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的奔跑越来越深 #不要在这里回家弄

“嗯……”


沈慕媛竭力咬着嘴唇,但那可耻的舒爽哼声还是传了出来。


她的娇躯滚烫,一阵阵酸痒充斥了所有细胞,让她情不自禁的扭动起了身体。


在被老罗如此爱抚之下,沈慕媛已经水流如注。她虽然很想抗拒老罗,可是身体已经使不出任何力气,就连说话都无法说出来,只能默默承受老罗给予的这种欢愉。


“沈小姐,是不是感觉轻松很多了?”


老罗一边隔着底裤刺激着那里,一边小声询问。


“嗯,轻松了……”


沈慕媛的喘息让老罗更加亢奋,他胆子再次大了起来,从后背滑过的手不再隔着底裤抚摸,而挑开了底裤,慢慢朝下摸索过去。


“唔……”


感觉到自己那里被老罗触碰到,沈慕媛娇躯猛地绷紧。


她未经人事的身体已经在老罗的爱抚之下彻底打开,虽然很想让男人将自己的身体填满,但是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老罗,而且她更不能做出对不起男友的事情。


在老罗想要一鼓作气直捣黄龙的时候,沈慕媛的理智战胜了身体的渴求。


她急忙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老罗的手也顺势滑了出来。


“沈小姐,你怎么了?”


眼瞅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走,老罗有些不大舒服。


“罗叔,我觉得刚才我们有点过头了,谢谢你帮我按摩,我也好的差不多了,我这就给你结账吧。”沈慕媛急忙穿好睡裙,不敢正视老罗的目光,嘤嘤回应。


“好的。”老罗打着哈哈,他那里反应非常激烈,如果强上,那一定会成功,但沈慕媛毕竟是第一次,如此粗鲁的剥夺她的第一次,老罗始终有些膈应。

 文学


“那罗叔,一共多少钱?我现在就给你。”沈慕媛说着站起身,已经下了逐客令。


为了给沈慕媛留下了一个好印象,以后好继续这样,老罗摇头说:“沈小姐,你先休息,下次来店里一块结算就行了。”


“那麻烦罗叔了。”


在沈慕媛嘤嘤的低语之下,老罗没有逗留,拎着东西便走了出去。


坐在车里一连抽了好几根烟,老罗也想越不对劲儿。


他开这家足浴店就是为了复仇的,不管是强上还是让沈慕媛心甘情愿的沦陷,只要让仇人儿子戴上绿帽,那就算成功了。


可刚才自己太妇人之仁,只想着挑逗沈慕媛,却忘了自己的初衷。


“不行,刚才沈慕媛已经被我打开了渴望,我要趁热打铁,不然以后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老罗嘟囔一声,见已经过了半个钟头,他跳下车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再次朝沈慕媛房间杀了过去……

来到房门口,老罗诧异发现房门并没有反锁而是虚掩。


或许是沈慕媛忘了关门,他也没想太多,小心翼翼溜了进去。


推开沈慕媛换里衣的房门,一股酒精味儿弥漫而来。


房间内没有灯光,只有月光顺着窗户透着进来,老罗定睛一看,见沈慕媛就躺在床上打着轻鼾,一条玉臂从毛毯探了出来,无比诱人。


“我走了是不是很空虚寂寞?竟然借酒解渴,不过借着酒劲儿那才舒服!”


老罗猥琐笑了笑,搓着手蹑手蹑脚摸索了过去。


生怕惊醒了沈慕媛,老罗慢慢将毛毯掀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绝美的身体。


之前给沈慕媛精油按摩的时候,老罗也看过她穿着里衣裤的身体,可能因为有里衣包裹显得不是很大,现在没有了里衣,这片雪白丰满无比,足足可以将自己给捂死。


顺着平坦小腹看了下去,当看到那里,老罗直接有了不小的反应。


房间内虽然昏暗,可是这具完美的身体暴露在自己面前,反而有了一些朦胧美。


这种视觉上的享受让老罗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想到当初朱建那帮人恶心的嘴脸,老罗恨得咬牙切齿。


老罗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了个精光,那里也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给仇人的儿子戴上绿帽。


老罗一不做二不休,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那片雪白,另一只手也非常自然,顺着小腹直接就来到了那里。


未经人事的身体摸起来就是舒服,沈慕媛竟然娇喘了一声。

随着马的奔跑越来越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反应这么大,看来朱鹏生那个废物真没有滋润过你,不过别怕,一会儿我就好好把你给填满了!”


