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坐下来就不痛了* 教授抑制剂要吗

“嫂子不哭,小斌心疼。”看到何洁哭了,孙斌慌张松开了小嘴,用手擦拭何洁眼角的泪水。



“傻瓜,嫂子是看到你没事,心里高兴的!”何洁轻轻握着孙斌还在脸颊上的手说道。



孙斌很满足现在的状态,他也很庆幸自己做出的一切,让他和何洁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现在对他来说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就是何洁,等自己有能力了一定要让何洁过上幸福的生活,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想娶何洁为妻。



不过他晕倒之后不清楚后面发生了什么,于是主动问道:“嫂子,小斌后面什么都不记得了?坏人没欺负你吧!”



“小斌,多亏了你,救了嫂子,坏人也被你打跑了,你是嫂子心中的英雄……”



何洁摇了摇头,看着孙斌腹部的伤口,一阵内疚,缓缓说出了后面的事。



在孙斌晕倒后,张全德就被吓跑了,何洁看着怀中不省人事的孙斌有点手足无措,只能大声的呼救。



 文学

隔壁的村民听到动静,和何洁一起连夜把孙斌送到了卫生所,然后在村医白玉兰的救治下,把伤势控制住了。



听到是白玉兰救的自己,孙斌眼前一亮,白玉兰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村花,和嫂子不分秋色。



孙斌最喜欢的,还是白玉兰有着一双修长的大腿,每天都穿着丝滑的丝袜,感觉让人看了一眼,魂都要被勾去。



“嫂子,玉兰嫂在哪里?小斌要谢谢她。”孙斌有点激动的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白玉兰的身影。



“小斌,你玉兰嫂临时去出诊了,要等会才回来,你先好好休息,嫂子回家给你做饭,等会再来看你!”



何洁把孙斌安抚好之后,起身往外走去。



孙斌伤口在身,身体也的确虚弱,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孙斌在熟睡中,感觉身下传来一阵说不出的舒爽。



他缓缓睁开眼,看到一个肤白貌美的女人,正用一双细腻的小手在自己的下面抚摸着,一脸的陶醉之色。



孙斌当时就有点呼吸急促,定睛一看,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白玉兰。

自己坐下来就不痛



孙斌不可思议的看着白玉兰,白玉兰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还在专注的摸着那里。



“玉兰嫂,你在干嘛呀!”孙斌内心激动,表面一副傻兮兮的模样看着白玉兰问道。



“啊!小斌、你醒了?”白玉兰吓了一跳,看着孙斌盯着自己,小脸羞红一片。



不过转头看了看身后,发现何洁并没有回来,心理的慌张也淡了下去。



她妩媚一笑,在孙斌的目瞪口呆中抓了抓他那里说道:“小斌、嫂子在帮你检查伤口呀!”

孙斌被抓得心里面好像有蚂蚁爬过一样,此刻他那里已经被撩拨得起了反应,白玉兰看着眼睛都直了!



他看着白玉兰直勾勾的眼神,心里面乐开了花,但是他又不能做的太过明显,暴露了自己已经好了这个事实。



他故意装傻呆呆的问道,“嫂子,我受伤的不是腹部吗?你为什么要按摩我嘘嘘的地方呀!”



白玉兰看着孙斌的样子,笑了笑,心里想着,真是个傻子,这么好的身子真是可惜了。但是转念一想,这不是正好吗,既能让她自己舒服,又不会存在什么威胁。



打定了主意,白玉兰故意往孙斌那边靠了靠,口吐幽兰。



孙斌被白玉兰呼出的丝丝热气,反应更大了一些,“玉兰嫂,你可真香!”



今天的她可能是刚从外面赶回来,虽然身上穿的是护士服,但是这样的一件白大褂在她身上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胸前的一个扣子巧妙的打开了,酥胸就这样在孙斌的眼前若隐若现。



在白玉兰的不断刺激之下,孙斌的那里更难受了!



