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臣俯首肉补全 |摩托车坐三人进入

“行了,你今天跟妈说句痛快话,你到底把她给怎么了,要是真得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咱们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妈,我要是真得把她给欺负了,你跟我爸会不会真得跟我断绝关系啊?”


王铁柱这话一出口,张莲花再次狠狠的扭着王铁柱的耳朵道:“你这臭小子,我就知道你欺负人家了,你爸耳朵又不聋,怎么会听错了声音?”


张莲花越说越气,手上的力度也是越来越大,疼的王铁柱直接龇牙咧嘴起来。


王老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行了,松手吧,咱就这一个儿子了,有事情该跟他讲一讲了。”


“铁柱,钱小菊这丫头我跟你妈都知道,她是好好女孩,不是扫把星,也不是克夫。”


王铁柱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看着王老实吃惊的问道:“爸,你知道怎么还跟我妈那样说她?”


“你知道为什么那么说她吗?还不是你吗?你哥活着的时候你小子就天天围着你哥跟你嫂子转悠,以前你跟你哥在一起也没见你那么殷勤过,我跟你妈还有你哥就知道你小子的心思,我们一直以为你小子是一时的喜欢而已,没想到你小子动真格的。”


“你哥死的意外,留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嫂子,你的一举一动我跟你妈都看在眼里,可是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你能碰的吗?狐狸精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那是要勾人魂魄的,钱小菊这丫头虽然不是狐狸精但是也差不多了,咱村里惦记她的男人少说也有五六个,我跟你妈为了让你死心才会说她是克夫是扫把星的,只是没想到你小子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唉,你要是真的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就娶了她吧,但是娶她之前你小子得先出息一点,不然早晚她也是别人家的婆娘。”


说完这话,王老实便深深的叹了口气挑着水桶朝着家里剩下的几亩地去了,王老实之前的确很生气,哪怕现在他也是很生气,可是面对自己的儿子,丢脸一些他认了,谁让他就这样一个儿子的呢。


张莲花看到王老实把话挑明了,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给王铁柱把饭盛了出来,然后跟着王老实去了地里。


屋内王铁柱被王老实的话给深深的震撼了一把,自己老爹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懂,无非就是说钱小菊太漂亮了他没啥本事娶到对方也守不住。


但是他可不是一个真没本事的人啊,吃完饭王铁柱便决定先把松菇卖了然后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背上满满的一大药篓松菇便朝着隔壁李香兰家里走去。


王铁柱本来想敲敲门,但是却发现门虽然插着,但是却像是故意虚掩着的一样,最关键的是他从门缝里居然看到了一具雪白的娇躯,那身形他怎么会不清楚是谁,正是李香兰啊。


两团雪白在她自己手里变着各种花样,那眼神慢慢的也是迷离起来。


王铁柱没有想到大白天的李香兰居然在自己家里也是这么一番模样,忽然他看到李香兰从水里捞出来一根又大又长的茄子。


李香兰那轻轻抚摸茄子的样子,让王铁柱忽然想到如果是李香兰趴在他身下抚摸他那大玩意儿的样子。


李香兰看着手中的茄子,轻轻的一叹。


昨天晚上刘彪子又努力了半天,最终还是没用,只能用嘴给她解决的,可是那种感觉就是隔着衣服挠痒一样,根本不爽啊,看着手里的大茄子她不由的想到王铁柱的那大玩意儿。


 文学

本来她以为只有她自己知道王铁柱的那玩意儿有多大,没想到王铁柱为了钱小菊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那厉害玩意儿显露了出来,现在街上乘凉的那些娘们聊的话题是个有九个是关于王铁柱那玩意的事情。


轻轻的深处舌头舔了一下手里的茄子,李香兰心中更加的不满足。


而此时门外王铁柱从门缝里刚好看到李香兰那勾魂的样子,这一幕让王铁柱恨不得自己的那大玩意儿变成李香兰手里的茄子。


看着李香兰站起身继续用茄子拨撩的样子,王铁柱忍不住了。


咚咚咚……


“嫂子,在家吗?”


