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办公室车 *进了军营就圆了房

沈慕媛清纯,何淑仪火辣,如果让她们俩同时伺候自己,那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的享受。


沈慕媛有些不满问:“淑仪,你可真是的,害得我给你满大街跑着找解酒药,没想到你竟然在我床上这样,你让我晚上睡哪里啊?”


何淑仪咯咯笑道:“你今晚睡我房间就行了,明天我给你把床单洗干净。”


“行吧。”沈慕媛撅着樱桃小嘴,娇嗔嘟囔了一声,摇头叮嘱何淑仪早点吃药便转身关门走了出去。


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关门声后,何淑仪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悬着的心脏终于落在了原处。


刚才的激情被沈慕媛所打破,何淑仪虽然花蕊依旧湿润,但欲望的火焰已经开始慢慢熄灭。


想到老罗还在衣柜窥视自己的身体,何淑仪急忙将被子从地上捡起来,盖在身上。


 文学

这时,衣柜门推开,老罗赤裸着身子从衣柜走了出来:“怎么?不想继续爽爽了?”


刚才在月光下何淑仪并没有看清楚老罗,只是看到挤入自己身体的男人非常健壮,但没料到,竟然是一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


“你……”


何淑仪瞬间有些排斥起来,可是瞥了眼老罗胯下的坚挺老枪,顿时娇容通红,心跳也开始加速起来。


“天呐,太雄伟了,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粗壮的东西,怪不得刚才我的身体差点被撑裂,这换做别人,肯定会被撑坏的。”


何淑仪心中一阵感慨,她虽然有男朋友,但是男友的蜡头银枪根本就没有办法和老罗的相提并论。


特别是那持久力,自己还没有来感觉便缴械投降。


本来她和男友是一块儿同居的,但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刚刚被点燃就没有了下文,只能靠自我满足来度过漫漫长夜。


最后这才搬到这里,和沈慕媛合租,刚才在老罗的刺入下她感觉到了极端的快感,经过沈慕媛的折腾,又看到老罗已经一大把年纪,顿时兴致全无。


见何淑仪警惕的用被子将身体包裹起来,老罗扶着老枪晃动了两下,嘿嘿笑道:“何小姐,刚才你不是被我干的很爽吗?怎么现在又矜持起来了?”


“你……你别乱讲话!”


何淑仪脱口而出,意识到沈慕媛就在隔壁,生怕她察觉到什么,急忙压低了声音。


“我乱讲话?”老罗不屑哼了一声:“难道你忘了刚才你是怎么在我身上索取的吗?”

何淑仪是一阵羞耻,如果老罗是个帅气的青壮年,她肯定会立刻来个饿虎扑食,坐在老罗身上疯狂索取,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对这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生出感觉,即便对方的本钱非常了得。


不过她虽然如此想,但是老罗并不这么认为,见何淑仪失神,老罗突然伸手,顺着被子蔓延了进去……


老罗的动作非常快,何淑仪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手便已经摸到了何淑仪的大腿根部。


何淑仪吓得一个机灵,她想要将老罗的手给赶出去,但还没有动作,老罗便咧嘴笑道:“何小姐,我劝你做事儿之前想考虑考虑后果。”


“你想干什么?”


老罗的手带着炙热的温度,刚刚落在何淑仪的大腿内侧,她体内那已经熄灭的火焰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她虽然也想让老罗将那根粗壮挤入身体里面,但自己并没有恋父情结,和这个年岁的人赤裸的纠缠在一起,她还是没有办法放开。


“我知道你有需求,一会儿要是让沈慕媛发现,你的清白可就毁了,还不如老老实实让我好好满足一下你。”


老罗说完,见何淑仪不在挣扎,手指向前延伸,直接便刺入了本就湿润无比的花蕊之中。


“唔……”


在老罗手指的刺激下,何淑仪无法控制住,再次水流如注。


“啧啧,刚才嘴上喊着不要,没想到竟然这么放荡,轻轻一摸,就流了这么的水。”


