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彻底属于我 |才三根手指就嗨了

我“嘿嘿嘿”的笑着,眼睛盯着方慧双腿间,目光都不带懂得。


“你还看,可恶!”方慧使劲收腿,同时小手摸住我的腰,狠狠的拧了一下。


我疼的呲牙咧嘴,只好松开了方慧的脚腕,然后重新爬到她身上,先笨拙的亲吻方慧的嘴唇,同时大手也不安分的开始按住她那雪白的饱满硕果。


方慧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的约法三章,眼里带着媚丝,不停的配合着我。


 文学

这一刻,我都感觉快要和方慧一起要融化掉一样,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处在云端,我的吻技虽然笨拙,但方慧很厉害,她会引导我。


我品尝着她的朱唇,良久,自己的身体开始往下移动。


此刻我在不经意的偷偷一抹刘方慧下面,已经有反应了。


我心里大喜,然后就想完成最重要的步骤,结果方慧直接阻拦道:“还是不行,还要再等会才行!”


可我已经难受了!


心里的火焰在不停的燃烧,我听着方慧说不行,就一口咬住了她的硕果,使劲的用力。

左脚绊右脚也能摔,这女人够厉害的啊,莫非这只是她为了碰我的身体而找出来的借口?


第一个想法在我脑中成型的同时,我的反应更加强烈了。


毕竟二十几年来,这是我第一次被女人这样握着,并且这个女人还十分的漂亮性感,如果没有反应那才是不正常。


“哼……舒服……”我下意思的叫了一声。


方慧像是抓住了一颗炸弹一样,慌张得立刻松开了手,明明脸涨得通红,却瞪了我一眼,跑出了浴室。


我心想明明心里想要我的宝贝,偏偏还对我这样装矜持。我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开水洗澡。


反正今晚我就能跟她一起睡了,哪怕不能做些什么,但也算是踏出了第一步!


洗完澡之后我将身上的水擦干净了什么都没穿就走出了卧室,出来一看才发现方慧正躺在床上看着书,见我出来后她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你为什么又不穿衣服!”方慧生气道。


“我刚洗完澡……不可能穿脏衣服吧!”我理直气壮的回道。


“你的衣服呢?”方慧问道。


“楼下啊。”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这样走出来的,只是刚才上楼的时候忘记了而已。


方慧一边骂骂咧咧的起了床,一边又走到楼下帮我拿了衣服。

我要彻底属于


穿上衣服之后,我就上了床,谁知方慧又开了口:“等等……”她一边说,一边拿过了一条毯子放在了床的正中间,“今晚你不能越过这条毯子,不然我一定会报复你的!”


女人的话让我有些无味的砸了砸嘴,看来今天晚上是不可能了的,不过只要等到明天,我去医院检查完,到时候方慧就不会再这样拒绝了我了吧。


行,那我就再等一晚上!


见我乖乖的答应,方慧也没有再说什么,丢给我了一床被子,然后给自己盖好,转过身就睡了。


可是我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只要一想到今天方慧雪白的上身,还有那双又长又白的美腿,我就抑制不住的想要把毯子挪开,好好的跟她翻云覆雨一番。


被子上全是方慧身上带着的芳香,她今天就是躺在这张床上到达了欢愉的巅峰……


我正想得入神得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后传来的动静。


我翻身过去一看,才发现原本该睡在床的另一边的方慧,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睡到了我的面前,而她则是丢掉了自己的被子,紧紧的抱住了那张毯子。


这是我第一次离方慧这么近,近到连她长长的睫毛也看得清,她睡着的样子真的很像一个天使,安静恬美,我多想在她脸上轻轻一吻。


还有她小小的鼻子,睡着了还不忘一抽一抽,那张粉嫩诱人的小嘴看上去又嫩又滑,真不知道亲上去会是什么感觉。


我的大脑开始变得一片空白,身体支配了我的脑子,开始慢慢的往方慧的方向移动……

方慧舒服的“哎呦呦”直叫,然后身体想八爪鱼一样的缠在我的身上,这时候我感觉方慧的身体就跟一团火焰似的,特别的烫。


“你个混蛋,敢咬我。”方慧也是一口咬住我。


我再次疼的呲牙咧嘴,却不停的活动着。


方慧忽然动情道:“给我。”


这声音又酥又软,直接就让我跟触电了似的心里一荡,然后找准地方……


可就在我准备着一下进去的时候,那种舒服的感觉,直接刺激的我直接缴械了。


火热的东西,让方慧再次颤抖了一下。


但完事后却一脸不愿的看着我,责备道;“你怎么回事啊?”