说完这话的时候,王铁柱还不忘了从门缝里紧盯着李香兰多看几眼。


李香兰已经被茄子给蹭的浑身燥热起来,忽然听到王铁柱的声音,吓的浑身一颤,紧接着她想到王铁柱的那大玩意儿便感觉这是天意啊。


“来了,来了,等我一下。”

看着李香兰消失在浴盆当中,王铁柱不由的一阵后悔,早知道应该多看一会。


很快李香兰便再次出现在王铁柱的视线当中。


大门打开的一瞬间,王铁柱愣住了,李香兰居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轻纱一般的衣服,那薄薄的一层轻根本阻挡不住王铁柱那赤裸裸的目光。


王铁柱眼睛看在李香兰的胸前便再也挪不开目光了,因为那胸前的柔软根本就没有防护罩啊,就那样立在那里。


咕噜……

乱臣俯首补全 


当他继续朝着下面看去的时候,不由的大口的吞了一口口水,因为李香兰不止是上面没有防护措施,下面居然也没有穿。


“嘿嘿,嫂子,你今天穿的可真美。”


“哼,少油嘴滑舌的,说吧找我什么事?”


李香兰故意看着王铁柱吞口水的样子心里不由的一阵开心,不过当她看到王铁柱身后背着那满满的一大药篓香菇的时候便知道王铁柱应该不是单纯的来找她的。


“嘿嘿,我想借一下嫂子家的摩托车,回来的时候我给你加满汽油怎么样?”


王铁柱一边说着,一边不忘了眼神使劲的想要看个明白彻底。


咯咯咯……


“眼神往哪看呢,你彪子哥可是快回来了,不怕被你彪子哥看到揍你啊?”


“不怕,彪子哥打不过我的,而且嫂子你这么美,我就是看看而已,又没有做什么。”


听到王铁柱这话,李香兰眼波流转娇笑道:“怎么?你小子还想做什么?”


“嫂子之前可是答应找机会让我弄一次的啊,现在嫂子反悔了我也不说什么了,希望嫂子以后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因为我容易当真?”


说完这话,王铁柱便不由的装作失落的样子转身要离开。


看到王铁柱那失落的样子,李香兰心里不由的感到一阵心疼,想到刘彪子昨晚上的那一番话,她便快速上前一把拉着王铁柱安慰道:“好了好了,嫂子不跟你开玩笑了还不好?嫂子之前说的话都是真得,只是你跟我不能在我家里办那事啊,被你彪子哥看到他可是真得会跟你拼命的,怎么也要给你彪子哥留点颜面不是?”


听了李香兰这话,王铁柱心中暗自高兴不已,但是嘴上却是有些不情愿的道:“嫂子就知道逗我玩,那你说什么时候可以?”


被王铁柱如此一问,李香兰也是一愣,她的确想过被王铁柱给弄一下,而且不止一次想过,但是具体在什么地方她还真得没有想过。


看到李香兰不说话,王铁柱有些等不及了。


“嫂子你不乐意就直说,我不难为你,我回去骑自行车去。”


“铁柱,嫂字不是不乐意,只是嫂子没想好在什么地方啊。”


感受着李香兰紧紧抓着自己的手的力度,那样子生怕自己跑了一样,王铁柱不由的乐了起来。


“嘿嘿,嫂子,要不今晚咱们去我承包的荷塘那里怎么样?那里有一个废弃的小茅屋,我去收拾一下等你怎么样?”


李香兰听了这话也是一阵高兴,笑着道:“嗯,不错不错,还是你小子鬼点子多,今晚八点你在那里等着嫂子,嫂子绝对准时到。”


“口说无凭,我万一去了,嫂子不去怎么办?”


被王铁柱如此一说,李香兰也是急了。


“你个臭小子,居然信不过嫂子,那你想怎么办?”


“嘿嘿,我就是想提前收点利息,万一嫂子不去我也不至于失落一晚上不是?”


