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热从后背慢慢的包围过来 :老总把我弄的好爽

王城不停的催促:“s货,快点!


陈蓉带着哭腔:“小城,我是你妈,你怎么能啊啊!你要c死我了


陈蓉说话的时候,王城猛地顶了一下她下面的蜜缝,硕大的蘑菇头直接c了进去,将那肉缝撑开变成一个rd。


下面被强行撑开,陈蓉微微有点疼,但更多的还是爽,无与伦比的那种刺激,好像过电一样让她轻轻颤抖着。


但感觉到王城不肯再进入,又让她rd伸出感觉到无比的空虚,她不禁晃动着肥臀,带着哭腔颤声道:“小城.你别折磨我


“妈,你要求我干嘛?”


王城轻轻研磨着蘑菇头和rd,弄得陈蓉颤抖不停。


她知道王城是要让自己说出那些下贱的话,可她实在受不了,只能咬住嘴唇。


王城偏偏有办法折磨她,故意把她的一双美腿举起来,抗在肩膀上。


这个姿势让她的屁股不由自主的抬起来,下面的rd也更加凸显。


王城猛地将命根子拔出来,然后有意无意的顶着她的两片肉唇,笑道:“妈,你这里是不是特别难受?”


陈蓉羞耻无比,捂着脸不想吭声,奈何王城用命根子不断拍打她的rd,弄得她瘙痒无比,而且急切的需要。


“小城你弄得妈好难受你怎么能这.样们这样对不起雯雯啊”


陈蓉哭着想要让王城收手。


王城哪里会听这些,巨大的蘑菇头对着那娇嫩的小x,猛地往里一c。

滋。


粗大的命根子狠狠贯穿了进去。


陈蓉好像被雷击中一样,猛地一颤,随后娇躯僵硬,痛苦的哀鸣一声:“好痛你怎么能插进来我是你妈啊你怎么能c我

 文学


王城却没空说话了,他能感觉到岳母的rd实在是太紧了,一层层的软肉包裹着他,夹着她,温热潮湿,而且还有一股股的吸力传来,让王城爽的头皮发麻。


他没想到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下面还能如此紧致,甚至里面的软肉还会蠕动,真像是女人的小嘴一样,裏着王城的命根子不断吮吸。


王城死死抱住陈蓉,尽量不让自己s出来,省的被陈蓉瞧不起。


他还想抽插一下这rd,感受一下在里面动作是如何的快乐,还要听一下自己岳母的叫床声和哀求声,一定极其好听。


王城看着面色红润的陈蓉,还有她脸上极力忍耐的快乐,嘿笑着问道:“妈,爽不爽?”


陈蓉羞臊无比,扭开头不敢看王城。


可王城却觊觎她的小嘴儿很久了,当即低头亲上去。


陈蓉很抗拒,可她的腿被压在了肩膀上,固定着她不能过多的躲闪,只能气喘吁吁的哀求:“不要子,好女婿,我是你妈啊,你要是真想女人了,我让雯雯回来陪你好不如哦哦,不要动,jb好”


说出这话,陈蓉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怎么能说这种下贱的话?


王城却十分兴奋,立刻就要动起来。


谁想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门铃声:“小城,姐,我是陈龙,快开门。”


陈龙是陈蓉的亲弟弟,按辈分也是王城的舅舅。

炙热后背慢慢的包围过来 


他怎么来了!


王城吓得那肉棒子一软,慌忙爬起来,穿_上裤衩去开门,陈蓉则是光着屁股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哭泣,她竟然被自己的女婿给c了。


陈龙从大门口进来,看着王城:“你妈呢?


王城眼神躲闪:“在房间里。”


陈龙也没多想,大步走向了自己姐姐的房间,然后毫不客气的推门进去。


陈蓉还没穿衣服呢,见到自己弟弟就这么闯进来,顿时惊叫一声,捂住胸口和下面,慌乱道:“小龙你干嘛,怎么不敲门!


陈龙也没想到自己姐姐光着屁股,贪婪的看了一眼陈蓉那挺翘的雪白的娇躯,嘿笑道:“姐,反正从小我就看过了,你害怕什么?