何淑仪脸色一红一白,她的心里面虽然又气又怒,可是眼下她却什么都没有办法做出来。


老罗说的也对,如果让沈慕媛知道自己和一个老男人在房间内野合,那这件事情天下人都会知道,自己也就没脸继续活下去了。


现在她为了息事宁人,在老罗手指的刺激之下,只能抿着嘴巴皱起眉头,默默承受着老罗在自己狭窄的甬道内扣动。


何淑仪即便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这种数一数二的极品姿色,竟然会在一个老男人的手中慢慢被攻陷。


老罗的手法确实非常高超,很快便将何淑仪的欲火重新点燃。


何淑仪的身体也开始控制不住的扭动起来,在老罗的拨撩之下,一波接着一波的潮水渗透了出来。


她控制自己不去想老罗的年龄,朝那坚挺的狰狞巨蟒看了过去。

文轩办公室


这只巨蟒脑袋如同婴儿拳头大小,巨蟒身上暴露着青筋无比狰狞,近乎有二十多公分的长度在微微抖动。


她刚才就是在这根巨蟒的冲刺下差点达到了顶端,要是能让这根老枪再次进入身体肆意的冲撞,那感觉一定非常的美妙。


想到这里,刚才还在抗拒的何淑仪顿时面红耳赤。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老罗生出这种感觉,毕竟这可是一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


可是她身体对饥渴的渴求已经无法言喻,被老罗拨撩的甬道再次变得泥泞不堪,她很想让老罗进入身体,但是又抗拒老罗的年龄。


感受到何淑仪身体越来越炙热,看到她挣扎迷茫的眼神,老罗也知道这个美娇娘已经开始沦陷了,但是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还没有被完全击垮,所以他要乘胜追击。


趁着何淑仪意志最为薄弱的时候,老罗猛地将被子掀开,抓住何淑仪的两条玉腿朝自己拉了过来,直接便将老枪抵在了湿漉漉的花蕊上面。

虽然没有立刻刺入,但最为敏感柔软的地方感觉到炙热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何淑仪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崩碎。


身体的渴求战胜了道德的束缚,虽然自己有男友,但是男友根本就无法给她作为女人的快乐。


现在有一个让自己享受女人快乐的机会,虽然对方的年龄足以当自己的父亲,但女人就应该享受快乐,只要能将自己送上高潮的云端,即便年龄再大,又有什么呢?


这个借口让何淑仪彻底放开,她不敢直视老罗的双眼,用私处疯狂的摩擦着老罗的巨蟒,抿着嘴唇嘤嘤娇喘:“不行了,我好难受……我想要……进来吧……”


见何淑仪已经彻底沦陷,老罗也不着急进入,而是挑逗问道:“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进来吧……我想要,求求你进来吧……”何淑仪面红耳赤,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放荡,竟然要求一个老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


老罗用力抓住何淑仪胸部的高峰,用力揉搓笑道:“叫我爸爸,我就进来。”


何淑仪彻底动情,她感觉到身体已经化成了一汪春水,私处更是想无数蚂蚁在啃食一样,让她无法抗拒老罗的要求。


“爸,爸爸……我的好爸爸,求求你进来吧……”


这发嗲的言语让老罗再也无法把持,扛起了何淑仪的双腿,让湿润的花蕊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老枪对准入口,猛地耸动腰部,直接便破开泥泞道路,二十多公分长的老枪全根没入到了何淑仪的身体之中……


“哦……”


身体的填充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这种快感是男友无法给予的,让她感觉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


在老罗疯狂的耕耘下,她胸口的两只雄壮白兔如同精灵一样欢呼雀跃起来。


感受着老罗不断在自己身体内进进出出,何淑仪的身体也越发的敏感,分泌出了大量润滑的水渍,让二人可以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大脑的空白让她一阵空灵,在老罗的疯狂冲刺之下,她很快便迎来了第一波高潮,身子剧烈颤抖,不顾一切的伸手搂住了老罗的颈部。


