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 按住她的腰冲了进去

老何暗暗在心中下决心,晚上回去一定要弄了白玫瑰,你特么真会挑时候来。


“好了,白姐,我们走吧。”王颖穿好衣服跟在白玫瑰身后,可是,当白玫瑰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扭头,有些茫然若失的看了一眼换衣间。


特么的,吓的老何心一哆嗦,不会被发现了,不过很快白玫瑰眯眼一笑道:“王颖,你脸怎么那么红?”


“啊……没有……拉链坏了……我着急的……”听到王颖这解释,老何差点噗笑出来,拉链倒是没坏,急是真急了,哈哈哈。


看见他们俩人走了,老何又稍作听了一会,赶紧出来,一下子一个小内内套在他的头上,一股股香喷喷的感觉。


卧槽,太特么让人销魂了,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人在里面,像特么小偷似的疾步走出换衣间,来到自己办公室里。


干点啥啊,老何浑身的热火还没有下去呢,干脆逃出手机观看白玫瑰与王颖的视频吧,也算给心里找找安慰吧。


时间过得太快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老何趴在办公桌上都要睡着了。


忽然听见一阵敲门声,这样老何疑惑起来,赶紧做好忍不住大喊道:“谁呀,都要下班了。”说着就要站起来去开门。


 文学

外面一阵沉默,没过几秒钟老何就听到一道糯糯娇嫩的声音道:“何伯伯,是我,我是王颖,你把门开开。”


听到是王颖,老何心血来潮啊,看来这小姑娘是真的受不了了,那么上午的事情可以继续了,在老子的办公室可以肆无忌惮了。


老何赶紧屁颠屁颠的跑去开门,果然呢,王颖站起门口,老何一看上去她显的很没有底气,低垂着脑袋,也不说一句话。


老何才不管,直接把王颖给拉进来,立马就抱住王颖的身子,嘿嘿的笑说道:“小宝贝,是不是想何伯伯了,来来来,让何伯伯好好的疼疼你。”


老何说完,撅起嘴就要亲王颖,一天不亲都想死了,那特么脸蛋实在有劲道,老何都猴急的不行不行滴。


可是,王颖却连连的推开老何,这会儿她依然低头,捏着黑色包臀制服,糯糯的小声道:“何伯伯,我来找你不是因为这个事情,我是想……是想……”


王颖说着说着脸憋得通红,似乎真的难以启齿,咬着殷红的嘴唇。


看到王颖这幅娇羞样子,让老何更加的心花怒放,继而一把抱住王颖道:“小宝贝,何伯伯知道了,是不是想让何伯伯先亲亲你,然后再摸摸你,然后再……”


老何果然爽的不行,小姑娘尝到了好受的滋味,这特么是一刻都想被宠爱呀,这才一天不到居然送货上门了。


老何说着那双大手就朝着王颖鼓鼓囊囊的胸口摸去,真特么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那手感依然的爽飞。


瞬间,爽的老何兴奋起来,浑身像特么打了鸡血似的一样啊。


就在这个时候王颖立刻抓住老何的手,满脸通红,不禁的声音大了一些道:“何伯伯,我是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个事情,在换衣间的时候你说过要帮助我的,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我真的很着急……”


王颖说完,脸憋得通红,既有点不好意思又眼巴巴的望着老何,靠,听到这话,老何一愣,舔了下口干舌燥的嘴唇。

堵好一滴别流出来


看来是特么老子太想弄个女人了,一看见女人就精虫上脑控制不住啊。


不过老何一想也是,王颖接了网贷,如果还不上的话,一定会很麻烦的,说不定会越滚越多,知道她卖身呀。


“小宝贝,你放心吧,待会下班的时候我就给你取钱去,何伯伯答应你了一定帮助你,何伯伯的人品保证。”


老何说着把手抽回来。


“真的?”王颖听见老何这么一说,立刻高兴了,浑身颤动一下,那特么上衣白衬衫都差点撑爆出来。


“那是当然了,何伯伯什么时候失言过,你看看我的银行卡都在这里呢,小宝贝,这下你放心了吧。”


