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走一步就重重撞一下 |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

所以她需要做那种事情,她需要自己去满足她,给予她女人本该应有的所有快乐。



所以他傻乎乎的笑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能何洁自己坐上来。



这样,何洁主动放开自己,以后就不会有什么心里障碍了,他们两个更能快乐的在一起。



下一刻,随着何洁的小手轻动,有拉链被拉开的声音响起……

随着拉链的拉开,何洁的双手开始往下褪起了裙子。



先是性感的锁骨露出,随即又是白皙的香肩外露,紧接着坚挺的饱满上半片开始暴露在外。



尽管孙斌都已经见识过了,可这会儿见到一点点的暴露在视线中,还是忍不住的兴奋着。



眼瞅着那两蓬坚挺的饱满就要彻底显露出来了,可哪成想,就在这时有开门声响起。



我曰,这是谁啊这是,不知道这紧要关头不能被打扰吗?

 文学



透过里屋窗子,孙斌看到沈颖拎着一箱子央视广告中经常播出的保健品过来了。



何洁显然也看到了这点,赶紧着急忙慌的把裙子穿好,更是弯腰在衣柜下面找东西。



孙斌边穿裤子边纳闷,衣柜下面有什么东西,找啥呢?



穿好衣服后,孙斌下了床穿好鞋子,然后沈颖也就进屋了。



将保健品放下后,沈颖说道:“不好意思啊姐,虽然我跟郭长江没有夫妻之实,但他终究在名义上是我的丈夫,所以这个醉我得替她来陪的。”



何洁忙站起身来,赧然笑着,表示没有什么,并感谢沈颖刚才救了她。

每走一步重重一下



俩人客套了一会儿,然后沈颖就看看何洁红润的脸庞,又看了看孙斌,再重新看回何洁。



“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呀?”



沈颖是经历过人事的女人,当然对这种红润会很熟悉,所以她刚才才会看孙斌。



而何洁更是精明,她诧异的摸摸脸,“没有吧?哦,可能是刚才弯着腰找东西,憋的吧!”



沈颖恍然,刚才她进屋的时候,何洁确实是在衣柜前弯着腰,想来自己真的是误会了。



竟然误会傻子孙斌和何洁发生那种事情,这也太荒谬了……



而孙斌这时候真是佩服何洁,这得啥智慧啊,才能瞬间考虑到那么周全还想到解决办法。



服了,他真是挺佩服何洁的。



在家里聊了会儿后,沈颖就走了。



望着她那婀娜的倩影,那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香臀,孙斌有些心神荡漾。



这具娇媚而性感的小身子他很喜欢,要是有一天能得到她,肯定好爽。



而且沈颖的声音还那么甜腻,叫起来肯定会特别销魂的。



只是对于沈颖的觊觎,孙斌可不光是针对她的身子和容貌,更是针对她的身份。



她沈颖是郭长江的媳妇儿,虽然父母去世的时候沈颖还没来这个村子,但是两人在一个院子里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多多少少应该也会知道些什么吧?



即便是郭长江嘴巴特别严实,啥都不说,但假如自己把沈颖勾搭到手,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借用郭长江惧怕沈颖这点,从而让沈颖帮自己套取出当年父母和大哥去世的真相!



心里想着这些,孙斌开始惦记上了,他惦记着到底该使个什么招,才能把沈颖给弄到手。



只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续接跟何洁的暧昧刺激。



他兴奋的回到了屋子里,然后傻笑着望向正准备做晚饭的何洁,“嫂子,我给你。”



何洁微愣,“你给我啥啊?”



这下轮到孙斌发愣了,“刚才你不还管我要呢么?虽然我也不知道你啥,但是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都愿意给你。”



何洁顿时醒悟过来,脸色斥满绯红。



这时候的她已经褪去了那种欲望火焰,自然也就不会多想些什么了。



摆摆手,她继续做饭,“小斌,没事的,嫂子这会儿好了,不要了。”



当欲望的火焰退却后,剩下的便是更牢不可破的理智。



连这次这么旖旎的事情都撑过去了,以后想要再破何洁的身子,那可真是难上加难了。



孙斌很是无奈,可是何洁不要他又不好强迫,只能自认倒霉。



心里忿忿想着,以后肯定得拿沈颖的娇媚小身子给补上,必须补上!!!



晚上十一多的时候,孙斌出了自己屋子,来到屋子西南角准备撒尿。



可刚刚解决完的,他就听到有辆小汽车由远及近的行驶过来,随即更是驶向了村尾。



村尾是郭长江的家,而那片住户里也没人家里有小汽车。



思来想去的,孙斌提好了大裤头,然后回屋拿上钥匙悄悄的除了家门。



他得过去看看,这大人物到底是谁,跟沈颖是什么关系,跟郭长江又是什么关系。



最重要的是,他得看看这个大人物,跟他父母和大哥的死,是不是也有关联!