“嗯……”


沈慕媛的身体经受不住老罗的如此刺激。


老罗不在挑逗,将沈慕媛的一条玉腿扛在肩膀上,对准了沈慕媛那里。


“朱建啊朱建,你做梦都想不到,你未来儿媳的处女身是被我开采的吧!”


老罗亢奋无比。


这种快感是无法言喻的。


这种感觉他已经二十年没有感受过了,那种快感让他有点把持不住,差点便缴械了。


就在老罗准备一鼓作气时,身下的娇躯突然剧烈一颤,她即便是在醉酒之下,也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谁……救……”


她瞬间惊醒过来,一边喊叫一边扭动娇躯。


老罗见状急忙伸手捂住了沈慕媛的嘴吧。


沈慕媛突然苏醒,是老罗意料之外的。可现在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冷声喊道:“闭嘴,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朱鹏生的父亲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老罗说完,丝毫不顾沈慕媛剧烈挣扎的身体,身体猛地一挺……

老罗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是在监狱这二十年内,因为没有碰过其他女人,所以那方面的能力非常厉害,甚至比二十多岁的小青年都要强悍一些。


更重要的是,老罗刚进监狱的时候便救了一个经常被狱霸欺负的老中医,老中医为了感恩,便将祖上流传下来的壮阳之法传授给了老罗。


按照壮阳之法的不断锻炼,老罗胯下的老枪足足有三岁小孩的胳膊一样粗壮,这种如同烙铁一样坚硬炙热的物件即便是到了狼虎之年的少妇都无法承受,更别说沈慕媛这种处子之身了。


当老枪在花蜜的润滑下挤入胯下这具娇躯之中的时候,泥泞小路瞬间被老枪破开了一条通道,老枪瞬间便被紧致的洞壁所包裹。


“朱建啊朱建,二十年前你带人搞了我的未婚妻,二十年后,我就让你儿子戴上绿帽,而且还要让你给我养孩子!”


感受着老枪在紧致洞壁内疯狂挤压蠕动,老罗兴奋无比,虽然没有亲手宰了当年玷污自己未婚妻的凶手,但是上了仇人儿子的女友,这种快感还是非常强烈。


就当老罗准备一鼓作气,疯狂输出的时候,突然间,他意识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从沈慕媛的种种迹象来看,她应该还是处子之身,可是自己刚才猛烈刺入身体的时候,却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阻挡,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少女应该有的身体。


“难不成,沈慕媛已经被朱鹏生给上了?”


这个想法让老罗瞬间不爽起来,他蹲了二十年的监牢,出来之后就等同于重获新生一样。


在足浴店这么长时间,他忍受寂寞不和任何女人发生关系,就是为了用自己蹲了二十年监牢的第一次来祭奠自己的未婚妻。


但是没想到,自己计划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上了一个已经被人开采过的女人。


一时间,之前还萌生出来的快感消失无踪,老罗气不打一处来,反正上都已经上了,只要给仇人儿子戴上绿帽,那自己的计划就得逞了,索性也不在纠结,复仇的快感再次让他亢奋了起来。


他一手捂住胯下女人的嘴巴,一边开始用自己的老枪在这具娇躯内不断的冲刺,另一只手则朝他们二人结合部位摸索了过去。


这一次触碰到乌黑浓密的草地时,老罗再次一个机灵。


之前给沈慕媛做精油按摩的时候,他触碰过沈慕媛的私密部位,她的黑色丛林确实浓密,但是现在正被自己疯狂冲刺的女人虽然也有着浓密的黑色丛林,但是触摸之下,显然是被精心修剪过的,呈倒三角排列。


刚才老罗只是出去了半个多钟头的时间,就算沈慕媛想要修整自己的黑色丛林,那也没有太多时间,更别说还是在喝了酒的情况之下。


“难道,这不是沈慕媛?”