入狱二十年来,老罗第一次尝试到了女人的味道,虽然不是沈慕媛,但是这个极品却比沈慕媛那具处子之身还要带劲儿。


老罗虽然没有搞过太多的女人,但是在监狱中听过狱友们说过,极品女人只要轻轻触碰,便会水流如注。


显然,何淑仪就是这种极品女人,每一次的全根没入,多会流淌出大量的水渍,怪不得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原来水竟然是来自这个地方。


老罗越想越激动,速度也越来越快,而且次次都是全根没入,听着何淑仪放浪的舒爽叫声,老枪更是无比的膨胀。


“哦……天呐,我快要死了……我要来了……来了……”


在老罗疯狂的冲刺之下,何淑仪无法承受,一道电流在身体内激射而出,在一次被老罗送上了巅峰。

何淑仪虽然只有二十四岁,但是和男友已经谈了五年恋爱,这五年时间,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男友意外的男人。


因为男友的不行,何淑仪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


但是在老罗的身上,她终于体会到了女人的快乐,这种快乐根本就不是男友能给予自己的,甚至被自己用手来满足自己还要强烈数百倍。


当何淑仪达到第二次巅峰之后,老罗并没有任何缓慢,依旧如同开始一样,保持着冲锋的速度疯狂的冲刺。


“啊……我快要死了……唔……”


第三次巅峰很快便席卷全身,何淑仪被老罗折腾的快要虚脱,但老罗却并没有要喷涌而出的想法。


一丝不挂的两具身体紧密结合在一起,两者接触的地方因为有水渍的润滑,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每一次的撞击,都全根没入,而且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何淑仪瘫软般躺在床上任凭老罗疯狂冲刺,发出一阵阵欢愉的呻吟声。


她已经彻底臣服在了老罗的攻势之下,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让自己将五年来未曾感受过的快感一并感受完。


在全身心的投入之下,不到半个钟头,何淑仪便被老罗第六次送上了云端。


何淑仪的身体潮红无比,是老罗让她感觉到了身为女人的快乐,她已经沉沦在了老罗疯狂的冲刺之下,她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从别的男人身上感觉到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甚至在想,如果离开了老罗,那么她将何去何从。


这一次的感觉还要前几次舒爽很多,而且一道激流从身体内窜涌而过,直接便喷涌了出来。


正在疯狂冲刺的老罗感觉到狭窄的泥泞甬道内排出了大量的炙热水流,包裹住了敏感的蟒头。


这一瞬间,老罗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再也控制不住,老枪坚硬无比,猛地刺入到了何淑仪的最深处一个哆嗦,亿万精兵瞬间喷涌而出,全部涌入了何淑仪的身体里面。


何淑仪昨天月事儿才完,今天正是安全期,所以也不怕受孕,双腿紧紧夹住老罗的腰部,生怕这根还在颤抖的老枪突然抽离身体,让她再次寂寞空虚。


老罗将所有的子弹一滴不剩的交给了何淑仪,两个人抱在一起喘着粗气,足足五分钟,老枪在缴械投降后,这才疲软滑了出来。


快感过后,老罗意识到自己上了一个和这件事情毫不相关的女人,一种负罪感油然升起。


他急忙从何淑仪身上爬起来,匆忙穿好衣服,歉意说道:“何小姐,刚才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


何淑仪和老罗不同,她之前虽然有些排斥老罗,可老罗让她高潮迭起之后,便将整个身心都交给了老罗,更是已经沦陷在了老罗强大的老枪之下。


见老罗如此歉意,何淑仪捋了捋凌乱的长发,任凭胸前的雪山在老罗面前晃动:“打架都是成年人,而且你情我愿的,你道歉做什么呢?”