说完这话,王铁柱目光便死死的盯着李香兰胸前的那两团柔软。


看到王铁柱那眼神,李香兰心中已经猜到了十之八九,略微想了一下便直接道:“行,你说吧,想要什么利息,嫂子给你还不成。”


“嘿嘿,嫂子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我就是想要摸一下,我可从来没摸过那么大的。”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听到王铁柱如此说的时候,李香兰还是羞的脸色一阵通红。


“行,嫂子让你摸,不过只准你摸一下。”


听到这话,王铁柱哪里还克制的住,直接双手便沿着那轻薄的衣衫伸了进去。


李香兰本来只是想让王铁柱隔着衣服摸一下,没想到王铁柱居然这么大胆,当感受到胸前王铁柱那双手的力度的时候,李香兰不由的浑身娇颤了一下。


“嗯哼”


这熟悉的声音让王铁柱更加大胆起来,手上的动作开始使起力来。


“嗯……铁柱……你彪子哥很快就回来的。”


李香兰强忍着那种身心的悸动让王铁柱把手拿出来,但是已经感受到那舒服的柔软了,王铁柱怎么舍得轻易放手。


“彪子哥不是还没回来吗?而且我要的利息可不止是摸一下,我要尝一口才行。”


王铁柱一边说一边玩着,同时从背后紧紧的抱着李香兰的娇躯,小腹下的高昂直接与李香兰那柔软的腰肢接触在了一起。


再次感受到王铁柱那滚烫家伙的厉害,李香兰不由的感觉身体有些发软。


“铁柱,你别……这样。”


“嫂子……答应你,让你尝一口还不行吗?”


李香兰一边说着,一边从下面把衣衫掀了起来。


瞬间那胸前的惊心动魄便呈现在王铁柱面前,这样的情况王铁柱可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嘿嘿,嫂子,你这可是想男人的表现啊,要不你让我弄一下吧。”


“不行,你彪子哥很快就回来了。”


李香兰看到王铁柱越来越得寸进尺,直接把衣衫放了下来,连尝都不让王铁柱尝了。


这可把王铁柱给急坏了,他都已经做好好品尝一下的心里准备了,李香兰居然直接把衣服放下来了。


“嫂子,嫂子,你刚才答应让我尝的了,我就尝一口就走,怎么样?”


王铁柱一边说一边去准备去掀开李香兰的衣衫。


但是李香兰却是躲开了,这可是把王铁柱给急坏了,直接一把蹲下抱着李香兰的那两条洁白的大腿然后亲在了上去。


瞬间,李香兰娇呼一声,紧接着便中心不稳朝着前面便倒了下去。

感受到李香兰的身体压了下来,王铁柱想要扶住对方确实为时已晚。


哎呦……


彭……


王铁柱努力的撑着身子,既保护着李香兰又保护着身后背着的松菇,尽管如此身后的松菇还是撒出来很多,好在是李香兰没有直接摔倒趴下而是趴在了他的肩头。


闻着李香兰身上那股沁人心脾的香味,王铁柱瞬间便有了反应。


尤其是李香兰胸前的那一对柔软还紧贴着他的胸前,那感觉简直就是挠人心窝的感觉。


李香兰本来想快速起身,忽然她便愣住了,因为隔着王铁柱的裤子,她都能感受到他那独一无二的强悍存在,不由的她便有些不舍起来,轻轻的挪动了一下,故意用那洁白光滑的玉腿摩擦了一下。


嘶……


感受到李香兰那轻柔的摩挲直接刺激的让王铁柱倒吸一口凉气,本就昂首挺胸的家伙,这一刻仿佛要将裤头给撑爆了。


看着趴在自己肩头的李香兰始终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王铁柱心里怎么会不明白对方的意思,这简直就跟他看那些带剧情的小电影一模一样啊,表面上不想其实心里早已经想的不要不要的了。


当即王铁柱嘿嘿一笑,也顾不上背后的松菇了,直接一只手轻轻的搂住了李香兰那柔顺的腰肢,另一只手却是不老实的朝着李香兰那边摸去。


感受到腰肢上王铁柱那强有力的手臂,李香兰的身子更加软了起来,尤其是感觉王铁柱那滚烫的家伙,她心中便更加的想要试试王铁柱的感觉。


要是能够试一下,可能要比得上刘彪子努力一晚上的感觉吧?


