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楼梯| 我和退休老妇初试云雨

老罗在市区开了家足浴店,每天脑中想着的都是如何得到对面那栋写字楼的性感女白领沈慕媛。


沈慕媛二十四岁,大学毕业没几年,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特别是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在老罗眼中,就算是当红一线明星,和沈慕媛一比,那也是索然无味。


当每次抓住沈慕媛那双光洁香足时,老罗都会心潮澎湃,想顺着修长玉腿一路向上,来到沈慕媛那片沃土中,奋力开采。


老罗之所以想要得到沈慕媛,是因为她和自己这辈子最恨的人有关系。


二十年前,在老罗成婚前一晚,有一伙人轮了他的未婚妻。未婚妻被玷污了清白,无颜面对老罗,便投河自尽一死了之。


老罗得知消息后痛不欲生,本想报复这些人,可老罗复仇还未开始,便被反咬一口,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蹲了二十年大牢。


去年老罗刑满释放,出来后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牢狱之灾并没有熄灭他复仇的火焰,反而越来越旺。


可是当年的仇人都已经家世显赫,老罗根本就没有办法接触到他们。

 文学


一次偶尔的机会,老罗在这栋写字楼附近发现沈慕媛和仇人朱建的儿子朱鹏生是情侣,为了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老罗决定要把沈慕媛给睡了。


得知沈慕媛喜欢足底按摩,他开了家足浴店,只要沈慕媛进店,老罗都会亲力亲为,不但用心服务,而且还把自己充当成了情感导师,一方面从沈慕媛口中搞清楚仇人的事情,一方面赢得沈慕媛的芳心。


和以往一样,每个周五晚上,沈慕媛都会如期而至,可是今天老罗等到了晚上九点,还没有看到沈慕媛那高挑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顿时就有些失落。


不过在老罗准备关门下班时,一通电话让老罗激动无比。


这是沈慕媛打来的电话,说她告诉老罗自己发烧感冒,今天没去上班,想要让老罗去她家做足底按摩。


老罗兴奋的差点没岔过气,之前在店里人多眼杂,他不敢乱来,今晚这上门服务,要是孤男寡女在一起,而且还有肌肤之亲,那会发生什么可就由不得自己了。


所以沈慕媛这个要求,更像是勾引一样,让老罗匆忙收拾好东西,早早就来到了沈慕媛家门口。


当沈慕媛打开房门时,一股处子香味儿扑面而来,老罗感觉自己好像窒息一样,血液都开始沸腾了起来。


沈慕媛说是生病,可是那双明亮清澈的大眼依旧诱人,柳眉细长,琼鼻高挺,红唇性感,颈部修长,肤色也白里透红,晶莹剔透,根本就不像是生病的人,反而如同画中走出来的美女一样。


因为休假一天,沈慕媛穿着一条睡裙,长发飘飘的样子,更像是天上下来的仙女一样。


这条睡裙虽然宽松,但沈慕媛的身材非常丰满,老罗可以清楚的看到,胸前的饱满将睡裙高高撑起,随着沈慕媛的呼吸一晃一晃。


“没穿小衣?这小蹄子难道真想勾引我不成?”老罗顿时心潮澎湃起来。


夏天的睡裙本就单薄,老罗定睛细看,透过睡裙上的布料,他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饱满。


要是能使劲儿摸一下,那滋味儿一定快乐似神仙。

“罗叔,麻烦你亲自跑一趟了,先进来吧。”


沈慕媛并没有注意到老罗的目光留在自己的酥胸上,很有礼貌甜甜一笑。


“不麻烦,沈小姐,让你等的时间长了吧。”老罗急忙收回目光,笑着摇了摇头,跟着沈慕媛进入房间。


“没有,罗叔,你挺快的,我还以为你得一会儿才能过来呢。”


沈慕媛走在前面说着,也不是她不想穿小衣,而是因为生病卧床,穿着小衣睡觉不舒服,就脱了下来。打电话让老罗上门足底按摩后本来想穿上,可浑身无力就睡了一会儿,没想到老罗的速度这么快。


这是一栋两居室套房,老罗拎着工具箱进门换鞋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男人的痕迹,也就是说,自己仇人的儿子朱鹏生和沈慕媛并没有同居。


老罗心里顿时激动了起来,看着沈慕媛婀娜的背影,随着走路浑圆的臀部一扭一扭,让老罗心中的邪火越烧越旺,真想在丰臀上面亲上一口。


“罗叔,你先坐一下,我给你倒杯水。”


