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带到办公室调教 *&一个客人的那个太大了

见自己说什么赵白都不搭理,她就又来了脾气,抱怨了一阵就背过身去睡自己的了。


早上起来时,罕见的发现萌萌起了个大早,给大家都做了早餐。是真的有愧于心,想要弥补自己过去两年对丈夫的冷落,还是心里有鬼,以此掩饰。赵白心里没有一个定论。


连上班时,他的心情都十分不加,更没心思像之前那样思念黎星了。


快下班的时候,看见萌萌突然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看了一眼就躲开了。下班走出去,看见萌萌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一看见他赶紧走了过来,面带微笑。手里提着些药。


“你怎么了?”赵白关切道。


萌萌给了个白眼:“还不是都怪你,昨晚折磨我,早上一起来我下面就不舒服。就来你们医院看看,医生说有些撕裂,感染了,给我拿的药。”


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她了?可她炉火纯青的口活,和昨晚满足的反应,又是怎么回事呢?


 文学

人都有一个通病,当自己对一件事产生怀疑的时候,就会主观性的去自我坚定那种猜测。当其他迹象都在显示自己的怀疑不可靠时,之前的怀疑就会很快产生动摇。


萌萌来自己所在的医院做检查,就说明事情是真的。便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肢:“回家吧。”


上车后,萌萌坐进了副驾驶。赵白记得她很久不坐副驾驶了,理由是坐在后面有一种领导的感觉。


“赵白,医生说了,我一个月内都不能再做那种事了,等一个月后来复查,没事了才可以。”


“哦。”他不以为然,本来也没指望她能把自己伺候好,现在也没那个需要了,只是他挺害怕自己头顶上真的冒绿光。


见赵白和萌萌一起回了家,黎星的表情有些微妙。衣着也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可不管穿什么,黎星的模样和身材都遮掩不住本身的光华。


妻子给自己带来的苦恼,让他也没心思见缝插针的去挑逗黎星了。


这样过了三天,周六的时候,赵白轮换到了门诊部值班,周末本来就只有一个医生值班,人还特别多。


快到中午时,总算是清闲了一些。他准备去食堂时,忽然看见黎星走了进来,手里提着饭盒。


“小星,你怎么来了?”憋了好几天,这会儿看见黎星他心里升起了一些歪念头。


尤其是黎星还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一件白色的雪纺裙,尤其是下半身,里边是一步裙的款式,外面则罩着一层半敞开式下摆不规则到小腿的薄纱。划着淡妆,带着长耳坠,时尚而性感,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更加难以相信她年纪。


“你值班,给你送点好吃的过来。”黎星在对面坐下,裙子的上面依然是深V领口,硕大的雪峰露出来了三分之一,赵白拿了凳子,过去把摄像头给遮住了,又去反锁上了房门。


回到座位上黎星已经把饭菜摆上了。


“赵白。”黎星看着他,语气十分郑重:“我们结束那种关系吧,这几天我冷静的想了想,这样下去,最后肯定会出事的,我不能和自己的闺蜜抢男人啊。”


赵白一听这就不是真心话,盯着黎星雪白的胸口:“你今天穿成这样,就是为了来和我说这个?”


“我……”黎星顿时哑口。


赵白起身走过去,从后面按住黎星雪嫩的肩头:“别言不由衷了,我们都已经那样了,能收得住吗?你要真考虑的那么周全,我们根本就不会发生任何可能性了。”


黎星拉住他手,转身面对着他:“你知道吗,我很害怕。我承认我这么精心打扮,就是为了给你看的。可是我真的害怕长久下去会出事。而且我们这种关系得特别的小心,自从和你那个后,我发现我根本就再把你当成我闺蜜的老公,越来越想把你当做自己的男人,我怕以后我吃你和萌萌的醋,我们在一起越久,就会陷得越深。”


赵白蹲下身用嘴捂住她的红唇,黎星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


赵白将她抱起来,走回到自己位置上,直接就搂在了怀里。再次诉说了自己的苦衷,和自己对她的情意。


黎星听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赵白见思想工作到了位,便说:“不许再这样了,我会一直爱你的。这几天情况特殊,不然我不会这样对你。”