想着想着,李香兰不由的感觉更难以自控了。


王铁柱的手刚刚触及李香兰,他便感受到趴在自己身上的李香兰身体一阵轻颤,同时鼻孔当中发出那种强忍着不好意思叫出来的声音,这声音让王铁柱也是激动不已,这简直就是在给他发信号催促他快点上啊。


搂在李香兰柔顺腰肢上的那只手慢慢的朝着对方高耸摸去,同时另一只手却是对方细腰袭去。


上下其手,瞬间李香兰便受不了这种感觉了。


“铁柱……不要这样……你彪子哥很快就回来了呀。”


虽然嘴上如此说,但是李香兰却是趴在王铁柱身上更加紧实了,上手也是紧紧的搂着王铁柱的脖子,那样子恨不得把王铁柱给挤进自己身体里。


“嘿嘿,嫂子你这话已经说了好几次了,我记得进来的时候门已经反锁了吧?”


李香兰没想到王铁柱会注意这样的细节,她本来以为王铁柱不会知道,现在听到王铁柱如此一说瞬间感觉有些害羞,不过她趴在王铁柱的肩头上确是没有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羞涩表情。


“瞎想什么?嫂子那是怕人误会,这大中午的你往我家跑被人看到可是要说闲话的,要是被你彪子哥……”


“嗯……哼……”


话还没说完,李香兰便感受到在自己屁股上的那只手竟然不规矩起来。


本来就已经兴趣高涨的李香兰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想要说的话全部被粗重的鼻息给代替了。


王铁柱也是愣住了,因为他的手进去的时候已经被李香兰的两条玉腿给紧紧的夹住了,他本以为李香兰会不让他继续施为,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李香兰两条玉腿上就跟抹上了花生油一样十分滑溜。


轻轻侧过头,看着趴在自己肩头面色潮红的李香兰,王铁柱笑了。


“嘿嘿,嫂子,撒谎可不好,你嘴上说不要,但是身体确是很诚实啊。”


这若是在平日,李香兰早就一巴掌闪过去了,可是现在那种快乐的感觉刺激着让她一时间忘了去反驳,只是两腿夹紧,同时纤细的腰肢也是不由之主的扭动了几下。


嘶……


王铁柱再次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他只是弄了几下李香兰就反应如此大,简直比小菊嫂子的反应还要激烈,唯一的不同就是小菊嫂子能叫出声来,李香兰却是压抑着自己,最多用鼻子轻声哼出来几声迷人的声音。


他简直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嫂子,要不我抱你去屋里面吧,在外面被人看到不好。”


王铁柱嘴上一边说着,却是没有停下,而是不断地加速。


“铁柱……嫂子感觉……”


听着李香兰那急促的呼吸颤抖的声音,有过跟钱小菊在一起的经验,他怎么会不知道现在李香兰是什么状态。


当即手上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一点,这样的感觉顿时让李香兰双腿紧绷,浑身一颤,再也控制不住叫了出来。


“铁柱,嫂子不行……了。”


看着瘫软在自己怀里的李香兰脸色潮红的样子,王铁柱心中嘿嘿一笑,感觉时机已经成熟无比。


“嫂子,现在我们进屋吧?你看他都已经长大了,在这样下去我非得被撑爆了。”


王铁柱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李香兰的小手放在了自己小腹下的关键上。


虽然隔着裤子,但是李香兰还是能感受到那富有生命力的跳动,不由的脸色绯红起来。


“铁柱,今天晚上的吧,你彪子哥快回来了,今天晚上嫂子全都给你还不行吗?”


“嫂子,你舒服了可我还憋着呢,今晚上你万一不去我不是亏大发了,你先让我尝一口算是利息怎么样?”


说完这话,王铁柱便要去掀开李香兰那件薄薄的衣衫,其实不掀开他也能看的一清二楚了,刚才李香兰香汗淋漓早就把那薄纱一样的衣衫给打湿了。


李香兰知道拗不过王铁柱,但还是装作阻挡一下的样子。


“铁柱,别这样,嫂子刚才魂都差点让你给弄飞了,你再去弄嫂子今天恐怕不用下地干活了啊。”


“嘿嘿,嫂子,我不管,我就是要尝一口,我都给你弄的魂都差点飞了,你让我都快要憋死了,这么一个小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吗?”


