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岚你办公室*& 高贵的玉足玩弄我

嗯……危险期的时候基本天天都有做吧?有时候是一天一次也有一天两到三次的。”

鑫月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

孟广发这王八蛋真他么有艳福啊,一想到孟广发那个五大三粗的傻大个子能在眼前这如此美妙的佳人身体里耕耘播种过那么多次。

赵本严不由得牙根直冒酸水,不过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继续问道:“那一次大概多久啊,还有他每次撒出来的种子呈什么颜色,什么味道,量大不大啊?”

“嗯…….这……..多久?我也没给他计时啊!不过好像时间都不算长也就一两分钟吧?那个……他那个种子颜色我擦下面的时候倒是见过,有点黄黄的,味道闻着有点腥腥的,至于数量多不多……我也不是很清楚。”

刘鑫月红色脸一五一十地回答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行了,广发哥的事我了解得差不多了,下面就该给嫂子你检查一下身体了,你最好是平躺着让我检查,你看你躺哪比较方便?”

赵本严站起身说道。

“ 那…..那就进我和广发的卧室吧?”

鑫月红着脸,引着赵本严向里间卧室走去。

虽然只是检查身体,但是和这么个大小伙子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而且还需要躺着检查自己的身体,还是让这俏丽少妇的娇躯不由一热。

里间刷成淡粉色的少妇闺房里,屋子中心摆了一张巨大的席梦思软床,刘鑫月坐到软软的床垫上,踢掉脚上的高跟凉鞋,往后一仰,玉体横陈的躺在赵本严面前。

“咕噜……”

望着那双雪白晶莹的小脚,根根脚指甲上还涂着浅浅的淡紫色指甲油,赵本严喉结一动吞了口口水。

他心里琢磨着:这娘们可真是个尤物啊!

一股灼热感直接冲到自己的小腹下部,不知不觉间那里有根东西在悄然发生着神奇的变化。

“鑫月嫂子,你一定要放松,我先从上面开始给你检查。来把嘴张开说啊!”

赵本严耐心说道,一边用手扶住少妇的脸庞贴近鑫月的脸颊仔细地往嘴里观察着。

“啊!”美女微闭星眸轻启朱唇,露出两排洁白小巧的银牙,粉红色的小舌头轻轻伸出唇外,小巧的鼻翼在不停地翕动着。

“啊!真香啊!”

赵本严贪婪地吸着美丽少妇口中呼出的如兰香气,一时有些迷醉,甚至有点把持不住地想扑上去一亲香泽。

不过理智还是告诉他要冷静,他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根一把,才把裤裆处燃烧的熊熊烈火暂时压小了一些,继续定下神给刘鑫月检查身体。

“嫂子,接下来我要检查你的胸部了?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把胸…..胸罩解下来…”检查过口腔,赵本严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躺在床上的刘鑫月闻言娇躯微动,思索良久才缓缓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弓起身体双手反向伸到自己的背后衣服里,“咔哒”一声把胸罩的纽扣解开,之后又回到胸前将一条黑色带蕾丝花边的胸罩从短袖背心的下摆里抽了出来,随手丢到床头的一角。

一想到眼前这美人的背心里居然是真空的,刚刚有点压熄的欲火又腾地一下烧了起来。赵本严扼制住激动的心情,用颤抖的双手慢慢伸向性感少妇胸前那两团柔软。

“啊…..”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在婚后被其他男人触摸自己的敏感部位吧,刘鑫月口中发出一声娇喘,心中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激动,十根如同葱白似的白嫩手指紧紧抓着席梦思的床单。

赵本严此时他的手指也已经陷入了温柔乡之中深深不能自拔,指间上的触感虽然告诉他那两团温软不是非常巨大,但那份坚挺和细腻即便是隔着衣料依然能深切的感受到。

 文学

“嗯….赵大夫….我….我的胸部没什么问题吧?”在赵本严不懈劳动下,刘鑫月也有点娇喘吁吁,只是见他检查了这么久不说话,还是有点担心地问道。

“啊….没什么问题….真软….啊不是,是弹性非常好,一点肿块都没有。”赵本严连忙回答道。

接着赵本严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少妇那两团傲人挺拔的山峰,双手来到了刘鑫月的盈盈一握的纤细腰间。

“这皮肤真白,腰真细啊。”赵本严心下感叹着,刘鑫月虽然长在农村,不过打小家里就很少让她干农活,到了老孟家更是当成祖奶奶那么供着。所以一直皮肤光滑白皙,腰间连一丝赘肉都没有。

“嗯,这些器官都挺好的。”赵本严一边感受着指间在性感美女水嫩肌肤上的美妙触感,一边在腹部检查着几个脏器。

赵本严的大手给刘鑫月也带来了奇妙的感觉,从来没有哪一个异性像这样细致温柔地抚摸过自己的身体,即便是跟丈夫孟广发行房前,也没什么多余的前戏,只是粗鲁地脱掉衣服,想想都有些恶心。如果都是和这个小兽医一样温柔的话,应该就用不到口水了吧?