陈蓉脸一红,却仍然呵斥:“快出去,我要穿衣服。”


“穿什么衣服,你忘了咱俩小时候光这屁股睡一张床的事情了?”陈龙不怀好意的走向陈蓉,站在了她的身边。


“小龙,我求你了,你快出去行不行,我穿上衣服咱们再聊。”


“我离婚了。”


陈龙忽然说道。


陈蓉有些错愕:“什么?”


因为陈龙离婚,陈蓉有些没反应过来,胸口的防护也弱了很多,小手抱不住那两团肉。


陈龙却忽然出手,抓住了陈蓉的两团肉,脸色狰狞道:“因为那个臭娘们外面有人了,还说我不如那个混蛋,分明每次我c她的时候,她都说爽的!


陈蓉听到这赤裸裸的话,有些羞耻:“小龙,两口子过日子,不是只有床上那事儿的,你还要能挣钱,脾气好

陈龙扑到了陈蓉身上,双手抓着她的胸不断的揉搓,急促说道:“姐,两口子不就那点事儿吗,你肯定也十分想要吧,要不怎么会跟自己女婿两个人在家的时候,把自己脱光了?正好我没老婆了,不如你帮我泄泄火吧!”


陈蓉大急,拼命的挣扎,哭着哀求:“小龙你怎么能这样,我是你姐啊,以前我那么疼你你都忘了吗?”


陈龙低头,含住陈蓉的一颗n头,含含糊糊的说道:“我没忘,姐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忘了,所以我这不是来报答你吗,让你感受-下被c的快乐!


陈蓉刚刚被王城撩拨的心潮澎湃,此时下面的水还没干,陈龙摸了一-把,发现满手湿漉,顿时嘿笑:“姐,没想到你这么骚,水这么多,其实我从很早就像c你了,谁让你从年轻的时候就漂亮呢,其实以前咱们两个睡一张床的时候,我天天摸你的胸,还舔过你的rd。”


听到这话,陈蓉更加难过,她没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就被弟弟玷污过了,不禁羞愤:“小龙,你快滚开,要不然我就叫人了,小城就在外面呢!


“王城?他敢!”


陈龙冷笑一-声,然后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陈蓉绝望的被自己亲弟弟压在身下,美腿被分开,露出那个湿淋淋的d口。


而此时的王城,正在门外偷看,他在等待时机。


之前若不是陈蓉反抗剧烈,而且不肯配合,他早就已经把这个s货c的服服帖帖的了。


此时他要是真进去,抓到两人偷情的把柄,用来让陈蓉配合,铁定能将她拿下!


王城拿着手机拍摄,看着陈龙脱光衣服,露出古铜色的皮肤。


这家伙确实魁梧,身材吓人,但当他裤裆里那玩意漏出来之后,王城顿时笑了。


难怪他会戴绿帽子,因为那玩意儿现在硬起来,也不过食指长短,而且很细。


偏偏陈龙却得意洋洋,抱着自己姐姐的大腿,埋头在她的rd,上舔来舔去,舌头还不断的在她d里进进出出。


陈蓉被那柔软的肉条舔的欲罢不能,哭喊连连:“小城!快来救我啊龙你放了我吧,姐给你找个对象还不行吗要舔啊好痒”


陈龙竟然抱着陈蓉的粉嫩菊花狂舔,也不嫌脏,用自己的口水把p眼弄的亮晶晶的。


王城将这一切都拍下来,然后眼看着陈龙已经扶着命根子要c进去了,他赶忙冲进房间。


就算陈龙的那根东西很小,王城也不愿意让他玷污自己美妙的岳母。,


“陈龙,你太过分了,我已经拍下视频当证据,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


王城大声喝道。


正想要奸淫自己姐姐的陈龙,猛地回头,见到王城手里拿着手机,吓得连裤子也顾不:上穿,竟然直接从二楼阳台跳下去了。


陈蓉到底还是护着自己弟弟,竟然一把抱住了王城,苦苦哀求:“小城,你舅舅也是一时鬼迷心窍,你别追了。”


王城被陈蓉从背后抱住,感觉到那两个肉球顶住了自己的后背,顿时兴奋的不得了,却假装冷静:“妈,你这样纵容他只会更加麻烦的!”


陈蓉却哭着说道:“可我就这么一个弟弟,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他被抓吗?”


听到这女人如此心软,王城干脆转身,盯着陈蓉赤裸的性感娇躯,咽了一下口水:“妈,你真美!”