看着王铁柱那委屈的样子,李香兰心中不由的一软。


“你就是嫂子的小冤家啊,你尝一口就行了哈,可不能跟嫂子得寸进尺。”


李香兰一边说着话,一边媚眼如丝的把衣衫撩了起来。


在阳光的照射下,那雪白的风景线格外的刺眼,那平坦的小腹居然还能隐隐约约看到马甲线。


“你快点尝一口啊,还愣着干嘛?”


王铁柱被李香兰的声音给弄的回过来神,看着那如艺术品一样一对雪白,一时间口水直冒。


叭……


王铁柱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扑了上去,李香兰身体再次不受控制的一颤。


他的力度要比刘彪子的力度大了很多,猛然被王铁柱这样猛烈攻击,李香兰居然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快乐,那种快乐就像要吃馒头之前先尝一口咸菜一样。


而此时王铁柱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她品尝咸菜的滋味。


“铁柱……可以了。”


李香兰强忍着那股冲动想要把王铁柱从身上推开,但是王铁柱已经吸上了怎么可能轻易松嘴。


那柔软就像奶油蛋糕一样,让王铁柱忍不住伸出了舌头。


“呜……别舔啊。”


李香兰没想到王铁柱人不大,居然会玩这样的花样了,随着王铁柱舌头的逗弄,她再次感觉阵阵欢快袭来,那种感觉让她都有些不忍心拒绝。


就在王铁柱准备上下其手准备新一轮的进攻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刘彪子的声音。


“李发贵你这是去哪?不会又去偷看钱小菊洗澡吧?”


“靠,你个乌鸦嘴,你还好意思说这事?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事我家那婆娘天天晚上都要,我现在走路都感觉腿发软啊,这事以后少提,不然我告诉你家兰兰,让她天天晚上榨干你,也让你试试走不动路的感觉。”


“嘿嘿,那是你不行,我可是厉害着呢。”


院子内,李香兰跟王铁柱也是吓了一跳,李香兰赶紧回屋换了一身衣服,王铁柱则是收拾着地上的松菇,同时悄悄的去门前把繁琐的门给打开。


嘎吱……


大门被刘彪子直接推开,他看到正在收拾香菇的王铁柱眉头一愣。


“铁柱,你怎么在这里?”


“嘿嘿,彪子哥,我在山上采了很多松菇过来给你送些吃,可是嫂子就是不要,这不弄了一地,顺便想借一下你家的摩托车,我想去镇上把松菇给卖了,赚点钱留着娶媳妇。”


看着王铁柱一脸朴实的样子,刘彪子也没有怀疑什么。


“嗯,你嫂子肯定是感觉你也不容易才会不要的,你小子也挺不容易的的,要照顾你父母还要照顾你那嫂子,以后有啥东西要用直接过来拿就好,别跟我客气。”


听了这话,王铁柱心里忽然感觉有些愧对刘彪子,毕竟他刚才可真的是玩了嫂子还尝了馒头。


李香兰从屋内拿出簸箕,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埋怨道:“你彪子哥说得对,以后有什么要用的直接过来拿就行,刚才嫂子说不要的,你非要给,弄撒了吧,快用簸箕吧还快一些。”


“谢谢嫂子,谢谢哥。”


王铁柱接过簸箕便快速收拾起来,他有些不敢看刘彪子,怕对方发现什么。


李香兰则是蹲下身子跟王铁柱一起收拾起来,刘彪子去了后院把摩托车给推了出来。


不经意间看了一眼李香兰领口深处的那一对雪白,王铁柱还是没忍住吞了一口口水。


刘彪子眉头一皱,但是最终却是没有说什么,在他眼里王铁柱就是个孩子,只不过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而已。


“彪子哥,这些松菇你一定要收下,你要是不收以后我就不来借摩托车了。”


看着王铁柱一脸认真的样子,刘彪子心中一叹,道:“行,大哥收下了,你小子这牛脾气大哥还是知道的,为了你那个嫂子你都快把咱村的给顶撞一个遍了,快忙去吧,我跟你嫂子也准备休息一下就去地里干活了。”


“嗯,彪子哥你还是晚点出去干活吧,这太阳太毒了容易中暑,我先走了。”