老罗一怔,刚才何淑仪如此配合自己,本以为是因为她接着酒劲儿,可这番话丝毫不做作,完全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何淑仪捂着嘴巴咯咯笑了笑说:“你是做什么的?以后我们还能再见吗?”


“我开了一家洗脚店,就在平安路,有时间可以洗洗脚。”老罗心不在焉回应着。


这次沈慕媛才是自己的目标,可何淑仪就在身边,想要去隔壁房间墙上沈慕媛显然是不大可能了,看来也只能日后再想办法才行。


“你在床上这么厉害,洗脚的功夫肯定也非常了得,有时间我一定要去试试。”何淑仪嗲声嗲气说了起来。


老罗这次是为了复仇而来,阴差阳错上了沈慕媛的合租闺蜜,现在又被如此调戏,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但眼下这地方不能久留,不然必定会生出一些事端,老罗干笑一声,看了眼何淑仪胸前跳跃的两只白兔,开门便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中途生怕何淑仪变卦报警反咬自己一口,老罗是连走带跑,好不容易上车之后,这才气喘吁吁定下了神。


刚才自己伺候何淑仪那么卖力,何淑仪那浪叫声也是此起彼伏,沈慕媛就睡在隔壁,按理说应该可以听到的,但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这有些不合常理。


这事情虽然越想越不对劲儿,但老罗也没有过多去想。


在车里面干坐了足足有半个钟头,确定没什么事情发生,这才驱车回到了足浴店。


全身松懈了下来,老罗浑身都疼痛起来。


在和何淑仪纠缠的时候,老罗一直都在冲刺状态,根本就没有休息一秒钟。现在彻底放松,整个人也没有了任何力气,躺在床上闭眼就睡了过去。


而漫漫长夜,何淑仪却没有办法睡着。


女人都是感性的,何淑仪和老罗有了肉体上的接触,尝到了老罗给予的甜头后,即便老罗不在,一想到刚才老罗的冲刺,她便浑身燥热难受。


只要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老罗身上那扎实的肌肉,还有那根让她欲仙欲死的老枪。


这一宿何淑仪心乱如麻,自己已经沉底被老罗的老枪给征服了,以后应该如何面对男友,如果男友和自己赤身纠缠,那根蜡头银枪进入自己的身体,恐怕也索然无味了。


第二天老罗一大早便醒来,昨晚虽然折腾的差点虚脱,但是在监狱二十年来,他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作息习惯。


不管睡得多晚,早上都会准时六点钟醒来,晨跑锻炼身体。


今天乌云密布,黑云压顶,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有一场瓢泼大雨一样,空气也湿漉漉的闷热难受。


老罗来到晨跑的公园悠哉哉的跑着,脑中却想着下一步的复仇计划。


昨晚没能成功,反而上了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女人,这让老罗有种强烈的负罪感,他感觉自己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已故的未婚妻。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就算再怎么懊悔也无济于事。


就在心乱如麻不知如何的时候,突然,一缕女人惊呼声突然从公园偏僻的地方传来。


这女人的声音非常惊慌,而且在声音中,隐约还可以听到男人猥琐的笑声。


这座公园虽然地处闹市中,但是公园内的人迹非常稀少。


两个月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命案,现在凶手还在逍遥法外,随意搞得人心惶惶,来这座公园的人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现在还是大清早,老罗一路晨跑过来,根本就没有看到几个人影,现在从偏僻的地方传来女人的呼喊声和男人猥琐的笑声,这就意味着有女人遇到危险了。

老罗出狱虽然重心是在复仇上面,但他还是非常有正义感的,当即便马不停蹄的跑了过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隐约间,老罗听到一缕放浪的男人声音响起:“美女,慌什么慌呢?这地方根本就没有人过来,你倒不如老老实实,只要让我爽爽,我就放了你,不会伤害你的。”