“嗯。”黎星的泪珠夺眶而出,扑在了他肩头。


赵白没有报复的心态,而是着实对黎星爱不释手。她特别显年轻,长得漂亮,身材又好,自己不打主意,迟早也会被别人打主意的。


帮黎星擦去了眼泪,黎星抬起头冲他微微一笑,给了一个吻:“以后我再也不胡思乱想了,我们还和之前一样。”


赵白点点头,把手从黎星的领口伸进去:“我不想吃饭了,想吃你的……”

一个客人的那个太大


黎星暧昧一笑:“背后有拉链。”


赵白拉开拉链,又解开了内衣的扣针。


“嗯……这几天我难受死了,你都不看我一眼。我忍着没自己解决,就想你赶紧在给我一次。”黎星轻喘着:“想办法,我们今晚做一次好吗?”


赵白点点头。


“坏人,好吃吗?”


“当然好吃了,口感不错。”赵白笑着:“以后每天都要给我吃一次。”


“好,只要有机会,你想几次都行。”黎星的呼吸愈发加重:“对了,我去健身会所办了会员,以后我要天天去,虽然我身材不错,但是毕竟都三十岁的女人了,我以后每天都要去锻炼。让腰再细一点,臀部更翘一些,听说胸部好好锻炼,也能更挺。我要把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性感尤物,让你以后都舍不得抛弃我。”


“你是要迷死我啊。”赵白抬起头,把手伸进黎星的裙摆:“就在这里做一次好不好?”


“啊……这里怎么做。”黎星害怕的摇头:“这里可是医院,等回去了吧。”


“回去了哪有机会,现在是中午不会有人的。”赵白继续诱导。


黎星左右张望,十分为难的点了头。


赵白就把她抱到了办公桌上,过去把窗帘拉的严实。回头看见黎星在那儿偷笑。


黎星赶紧反手撑在桌子上,把踩着高跟鞋的脚蹬在桌子边缘。


赵白在外边磨蹭了两下:“想不想要?”


“想。”黎星满脸娇羞,眼神里荡漾了春光:“你快点呀,想死我啦。”


“要让它进去,总得给个合适的理由吧。我是你什么?”


“哎呀……你别说了,快开始吧。”黎星娇羞的躲开脸,桃腮泛红。


“叫老公,不叫我就不进去。”赵白故意为难。


黎星咬着红唇摇了摇头。


“萌萌好几年都不这么叫我了,一直叫我名字。”赵白嘴上说着,手上继续刺激黎星的情绪。


“老……”黎星看了他一眼,直接笑了出来:“真的叫不出来。”


赵白一抹鼻头,一只手勾住黎星的腰肢。


“你到底叫不叫。”赵白用力的捅了几下。


“老……”黎星有点受不住了,腾出一只手来勾住他脖子,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老公,快弄我吧,难受死了。”


“再喊。”


黎星憋了一口气:“老公,老公……小星的好老公,亲老公,小星爱你。”


“好羞耻呀。”


“对着镜子更羞耻。”


“好紧张,但是特别刺激。”


赵白不再废话,一个劲儿的埋头苦干。努力了十分钟左右,黎星捂住自己嘴巴,带着哭腔呻吟时,他知道自己这次稳住了。


眼看着黎星无力的要瘫软下去,赶紧伸手把她拉进了自己怀里,紧紧抱住。


黎星换过来后,给了他一个湿吻:“这次好厉害,里面涨死了,换个姿势吧。我们一起到好不好?”


赵白点点头,抱着黎星坐到椅子上,让她多休息了一会儿。


“我可以了。”黎星忽然说。“比刚才的感觉还好。”


“黎星,你到底是什么体质啊,怎么还越来越紧了。”赵白由衷的感慨。


黎星愈发欢喜,笑的巧笑嫣兮:“你讨不讨厌呀,我哪知道为什么。可能就是为了满足你吧。嘻嘻。”


“那你这个地方……”


“专门给你长的。”黎星接过话,扭着翘臀自己往后面压:“别废话了,想要。”


这次也就七八分钟,黎星又一次抵达了顶点,


“把前面拔下来一点。”


“哦。”黎星已经是满脸潮红,媚眼如丝。赵白伸手过去时,黎星一把抓住,紧紧的按在了自己的雪峰上。


“我不行了,你怎么样?”赵白急切问道。


黎星摇摇头,根本说不出来话。赵白只觉得下面被夹的生疼,坐到椅子上大口喘气。

“累坏了吧。”黎星依然斜躺在上面:“今天表现的也太好了,我都没想到能连续到两次。”