陈蓉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穿衣服,慌忙要爬上床用被子裹住自己。


可她的屁股实在是太肥美了,撅着肥臀.上床的时候,那两瓣mt臀微微分开,露出下面湿淋淋的rd

王城一把抱住了陈蓉的腰,呼吸急促道:“妈,你连我舅都能原谅,肯定也不希望我和雯雯离婚对吧,不如你帮帮我,我真的很需要你。”


陈蓉万分羞耻,同时觉得委屈至极,哭着哀求:“小城你放开我,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欺负我啊。”


王城摸了一把陈蓉的肉洞,然后故意说道:“是我们欺负你,还是你欠干河,要是正经女人,怎么会摸一下就这么湿的?”


陈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不断的扭动着屁股。


王城可没半点客气,迅速的将裤子脱下来,然后对准了肉洞,想要插进


去。


谁想陈蓉忽然伸出小手抓住他的命根子,哭喊到:“小城,我帮你用手弄出来行吗,妈帮你。”


王城感觉到那柔软的小手,也觉得很刺激,可见到岳母那猩红的小嘴,他忽然有了坏主意,嘿笑道:“不如这样吧,妈你用嘴帮我吸出来,我就不用你的其他地方了,可以吗?”


陈蓉闻言,羞臊的低下头:“这这怎么行.我是你妈,怎么能吃你的.你的."


王城佯装生气,用力抓住陈蓉的奶子攥了一把,恼火道:“不吃是吧,那我现在就去报警,让人把我舅抓起来!”


说着,王城还播放了视频,视频里正是陈蓉被自己亲弟弟分开双腿,舔肉


洞的场景。


陈蓉吓哭了,生怕王城真的翻脸,其实她知道王城有钱,也知道自己女儿


离开他不可能找到更好的。


为了自己的弟弟和女儿,陈蓉泪流满面的张开了小嘴,尝试着含住了那个硕大的蘑菇头。


她的嘴太小了,仅仅是含住了一个头,就感觉很是吃力。


而王城则是爽的不行,他感觉自己的命根子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小洞,不断有热气喷在他的蘑菇头上,而且还有一个软软的小肉条在轻轻蹭着他。


蘑菇头本来就敏感,王城感觉到陈蓉小舌头在舔自己的时候,爽的虎躯紧绷,头皮都微微发麻。


他忍不住用手摸着陈蓉的头,抓着她的头发,开始往里面插。


陈蓉嘴巴小,本来就容纳不下这个大家伙,感觉到他还不断往里面插,不断的摇头。


因为动作太剧烈,口水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下来,模样看上去十分放浪。


王城用手揉搓着陈蓉的奶子,两根手指夹着她的奶头,轻轻甩着那个白肉球,看着那白花花的一片在自己手里乱晃,他很是得意。


“妈,你的口活真不错。”


王城抽插了两下陈蓉的嘴,弄得她呜呜叫着。


陈蓉羞耻又难受,后悔为什么要用嘴帮王城,她想要吐出嘴里那个大家伙。


偏偏王城控制着她不让动,甚至直接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骑上去,用力的往她嘴巴里插。


“呜鸣”


陈蓉痛苦的拍打着王城的大腿,她的嘴已经扩张到极限了,甚至喉咙都被那蘑菇头顶住了,呼吸苦难。


偏偏王城不在意,不断的抽插着,


他的两颗蛋则是拍打着陈蓉的下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陈蓉难受不已,用小手抓住了王城的蛋,拼命的揉搓,想用这样的方式刺激他快点射出来。


王城被捏住蛋,顿时倒吸一口凉


气,爽的情不自禁的猛然往里一插,蘑菇头直接插进了陈蓉的喉咙里。

“呜鸣”


陈蓉双手胡乱的挥舞,甚至有些窒息的感觉。


王城见她如此痛苦,赶忙将命根子拔出来,带着她的口水。


“呕”


陈蓉痛苦的趴在床边干呕,屁股就这样撅着,而且湿淋淋的肉缝正冲着王城的脸,让他忍不住凑过去深吸一口


气。


浓郁的少妇气息,让他兴奋无比,立刻抓住了岳母的肥臀。


陈蓉很是惊恐,苦苦哀求:“小城,你不说我用嘴就放过我吗?”