一路小跑来到村尾,然后孙斌就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奥迪A6L,车牌数字还是3100开头的。



在他们这边,3100X都是市里南坤集团公司领导的车子。那车里坐的人……



见车室内灯亮了,里面还有只手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孙斌赶紧藏在一棵大树后面。



等了大约三分钟后,车内终于下来人了。



下车的人穿着白衬衣黑色西裤,只不过身材有些臃肿,目测怕是得有小三百。



将手机塞进裤兜里后,他四下打量,确定无人后这才锁上车门,来到了郭长江门口。



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在那个胖子进去后,闭门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想来是早有人开门在那里等着了,直等他进去后才把门给闭上。



孙斌很是纳闷,这胖子到底是谁呢?



是南坤集团的无疑了,但他也不看地方新闻,自然也认不出南坤集团里面的领导。



没有再想更多,他赶紧从大树后面跑出,来到了郭长江的屋子后面。



路上还捡起了几块砖头,本就不高的后窗户,立起砖头来踩上后,刚好够他眼睛观望。



透过窗子,他看到郭长江谄媚的点头哈腰着,伺候着那个胖子。



更是隐约听到‘刘副总’也不知道是‘柳副总’这个称呼,官还不小。



只是那位刘副总根本没有搭理郭长江,直奔西边的屋子就去了。



伸手试着开了几下门锁,那房门竟然还反锁着,于是刘副总又敲起了房门。



“颖颖小宝贝儿,你开门啊,是我,我来找你了!”



还小宝贝儿,沈颖哪小啊,穿个T恤都快给撑爆了,还小宝贝儿……



暗暗腹诽着,孙斌从砖头上下来,又拿着砖头来到了沈颖那间屋子的后窗。



趴上去后,他发现沈颖这会儿正穿着粉色罩罩儿和同款的小裤裤,躺在屋内床上玩手机。



似乎还嫌弃敲门的声音吵闹,又把耳机给戴上了。



看起来,这个沈颖在那位刘副总的心里面很重要啊,不然也不敢这么不待见他。



正琢磨着的时候,孙斌就发现那位肥嘟嘟的刘副总,竟然从南边爬窗户进了沈颖房间。



也真是难为他了,近三百斤了都,竟然还能爬上一米半高的窗户。



只是不知道爬进来之后,他还有没有力气伺候他的颖颖小宝贝儿。



孙斌心里恶意的想着:如果你伺候不了,我可以帮你啊,保证伺候的沈颖要死要活的……

刘副总进入屋子后,沈颖只是瞥了眼,然后继续玩弄她的手机。



“颖颖小宝贝儿,有没有想我啊?”



刘副总的这句话,让趴在后窗户上的孙斌想起一句话:扒着那啥照镜子,自找难堪!



果然,沈颖直接扭头向一旁,连理都不理刘副总。



这远比说一句‘不想’来的更要打击人。



但是刘副总不愧是领导,面皮就是厚实,根本不在乎这个。



他费力的蹲在床边,然后慢声细气的跟沈颖说着,“颖颖啊,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嫌弃我这么长时间不来看你。但是我也不容易啊,家里那只母老虎你又不是不知道。”



“要不是咱儿子在她那里,她都不见得放我来见你。你说她自己不能生育也就罢了,竟然还不准我把你接进家里去,只把咱儿子接回去,你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啊!”



不提儿子还好,一提沈颖当时就不乐意了。



她忽地一下子坐起身来,满脸寒意,“姓刘的,要不是你们扣着我儿子,我早跟你一刀两断了。当初是你资助我上大学不假,但我根本不知道你是存的这种龌龊心思。”



“要不是为了给我母亲治病需要安排好的医院需要足够的钱,你觉得我会跟你在一起吗?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副什么德行,我沈颖能喜欢上你?做梦去吧你!”



“赶紧把我儿子交给我,从此咱们一刀两断,谁也不欠谁的。别整天把我放在这个地方,供你玩乐,就跟你包养的妓女似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



“还拿你老婆说事,就冲你老丈人的关系,你舍得丢开她?你可拉倒吧,你分明就是故意扣住我儿子,然后让我受制于你。你存的这点恶心心思,我比谁都了解!”