老何说完又在王颖身上扫描起来,真想现在立刻就吃了她,这种处女开炮的感觉是啥滋味,多少年都没有遇到了。


老何想着又把王颖给搂在怀里。


“何伯伯,你干嘛呀,在换衣间你不是已经那样了吗?”王颖脸色又是暗淡下来,很明显心里很担心。


老何才不管,直接把王颖搂在怀里,伸手就伸到她的下面,这次一定得做了她。

听到王颖这样说,老何也是有些不忍心了,这特么不是落井下石呀。


虽然想得到她的身子,但也却不愿意她难受,老何想了一下,脑袋灵光一现,一个鬼主意冒出来了。


想到这个主意,老何都特么感觉年轻几十岁,爽道:“小宝贝,你看这样行不行,你的事情呢,何伯伯一定帮你办到,但是吧,这段时间何伯伯没有女朋友,你就当何伯伯的女朋友怎么样?”


说完这话,老何都想太爽了,钱不是问题,想强行王颖也有点不忍心,可是如果她能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那也是很爽的不是吗?


能有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朋友而且是处女,带出去也一定有面儿,谁特么说老牛不能吃嫩草,老子就吃了,咋地吧。


老何都为他自己的智商沾沾自喜了,这么大年纪了脑袋转的还这么快呢。


想到以后呢,王颖的第一次,不禁有第一次还会有很多次,老何那颗老心脏都要激动的冒血出来,真爽啊。


王颖一听这样,稍微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道:“何伯伯,那成为你的女朋友,你会碰我吗?”


噗!


老何差点吐出来,不碰你让你当老子的女朋友干嘛,当奶奶供着你呀。


但是呢,老何嘿嘿一笑道:“不会呀,小宝贝,你成为我的女朋友了,你让我碰我才碰,你不让我碰何伯伯绝对不碰,我还想谈恋爱呢。”


老何看着王颖有些放下心理防线继而又道:“小宝贝,何伯伯也会顾及到你的名声,不会在公众场合与你亲亲我我的,人多的时候你就叫我何伯伯,没有的时候你要叫我老公,怎么样呢?”


老何想到王颖那特么樱桃小嘴里甜甜的蹦出一句老公出来,并且是叫老何一个糟老头子,老何心里都要暖化了。


特么的至于碰不碰,那得看事情发展的速度与激情才行啊,老何爽飞。


王颖又犹豫了一下,感觉也没有比这个办法更好的了,最终咬着嘴唇答应道:“好,何伯伯,我答应你,但是,你不能骗我,我不让你碰,你不能碰我……”


说完这话王颖似乎还要在嘱咐一句,糯糯的看着老何又道:“行吗?”


老何点点头,嘿嘿一笑道:“当然可以了,小宝贝,你现在就叫一声老公听听。”


老何说完,一脸期待着看着王颖,她红着脸低下头,声音很小道:“老公……”


这特么一句软软的老公,叫的老何心中一颤,活了大半辈子都没有听到这么酥酥的声音叫老公,并且王颖这么漂亮,老何激动的不行。


老何忍不住又想要去抱她,可是刚想到约定呢,老何还是忍住了,嘿嘿的欣慰说道:“小宝贝,以后没人的时候就叫你小宝贝,这样,明天就陪小宝贝去找他们帮你还钱好不好?”听到老何这说,王颖脸上终于松了口气。


“嗯,谢谢何伯伯……”王颖朝着老何一个甜甜的感谢的微笑,真特么好看。


“叫老公!”老何嘿嘿道。


王颖脸蛋通红,都不敢正视老何,声音还是糯糯的叫了出来:“老公,那我先走了,明天我正好休息再来找你。”


看着王颖像小天使般的离开,老何真特么心满意足,看着她的背影,那翘团一扭一扭,想着不久就是自己的女人了,老何爽的要爆。


回家的时候老何没有和白玫瑰一起回去,白玫瑰说有点事情,也没有说什么事情。


当老何回到家中都吃完晚饭了,又看了一会电视,白玫瑰与曹阳还没有回来呢,老何给白玫瑰发了几条消息也没有回。


抬头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老何有些支撑不住,因为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了,老何就关掉电视回卧室睡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何听见开门的声音,接着就是吵吵闹闹的声音,老何睁开眼睛,都不用想一定是他们小两口回来了。


“曹阳……你混蛋……你是个混蛋……”老何突然听见白玫瑰数落曹阳呢。


老何一听感觉白玫瑰喝多了,说话都有点变音了,这个时候听到曹阳骂上了:“你个臭女人,今晚老子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等着,如果老子不能干经理,你就是罪魁祸首。”


“曹阳,你还是个男人吗?自己没有本事,拿着老婆出去当枪使,我真是瞎眼了才嫁给你,你都不能满足我……”


啪!