这个念想一出现,老罗急忙朝女人脸上看了过去。


刚才进门只想着尽快上了沈慕媛,没有过分去注意,现在接着月光一看,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庞。

老罗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套两居室是沈慕媛和她闺蜜何淑仪一同居住的,刚才自己给沈慕媛精油按摩的时候,她的闺蜜并不在家。


而自己出去了半个钟头再次杀了回来,房门却虚掩,搞不好这段时间何淑仪醉酒回来,忘了关门,而自己竟然阴差阳错的将胯下的何淑仪当成了沈慕媛。


这戏剧性的情节让老罗也感觉无语。


他只为了复仇而来,根本就不想伤害和这件事情无关的人,所以搞在明白之后,急忙就准备将老枪从何淑仪身体内抽出来。


何淑仪晚上确实和男友出去约会,但因为和男友因为一些事情产生了争执约会便不欢而散。


她为了借酒消愁,将自己喝的伶仃大醉,回家后沈慕媛见何淑仪喝的如同烂泥,就扶着她来到自己卧室躺下,她则出去给何淑仪买醉酒药。


梦里面,何淑仪梦到男友像她道歉,并且对她又搂又抱,便借着酒劲儿自己将自己脱的一丝不挂。


何淑仪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老罗进入了房间,并且还将她当成了沈慕媛。


当梦中即将和男友结合的时候,老罗这时候也将无比粗壮的老枪抵在了桃源入口,那个时候,何淑仪这才意识到这并不是做梦,而是真有男人准备进入自己的身体。


她立刻就从酒醉中清醒过来,可是还没呼喊出来,就看到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趴在自己的身上,而且还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本想抗拒,但是当老罗的老枪进入身体之后,何淑仪感觉到自己顿时升华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老罗的底细,但是那根老枪单单只是进入了身体,就让她欲仙欲死,水流如注,这种飞上云端的感觉根本就不是自己那个蜡头银枪的男友所能给予的。


何淑仪的欲望彻底被打开,当老罗要将老枪抽出来的时候,她急忙朝下缩了缩身子,猛地伸手抱住了老罗,双腿也高高抬起,如同八爪鱼一样将老罗缠住。


老罗也没有想到何淑仪竟然如此的奔放,毕竟他这可算是入室强上,对方竟然不呼喊,反而还如此迎合,让老罗强行压制下来的泻火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他妈的,真是个浪货,竟然这么放荡,应该是没有喂饱过,反正都已经进来了,我就让你好好做一次女人,也算是不虚此行了!”老罗心理想着再次将准备抽出来的老枪再次用力顶了进去。


“哦……”


何淑仪发出一声吟声,娇躯开始疯狂扭动,一滴滴晶莹的液体蜂拥的从两者结合的部位渗透出来,好让老罗可以更加畅通无阻的冲击身体。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水一样,男友从未给过她的阵阵快感让她浑身燥热,血液也仿佛在瞬间沸腾了起来。


“闺女,阴差阳错让你爽了一次,一会儿我让你爽上天!”


老罗也不再顾及,咧嘴嘿嘿一笑,松开了捂着何淑仪嘴巴的手直接抓住了胸前的两团柔软,慢慢将老枪从徐徐流水的洞口抽了出来,准备给予强有力的一击。

感觉到老罗将粗壮的老枪从自己身体内抽出去的时候,一阵极端的空虚让何淑仪无比难受。


她生怕老罗会离开,更加用力将老罗紧抱在怀中。


这种欲拒还迎的快感让老罗更加亢奋,感受着何淑仪身上炙热的体温,他一鼓作气,作势就准备将坚硬如铁的老枪猛地刺入,可这个时候,卧室外面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这不适宜的声音吓了老罗一跳,这开门的人,必定是沈慕媛无疑。


