。”

不知何时,月亮从厚厚的云层中钻了出来,银白色的光辉洒满了大地。

那一抹银白色照亮了男人的半边侧脸,秦岚将他脸上的表情看的分明。

她看着他嘴角扬起的弧度,然后张开了嘴:“如果你更喜欢谈个恋爱的话,我们可以交往。”

“以恋人的名义。”

秦岚怔怔的盯着男人嘴角的那一丝笑意,良久,她才收回视线。

“多谢沈少抬爱,想必有很多女人想当你的女朋友,我就不掺和了。”

沈靖南却并不生气:“现在不答应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这话让秦岚再一次皱了皱眉头。

像沈靖南这样有权有势的人,便是最怕有耐心了,被他盯上,除非他自己放弃,否则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

她是一点都不明白,他是怎么看上她的。

别墅的大门被人打开,年轻的女孩穿着一身火辣的短裙,踩着一双恨天高,从里面走了出来。

沈靖南的视线顿时被女孩吸引过去,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女孩,不悦道:“怎么穿成这样?”

虽然语气不悦,但秦岚还是察觉出了其中的宠溺。

摆在明面上的宠溺。

女孩几步走到沈靖南的身旁,挽着他的手臂撒娇:“就准你西装革履的,不准我好好打扮打扮?哥,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霸道了。”

娇嗔的语气简直是恰到好处。沈靖南伸手揉了揉女孩柔软的发,笑道:“其实我妹妹长得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你打扮成这样,身边会围一圈色狼的。”

秦岚看着兄妹俩的互动,鼻头一酸,眼眶突然就红了。

眼前的世界就好像在她的眼前被分割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半,在那个世界里的他们兀自温情着,羡煞旁人。而这个世界里的她,沉浸在莫名的悲伤中,看回忆分崩离析。

思绪飘回了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她几乎落下泪来。

……

——姐,她好可怜的,我们带着她一起吧?

……

……

——姐,我身体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

秦岚微微昂起头颅,任由眼泪回流。

好在,月亮已经隐没在了云层之后,靠着小区里道路两旁的微弱灯光,才让她将内心深处的那点脆弱尽数武装。

分割的世界重新融合。

沈月在沈靖南的胸膛上不轻不重的捶了两下,笑道:“哥,你的嘴现在是越来越甜了,难怪能够哄得一个又一个女人对你死心塌地。”

半打趣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恶意,然而却刺激得秦岚握紧了拳头。

她深呼吸一下,将悲伤的情绪尽数掩埋,这才抬起明艳的脸庞,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对兄妹,更确切一点来说,是盯着沈月。

“我和沈少只是朋友。”

沈月对自己哥哥是一副脸孔,对着她这个外人,却又是另一副,极其不屑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那是当然,在没有正式成为我大嫂之前,可不就是朋友么,不过,有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朋友,成不了大嫂。”

秦岚针锋相对:“我也没打算当你的大嫂。”

沈月又是一哼:“那样最好,能够当我大嫂的人,一定要能跟我们家门当户对。”

沈靖南适时的开口:“行了,你不是还有约会,赶紧过去吧。”

沈月这才踩着恨天高朝着她的车子走去。

想了想,却又转了个弯儿。

“哥,你车借我。”

没等沈靖南同意,沈月就拿了沈靖南的钥匙,驱车离开。

沈靖南无奈的笑了笑,对她说:“我的这个妹妹简直被宠坏了,她说话是这样没遮没掩的,你不要介意。”

“这不是有你这么个宠爱她的哥哥么。”

暗含嘲讽的语气,让沈靖南更加愉悦:“你该不会是连我亲妹妹的醋也吃吧?”

秦岚紧紧地抿着唇,没有回答。

并不明亮的光线下,她眼底那一抹悲凄并不明显。

沈靖南在浴室里折腾的时间,比平时洗澡的时间长了一半,他站在镜子前,刮了一遍胡子,又喷了点须后水。

这期间,他的手机响了不下四五次,大约又是他们圈子里的那群人打过来的,这个时间点,不会有什么要紧事,无非就是去夜总会聚一聚,喝个酒打个牌什么的。

他便冲着外面喊:“岚岚,帮我接一下电话。”

外面无人应答,电话依旧响个不停。

沈靖南将宽大的浴巾系在腰间,想了想,又往下拉了一点,露出性感的人鱼线,还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在乎的人,就越想显露出自己各方面的优势,哪怕有一丁点儿看不过去的地方,都会被放大无数倍。

直到他对着镜子里的好身材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打开门走出了浴室。

下一秒,目光定格在了床上。

原先还坐在床边那个地方的人,此刻却不见了踪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