看着自己手里面的那物,白玉兰看着都挪不开眼睛了,这么大的东西,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呢,就这一小会,白玉兰心里面都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她真想试一试这个大东西,一想到这里下面就有了反应。



白玉兰强忍着不适扭头看了一眼紧闭着的大门,娇媚的冲着孙斌说道,“小斌,你看你这里也受伤了,你没有感觉吗?你看这肿的这么厉害!”



“是啊,嫂子,我也发现了,我现在确实涨得很难受了!”



“这就对了嘛!”



孙斌歪着头,一脸慌张的看着白玉兰,着急的问到道,“玉兰嫂,这可怎么办呀,我会不会死掉呀,玉兰嫂,我不想死呀,你救救我好不好,只要你把我治好了,小斌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看着孙斌着急害怕的模样,白玉兰不由得嘴角抽了抽,果真是个傻子呢!她拍了拍孙斌大腿安慰道:“不要担心,嫂子怎么可能会见死不救呢,对不对,你想想平日里面嫂子对你好不好!”



白玉兰故意引导着孙斌,这正合他意。



“好呀,玉兰嫂平日里对我最好了!”说完他装作害怕的样子,继续请求白玉兰给他治疗。



“那嫂子帮你用手按摩一下,看能不能消下去吧!”



孙斌激动的点了点头,眼睛死死的盯着白玉兰的小手,在自己那里开始慢慢游走,那感觉让他仿佛飞了天。



白云兰震惊的发现,随着自己的游走,孙斌那里还在持续变化,要是能够谵语,岂不是……。



白玉兰感到一阵燥热,呼吸越发急促,双眼也渐渐变得痴迷,那抓着孙斌的宝贝的玉手也开始慢慢活动了起来。



孙斌盯着她好看的侧脸,和贪恋的表情,暗自想道,“小妮子,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我就不信你能一直憋的住!”



孙斌被白玉兰这么一弄,感觉自己的渴望也是强烈了不少。



白玉兰也早就忍不住了。



“小斌,舒服一点了吗?”白玉兰故意放慢了手里的动作,娇媚的问道。



她都努力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好像这东西完全没有缴械投降的意思。



“嫂子,我好像肿的更厉害了呢,怎么办呀,我好难受呢!”



说完,他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腰身,左右扭了扭,撒娇似的说道。



”小斌别急,让我想想!”白玉兰朝着孙斌眨了眨眼睛,故意笑着说道,“有了,嫂子想到更舒服的治疗方法了!”



“嗯嗯,太好了,小斌谢谢玉兰嫂!”孙斌心理有点期待,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方法。



只见白玉兰突然轻启杏口,就将他的那个地方…..



“啊、”孙斌忍不住叫出了声,她真没有想到白玉兰居然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



“呵,真是舒服!”孙斌在心里暗自想到,嘴角止不住当然上扬。



白玉兰慢慢的有了动作,并不断的变化和挑逗让孙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适感。



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眼里的清纯女神竟然会有如此技术。



“吧唧吧唧!”就听到白玉兰的小嘴发出这样美妙的声音。



“嫂子,你可真厉害呀,小斌好舒服呀!”孙斌止不住的叫了起来,说完他嘿嘿嘿的傻笑了起来。



那里传来的阵阵刺激,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巅峰。



白玉兰心里面对于孙斌的表现还是十万分满意的,但是这么久的持久力却也是惊人,她忍不住想要挑逗一下孙斌。



这样想着,她就埋下头,往更深处去了。



“唔……”孙斌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突然的刺激,但是过后的感觉就是感觉很舒服,很刺激,很爽。



白玉兰听到孙斌的叫声,心里面还是对他的反应很满意的,毕竟自己的技术,她还是很有信心的,孙斌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和生理需求也是让孙斌很满意。



可是时间过了这么久了,那孙斌竟和刚开始一样,没有丝毫要爆发的迹象,这让白玉兰再也无法淡定了,忍不住想要上去体验一下这个大东西。

突然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接着,就听到剧烈的敲门声。



白玉兰被吓了一大跳,一个激灵就从孙斌身上弹了起来。



两个人急剧的分开,同时朝向门口望去。



“咚咚咚,”敲门声接着响起,就听到门口响起了嫂子的声音,“有人吗,麻烦开下门!”