啪的一声,曹阳给了白玫瑰一巴掌,打的白玫瑰一个趔趄摔倒在沙发上。


“你个不要脸的臭女人,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那点狗屁事,你和你们经理都干了什么,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吗?”


老何赶紧出卧室出来,看见俩人都喝的满脸通红,一个躺在沙发上一脸懵逼的看着曹阳,一个指着白玫瑰咆哮。


“阳阳,你怎么打人?”老何立刻上去拉开曹阳,这个时候白玫瑰反应过来了,哇的一声哭了,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哼,臭女人,老子告诉你,如果你不答应老子的事情,老子要和你离婚,你他吗的敢给老子戴绿帽子!”


曹阳不管不顾踉踉跄跄的开门走了,老何拉都拉不住,喊他更不听啊。


“小白,你没事吧?”本来白玫瑰就喝酒了脸酒红,被曹阳打了更红了。


看的老何心疼死了,情不自禁的摸上白玫瑰的脸,多么俊俏的一张可人脸啊,现在都有巴掌印了,真可惜。


“何叔叔……我……我要和曹阳离婚……”白玫瑰泪眼婆娑,心里太委屈了,曹阳居然又带她去喝酒,这次她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没有喝太多,上一次差点失身啊。


“你这孩子,别瞎说,好好的日子好好的过,干嘛想这些。”老何得安慰啊,毕竟是以前同事的儿媳妇啊。


“何叔叔……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我需要爱……你懂吗?”


这个时候的白玫瑰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抓住老何的胳膊,顺势就站了起来,不过差点摔倒浑身的酒味,被老何一把拉住。


可是,特么的老何拉的不是地方,一把拉住了白玫瑰的胸口,那种软软的感觉瞬间刺激着老何,赶紧的抽回手。


“嗯嗯……”白玫瑰这个时候倒是嗯哼一声,那种掺杂着酒味与美女娇哼的声音,像极了一只喝醉的猫咪。


白玫瑰摇摇晃晃,这特么衣服都被撕扯开了,露出无一丝赘肉的小肚肚,胸口都被弹起来好大,关键是胸大。


“何叔叔……我想和你弄……”白玫瑰脸色通红,咕噜冒出来一口芳香的酒花味道,让老何相当的享受。


白玫瑰说着直接扑进老何怀里,上手搂住老何脖子,诱惑的道:“何叔叔……我们都那样了……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满足我吧……”


话都没说完呢,白玫瑰一下子亲上老何,我靠,老何被整懵逼了,白玫瑰软软的嘴唇,还有小香舍儿探进去


尤其是她居然双腿居然盘上老何的腰,就是激烈的亲吻着,左右都亲。


老何怎么受得了这样激烈的动作,下面瞬间胀起来,不管了,这个时候又听见白玫瑰酒语道:“我就给曹阳混蛋戴绿帽子,何叔叔,你弄我吧……”

夜色很暧昧,白玫瑰很激情。


“小白,真的让我弄你?”老何把白玫瑰香香甜甜冒着酒气的软嘴巴移开,她一脸的迷情,眯缝着眼睛。


“是呀,是呀,何叔叔,你弄我,我们先前都那样呢,我都是你女人了吧,你快点把我弄了吧,我要……”


看样子白玫瑰是豁出去了,可是,就这个时候,老何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闪现王颖的翘模样,莫名的让老何心悸。