“第一次……太敏感了。”我很是苍白无力的解释道。


“第一次?我看你是不行吧!”方慧不悦道。


不过想想也是,本来方慧就听抗拒和我上床的,是我告诉她,如果最终结果是不能怀孕的话,刘树成很有可能找别的女人去弄个孩子。


到时候,方慧在刘家也就没地位了!


而从刘树成找我来借精生子这件事情上看来,他根本就不爱方慧,不然的话,也不会为得到股份而让自己的老婆被陌生的男人玩!


又或者,结婚之前刘树成是很爱方慧的,但他因为身体无能的原因,每次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自尊心都会受到挫折,久而久之就会房事越来越厌烦,同时对方慧也会不断的疏远。


……


所以,我以孩子为提醒,暗示没孩子的话,方慧的地位就会不保。


而方慧也最终下定了决心和我上床,长久不再得到男人呵护的她,在和我不断暧昧的时候找到了感觉,所以柔情似水。


可最后我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就好像刘树成和她上床时的情况一下,这样方慧一下子就愤怒了。


一瞬间,刚刚捡起来的好感全部烟消云散。


我尴尬的解释道:“我……我真的行,以前我自己弄过,有时候手的酸了还没释放。”


“真的?”方慧将信将疑道。


我赶紧点点头,说:“真的。”


“反正都已经在一张床上了,我就再信你一次。”方慧思索几秒后,重新握住了我的小分身。


一瞬间,原本萎靡下去的小分身顿时就雄赳赳气昂昂的的对方慧经历了,我看着它重新摇旗,心里也是极度的开心。


妈的,方慧这么漂亮的女人,没尝到味道之前,我怎么可能放弃!


“这下你相信我了吧?”我说。


方慧白了我一眼,然后握着我的小分身快速的套了几下,发现确实没有一泻千里而是越来越大的时候。脸上这才重新露出了笑容……


可惜的是,刚才方慧一愤怒,刚才的感觉已经没有了。


她看着下面已经消散的露珠,苦恼道;“都怪你,还得重新来一次前戏……”


我说:“要不是试着进去先?”


“你想疼死我啊。”方慧拿着小粉拳打了我一拳,骂道。


说话的时候,方慧的小手已经伸到了双腿中间,然后漂亮的大眼睛已经眯成了月牙儿,极其享受的样子。


她越动越快,同时紧紧的抱住了我,急促道:“快来哦。”


我知道此刻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也不再墨迹,直接把方慧压在身下,就开始试着冲击。


结果一下不中……


两下也不行!


方慧急死了,自己用小手握住我的小分身,为我指引道路。


很快,我就感觉自己进入了天堂,当即整个人就好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浑身一个颤抖,差点儿又把持不住了。


方慧也是黛眉紧蹙,似乎还有点儿不习惯我的尺寸,她张开樱桃小嘴就咬住了我的肩膀。


我缓缓前进,终于将自己全部交给了方慧。


我说:“我……可以动了吗?”


“等等…等一会儿再动,让我缓一缓,简直受不了……要死了!”方慧有气无力道。


不够看着她的表情虽然很难受,但神色里分明是很畅快,尤其是方慧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从始至终都泛着异常的光彩。


那感觉,就好像一个行走在沙漠里的人,在断了几天的水源下,忽然遇见了一片河流。


简单的喝水已经满足不了方慧了,她必须舒舒服服的在河流里侵泡着,好好的把以前缺失的水分全部补充回来。


我听着方慧的话,自己也激动的要死。


方慧虽然不让我动,但还是缓缓的开始移动了,幅度特小的那一种,但每一次动作却都能让方慧不停的喘粗气,颤抖。


几下之后,我已经快不行了。


而现在,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我已经不算是处男了,我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这一次迸发之后,以后的战斗力就会很强很强了?


但没有人来跟我验证。


方慧食髓知味,开始催促我快一点儿了。


我则是不想加速,因为自己快不行了,眼瞅着方慧就要自己动了,我忽然听见楼下有声音传来。

我说:“方……方慧,刘总好像回来了。”


“啊?”方慧一愣,嘻嘻一听,楼下的确是有动静。


“怎么办?”我问。


方慧犹豫片刻,道;“不管他……反正他也愿意让你睡我。”


说着,方慧就翻身把我压在身上,然后就在我身上开始驰骋,你想啊,一个寂寞到天天玩工具的女人,此刻有了男人有,怎么可能不能主动些?