在老罗胡思乱想的时候,沈慕媛指了指沙发,冲着他莹莹笑了笑。


这笑容让老罗心中火焰熊熊燃烧起来,他坐在沙发上,沈慕媛拿着纸杯来到饮水机前,微微弯腰后,随着睡裙被一点点提起,沈慕媛那雪白无比的大腿也慢慢暴露在了老罗眼前。


“噢……”


看到那双精雕玉琢的雪白大腿,老罗呼吸急促起来,沸腾的热血在身体内疯狂涌窜。


他咕噜噜吞咽一口唾沫,火辣辣的盯着沈慕媛的大腿处,那里也有了动静,脑中更是涌出了犯罪的想法。


但是这个想法被他压制了下来,现在还不确定沈慕媛是不是独居,如果有人在房间睡觉,那折腾出动静,自己报仇不成还会重新被送进去。


压制住这个想法后,沈慕媛也接好水走了过来:“罗叔,你喝点水吧。”


“沈小姐,麻烦你了。”

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楼梯


老罗接水的时候,故意将手覆盖在了沈慕媛的手上,那丝绸般的触感让老罗心旷神怡。


沈慕媛一直都守身如玉,即便和男友朱鹏生在一起,也都保持最后的底线,所以并没有被其他男人触碰过手掌。


当老罗抚摸自己手的时候,沈慕媛感觉到了异样,急忙缩了缩手。


“我怎么这么紧张?我都能当罗叔女儿了,他应该是无意的吧。”沈慕媛捋着头发,对刚才的反应也是无比困惑。


老罗察觉到沈慕媛未经人事,放下水杯问:“沈小姐,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嗯,可以了……”


沈慕媛脸颊微红,嘤嘤点了点头,再次看向老罗,心里面竟然有些紧张。


察觉到了沈慕媛的娇羞,老罗心中冷笑连连:“应该还是个雏儿吧,滋味儿一定非常不错,朱建,老子今天就要给你儿子戴顶绿帽子!”


“沈小姐,你先躺在沙发上,我准备一下东西。”


老罗说完将准备工作做好,端着足浴盆来到沙发前,沈慕媛也非常自然将双脚放入了足浴盆里面。


当老罗坐在对面后,仰头朝前面看去,发现沈慕媛的睡裙已经向前提起,两腿之间的粉红底裤就这么毫无遮挡的暴露在自己面前。

老罗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耳边嗡嗡乱响,眼睛直勾勾盯着沈慕媛两腿之间。


粉红色的底裤紧紧包裹着她那双洁白圆润的丰臀,从老罗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底裤紧贴那里。


老罗咕噜噜咽了口唾沫,如果不是没有搞清楚现状,真想立刻就将这条碍事儿的底裤扒拉下来,分开沈慕媛的双腿。


暂时屏蔽了这个疯狂的想法,老罗轻抚沈慕媛的双足问道:“沈小姐,你男友看起来挺有钱的,怎么还让你抛头露面上班呢?”


“现在的女性不应该都金钱独立吗?而且我也有手脚,可不想这么早就过上家庭主妇的生活。”


沈慕媛以前做足底按摩时都穿着长裤,此刻也忘了自己穿着睡裙,躺在沙发上双腿分开,丝毫不知道自己那里被老罗尽收眼底,闭目享受着老罗的按摩。


“现在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已经不多了,不过你生病了,你男友都不来照顾你吗?”老罗说着直指正题,同时也加重了按摩脚掌的力道。


大病一场后的按摩让沈慕媛浑身舒服,她并没有多想,舒服的吁了口气说:“他有他的事情,一点感冒发烧要是打电话,别人肯定会说我矫情的,而且有我闺蜜照顾我就行了。”


老罗警惕起来,小心问:“她人呢?怎么不见出来?”


沈慕媛想也没想就说:“她男朋友请她吃饭,晚上可能不会来了。”


老罗兴奋不已,本以为房间有人,没想到只有沈慕媛,而且仇人儿子朱鹏生不在,想要让沈慕媛沉沦在他的身下,就看今晚了。


这个想法没有办法抑制下来,老罗按摩脚踝的手慢慢朝上游走,想要触碰那里。


但是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沈慕媛虽然是仇人儿子的女友,但她和这件事情并没有直接关系,就算报复,也不能用强的,而是要慢慢诱导沉沦在自己身下,这样才有征服感。


想着,他的手又重新回到了原位,一边按摩一边问:“沈小姐,按摩之后,是不是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了?”