伴随着白玫瑰又一阵的摸索,嘴里不断的发出诱人的娇哼,并且白玫瑰的手都伸到老何下面去了,一摸到那大宝贝,白玫瑰叫的更叫欢畅。


“何叔叔,你怎么了?我这么主动了,你怎么还不弄我?”白玫瑰很是着急,继而把她自己的上衣给脱了。


“别……别脱……”这下老何真的受不了,可是,就在刚才的时候,老何不但想到了王颖的样子,还想到白玫瑰公公的样子。


老何和她公公是同事,都是以前很好的哥们儿,虽然曹阳不行,那是曹阳的品性不怎么样,可是,老同事的为人还是很好的。


如果真的把白玫瑰怎么样了,以后再见到老同事,老何感觉无脸啊。


“怎么了?何叔叔,你不喜欢我?”白玫瑰紧紧包裹的胸口就剩下罩罩了,那道白皙修长的事业线像极了诱人的玫瑰花。


“不是……小白……我不能对不起你公公……”老何一把推开白玫瑰,赶紧提上裤子,头也不回的走回房间。


白玫瑰愣了,自己的上衣和裤子都脱了,何叔叔居然这样,这让白玫瑰很是不解,先前不是这样的啊。


咚咚!


白玫瑰不死心,脑袋里都是像报复曹阳的想法,咚咚的敲老何的门。


老何不说一句话。


第二天,老何起床出来,看见餐桌上有做好的早餐,而白玫瑰却没有在客厅,老何有趣厨房也没有看见。


老何心里有些七上八下,拿不定注意,也没有想那么多,吃完早餐去上班。


老何来到办公室顶头遇上胡蝶了,胡蝶真是一个极品美少妇,一身职业包臀套裙,脸上是精致的职业笑。


“何叔叔,这里有份文件你看看,是关于集团一个项目的规划,过几天你要参加集团的会议,到时候欢迎你提出宝贵意见。”


胡蝶递过来文件的时候,那纤纤玉手白的很,尤其是胸口像是刚哺育过婴儿一样,不但大而且一股股的奶香味。


老何都特么想伸进去鼻子好好的嗅嗅,还想用嘴巴好好的尝尝是不是真的奶香。


“行,谢谢胡经理,有时间我请你们小两口吃饭,能有这个工作全是你的功劳。”老何一边说着一边打量胡蝶,不但胸口大而且软,就连那两条小腿都那么的白。


“没事的,何叔叔,这些规划都是你擅长的,我知道你在房产局的时候就是很有名的规划师,我们集团以后的事情说不定还仰仗你呢,你也是房产局的老领导了。”


“客气了,我会帮忙的。”


俩人说了一会话,胡蝶借故有其他的事情走了,看着胡蝶远走的背影,老何咕咚咽口唾沫,特么的现在的小少妇都这么漂亮啊。


莫名的,老何都想到如果能把胡蝶摁在床上爽一把,特么少活三年也愿意。


“何伯伯,你笑什么呢?”


老何正特么意淫呢,突然身后一个糯糯弱弱的声音,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小宝贝,你来了。”


老何扭头看到王颖,今天她穿了一条碎花裙,看上去特别的清纯,那种纯在然的原生态让老何喜欢的不得了。


老何一把牵住王颖的手,软软的滑滑的,那种感觉真的像极了谈恋爱,让老何想起年轻的时候,还真是回味无穷。


而王颖也是低头不语,咬着嘴角,低头,很是满足的被老何牵着手。


“小宝贝,走吧,我给你取钱去。”


老何带着王颖去了银行,取出钱来问道:“你和他们约定在哪儿了吗?”


在取钱的时候,老何心里就想了不能便宜了那帮坏蛋,本来王颖接了五千却让还一万,这特么才几天。


完全的是放高利贷啊,老何最看不惯这些社会的败类,当然了也想少给他们一点,毕竟钱不是大风刮来的。


这特么是老何的退休金呀。


“嗯,他们是在利民路的一个小巷子里等我们呢。”王颖说完,低着头,说话的声音都不打,好像很是怕他们一样。


不过呢,有老何陪在身边她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老何牵着王颖的手,王颖也是任由老何牵着,俩人并排走了。


一来到利民路的小巷子入口,王颖很是紧张的躲在老何身后,死死抓着老何的衣服,抓的老何痒痒的,都特么心猿意马了。


“小宝贝,别害怕,有老公呢。”老何扭头道,看着王颖又低头不语,脸色绯红,看样子她接受了这一切。


“嗯……”王颖担心的点点头,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冒出来几个小子,带头的是一个黄毛家伙,身后还跟着几个奇装异服的小子。