说完王铁柱便启动摩托车直接一溜烟的朝着钱小菊家里驶去,刚才刘彪子回来的一瞬间可真的把他吓了一跳,虽然他不害怕对方,但是毕竟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心里有愧啊。


“哎,要是我说借嫂子用一下不知道彪子哥还不会这么痛快。”


这话王铁柱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并没有说出来,很快他便来到了钱小菊的家门口。


骑到门口的瞬间他便看到李发贵居然大白天的趴在嫂子的门上从门缝里朝这里望去,而且还时不时的傻笑一下。


这让王铁柱可是气不打一处来。

“李发贵你在干什么呢?”


按道理说王铁柱还要叫李发贵一声叔,但是看到李发贵那趴在门上猥琐的样子,王铁柱便是气的直接称呼其姓名了。


李发贵也是被王铁柱的一声怒喝给吓了一跳。


与此同时刚脱下外套还穿着粉红色内衣准备洗澡的钱小菊也是心中一颤,听到王铁柱的那声怒喝她便知道又被李发贵给偷看了。


“铁柱,你别没大没小的,我可是你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目无尊长啊?”


“嘿嘿,李发贵以前我尊敬你称呼你一声发贵叔,但是你现在干这样龌龊的事情我可不愿意叫你叔,那样被人传出去我有一个你这样偷看别人家媳妇的叔,我丢不起那人。”


李发贵被王铁柱这话给气的,直接怒怼回去道:“她可不是谁家的媳妇,她是个寡妇,难道别人看看还不行?”


“靠,越说你还越有理了,要不我拉着你去村长家里理论理论?或者把村里人都叫出来我跟你理论一下?”


听到王铁柱如此说,李发贵瞬间怂了。


他可是知道王铁柱的厉害,那可以一个人怒怼全村人的存在,而且还怼的村里人没脾气,就连他家里的那只母老虎都不愿意跟王铁柱互怼,更不用说他那点战斗力了。


“行行行,我懒得跟你计较。”


李发贵一边说着话,一边扭头便走。


王铁柱并没有为难对方,毕竟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把人往死里得罪也不好。


看到李发贵走了,王铁柱直接走到门口推门而入。


哎呦……


“嫂子你没事吧?”


看到捂着额头的钱小菊王铁柱一脸关心的问道。


“没事,你怎么老是这样不敲门就进来啊。”


“嘿嘿,有些习惯了。”


对于王铁柱这个回答钱小菊也是有些无语,当即直接嗔怪道:“以后可别这样,毕竟我是你嫂子,这样被人看到不好。”


“不是很快就不是了吗?”


听到王铁柱如此说,钱小菊立刻羞的脸色通红。


“咱妈咱爸那边同意了?”问完这话,钱小菊脸色更加红了,她忽然感觉这话有些太大胆了一些。


“嘿嘿,同意了,同意了,我这次过来就是告诉你这个消息的,顺便跟你说一下以后那些要账的人来了让他们问我要,你是我的女人我可不能让你受半点委屈。”


王铁柱这霸气又温柔的话语让钱小菊感觉心里酥酥的。


“别瞎说,我还不是你的女人。”


钱小菊说完这话便快速扭头进了屋。


看到钱小菊那摇曳生姿的背影,想到刚才钱小菊那娇羞的话语,王铁柱怎么会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呢?这明显是告诉他要让他进屋去捅了才算是他的女人啊。


王铁柱越想越感觉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当即便把身后的药篓直接放下,快步跟着钱小菊进了屋。


走进屋内,王铁柱便看到钱小菊在整理松菇,今天采摘回来的松菇都被钱小菊给洗的干干净净了,他原本以为钱小菊会在床上等着他,没想到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钱小菊看到王铁柱跟了进来,心里也是一阵紧张,她刚才那话其实就是提醒王铁柱,可是要让她主动去配合她从心底里感觉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