原本脸色还挺好的刘副总,听到这话后顿时撑不住了。



脸皮再厚他也撑不住这么一通训孙子,尤其他还是位堂堂的南坤集团第一副总。



心里揣着愤怒,也就直接展现在了他的脸上。



抬手怒指沈颖,刘副总寒着脸说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沈颖却是嗤笑一声,“有本事你来啊,敬酒罚酒一起来,杀了我最好。你以为我还怕你怎么的,要不是我有个儿子,我早就自杀了,用的着在村里承受别人的风言风语?”



“还有那个郭长江,什么东西,人家何洁的丈夫和公婆都死了,自己带着个傻子小叔子混生活,他身为村里人不去关心人家生活,却去关心人家姓生活,想要去强迫人家。”



“你竟然还把我丢在这种人家里,你也不怕我跟他勾搭在一起?还是说,你这个南坤集团第一副总自己就是这么个欺男霸女的玩意儿,所以你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你……”



刘副总被沈颖给气到不行,指着她的手掌都在颤抖,但终究还是没有什么话说出口。



忿忿挥手,刘副总转身就往屋外去了,沈颖则直接躺回床上,根本不关心刘副总的去留。



孙斌还真没想到刘胖子竟然还是这么大的官,南坤集团的第一副总啊,真是啧啧了!



而且他也没有料到,沈颖跟刘胖子之间的关系竟然是这样的。



在此之前,他还一直存在利用沈颖的心思,只不过现在觉得虽然还得继续利用,但是心里多了几分可怜,毕竟沈颖也是被骗的,并非心甘情愿。



从后窗户离开后,孙斌偷偷来到了大树后面藏好。



而这时候刘副总也从郭长江家出来了,一路上始终寒着脸,半个屁也不放。



直至到了车上闭上车门后,刘副总才把车玻璃给放下来。



他告诉郭长江说,“之前听说你想让我帮帮忙当个小领导?我看你还是别当了。”



郭长江原本还一路谄媚笑着呢,听到这话顿时就懵了,“不是,刘副总,这怎么回事啊?您之前不还跟我说这个事情在您这不算事的,您去说句话就好使吗?您这……”



话说到这,郭长江脸上猛地一喜,“您这是要给我帮忙去了?谢谢刘副总,谢谢刘副总!”



正点头哈腰的谢着呢,刘副总直接一口浓痰吐在了郭长江的脑门上。



老远的孙斌都能看见,那口浓痰顺着郭长江的脑门往鼻梁上滑。



就这,郭长江还讪讪笑着,甚至连抹都不敢抹。



刘副总坐在车内,点燃了一支烟。



他抽了半支烟,郭长江就在车门外弯了半支烟工夫的腰,而且脸上笑模样都不带变的。



永远那么谄媚,永远跟条合格的狗腿子一样,那么的让人想要欺负他,却又欺负的很爽。



想来刘副总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直接伸手拽着郭长江的衣服拽到了身前。



“哈,呸!”



又是一口浓痰,直接喷在了郭长江的左眼上,刚好他左眼还肿着,被沈颖给踹的。



这下可倒是,彻底睁不开了,也不需要睁开了。



刘副总这才说道:“本来听我们家沈颖说,村里人都对她说三道四的,我心里很不舒服。不过看在你这些年还算听话的份上,我得空时就打个电话帮你运作下。”



“但是有两点,一是把当年那点事儿给老子捂严实喽,二是把沈颖给老子伺候好了。要是下次我过来还见到她因为你们这边的破事闹的我很不愉快,那我就让你一辈子都愉快不起来。你听明白了吗?”



郭长江连连磕头虫似的点头,“明白明白,完全都明白,您放心,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刘副总这才拿着烟头,借着郭长江左眼上那口浓痰,那烟头给熄灭了。



整个过程中郭长江吓的战战兢兢,屁都不敢放一个,更是不敢躲闪。



直至刘副总驾车离开后,甚至连灯光都已经消失在道理的尽头后,郭长江这才骂道:“你妈了个……”



骂声到这就打住了,他赶紧捂住了嘴巴子。



刘副总是走了,可沈颖还在家里呢,要是被身影听到给刘副总打过去电话……



想到这郭长江当时就吓的一激灵,暗暗庆幸自己幸亏捂嘴捂的及时。



郭长江回家了,门也锁上了,孙斌这会儿也就不用再藏在大树后面了。



走到沈颖的屋子后面,他倚靠着墙头坐了下来。



他都听明白了,父母的事里面八成也有那个刘副总在掺和着。



可这到底是档子怎样的大事,连堂堂南坤集团第一副总都能掺和在里面呢?



孙斌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这口掩盖着黑暗的大锅,到底该怎么样才能掀开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