沈慕媛说:“是啊,罗叔,力道再稍微重一点儿,我现在脑子已经不晕了,还真是挺有效的。”


“你还没有试过精油按摩吧?对头疼脑热非常有效。”


“精油按摩?如果真有效果,那可以试试的。”沈慕媛被按摩的舒服,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但下一刻又意识到让这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老男人在身上摸来摸去,顿时又有些不大自在。


老罗见沈慕媛有些纠结,一本正经说:“沈小姐,其实精油按摩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是有顾虑,那就继续足底按摩吧。”


“罗叔,不是这个意思……哎呀,那我就试试吧。”沈慕媛小脸微微一红,又不知道怎么拒绝,只能答应下来,不过想到一会儿要被除了男友之外的异性触碰自己娇嫩的肌肤,那种羞涩便涌上心头。

一想到一会儿就要触碰到沈慕媛的娇躯,一腔热血便在身体内沸腾起来,那里也有了反应,很快便拢了起来。


“沈小姐,别紧张,很多老顾客都点名让我帮她们精油按摩的。你先把睡裙脱了,趴在沙发上。”


“什么?还要脱衣服?”沈慕媛虽然一副成熟女人的样子,可是思想还非常保守,根本就没有做过此类项目。


现在听到要脱衣服,那无疑会让老罗将自己的娇嫩身体看光了。


看出了沈慕媛的犹豫,老罗笑道:“沈小姐,精油按摩就是要让精油渗透到皮肤里面,如果隔着衣服,可就没有办法了。”


沈慕媛支支吾吾说:“可是……”


老罗叹息一声,装作无奈说:“沈小姐要是嫌弃我一把年纪,那就算了吧。”


沈慕媛忙说:“罗叔,我没有嫌弃,我就是觉得有些尴尬。”


见沈慕媛对自己并不反感,老罗顿时激动起来:“其实并没有多么尴尬,你看看游泳池和海滩上,那么多人都穿着里衣裤,不都没什么吗?”


沈慕媛想了想,确实和老罗说的一样,其实穿着里衣裤也没有什么尴尬的,毕竟自己其他部位都被遮挡住的。


这么一想,沈慕媛也释然,来到卧室穿上了小衣,便趴在了沙发上。


看着穿着一套粉红色衣裤的沈慕媛,老罗差点没将鼻血给喷出来,视觉的冲击让他快要炸开了一样。


沈慕媛肌肤如雪,身材纤瘦,虽然趴着没有办法看到迷人的胸脯,但后腰却没有一丁点的赘肉。


老罗贪婪的目光不放过沈慕媛一寸肌肤,当从挺翘的丰臀扫过之后,他直接就朝双腿缝隙看了过去。


刚才足底按摩时,只是偷偷摸摸,现在光明正大的去看,让老罗无比的难受,好像被无数蚂蚁相互啃食,阵阵酥痒让他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饶是老罗已经快要把持不住,可还是不想强上,他想要让沈慕媛沉底沉沦在自己身下,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


看着近乎一丝不挂额沈慕媛,老罗吞咽一口唾沫,在手上滴了一下精油,搓热之后,将手上盖在了沈慕媛的肌肤上。


老罗的双手在沈慕媛光洁的后背上轻轻抚来搓去,这种异性的近距离触碰让沈慕媛好像触电一样,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不禁发出了一缕低吟声。


这声音自然被老罗所听到,他一直都以为沈慕媛非常的高冷,可是今天看来,这小姑娘并不是高冷,而是因为未经人事,没有办法放开而已。


老罗也不着急,而是小心翼翼的试探拨撩。


每次将满是精油的双手探向纤细腰肢时,他都会刻意朝沈慕媛的丰臀上稍微停留一小会儿,然后又一路滑向后颈,两手从肩膀分开,慢慢朝胸前下移直接来到丰满的胸脯。


一遍一遍的拨撩让沈慕媛无比难受,她脸颊绯红到了脖子根,用力抿着嘴巴闭上眼睛,绷紧了双腿,在老罗的抚摸之下,一股从未有过的酥痒快感一阵阵的袭来。


她虽然和男友朱鹏生没有吃过禁果,但却被朱鹏生用手抚摸过下面。


即便没有进去,那舒服到快要飞起来的感觉让她都流连忘返。而老罗的按摩虽然没有触碰她那里,但这种瘙痒比直接触碰还要让她难受。


不知不觉,一道激流在身体内肆意的窜动……

“沈小姐,这个力道还可以吧?”感觉到沈慕媛娇躯微颤,老罗知道她已经被自己刺激的有了感觉,挑衅般问了一句。


“嗯,罗叔,这个力道还可以。”沈慕媛用力压制住自己的感觉,心里面虽然很想拒绝老罗,但身体却无法抗拒。


听到沈慕媛的声音有些动情,老罗胆子也大了起来。


以前在足浴店虽然也用这种方法摸过一些客户的身体,但那些客户都是三四十岁的妇女,即便保养的不错,那感觉也没有沈慕媛摸起来舒服。


更加让老罗兴奋的是,沈慕媛是自己仇人儿子的女友,现在他正一点点侵犯仇人儿子的女友,那种成就感让他非常自豪。


听着沈慕媛用力压制的喘息声,老罗为了让她更加兴奋,涂满了精油的手开始一寸寸的朝两腿之间探去。


察觉到老罗的手似有似无的触碰到自己那里,那种酥痒难耐的炙热瞬间将沈慕媛包裹起来。


“嗯……”