原来是嫂子来了,白玉兰看了孙斌一眼,生怕他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将刚刚自己做的事情一不小心捅了出去,“小斌,刚刚嫂子帮你治疗你舒服吗?”



“舒服,特别舒服,嫂子真厉害!”孙斌不明所以笑着说道。



“那这是咱两之间的秘密,你不可以告诉你的嫂子哦,你要是和她说了,嫂子以后就不给你治疗了,嫂子还有更舒服的治疗手段呢!”白玉兰一边笑着一边又朝着孙斌的大宝贝抓了一把。



孙斌点了点头,“小斌知道了,小斌不会告诉别人的!这是我和玉兰嫂子之间的秘密,不会告诉别人的!”



说完他就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表示自己不会说出去的。



看到孙斌对自己的承诺,白玉兰这才放心的起身,朝着门口走了去。



何洁在门口呆了半天,终于等到白玉兰过来开门,她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要把门上锁。



“玉兰,怎么好好的锁门呀,我还以为你们都出去了呢?”何洁故意板着脸问着,一边朝着孙斌走了过去。



“我刚刚帮小斌检查了一下伤口,怕吹到风让小斌不舒服,就把门锁了,已经好多了,没有什么大问题,你不要太担心了!”白玉兰看着何洁有点心虚的说道。



“那太好了,谢谢你玉兰!”何洁点了点头,明白白玉兰是为了小斌好,心理的疑虑也打消了。



白玉兰看何洁没有在追究,心理的慌张也淡了下去,连忙找了个理由先回避了一下。



“小斌,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嫂子做了你最爱吃的!”何洁走到小斌面前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



“嫂子,你总算来了,小感觉服好多了,就是肚子有点饿了,谢谢嫂子为我做好吃的!”孙斌一听到吃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拉着何洁的手摇晃着。



看到何洁在乎自己的样子,孙斌心里面暖暖的,觉得自己为了嫂子受伤特别值得,以后为了嫂子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到了晚上,孙斌是希望嫂子能够回到家里面休息,一来可以好好休息,二来自己说不定还可以找机会和白玉兰来一发。这个小荡妇白天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晚上保不准就回来找自己。



“嫂子,你晚上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孙斌想劝一劝嫂子,“小斌不想让你受累!”



何洁听到居然能够从孙斌嘴里面说出这样的话,她有些感动,一瞬间觉得他不像是个傻子。但是看到他虎头虎脑的呆笑,何洁就觉得自己想多了。



她给孙斌搭好了被子,哄他说,“小斌,你先睡吧,等你睡着了,嫂子就回去!”



孙斌心理激动,想着只要快点睡着,嫂子就能回去了,到时候玉兰嫂肯定会来找他,那时候嘿嘿,可是他发现自己越想就越是兴奋的睡不着。



不行我要平静,孙斌在心理告诫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何洁依然守在自己身旁,一直到孙斌坚持不住睡去……



半夜,孙斌被一阵尿意憋醒,想上厕所,睁开眼一看,何洁正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了。



这让孙斌既感动也无奈,嫂子守在这里,那玉兰嫂这边又没戏了。



这时孙斌因为憋尿,忍不住打了个机灵,本想让何洁帮忙,但是一醒来看到嫂子熟睡的侧脸,不忍心叫醒她,于是一直暗自憋着尿意。



“小斌,你怎么了?”何洁感觉到了孙斌的动静。



“嫂子,我想嘘嘘,小斌想嘘嘘,小斌好难受!”孙斌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何洁有些不好意思,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孙斌现在受伤了行动不太方便,自己肯定是拖不动他,又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这样了。