“别过来……你别过来……”女人惊慌喊道,声音带着抽噎之声。


“他妈的,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老罗听到之后瞬间就不淡定了,这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让他联想到了自己二十年前被人轮流糟蹋后自杀的未婚妻。


当时的未婚妻,或许也是如此的惊慌失措,大喊大叫,却没有人将她从魔爪中解救出来。


二十年前,老罗没有办法救走未婚妻,二十年后,他就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其他女人身上,更加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让别人家破人亡。


老罗火速冲了过去,等来到偏僻的地方,第一眼就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倒在地上惊慌失措的朝后移动身子,而在女人面前,还有一个贼眉鼠眼长相非常猥琐的男人。


男人背对着老罗,并没有意识到有人过来,搓着一双手瞄着女人白皙的身体,嘿嘿笑道:“美女,别抵抗了,一会儿我会非常温柔的……”


男人说完张开双臂就朝女人冲了过去,老罗见状怒火冲天,一个脚步跨了过去,直接就抓住了男人的衣领。


被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抓住了衣服,男人猛地一愣,眼看这煮熟的鸭子就要被自己狼吞虎咽的吃干净,没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出来。


当即,男人恼羞成怒,猛地转过身叫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坏我好事儿?”


话毕之后,见身后的老罗已经五十多岁,男人顿时不屑笑道:“老家伙,你还想英雄救美?你觉得你有这个能耐吗?给我滚开,不然我连你一块揍!”


老罗虽说蹲了二十年的监牢,但是在牢里面他接受改造,身子骨非常结实,而且没事儿的时候就和一些喜欢格斗的狱友练习格斗术,这数十年的锻炼,别说一般人,就算是格斗教练过来,老罗也有信心一拳撂倒。


面对这出言不逊的猥琐男,老罗冷哼说道:“光天化日的,你竟然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赶紧给我滚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对我不客气?你一把老骨头还不回家抱孙子,跑到这里装什么二五八万的?”猥琐男嗤之以鼻瞥了眼老罗,朝地上吐了口浓痰:“识相的滚远点,不然我让你趴着离开这里!”


老罗并不犯怵,一脸不屑的看着猥琐男。


虽然老罗的出现如同救世主一样,可是当女人看到冲过来的人是一个老头时,还是有些失望。


想要侵犯自己的可是一个青壮年,而这个老头很可能是没有办法对付的,搞不好还会将猥琐男给激怒。


“大叔,你快报警,快点报警啊。”


“不用报警,我能对付他。”老罗轻笑一声,对女人坚定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紧张。


“他妈的,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竟然遇到你这么一个不怕死的!”


猥琐男愤怒咆哮一声,举起拳头就朝老罗砸了过来。

老罗那可是身经百炼的主儿,寻常人根本就不会对他构成任何伤害。


眼瞅着拳头快速袭来,老罗并没有任何动作,依旧一脸愤怒看着猥琐男。


但那个女人却不这么认为,她以为老罗给吓傻了,当即便大声叫道:“大叔,快点躲开!”


眼瞅着拳头无限接近老罗,就在快要砸中老罗脸的时候,女人已经预料到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不忍心继续看下去,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雕虫小技,既然没人管你,那我就好好管管你!”电光火石之间,老罗不屑冷哼一声,猛地伸手就抓住了猥琐男袭来的拳头。


猥琐男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震惊。


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他根本就没有料想到。


老罗冷笑一声,手掌用力狠狠朝远处甩了过去,猥琐男瞬间便被甩飞了老远。


“啊!”


一声惨叫从远处出来,惊恐万分的女人吓了一跳,可是细细一品,发现这声音不是来自老罗,急忙定睛一看,发现那个刚才欺负自己的猥琐男竟然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再次看向老罗,女人感觉这个他仿佛变成了一座大山一样屹立在自己面前,和老罗在一起,顿时有了一丝安全感。


“滚!”