沈慕媛竭力咬着嘴唇,但那可耻的舒爽哼声还是传了出来。


她的娇躯滚烫,一阵阵酸痒充斥了所有细胞,让她情不自禁的扭动起了身体。


在被老罗如此爱抚之下,沈慕媛已经水流如注。她虽然很想抗拒老罗,可是身体已经使不出任何力气,就连说话都无法说出来,只能默默承受老罗给予的这种欢愉。


“沈小姐,是不是感觉轻松很多了?”


老罗一边隔着底裤刺激着那里,一边小声询问。


“嗯,轻松了……”


沈慕媛的喘息让老罗更加亢奋,他胆子再次大了起来,从后背滑过的手不再隔着底裤抚摸,而挑开了底裤,慢慢朝下摸索过去。


“唔……”


感觉到自己那里被老罗触碰到,沈慕媛娇躯猛地绷紧。


她未经人事的身体已经在老罗的爱抚之下彻底打开,虽然很想让男人将自己的身体填满,但是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老罗,而且她更不能做出对不起男友的事情。


在老罗想要一鼓作气直捣黄龙的时候,沈慕媛的理智战胜了身体的渴求。


她急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老罗的手也顺势滑了出来。


“沈小姐,你怎么了?”


眼瞅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走,老罗有些不大舒服。


“罗叔,我觉得刚才我们有点过头了,谢谢你帮我按摩,我也好的差不多了,我这就给你结账吧。”沈慕媛急忙穿好睡裙,不敢正视老罗的目光,嘤嘤回应。


“好的。”老罗打着哈哈,他那里反应非常激烈,如果强上,那一定会成功,但沈慕媛毕竟是第一次,如此粗鲁的剥夺她的第一次,老罗始终有些膈应。


“那罗叔,一共多少钱?我现在就给你。”沈慕媛说着站起身,已经下了逐客令。


为了给沈慕媛留下了一个好印象,以后好继续这样,老罗摇头说:“沈小姐,你先休息,下次来店里一块结算就行了。”


“那麻烦罗叔了。”


在沈慕媛嘤嘤的低语之下,老罗没有逗留,拎着东西便走了出去。


坐在车里一连抽了好几根烟,老罗也想越不对劲儿。


他开这家足浴店就是为了复仇的,不管是强上还是让沈慕媛心甘情愿的沦陷,只要让仇人儿子戴上绿帽,那就算成功了。


可刚才自己太妇人之仁,只想着挑逗沈慕媛,却忘了自己的初衷。


“不行,刚才沈慕媛已经被我打开了渴望,我要趁热打铁,不然以后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老罗嘟囔一声,见已经过了半个钟头,他跳下车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再次朝沈慕媛房间杀了过去……

来到房门口,老罗诧异发现房门并没有反锁而是虚掩。


或许是沈慕媛忘了关门,他也没想太多,小心翼翼溜了进去。


推开沈慕媛换里衣的房门,一股酒精味儿弥漫而来。


房间内没有灯光,只有月光顺着窗户透着进来,老罗定睛一看,见沈慕媛就躺在床上打着轻鼾,一条玉臂从毛毯探了出来,无比诱人。


“我走了是不是很空虚寂寞?竟然借酒解渴,不过借着酒劲儿那才舒服!”


老罗猥琐笑了笑,搓着手蹑手蹑脚摸索了过去。


生怕惊醒了沈慕媛,老罗慢慢将毛毯掀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绝美的身体。


之前给沈慕媛精油按摩的时候,老罗也看过她穿着里衣裤的身体,可能因为有里衣包裹显得不是很大,现在没有了里衣,这片雪白丰满无比,足足可以将自己给捂死。


顺着平坦小腹看了下去,当看到那里,老罗直接有了不小的反应。


房间内虽然昏暗,可是这具完美的身体暴露在自己面前,反而有了一些朦胧美。


这种视觉上的享受让老罗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想到当初朱建那帮人恶心的嘴脸,老罗恨得咬牙切齿。


老罗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了个精光,那里也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给仇人的儿子戴上绿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