好在从刚才的对话里,我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些感觉,于是就随着方慧开始动了起来。


方慧一只手扶着我的胸膛,一只手堵着自己的小嘴,她虽然不怕刘树成看见,但心里也不希望刘树成上楼,毕竟他们是夫妻,方慧也很懂得羞耻。


这种压抑的感觉,让方慧的嘤咛声压的很低很低,一下子就跟偷情似的。


我倍感刺激,忍不住开始大幅度的去配合方慧。


“啊……要死了。”方慧的喉咙里发出低声的颤抖,身体也跟着不停晃动。


我咬着牙,感觉自己也差不多了……


可就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楼下忽然出现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方慧,你在楼上吗?”


这不是刘树成啊,怎么还会有别人来啊?可我现在正处于紧要关头,也懒得理她了,现象可能是方慧的朋友来拜访了吧,所以直接准备翻身压出方慧,准备来最后的冲刺。


“起开,快起开,我妈来了。”方慧急道。


“什么?”我顿时就懵逼了。


方慧说:“我妈来了,不能让她知道我做这种事情……”


我听方慧这么说,也只好放弃了,毕竟女婿不行,让旁人来代孕这种事情,要传到女方娘家的话,刘树成这辈子也抬不起头了……


刘树成怎么样,其实和我没多大关系,但看方慧如此害怕的模样,我也不好意思让她在她妈妈面前丢人啊,于是只好松开了方慧。


方慧急忙从我身上起来。


方慧羞的满脸通红,赶紧用我方才裹身体的浴巾遮住了自己,同时还娇羞道;“不许看。”


“嘿嘿,我早都看过了。”我坏笑道。


方慧还想反驳,可外面的脚步声已经传到门口了,只听门把手一响,顿时吓得方慧娇躯一颤。


“你快躲起来,躲柜子里面。”方慧压低声音说道。


我说:“可我的衣服在隔壁房间啊,你把浴巾给我……”


“不行,你先光着躲进去,我一会儿想办法把衣服给你拿过来。”方慧说。


“好……吧……”我很是不愿的答应了。


起身躲在柜子里,方慧再三叮嘱我不要发出声响,然后这次啊关上柜门,去迎接她妈妈了。


骤然间,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了,只听外面那女人说道:“方慧,刚才在屋子里干什么呢,还锁着门不让我进来……”


不得不说,方慧的妈妈说话还挺有威严的。


好像领导说话一样,跟谁说话都是颐指气使的……当然,这种颐指气使并不是目中无人,而是因为职业的原因,习惯了去用这种口气跟人说话。


只听方慧小声道:“我刚准备洗澡呢,衣服脱到一半……这不就耽误了时间吗?”


“那你也不应我一声。”方慧妈妈说。


“我这不是急着找浴巾裹住身体,然后来跟你开门啊。”方慧说。


我在柜子里躲着,心想方慧家里到底是什么条件啊?听着她妈妈说话这个气势,家里应该非富即贵,她怎么还如此攀附刘树成的钱财?


“正好,我来的路上也出了一身汗,一起洗吧,你去柜子里给我那一条浴巾出来。”方慧妈妈说。


“啊?”方慧一愣。


“怎么了,你不愿意?”方慧妈妈问。


“不是……”方慧急忙解释道:“那您换衣服,我给您拿。”


“恩。”方慧妈妈道。


然后,我就听见方慧踏着小碎步朝着我走了过来,那脚步声别说多慢了,一步一步的很是墨迹。


方慧还故意把拖鞋踩的很响,似乎是在提醒我要赶紧藏起来!可柜子里这么一点儿的地方,我咋藏啊?


算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希望方慧她妈妈是背对着我的吧?但心里想着,我就用手拿住一件衣服挡在了自己面前。


这柜子里都是方慧的衣服,气味挺香的,但她也就一米六五的身高,再大的衣服也遮不住我这一米八的大个子啊!


正忧愁呢,方慧已经打开了衣柜。


我看见方慧的表情,简直比哭还难看啊,这时候,我下意识的一躲,然后眼睛往外一扫,心里想着方慧她妈妈呀,你可别看我啊……


结果我往外一看,立刻呆住了。


只见一个极美的少妇已经将衣服脱掉了,她虽然有四十多岁了,但皮肤却保养的特别的好,肤色极其白嫩,身上也没有一丝丝的赘肉。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胸前的那两团硕果已经没方慧那么紧致和挺翘了,但胜在够浑圆饱胀,尺寸可比方慧的大的多!


忽然间我就想,要是能同时把方慧和她妈妈给一起了的话,那该有多刺激啊!