王城面带得意:“是啊,但我是说你要给我弄射出来才行,现在我还没射,只能用你的下面来爽爽了。”


说着,王城举起肉棍子就插向了陈蓉的肉洞。


吱呀。


卧室的房门忽然被人打开,然后一个丰满的少妇走了进来,身上系着围裙,手里拿着吸尘器。


她是王城请来的佣人,是个乡下女人,身材丰满火爆,性格则是顺从乖巧,平时很能吃苦,而且被批评也不敢吭声。


只是红着眼睛躲到一边,默默流


泪。


王城正想操陈蓉玩个痛快,没想到保姆忽然进来了,顿时吓一跳:“妈的,你不知道敲门]吗!”


保姆刘翠花也吓一-跳,等见到竟然是女婿在操岳母,不禁慌乱的向外跑去:“我什么也没看到!”


陈蓉没想到自己这么羞耻的事情会被外人看到,顿时惊恐又奔溃,开始大哭起来。


王城也吓一-跳,慌忙去追刘翠花,也不管自己没穿裤子,将她堵在了杂物间门口。


刘翠花也是个少妇了,再加上身材好,被男人操的次数也很多,但她偷偷瞧了王城的命根子–眼,还是觉得十分吃惊。


怎么会有男人这么大的,跟老家的驴一样,这要是操一下,还不得爽上


天?


想着想着,刘翠花的脸微微变红了。


王城没发现问题,冷着脸站在刘翠花面前问道:“你开个价吧,多少钱才能不把这事儿传出去?”


刘翠花很紧张,小心翼翼的说


道:“我我不要钱,老板你别撵我走就行"


王城不相信:“别跟我玩虚的,要多少钱直接说,十万够不够?”


他有钱,所以想要用钱买通刘翠


花。


而刘翠花也确实对他的钱很感兴


趣,毕竟她需要养家,可一想到拿到十


万块钱就要离开这里,又觉得不愿意。


毕竟她在这打工一个月也能五千多块呢,所以犹豫了一下,她噗通-声给王城跪下了:“老板,求你别撵我走行吗,我保证不会向外传的,我只想留在这里打工。”


王城没想到这女人没有趁机狮子大开口,竟然还主动跪下求情。


不过她跪的地方不太对,小脸正好在王城的命根子旁边,而且她的胸很大,王城居高临下的看去,正好能瞧见她胸口里的那一-大片雪白。


这个刘翠花其实也特别有韵味,胸大屁股翘,长得也美艳,当初王城让她在家里当保姆,也是有过其他企图的。


只是一直没来得及实施。


此时他被撞破了奸情,本以为留不住这个保姆了,谁想她还很听话,王城


不禁动了坏心思。


他故意向前一步,然后说道:“抬起头来。”


刘翠花下意识的抬头,结果小脸挨上了那个大肉棍子,顿时俏脸通红:“老板你.你干啥啊”


王城露出坏笑:“你不是不想被辞退吗?那就好好听话。”

刘翠花不知道王城说的好好听话什么意思,慌乱的向后退,但眼睛却忍不住盯着王城那肉棍子。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粗大的宝贝,忍不住拿他和自己老公对比,很遗憾的发现自己老公实在是太上不得台面了。


太细了!


想到这个大家伙捅到自己下面,刘


翠花下面忍不住有些发痒,甚至心理竟然也也有些渴望。


她悄悄把~双美腿并拢,轻轻摩擦着,小脸通红。


王城看着刘翠花有意无意的盯着自己的命根子,当即笑着走过去,摸了一把她光滑美艳的脸蛋,得意道:“刘


姐,我知道你家境很不好,肯定不想丢掉这份工作对吧?”


刘翠花紧张的点点头:“是啊,老板你别撵我走,我肯定不会吧刚才的事情告诉外人的!


王城皱眉:“你空口无凭的,我也没办法相信你啊,除非你有什么把柄在我的手里,那样我才能相信你不会传出



刘翠花有些紧张:“什么把柄?”


王城贪婪的看着刘翠花的娇躯,饥渴道:“对于女人,最重要的自然就是贞操了,如果你能把衣服脱下来,让我拍几张裸照,我就相信你。”


“不行,你又不是我老公,我当着你脱衣服,那不成小姐了吗。”刘翠花慌忙摆手拒绝。


王城顿时拉下脸来,冷声质问


道:“不脱是吧?好,我这就报警,说你偷了我家的东西!”