瞬间,老罗的动作定格了下来,虽然这次他是为了复仇准备强上了沈慕媛,但是这种场面要是让沈慕媛看到,必定会大声尖叫。


而自己现在一丝不挂,也不能追出去,沈慕媛要是报警,那自己可就是二进宫了。


在老罗迟疑的时候,如同八爪鱼般缠着老罗的何淑仪急忙将他松开。


刚才还想好好试试这根坚硬之物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没想到沈慕媛这个时候回来,完全是将她的计划给打乱了。


她的身子在老罗的拨撩下已经彻底融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男人是谁,也没想自己正在被强暴,她只想好好感受一下作为女人的快乐。


现在沈慕媛突然回来,为了可以好好感受一下这根粗壮巨物的美妙,何淑仪觉得,绝对不能让沈慕媛看到自己和其他男人苟且。


想着,何淑仪急忙从老罗身下挣脱出来,随手拉了一条毛毯盖在身上,指着衣柜小声喊道:“躲起来……快点躲起来……”


老罗也是一懵,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墙上的对象竟然想要隐瞒这件事情。


“淑仪,你好点了吗?”


沈慕媛的询问声从卧室门外响起,老罗不敢再去多想,急忙将衣柜打开,闪身便躲在了里面。


刚刚将衣柜门关上之后,卧室房门也应声而开,沈慕媛拎着解酒药走了进来,同时也将卧室灯打开。


何淑仪身体燥热,被老罗光顾过的花蕊还在徐徐流水,刚才的激情让她面色潮红,好像要滴出血一样。


她下意识朝衣柜瞥了一眼,生怕被沈慕媛发现,急忙揉着额头说:“媛媛,刚才吐了一会儿,现在好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沈慕媛好奇问:“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受了风寒了吧?”


沈慕媛说着就朝床头走来,而老罗之前脱掉的衣服就扔在地上,沈慕媛要是来到床头,一定会看到男人的衣裤。


生怕沈慕媛看到,何淑仪一不做二不休,猛地将盖在身上的毛毯掀开朝地上扔去,顺利盖住了老罗的衣服,而她那还在徐徐流水的湿润花蕊,就这么被一览无余的暴露在了沈慕媛的眼前。


“啊……”


饶是双方都是女人,可是看到何淑仪一丝不挂的样子,沈慕媛还是被吓了一跳,急忙别过头,不满问道:“淑仪,你干什么呢?怎么这样?”


何淑仪虽然奔放,但也知廉耻,想必自己如此总比让沈慕媛发现她和其他男人苟合要好很多。

“媛媛,刚才我酒劲儿上来,就梦到一些羞羞的事情,控制不住就……”


何淑仪说着朝衣柜瞄了一眼,她知道老罗正在衣柜内窥视,但自己如此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想到一个陌生男人正躲在衣柜内偷偷盯着自己光洁的酮体,那种刺激和娇羞席卷心态。


和何淑仪料想的一样,老罗通过衣柜缝隙将房间内的一切尽收眼底。


刚才借着月光只是看到何淑仪身子白皙,等灯光明亮之后,这才发现这雪白的肌肤好像玉石雕刻的一样,双腿修长纤细,腰肢是那种标准的水蛇腰,胸前两对澎湃的山峰好像目光镶嵌在胸口一样。


特别是呈现倒三角的湿润丛林,温泉口竟然还是粉嫩无比,如果婴儿的小嘴一样,让老罗恨不得冲上去亲吻一番。


沈慕媛清纯,何淑仪火辣,如果让她们俩同时伺候自己,那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的享受。


沈慕媛有些不满问:“淑仪,你可真是的,害得我给你满大街跑着找解酒药,没想到你竟然在我床上这样,你让我晚上睡哪里啊?”