就在这时何洁发现了窗台的夜壶,于是走过去拿了过来,不过想着要帮孙斌接尿,又犹豫了起来。



她在心里面宽慰自己,没事没事,孙斌就像是自己的弟弟一样,没有什么的。



结果在看到孙斌的那个东西之后,她就后悔了。



孙斌掏出那里的瞬间,让何洁小脸变得羞红。



感受到了嫂子炽热的目光,孙斌的那里受到刺激,再次有了反应。



“嫂子,我好不舒服呀!”



何洁不好意思的转移了目光,红着脸朝着孙斌看过去。



就看的孙斌指着自己的大东西,一脸担心的问道,“嫂子,你看,它肿成了这个样子,我现在特别难受,感觉它就像是要炸了一般难受!”



“这……”何洁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朝着孙斌看了一眼,“没事地,小斌听话,快睡觉,睡着了就好了!”



孙斌见何洁哄骗他,他又不是真傻,心里面很不舒服,主要是今天下午的好事被嫂子打断之后,他现在都觉得很难受,要是不发泄出来,估计要难受一晚上了。



“嫂子,真的很难受呀,小斌睡不着,不信你看!”说完,孙斌就拉着何洁的手朝着自己的宝贝去了。



何洁有心躲闪,但是看到那里后,就迟疑了一下,在触碰到的一瞬间,就被吓了回去,真烫!



这个东西怎么这么大,这么吓人,小斌肯定难受的很,何洁毕竟是过来人,知道男人难受起来还是很痛苦的。



看着小斌的那副模样,要是万一憋出了什么毛病怎么办呢!



何洁一咬牙,想到孙斌为了自己奋不顾身的样子,自己怎么能够这样子对他呢。于是她闭着眼睛将手颤颤巍巍的升到了孙斌的那个地方。



握住!



放到手里的感觉又特别不一样,她轻轻的动着,孙斌感受着来自嫂子的温柔,不由得心动起来。



“嫂子,你的手可真厉害呀,弄得小斌好舒服呀!”



听到这样的话,何洁不由得脸红了起来,她害羞的低下了头:“小斌,你舒服就好了,不要说话了。”



说完她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啊,舒服,嫂子,我忍不住了,好像有东西要出来了!”孙斌慌乱的乱叫着。



何洁被吓了一跳。



心里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算是要出来了,可把她累坏了,这都过了有半个多小时了,这也太厉害了吧!



放开它的时候,心里面反倒是有一些不舍,这么大的宝贝,真想好好的感受体验一番。



一涌起这样的念头,连何洁都被自己吓了一跳,在心里面暗暗的骂了自己几句,这可是自己的小叔子,怎么能想这样的事情呢!



“嫂子,你真厉害,小斌现在真的一点都不难受了!”说完他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下面,不信“你看,真的消肿了呢!”



何洁害羞的不敢看他,心里面却连连叫苦,你可是舒服了,嫂子确是越来越难受了!



一夜未眠,何洁早早的就起来回去收拾了。



乡村的清晨总是很安静,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声声麻雀的叫声。



等到孙斌醒来的时候,嫂子已经做好饭等着他了。



“换药了!”白玉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同样一夜没睡的还有她。白天经受了孙斌那个大东西的诱惑,一晚上她就想着那个大宝贝,越想心里面越是痒得不行,有没有地方可以得到排解,没有办法,找了一根黄瓜弄了半天还是不得劲,折腾着就天亮了。



赶忙起来收拾就朝着这边过来了。



“玉兰,这么早?”何洁看到白玉兰的身影,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这么早就换药呢!!



看到何洁也在,白玉兰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早知道就迟点过来了,这个女人真是的,三番五次的坏了她的好事!