王铁柱蹲下身子帮着把松菇给装进药篓,二人都没有说话,钱小菊是紧张害羞的不知道怎么说,王铁柱是害怕说话让钱小菊产生反感。


就在剩下最后几个松菇的时候,王铁柱跟钱小菊同时伸手拿向一个松菇。


王铁柱的大手抓住了钱小菊的纤纤玉手,瞬间钱小菊羞的低下了头有些不敢看王铁柱。


感受这手里那柔软,王铁柱忍不住挠了一下钱小菊的手心,这让钱小菊的头低的更低都快要埋进自己的胸口了。


“嫂子,我想……我想让你做我的女人。”


看着王铁柱那眼神当中的炙热,钱小菊羞涩无比。


“铁柱,嫂子……嫂子愿意做你的女人,只是嫂子感觉配不上你,你还那么小,而且又没结过婚……”


钱小菊这话还没说完,便被王铁柱给打断了。


“嫂子,我不在乎你说的那些的,而且我一点也不小。”


说完这话,王铁柱轻轻的拉着钱小菊的玉手朝着自己那放了过去。


钱小菊心里也是很想感受一下王铁柱那大家伙,只是不好意思而已,现在王铁柱拿着她的手,她轻轻的装作反抗的样子,但是没几下却是更主动了。


“嫂子,我想现在就让你做我的女人。”


看到钱小菊的主动,王铁柱便知道今天有戏,当即直接一下抱起钱小菊便朝着屋内的床上走去。


“铁柱,被这样,大白天的干这个不好。”


钱小菊说完这话便埋进了王铁柱那火热的胸膛里。


闻着对方那发丝间的清香,王铁柱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他知道钱小菊说的没错,但是之前在李香兰那里他已经被撩拨的浑身火热了,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他是真得不想错过了。


“嫂子,我们关上门就好了,关上门谁还敢进来不成?”


“铁柱,嫂子答应你,今晚上好不好?今晚上你过来嫂子给你留门。”


钱小菊知道王铁柱憋得难受,她又何尝不是,只是一直矜持的她却从来不表达而已,她跟王铁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破坏好事,她心里其实也有些气馁,既然现在王铁柱把事情挑明了,她也不想一直让这个比自己小的男孩主动了。


想到答应李香兰的话,现在又听到钱小菊的承诺,王铁柱一时间却是愣住了,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钱小菊,毕竟这个才是他一直想要拥有得到的女人。


“嫂子,今晚我一定来,你可不能反悔。”


“嗯,嫂子不反悔,你把嫂子放下来吧,门还没关呢,被人看到不好。”

听着钱小菊那温柔的声音,仿佛就像春雨一样抚平了王铁柱那颗躁动不安的心。


尽管心中很是不舍,但是王铁柱还是把钱小菊放了下来。


“这些松菇你帮嫂子给卖了吧,嫂子跟你一起去会被人说闲话的,等什么时候咱爸咱妈真得同意咱俩在一起了,嫂子会跟你正大光明的走在大街上的。”


钱小菊这话让王铁柱的心也是柔软起来,他知道钱小菊这完全就是为了他好,不然钱小菊根本不用如此避讳。


“嫂子,我不怕被人说闲话,你跟我一起吧。”


“你不怕,嫂子怕行了吧,赶紧去吧,再去晚了天都黑了,而且晚上你不是还有重要事情要做吗?”


钱小菊说完这话便娇羞的把王铁柱推出了门外。


至于所谓的重要事情王铁柱看到钱小菊那娇羞的面容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是今晚上可以跟嫂子睡一张床,可以任由他玩的承诺啊。


“嘿嘿,嫂子,你可不准反悔,我今晚一定会过来的。”


说完这话,王铁柱便把钱小菊的松菇放在车上刹紧了然后直接加油门朝着镇上驶去。


一路上王铁柱骑得飞快,虽然坑坑洼洼道路不平但是速度却没有丝毫减少多少。


很快他便来到了红馆饭店,让他有些纳闷的是那张收购松菇的牌子已经撤走了。


背着一药篓拎着一药篓松菇,王铁柱便走了进去。


门口的营业员是一个长得十分水灵的小姑娘,只是那看人的眼神明显是充满了不屑,对于这种眼神王铁柱感觉有些刺痛,因为这样的眼神让他想到了当初学校里的校花,看他的眼神也是这样,一副看癞蛤蟆一样的眼神。


“美女,你们这里还收香菇不?”