“哟呵,小三八,怎么着,带了个死老头当保镖啊,哈哈哈。”黄毛唏嘘的眼神望向王颖,吓的王颖往后缩了缩身子。


“钱带了吗?”黄毛抠着鼻屎就走过来,王颖明显更加的害怕了,老何见过大世面呀,上前一步道:“带了,把钱还给你们希望以后不要招惹王颖了。”


“哈哈哈,好呀,乖乖的把钱拿过来再说。”黄毛说着手一挥后面的几个家伙也是猥琐的笑着跟上来。


“何伯伯……快点……”王颖藏在身后,推了推老何,老何能不明白王颖的意思啊。


可是老何越看你个人的样子气越不顺,小小年纪居然就干高利贷的勾当,并且凭什么你们说要多少就给多少?


“你……”老何指着黄毛,这特么一直黄毛,黄毛一愣,接着咧嘴一笑。


“凭什么你们的利息那么高,你们这是放高利贷,是犯法的难道不明白吗?”老何说着,黄毛笑的更加猖狂。


“你他妈的谁呀,你是来还钱的,不是来教育老子的,咋了,老子就是放高利贷了,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黄毛急了又指着老何骂道:“老炸毛,你特么是不是想老牛吃嫩草呀,你也不看看你老逼样子,你有那个能力吗?警告你,赶紧的把钱拿过来,要不然老子走着进来躺着出去!”


黄毛越说越凶狠,老何一看这样不行啊,立刻把手机一翻,直接把地位发了出去,知道此时此刻老何有些害怕了。


警察能不能收到求救信号啊,如果收不到,这特么可真玩完了,希望能收到吧。


“揍他,弄死他!”黄毛看见老何摆弄手机了,知道不爽,立刻招呼其他人朝着老何扑过去,非要搞死他不可。

“老东西,你妈的,你敢报警!”


几个人顿时哈哈哈大笑着,把老何与王颖给为了起来,王颖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吓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何伯伯,你赶紧给他们钱吧,他们很凶的……”王颖死死抱着老何的腰,胸部和脑袋都贴到老何后背上。


“警告你们,着可是法治社会,你们不要胡乱来。”老何一把把王颖给拦在怀里,一边指着几个人怒道。


“去你妹的法治社会,老子就是王法,都他妈的看什么啊,上去,揍他!”


几个小混混一窝蜂的冲上去,老何年轻的时候也是很猖狂的,迎着一个冲过来的混子一拳砸在他的脑袋上。


混子吱哇一声惨叫,疼的嘶嘶哈哈,抱头鼠窜,老何还暗自高兴呢。


“哟呵,老东西,你行啊,还会几下子……”没有听清楚黄毛说完,倒是听到王颖很小声的说道:“何伯伯,小心……”


可惜啊,特么的晚了,后边有个混子偷袭了老何,直接把老何给踹倒了。


摔倒之际,老何把王颖从怀里推了出去,听见王颖吓的尖叫起来。


一下子吓的蹲在地上,老何这边不爽啊,几个混子上去就是一顿揍,老何抱着脑袋被打的很不爽啊,忽然看见一个棍子,不知道是谁的。


嘭!


老何直接忍着疼痛抓起来砸在一个混子小腿上,搞得混子哭爹喊娘啊。


“我尼玛的,还挺厉害!”黄毛一脚踹飞棍子,这下老何不爽了,接着被黄毛给抓起头发拽了起来,指着老何鼻子。


“你个老炸毛,你也不看看老子是谁,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什么,你说老子搞高利贷是吧,对,老子就是放高利贷了,你能咋地吧。”


“呸!”