老罗面色难看,当年如果有人也可以如他这样救了自己的未婚妻,自己现在恐怕已经抱上了孙子。


“你这个老不死的有种给我等着,等我喊人过来收拾你!”


猥琐男匆忙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跑一边还不爽的叫骂。


老罗根本就没有理会这猥琐男,而是扭头朝女人看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老罗这才发现,这个女人长得非常不错,虽然脸上的惊慌之色还没有消散,但是那双楚楚可人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张樱桃红唇组合在这张瓜子脸上,却非常的精致,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怜惜一下。


更为重要的是,刚才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事情,女人胸口的贴身短袖已经被扯烂了一角,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软肉就这么一览无余的暴露在老罗面前,让他热血瞬间涌上大脑,胯下的老枪也不老实,瞬间坚挺将裤子顶出了一个帐篷。


老罗虽然自从出狱之后就一直盘算着自己的复仇计划,并没有想过太多的儿女之情,即便是昨晚上了何淑仪,那也是将何淑仪当成了沈慕媛,从而将错就错的事情。


现在看到这个衣衫不整的女人,特别是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软肉,身体瞬间就产生了反应。


这个女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衣服虽然已经被撕烂,但是从衣服的品牌和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来推测,这个女人家境应该非常殷实。


而且凭借老罗的经验,这个女人应该是职场女强人,一头干练的短发就足以说明了这个问题。


那双修长的双腿,挺翘的臀瓣,以及如同波浪一样摇曳的丰满胸脯,无疑让老罗有些窒息。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此刻自己的老枪已经坚挺的将裤子撑起了一个帐篷,而女人就半躺在地上,正巧可以看到自己巍峨的帐篷。

要是让对方误会,那自己这张老脸可就没地儿放了。


想着,老罗急忙尴尬笑了笑,关心问道:“闺女,你叫什么名字?现在已经没事儿了,你别担心。”


“我叫马巧玲,大叔,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马巧玲自我介绍了一番,但看到老罗那膨胀的帐篷,心里面还是有些发虚。


才刚刚从虎口逃了出去,本以为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并没有任何恶意,没想到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竟然就坚挺了起来,这让马巧玲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又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刚才自己躲避猥琐男的时候扭伤了脚踝,而且自己也没有太多力气,更要命的是这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要是这个老男人兽性大发,把自己在这里上了,那可就完蛋了。


不过这裤裆如此膨胀,想必里面的东西一定非常厉害才是,如果让这个东西进入自己的身体……


想到这个画面,马巧玲顿时俏脸通红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放荡了?我可是有丈夫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马巧玲虽然三十出头,可丈夫却和老罗年龄相仿。


马巧玲之前是一家公司的高管,最后因为和男友分手而被老板钻了空子,从此便过上了小三的生活。


但天不遂人愿,老婆原配发现了她的存在,便大闹公司,最后老板离婚,她顺利扶正。


可她的老公年轻时纵欲过度,加上公司的事情非常忙碌,每次到了晚上例行房事的时候,都草草了事,有时候甚至软塌塌的,任凭她使出浑身解数,都没有办法进入身体。


这种守活寡的生活让马巧玲难受无比,而她老公也看出了这个娇妻的不满,最后索性分居了起来,免得点燃她的欲火。


欲求不满的马巧玲看到老罗这坚硬无比的老枪如此生猛,自然心里面想入非非。


老罗并不知道马巧玲将自己当成了意淫的对象,憨笑问道:“那马小姐,既然你没事儿了,我扶你起来吧,这地方不安全,那个男人要是去找救兵,可就麻烦了。”


“嗯……”马巧玲不知为何,竟然嘤嘤哼了一声,娇滴滴的伸出胳膊,示意老罗搀扶自己起来。


老罗也没有多想,抓住马巧玲细嫩光顾的胳膊直接就将她拉了起来。


可还没站稳的马巧玲因为脚踝扭伤,无法站稳,‘哎呦’一声便朝老罗倒了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