方娇娇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十分普通的大男孩,尽管她心里十分瞧不起对方,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对方笑起来的样子跟眼神让人家不由的好感提升了不少。


“这个我不知道,你去问一下厨房的大师傅吧,他应该知道。”


“哦,哦,多谢。”


道完谢之后王铁柱便直接去了后厨。


此时后厨大师傅方俊正在忙的热火朝天,一叠叠香喷喷的炒菜从锅里盛了出来。


“方师傅,二楼的客人点了两盆松菇炖鸡,咱这里好像已经没有松菇了,能不能先用东北的干蘑菇代替?”


“不行,那样做出来的味道不一样,鲜味不够,我们不是打出去三十一斤收购了吗?这几天怎么就那么几个人来?”


听到没有松菇了,方师傅额头上的汗水更是如下雨一般哗哗的直往下流淌。


“你去跟二楼的客人说一下,今天没有松菇了,可以的话让他们换一道菜。”


“好嘞。”


说完那个跑腿的伙计便上了二楼,而此时王铁柱也已经拎着两大药篓松菇走进了后厨。


“师傅,你们这里还收松菇吗?我这是刚采摘的,其中一药篓我都给洗干净了。”


听到王铁柱的话音,方俊直接把手里的活交给自己的一个徒弟走了出来。


“收的,收的,三十一斤,我先看看松菇的成色怎么样。”


方俊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松菇闻了闻味道,当即点头道:“嗯,不错不错,成色很好三十一斤我全要了,以后你要是都给我洗干净了送过来我给你三十五一斤怎么样?”


王铁柱看着肥头大耳的方俊有些发愣,他本以为会费一番口舌,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就卖了。


“好,好,以后我给师傅送过来的松菇绝对洗干净。”


“嗯,过来称一下吧,我给你算一下钱。”


很快电子秤上便显示出来数额,刚好三十斤。


“嗯,我也不赚你便宜,你是第一次来这里送货吧,我给你一千块钱,多出来那一百是看在你其中一药篓洗干净的份上,不要以为我是施舍。”


“嘿嘿,谢谢师傅,下次带来的保证不让你失望。”


话音刚落,王铁柱便听到大堂当中一阵吵闹的声音。


很快那个跑出去通知二楼的小伙计便跑了过来对着方俊便焦急的道:“方师傅,二楼的客人恐怕是故意闹事的,我刚才只是说咱们没有松菇了,他们便直接掀桌子下来让我们赔偿,说是我们欺骗消费者。”


听到小伙计的这话,方俊眉头一皱便走了出去。


而此时五六个刺龙画虎的青年正围着方娇娇。


“娇娇,我说过你不跟我那么你就在沙田镇上生活不下去的,今天你们经理要是不把你辞退了我就天天来闹,而且我们可是有正当理由的。”


方娇娇看着赵虎眼里闪过一丝惧怕,她没有想到她都来到叔叔这里了,这些人还敢来闹事,还敢疯狂的追求她。


方俊听到赵虎这话,立刻怒了,要知道门口被围着的女孩可是他亲侄女,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被人如此戏弄。


“臭小子,今天不教训一下你们,你们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啊。”


说完方俊便冲了上去,赵虎几人根本不害怕,直接从腰间摸出了甩刀。


看到几人摸出刀子,方俊的气势不由的一怂。


“你们几个想怎样?杀人可是要判刑的。”


“嘿嘿,我们才十六七岁杀人也不犯法的,倒是你这么大的人了大人可是犯法的,今天给你两条路选,一条让你侄女跟我走,一条就是今天你这饭店开不下去。”


方俊听着对方这话,想到对方的年龄气势更加怂了不少。


“饭店不是我的,我只是个大厨,你要带我侄女走最起码要经过她的同意,不然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可能让你带走她的。”


“嘿嘿,你这怂样敢拼命吗?兄弟们给我把人带走。”


说完五六个青年便直接拽着方娇娇便往外走。


看到几个青年手里都有刀子一时间没人敢上前阻止,方娇娇却是吓的浑身发抖,哭喊着救命。


“你们把人给我放了。”


王铁柱没想到对方真得如此大胆,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抢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