何淑仪咯咯笑道:“你今晚睡我房间就行了,明天我给你把床单洗干净。”


“行吧。”沈慕媛撅着樱桃小嘴,娇嗔嘟囔了一声,摇头叮嘱何淑仪早点吃药便转身关门走了出去。


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关门声后,何淑仪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悬着的心脏终于落在了原处。


刚才的激情被沈慕媛所打破,何淑仪虽然花蕊依旧湿润,但欲望的火焰已经开始慢慢熄灭。


想到老罗还在衣柜窥视自己的身体,何淑仪急忙将被子从地上捡起来,盖在身上。


这时,衣柜门推开,老罗赤裸着身子从衣柜走了出来:“怎么?不想继续爽爽了?”


刚才在月光下何淑仪并没有看清楚老罗,只是看到挤入自己身体的男人非常健壮,但没料到,竟然是一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


“你……”


何淑仪瞬间有些排斥起来,可是瞥了眼老罗胯下的坚挺老枪,顿时娇容通红,心跳也开始加速起来。


“天呐,太雄伟了,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粗壮的东西,怪不得刚才我的身体差点被撑裂,这换做别人,肯定会被撑坏的。”


何淑仪心中一阵感慨,她虽然有男朋友,但是男友的蜡头银枪根本就没有办法和老罗的相提并论。


特别是那持久力,自己还没有来感觉便缴械投降。


本来她和男友是一块儿同居的,但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刚刚被点燃就没有了下文,只能靠自我满足来度过漫漫长夜。


最后这才搬到这里,和沈慕媛合租,刚才在老罗的刺入下她感觉到了极端的快感,经过沈慕媛的折腾,又看到老罗已经一大把年纪,顿时兴致全无。


见何淑仪警惕的用被子将身体包裹起来,老罗扶着老枪晃动了两下,嘿嘿笑道:“何小姐,刚才你不是被我干的很爽吗?怎么现在又矜持起来了?”


“你……你别乱讲话!”


何淑仪脱口而出,意识到沈慕媛就在隔壁,生怕她察觉到什么,急忙压低了声音。


“我乱讲话?”老罗不屑哼了一声:“难道你忘了刚才你是怎么在我身上索取的吗?”

何淑仪是一阵羞耻,如果老罗是个帅气的青壮年,她肯定会立刻来个饿虎扑食,坐在老罗身上疯狂索取,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对这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生出感觉,即便对方的本钱非常了得。


不过她虽然如此想,但是老罗并不这么认为,见何淑仪失神,老罗突然伸手,顺着被子蔓延了进去……


老罗的动作非常快,何淑仪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手便已经摸到了何淑仪的大腿根部。


何淑仪吓得一个机灵,她想要将老罗的手给赶出去,但还没有动作,老罗便咧嘴笑道:“何小姐,我劝你做事儿之前想考虑考虑后果。”


“你想干什么?”


老罗的手带着炙热的温度,刚刚落在何淑仪的大腿内侧,她体内那已经熄灭的火焰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她虽然也想让老罗将那根粗壮挤入身体里面,但自己并没有恋父情结,和这个年岁的人赤裸的纠缠在一起,她还是没有办法放开。


“我知道你有需求,一会儿要是让沈慕媛发现,你的清白可就毁了,还不如老老实实让我好好满足一下你。”


老罗说完,见何淑仪不在挣扎,手指向前延伸,直接便刺入了本就湿润无比的花蕊之中。


“唔……”


在老罗手指的刺激下,何淑仪无法控制住,再次水流如注。


“啧啧,刚才嘴上喊着不要,没想到竟然这么放荡,轻轻一摸,就流了这么的水。”


何淑仪脸色一红一白,她的心里面虽然又气又怒,可是眼下她却什么都没有办法做出来。


老罗说的也对,如果让沈慕媛知道自己和一个老男人在房间内野合,那这件事情天下人都会知道,自己也就没脸继续活下去了。


现在她为了息事宁人,在老罗手指的刺激之下,只能抿着嘴巴皱起眉头,默默承受着老罗在自己狭窄的甬道内扣动。


何淑仪即便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这种数一数二的极品姿色,竟然会在一个老男人的手中慢慢被攻陷。