刘翠花是个淳朴的乡下人,最害怕的就是警察,而且她是服务行业的保姆,真要背上偷东西的罪名,以后找工作都困难!


所以一听王城这话,顿时急了:“老板,我没偷你家东西!


“你说没偷就没偷?我都看见了,就在你的裤子里!”王城大喝一声,吓得刘翠花不敢动,他则是上前,一把将刘翠花的裤子扯下来。


刘翠花白花花的美腿和雪白的肥臀暴露出来,她顿时涨红了脸:“老板,你咋脱我裤子啊!”


王城则是盯着她两腿间不放,这女人穿了一条红色的三角裤,但因为屁股太肥,那三角裤都被夹在了臀缝中,包裹着那肥穴,.上面竟然还有些湿痕。


“骚货,没想到你这么贱,打扫卫生的时候,下面都能湿透了?”王城冷笑一声。


刘翠花很是羞耻:“我我没有,是老板你的.”


刘翠花说着,悄悄抬头看了-眼王城胯下的命根子。


王城注意到她的眼神,顿时笑


了:“呵呵,还说你不是骚货,如果你不骚的话,盯着我的宝贝看什么?


“我.,我没见过这么大的.."刘翠花红着脸说了实话。


"是吗?那老子给你开开眼。”王城故意抓着刘翠花的头,往自己的命根子上按。


其实他惦记这个保姆也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机会下手,此时抓住机会,自然要好好利用。


可刘翠花却害怕的不停挣


扎:“别老板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不会传出去的,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啊!”


王城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挺执拗,当即脸色阴沉,冷声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刚才偷得东西,非要逼着我找出来是不是?”


刘翠花坚信自己没偷东西,所以不怕王城找。


可她没想到的是,王城竟然把手伸到了她的两腿间,然后用手摸了-把她的肉穴入口的肥唇。


刘翠花被摸得一-阵颤抖,小脸也潮红一片,慌忙夹住了大腿,哀求


道:“老板,你摸我干啥呀,我有老公的,你别这样。”


王城手被软软的大腿夹住,别提多爽了,他感受着这女人滑腻的皮肤,用-根手指狠狠捅了一下她的肉洞。


只见他的手指连带着内裤,一块插进了刘翠花湿淋淋的肉缝中,那两片唇被撑开,而且和粗糙的布料摩擦,产生了强烈的快感。

摩擦的刺激好像有电,让刘翠花痉挛不断,脸上也露出春情和渴望,她一把抓住王城的手臂,气喘吁吁道:“老板求你别作弄我了我有老公有孩哦哦.别扣那里


王城的手指在肉缝里动来动去,抠出来很多的水,他看着刘翠花,发现这女人已经激动的不行。


因为下面强烈的刺激,刘翠花小脸潮红一片,微微仰着头,眯着眼睛,小嘴则是微微张开,急促的喘息着。


她呼吸太过激烈,以至于胸前起伏的很快,那两团硕大的肉球也上下乱跳。


王城看了一眼,心中激动,当即把手从刘翠花的衣领中伸进去,抓住了一团。


那巨大而柔软的肉球,确实比自己老婆的摸着要爽,到底是生过孩子的女


人。


王城兴奋的抓着那肉球,猛地用力


一攥。


“啊,老板不要这样我不想偷情."刘翠花很羞耻,觉得自己这是在跟野男人勾三搭四,很下贱!


“嘿嘿,偷情?老子才对你没感情呢,你在我眼里就是一条欠操的母狗而已。”王城阴笑着,抓住刘翠花肩膀上的衣服用力–扯。


她本来就宽松的T恤,直接被扯到了腰上,露出半边大白球。


王城看着白球上有一颗红嫩的樱桃,用两根手指捏住,轻轻–拧。


刘翠花当即娇躯乱颤,脸上也带着


羞愤欲绝的模样。


她没想到王城会说自己是母狗,她想反抗,可胸前的刺激和下面不断抠挖的手指,却让她娇躯酸软无力。


很快,刘翠花被强迫按倒在地上,真的像是一条母狗一样,肥臀高高撅


着。


硕大的白臀紧紧夹着红色内裤,那肉洞已经湿淋淋的了,里面流出的爱液


打湿了内裤。


王城看的兴奋,用力拍了一巴掌刘翠花的肥臀:“骚货,我怀疑你把我的一个钻石戒指塞到下面去了,我要检查——


下!”