赵白哈哈一笑,点上了一根烟。


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错愕的问道:“黎星,你现在是安全期吧?包括前天。”


“什么安全期?排卵期。”黎星一本正经。


“哪……那你是吃药了?”他着实有些害怕。


黎星没搭理他,等身体里的东西都拍出来后,做了清理,穿好了衣服坐到对面了才说:“我每个月大姨妈都很准的,这几天正好是排卵期。”


赵白再也坐不住了,走过去拉住她手:“黎星,你可别吓我啊。你要是怀孕了……”


黎星捂住嘴笑个不停,搞的赵白莫名其妙。


黎星乐完了,拿过他的水壶喝了水说:“瞧把你吓的,我原来谈恋爱的时候遇人不淑,流了几个孩子,医生说我的怀孕几率已经很低了,不然我哪敢让你弄在里面。”


作为医生,赵白还是觉得不大靠谱,让黎星等自己一会儿,去外面药店买了一颗毓婷。


药递到黎星手里时,黎星不肯吃,说自己心里有数,一定不会怀孕的。


“那万一要是怀上了怎么办?”


“那也不怕,我会自己悄悄打掉的,难道我还敢生下来啊?”


赵白见黎星态度这般坚决,也就不强求了。


忙活了一阵,肚子也饿了,饭菜都冷了,他就用热水泡了一下照吃不误。


吃完一看时间距离上班没几分钟了。


黎星收拾好饭盒,走到他身边:“以后你值班,我都来给你送饭。”


赵白点点头,伸手搂住黎星的翘臀:“快回去吧,不许再乱想了。”


黎星蹲下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老公,那我回去了哦。”


一个下午赵白的心情都格外舒畅。


傍晚到家,萌萌还没回来。一般都是她先回来的,落在自己后面,多半是加班或者出去应酬了。打电话一问,果然是出去应酬了。她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这种事习以为常。


可即便如此,因为害怕萌萌突然回来,即使打电话问了,也是回答说不知道具体几点,让他们先睡,两个人也就没敢挺风走险。


挂了电话,黎星依偎过来:“萌萌可能要十一二点才会回来,虽然还有时间,还是算了吧。今天我已经很满足了。”


“好,就一起好好看电视。”上了一天班,他也不想太过于耗费精力。虽然两个人才刚在一起,但幸福享受的太过紧密,到了后面就容易丧失激情。


即便是山珍海味吃多了,也倒胃口。


赵白很想知道,黎星到底有没有被别的男人占有过,便委婉的问道:“你跟前任分手后,怎么没有想过再找一个啊?”


“找什么呀,倒是有很多男人打过我的主意,我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是图我的长相,就是眼红我们家的财产。我才不会上那个当呢。”黎星回答道。


“为什么会选择我啊?”赵白挑起黎星的下巴。


黎星把他手打开,就直接落在了雪峰的大胸上:“你真想知道?”


“当然了?”两人之间的关系,风险性是极高的。


黎星坐起身来:“还不是因为天天和你接触么,萌萌又经常乱跑。你们晚上做那种事,她叫的声音又大,把我刺激到了。还有怎么说呢,我觉得你挺好的。”


他哦哦两声,不敢再接着往下问,怕好不容易打压下去的忧虑,在黎星的心里死灰复燃。


到了十点,萌萌还没回来,两个人就各自回屋睡觉了。


也不知道几点了,赵白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醒来一看萌萌直接扑在了床上。帮她脱衣服的时候,她立马爬起身来,警惕的看着赵白。


“怎么了?”


“哦。”萌萌放松下来:“我还以为是谁呢,我没事,你先睡吧。我躺一会儿了去洗澡。”


赵白也就没多管她。早上被尿憋醒,上厕所的时候,猛然看见萌萌放在洗衣机上的小内裤上有些可疑的斑点。


拿起来一看,立刻问道一股味道,一股是个男人都能闻出来的味道。赵白直接丢在了地上,走到厕所门口,立马觉得不对劲,又回去捡起来用垃圾袋装好藏在了角落。


回到房间,看着已经睡熟的萌萌,赵白心里一阵反胃。如果这都还不足说明她出轨了,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道理可以讲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