黄毛说完又一口唾沫喷到老何脸上,气的老何现在没办法啊,被抓了。


“哈哈哈,这女人不错啊,兄弟们,带走,晚上让老子好好的爽爽。”黄毛说着,就从老何兜里把一万块钱给抢走。


“何伯伯……救救我……”王颖吓的梨花带雨,被一个混子抓住,像他妈拎着小鸡仔似的一样轻松。


“住手,都住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犀利的声音冒出来,接着十几个警察出现,老何一瞅,心里敞亮了。


黄毛一瞅,吓坏了,心里懵逼了,扭头就跑,刚一扭头,巷子那头也冒出来十几个警察,这下所有的混子怕了。


“大姐,大姐,我们没有大家,闹着玩呢。”黄毛等混子噗通跪了。


“我叫林琴,是派出所的副所长!”林琴出示证件又道:“我们接到报警,锁定位置,还以为是假的,真有你们呢。”


“林所长,我有他们放高利贷的证据。”老何掏出来手机,特么的刚才黄毛骂老何的话呢,都让老何给录了下来。


“好,都带走!”林琴听完录音一摆手,黄毛等混子吓傻了,老何和王颖也得救了,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已经中午了,老何带着王颖出来。


“何叔叔,谢谢你为民除害。”林琴笑语盈盈的说道,老何看了一眼林琴,身材真棒,还有圆润的翘团。


别看穿着警服呢,老何心里都能掀起一连串的涟漪,这也是一个极品呀,如果能摸摸她的身子,该多好啊。


“没事,都是我该做的,希望你们好好的惩治他们这些人,以后不要让他们在做坏事就行了,太给咱们城市丢人了。”


“放心吧,何叔叔,我们派出所会给你你们单位送一面锦旗的,给你颁发个五好市民荣誉称号,社会有你这样的人真好。”


林琴依然微笑着,老何挠挠头皮,像个小学生一样,只是这特么一挠头皮感觉嘶嘶的疼啊,倒是不碍事。


“不用,谢谢,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老何给林琴说完,带着王颖走出派出所,一到外面,王颖忽然抱着老何的胳膊,眼睛里都是泪花道:“何伯伯,他们会不会很快就出来,我很害怕他们报复我们。”


“放心吧,不会的,估计他们不会这么快出来的。”老何看看四周没人,在王颖胸部上狠狠的揉捏了一把。


“讨厌……”王颖瞬间脸红了,又弱弱的小声叫了一声:“老公……”


这特么一声老公叫的老何心花怒放啊,看来小姑娘差不多被征服了,老何太高兴了,接连又在王颖胸部揉搓着。


俩人回到公司,老何在出租车上享受了一路子,王颖说想回出租屋。


老何哪里肯呀,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已经揉搓的王颖有点神魂颠倒了,要不是碍于司机的眼神,老何都想睡了她。


“小宝贝,先去我的单身宿舍吧,我想让你给我揉揉腰呢。”听见老何这样说,王颖有些犹豫了,低头咬着嘴唇。


“不了,我想回出租屋去,还有其他事情呢,这次多谢你帮忙。”


王颖心里有些害怕,老何一看她这表情就明白了,道:“你看看何伯伯是那样的人吗,就是感觉有点腰疼,你给何伯伯柔柔就行。”


王颖又是犹豫了一下,不在说什么,点头答应,老何一看她点头了,心里一阵狂喜,没有想到她还真的答应了。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到了房间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由得你了呀。


回到房间,老何拉住王颖的手,嘿嘿笑着道:“小宝贝,你真漂亮,真性感,我喜欢死你了,来,让老公亲亲。”


王颖脸一红,害羞的头低的更低了,看到王颖娇羞的样子,老何再也忍不住,猛的一把抱住王颖,感受到她胸部前面顶在老何胸膛上软软的肉肉的,那种销魂的感觉真爽。


“何伯伯,你真喜欢吗?”


正当老何要亲上王颖薄薄殷红小嘴的时候,被她推开了道。


“傻丫头,当然了,何伯伯喜欢你呀,如果不喜欢你,何伯伯怎么会为了你做这些呢,你看看还被揍一顿。”


老何激动大的说道,又要亲。


王颖眼神里闪出几道怀疑的光芒,小声道:“可是,我们的年龄相差这么大,我怕有人说闲话,再说我们家人也不一定同意。”


听到王颖这么一说,老何的脸色暗淡下来,但,可能太喜欢王颖了,又找到谈恋爱的感觉老何慌忙解释道:“小宝贝,我们虽然有年龄差,可是,爱情不在乎年龄,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就可以,我是真心对你好。”


“嗯……”王颖低头,老何看不见她的眼神,反正她答应了,老何太激动了,接着把王颖搂抱在床上,猴急似的撕扯她的衣服。


这次应该跑不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