刘翠花哪里还不明白,王城根本就是故意冤枉自己,他才不是要什么检查,而是想要占自己便宜。


“老板,你不能这样我有老你别摸了求你了."刘翠花不断的哀求,泪水涟涟。


但王城丝毫不理会,反而抱住刘翠花的肥臀舔了一口,那滑腻的皮肤让他狠狠咬了一下,在她雪白的娇躯上留下了自己的牙印。


刘翠花惨叫一声:“老板,不要别扣我啊


王城用大拇指按了一下刘翠花的屁眼,弄得她哀鸣不断,随后又把她的内裤猛地往下一扯,露出了那湿淋淋的肉


逢。


这骚货明明已经嫁过人,而且生过孩子了,下面竟然还是紧致的肉缝。


那两片亮晶晶湿淋淋的肉唇紧紧夹


着,不留一丝缝隙。


王城忍不住用手戳了一下,拨开那两片肉唇,刘翠花的肉洞里立刻流淌出晶莹的爱液。


她羞耻的扭动着身体:“不要,老板


你别弄我了


王城嘿笑-声,用力拍打了一下她的肥臀,提醒道:“别怪我没给你机会,只要你让我爽一爽,我不但给你涨工资,还让你永远待在我家,如何?


刘翠花哭着说道:“可我有男人,老板你老婆也很漂亮,干啥要偷我啊?”


“偷你?”王城得意一笑:“你这样的骚货我怎么玩不行,何必要偷呢,别怪我没提醒你,要么就乖乖往后凑过来,不然我不但要开除你,还要报警抓你偷东西!’


“我我没“刘翠花委屈的直


足。


“你觉得警察是帮你还是相信我?”王城得意洋洋。

刘翠花虽然是乡下来的,却也只有有钱能使鬼推磨,警察万一真的来了,肯定也是相信王城而不是相信自己。


她很是委屈,难道自己就要这样给王城玩弄了吗?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几声咔擦动静。


她惊慌的回头,却正好看到一阵闪光,原来王城在对他拍照!


王城得意洋洋的晃着手机:“看到了吗,你的裸照在我手里,我听说你有个女)在本地上学是吧,你是向乖乖服从我呢,还是想让你女儿看到你的裸照被传的全学校满天飞呢?”


听到这话,刘翠花顿时吓坏了,惊恐的摇着头:“不.不要,老板求你别这样!”


“那就过来!”王城厉声喝道。


刘翠花被吓得一激灵,她很是悲愤的看了一眼王城跳动的命根子,红着脸,流着泪,终究还是慢慢往后凑去。


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必须忍。


本来被其他男人操就够屈辱的了,偏偏王城还不想动,逼着刘翠花不得不咬着嘴唇,用一只小手抓住那巨大的命根子,然后颤抖着将肉缝凑过去。


那两片湿淋淋的肉唇刚和硬邦邦的命根子接触的一-瞬间,刘翠花就哆嗦了-下。


王城见她不敢动,立刻轻轻顶了顶。


刘翠花呻吟一声,下面好像有蚂蚁在爬一样,弄得她瘙痒无比,心里也很是空虚,竟是忍不住将大屁股真的往后凑了一下。


那命根子直接插入了她窄细的肉缝里,将她的小缝撑成了一个小圆洞。


但那命根子太粗了,刘翠花从没体验过这么大的宝贝,一股撕裂的痛楚从下面传来,让她痛苦的哀鸣:“老板,你好好疼.”


王城得意洋洋:“我就知道你老公没用,这么好的女人,若是不能好好调教一下,岂不是浪费?继续插!”


刘翠花不敢动,动一下下面就疼的


要命。


王城见她不愿意动作,心里生气,狠狠拍了两下她的肥臀,然后趴到了她纤细的后背上,双手从腋下绕过去,托住了那两团肉球,猛地用力揉搓。


刘翠花又爽又疼,嘴里无意识的呻吟着:“不要.老板求你饶了我吧,我有老公有女儿啊而且我孩子都好大


了,求你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