可我刚又这个想法,就看见方慧很是愤怒的盯着我,语气极怒道:“再看我妈妈一眼,我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


方慧是用气声说的,说话的同时伸手扯了条浴巾出去,然后重重的将柜门关上了。


“走吧,妈,一起洗澡去。”方慧说。


“刘树成不在吗?”方慧妈妈忽然问道。


“不在家,他爸爸最近的身体不太好,三个兄弟都在公司忙里忙外的……”方慧说。


“哎,刘树成这个人啊……靠不住,现在也就是为了遗产才这么表现,女儿啊,豪门不好嫁。”方慧妈妈感叹道。

从她的言语中,似乎也很看不好刘树成。


而方慧却解释道:“妈,我们两个人是真心的……和财产没关系。”


“算了,不说了……”


我躲在柜子里,眼瞅着听不见她俩说话了,这才送了一口气,刚才我也不会的这柜子的隔音行不行,躲在里面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慢慢的,卫生间里面响起了花洒淋浴声。


我才敢打开了柜门,此刻看着磨砂玻璃门里面的两个倩影,一个苗条有人,一个丰腴多姿,画面简直美的不要不要的。


“咕咚。”我再次咽了一口唾沫,身体又有了感觉。


不过我知道,此刻推开这扇玻璃门的话,方慧的妈妈绝对会报警抓我的。


心有不甘的看了玻璃门一眼,我心里嘀咕道:“真特么的倒霉,你要是晚来一分钟也好啊,好歹让我把储存了二十年的货都交给你女儿……”


“哎。”


默默叹了一口气,我回到给房间里赶紧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大约半小时左右吧,方慧就给我发了信息,说:“你去厨房里做饭去,我跟我妈妈说,你是刘树成请的男保姆……”


啊?


我愣了一下,就回信息说:“那受孕的事情咋办啊?”


“放心,机会多着呢!”方慧回复道。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其实自己在这里,除了想让方慧受孕之外,方慧对我的态度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


没有人会希望自己被讨厌……


眼瞅着方慧已经开始信赖自己了,我就乐呵呵的笑了笑,然后下楼做饭去了。


结果我刚把菜切好,就看见方慧她妈妈穿着一件丝质睡裙下楼了,整个人都是一副慵懒的贵妇人状态,虽然穿着随便,但她那乌黑的头发却都整齐的盘在了后脑勺上,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我停止了切菜……


方慧妈妈居然没看到我,她坐到沙发上坐下,几秒后又站了起来,可能刚洗完澡穿着内裤有些不舒服吧,就撩起来裙子动了动。


可惜她动的太快了了,我没看太清楚。


“咕咚。”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这一下我可没有故意压低声音,就是极其自然的咽了一口唾沫,但声音却还是被方慧妈妈听见了。


她一抬头就看见了我,然后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只见方慧妈妈快速的把裙子压下去,喊道:“啊……你是谁?方慧快来,家里进小偷了……”


我拿着菜刀解释道:“您误会了……”


“别过来,别过来!”方慧她妈妈一下慌了。


“妈,他是胡军……刘树成请来的保姆,每天都过来帮我做饭,还有打扫卫生什么的。”方慧说。


“男保姆?”方慧妈妈一愣。


方慧点点头,说:“是啊。”


“不行,让他收拾东西赶紧滚蛋……”方慧妈妈果断道。


我特么招你惹你了啊,一见面就要赶我走?


当即我就有点儿不爽了,但也没有办法,这毕竟是方慧的母亲,我也没有办法恶言相向啊。


“妈,这是刘树成家里的亲戚……走投无路了,才来这里当管家……咱们再怎么赶人,也不能赶刘树成的亲戚啊。”方慧忽然道。


“亲戚?”方慧的妈妈质疑道:“你刚才还不说,他只是保姆啊?”


“他就是来做保姆的啊。”方慧说道。


这一下,方慧就直接给我塑造一个刘树成的落魄亲戚这个身份,走投无路之后就来刘树成的家里当保姆了。


方慧的妈妈听了之后,也不好意思再撵我走了,只是盯着我看了几眼,然后对方慧叮嘱道;“方慧啊,你以后可得小心这个人。”


“怎么了?”方慧问道。


“你看他人高马大的,干点儿什么不成,可偏偏靠着刘树成的关系来做男保姆……不用说,肯定是个好吃懒做的小人,以后得防着。”方慧妈妈大声说道。


她也没有防着我的意思。


特么的,我顿时心里就不爽了,几个意思啊?是你自己在客厅里撩裙子的,不小心被我看见了,就这样针对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