老罗的手法确实非常高超,很快便将何淑仪的欲火重新点燃。


何淑仪的身体也开始控制不住的扭动起来,在老罗的拨撩之下,一波接着一波的潮水渗透了出来。


她控制自己不去想老罗的年龄,朝那坚挺的狰狞巨蟒看了过去。


这只巨蟒脑袋如同婴儿拳头大小,巨蟒身上暴露着青筋无比狰狞,近乎有二十多公分的长度在微微抖动。


她刚才就是在这根巨蟒的冲刺下差点达到了顶端,要是能让这根老枪再次进入身体肆意的冲撞,那感觉一定非常的美妙。


想到这里,刚才还在抗拒的何淑仪顿时面红耳赤。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老罗生出这种感觉,毕竟这可是一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


可是她身体对饥渴的渴求已经无法言喻,被老罗拨撩的甬道再次变得泥泞不堪,她很想让老罗进入身体,但是又抗拒老罗的年龄。


感受到何淑仪身体越来越炙热,看到她挣扎迷茫的眼神,老罗也知道这个美娇娘已经开始沦陷了,但是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还没有被完全击垮,所以他要乘胜追击。


趁着何淑仪意志最为薄弱的时候,老罗猛地将被子掀开,抓住何淑仪的两条玉腿朝自己拉了过来,直接便将老枪抵在了湿漉漉的花蕊上面。

虽然没有立刻刺入,但最为敏感柔软的地方感觉到炙热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何淑仪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崩碎。


身体的渴求战胜了道德的束缚,虽然自己有男友,但是男友根本就无法给她作为女人的快乐。


现在有一个让自己享受女人快乐的机会,虽然对方的年龄足以当自己的父亲,但女人就应该享受快乐,只要能将自己送上高潮的云端,即便年龄再大,又有什么呢?


这个借口让何淑仪彻底放开,她不敢直视老罗的双眼,用私处疯狂的摩擦着老罗的巨蟒,抿着嘴唇嘤嘤娇喘:“不行了,我好难受……我想要……进来吧……”


见何淑仪已经彻底沦陷,老罗也不着急进入,而是挑逗问道:“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进来吧……我想要,求求你进来吧……”何淑仪面红耳赤,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放荡,竟然要求一个老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


老罗用力抓住何淑仪胸部的高峰,用力揉搓笑道:“叫我爸爸,我就进来。”


何淑仪彻底动情,她感觉到身体已经化成了一汪春水,私处更是想无数蚂蚁在啃食一样,让她无法抗拒老罗的要求。


“爸,爸爸……我的好爸爸,求求你进来吧……”


这发嗲的言语让老罗再也无法把持,扛起了何淑仪的双腿,让湿润的花蕊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老枪对准入口,猛地耸动腰部,直接便破开泥泞道路,二十多公分长的老枪全根没入到了何淑仪的身体之中……


“哦……”


身体的填充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这种快感是男友无法给予的,让她感觉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


在老罗疯狂的耕耘下,她胸口的两只雄壮白兔如同精灵一样欢呼雀跃起来。


感受着老罗不断在自己身体内进进出出,何淑仪的身体也越发的敏感,分泌出了大量润滑的水渍,让二人可以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大脑的空白让她一阵空灵,在老罗的疯狂冲刺之下,她很快便迎来了第一波高潮,身子剧烈颤抖,不顾一切的伸手搂住了老罗的颈部。


入狱二十年来,老罗第一次尝试到了女人的味道,虽然不是沈慕媛,但是这个极品却比沈慕媛那具处子之身还要带劲儿。


老罗虽然没有搞过太多的女人,但是在监狱中听过狱友们说过,极品女人只要轻轻触碰,便会水流如注。


显然,何淑仪就是这种极品女人,每一次的全根没入,多会流淌出大量的水渍,怪不得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原来水竟然是来自这个地方。


老罗越想越激动,速度也越来越快,而且次次都是全根没入,听着何淑仪放浪的舒爽叫声,老枪更是无比的膨胀。


“哦……天呐,我快要死了……我要来了……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