“那你们先吃饭吧,吃了饭再换药也行,这样,吃了饭你叫我就行!”说完白玉兰放下手里的药就准备走。



她打着心里的如意算盘呢,“这何洁吃完饭肯定就要收拾着回去了,到时候就剩自己和孙斌这个傻子,那自己想要什么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用了!”下一句,何洁就摧毁了她的念头,“你现在就换吧,正好饭还热呢,换好了正好吃饭!要不然你还得来回跑,怪累的!”



白玉兰嘴角抽了抽,“没事,不累,先吃饭吧!”



“没事,先换吧!”



“那好吧!”讲不过何洁,白玉兰只能悻悻的开始换药。



“要不,你看……”本来白玉兰的意思就是让何洁回避一下,自己换药。



没想到何洁直接说道,“没事,我就在这儿吧,我不会影响你的,放心吧!”



计划再一次失败,白玉兰心里面狠狠地给何洁急了一笔账。



孙斌看着这两个女人暗中里面掐架,心里面开心的很。



白玉兰换药的时候,那个小眼神一点都不乖,一直左右乱看,手也不安分,趁着何洁一个不留神就朝着孙斌的敏感部位伸去。



孙斌倒也是无所谓,乐得其所。



终于换完药了,白玉兰心想着何洁现在对自己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看来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只能找机会再说了。



她临走的时候和何洁说道,“这样吧,你们住在这儿也不太方便,我觉得孙斌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完全可以回家养伤,以后到了时间来换药就行了!”



“这怎么能行呢!”何洁心里面不放心,万一孙斌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嫂子,你就放心吧,我没事了,你看我都可以下地玩耍了!”说完孙斌就佯作要下床出去玩。



何洁一把拉住了他,关切的寻问着,“小斌,你真的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吗?”



“没有了,放心吧,嫂子!”



孙斌早就不想待在这里了,这里太压抑了,虽然可以和嫂子共处一室,但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躺在床上装傻子!



“玉兰嫂子谢谢你,我先回家了,我以后会乖乖的按时来换药的,你就放心吧!”孙斌早就听出了白玉兰话里的意思,装作很乖的样子,许下了承诺。



白玉兰发现的点了点头,只要他来换药,还怕没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白玉兰心情大好,扭着腰肢就朝门外走去,看得孙斌有些血脉偾张!



白玉兰关门的时候还朝着孙斌偷偷抛了个媚眼。



回到家之后,何洁为了照顾孙斌,让他和自己住到了一间房子里面。



虽然现在是住在了一起,但是嫂子好像是故意避免和孙斌亲密接触一样,睡觉的时候也是,她一定要看着孙斌睡着自己才肯睡觉。



夏天的夜晚太过闷热,孙斌又一次被热醒,一睁开眼睛,发现嫂子不在房间里面,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孙斌心里面有些担心,该不会是那个流氓又来骚扰嫂子了吧!



孙斌正想下床去看,就听到阵阵刻意压抑的叫声隐隐约约传来。



不好,嫂子有危险!



孙斌赶忙跳下来床就朝着声音寻去。



“嫂子!”孙斌一边叫着,一边推开门,就看到嫂子一个人坐在澡盆里面,一只手在身下……



何洁看着孙斌睡着,心里面的渴望始终压不下来,没有办法,只好自己一个人去洗个澡来缓解一下。



没想到刚洗到一半孙斌就破门而入。



如此曼妙的身躯。



“咕噜!”孙斌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何洁也被吓了一跳,正准备把衣服拿来遮挡。



孙斌怎么可能会给她机会?



下一秒,只见他直接跳到了澡盆里面,贴着何洁,就开始理直气壮的质问。



“嫂子,你真坏,你洗澡都不叫我,自己一个人偷偷的洗澡,我都快热死了,你就知道自己凉快,哼,讨厌鬼!”



本来被孙斌一下子看光了去,何洁心里面的火气腾的一下子就上来了,但是听到他幼稚的话语,她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总和一个傻子置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