“嫂子,我检查过了。你的脏器都很好,肝脏,肾脏,包括卵巢都没什么问题。下面我…..我就得检查….检查你的外。。。外生殖器了。”赵本严的话打断了少妇旖旎心思。

“那….那接着检查吧。”刘鑫月羞得用比蚊子声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道。

“那好,我就脱….脱嫂子你的裤….裤子啦?”赵本严激动地有些口吃。

在看到少妇含羞地点了点头后,小兽医伸出自己有些哆嗦的双手,轻轻解开美女牛仔短裤上的皮带和纽扣后,又拉住短裤中间的拉锁。

“哗”的一声,从中拉开,露出里面一条白色的纯棉短裤,赵本严抓住牛仔裤头两侧用力一拉,鑫月也配合地从床上翘起屁股,淡蓝色的牛仔短裤顺利从少妇的双腿间被剥离,一双白花花的修长美腿中间就剩下一件小小白色内裤。

尽管还隔着内裤,刘鑫月的笔直的小腿,丰盈白嫩的大腿,还有那圆滚滚的翘臀都尽收小兽医的眼底。

“难道这眼前的美女也对我动了情?”想到此处,赵本严不由得食指大动,伸手抓住内裤的边缘,就想作势一拉!

“咚咚…..”

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惊醒了卧室中这对意乱情迷的年轻男女,刘鑫月赶紧坐起来穿上被脱掉的短裤,又整理了一下衣装,才和赵本严慌慌张张地回到客厅问了句:“谁啊?”

“是我啊,嫂子!”

门外是一个娇媚的女孩声,这声音赵本严也很熟悉。

这声音是孟晓华,村子里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不过因为赵本严初中毕业就辍学了,而小华则顺利上了高中并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她和鑫月的丈夫孟广发是叔伯兄妹关系。

“呦!是晓华妹子啊,你这是放暑假啦?”鑫月打开房门亲切地和门外的孟晓华打着招呼。

“是啊嫂子,我这才回家,就来看你来了,半年没见我可想你了嫂子。咦?赵兽医,他怎么在这?”

晓华拉着鑫月的胳膊亲热地走进客厅却发现坐在沙发上面色有点尴尬的赵本严。

高贵玉足玩弄

“哦,是这样!刚才嫂子请小赵大夫过来,给咱们家的叫驴看看病。看完了,我就请他到屋里喝杯水,这不正好你就来了吗!”

鑫月赶忙给这个小姑子解释道。

“是吗?”孟晓华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对面的赵本严。

“当然是啦!要不你以为呢?”赵本严做贼心虚地说着。

“哼!”孟晓华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发出哼地一声,就坐下来和嫂子继续唠起家常。

“那个…鑫月嫂子,我也就不打扰了,明天我把药配齐了给你送过来!”

眼见今天的艳遇被这个从小玩伴给弄泡汤了,赵本严意兴阑珊地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想着今天艳遇的赵本严高兴地哼着流行歌曲,并时不时摸一把刚才趁乱被他揣进兜里的黑色蕾丝胸罩。

虽然在最后时刻被孟晓华那个臭丫头给搅局了,但是小兽医相信刘鑫月这个漂亮的小媳妇肯定还会来找他看病的,那到时候不就又可以…….

“嘿嘿……”

赵本严忽然觉得自己就好像电影里面那些面对手无寸铁花姑娘发出狞笑的坏蛋。

“赵本严!你给我站住!”

忽然之间,一个脆生生的甜美声音从他的后面响起!

小兽医转过头,发现刚才搅他好事的孟晓华正一脸怒气地骑着自行车向他冲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疯啦?”赵本严连忙闪身让过。

“吱!”

一声自行车的车闸响,孟晓华熟练地把车停住,穿着白纱连衣短裙的一条修长白腿支在地上,晃得小兽医有点睁不开眼。

“说!刚才去我嫂子家干什么去了?”孟晓华不客气地盘问道。

“什…..什么干什么去了?你嫂子不说了吗,她家叫驴有毛病,配不出种来,叫我去看看!你还冲我大呼小叫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哼!是她家叫驴配不出种还是她家男人配不出种?你去她家是检查驴还是检查人去了?”

孟晓华显然不满意赵本严的答案。

“你个大学生,说话怎么这么没水平呢?什么检查男人配种的?你们大学就教你们这个啊?”

小兽医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我嫂子他们家因为怀不上孕的事都吵了好几次了…..”

说到这里孟晓华灵动的大眼睛向四周看了看接着说:“在外面说不方便,走!到你那个狗窝再说!”

“切…..狗窝你还去。”

赵本严小声嘟哝着,不过他从小就怕了这个女汉子属性的玩伴,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跟在孟晓华后面向自己的兽医站走去。

“哎呀,这可真脏!”

兽医站里,孟晓华仔细擦拭着赵本严桌子对面的椅子半天后才坐了上去。

“刚才我嫂子都和我说了,我哥和我大伯因为怀孕的事和她吵了几次了,所以她才有病乱投医找你去给她做身体检查,你小子还不承认呢!”

孟晓华一双明亮眸子紧紧盯着眼前的赵本严。

“那…..那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啥?”

见事情败露,小兽医也只好老脸一红默认了此事。

“我是要问你,我嫂子长得那么漂亮,你有没有在检查身体的时候趁机占她便宜?”

孟晓华俏丽一红问出了此行的真实目的。

“啥?啥便宜?你想太多了…..我给你嫂子检查的时候,就像给那些大骡子大马做检查时候一样的,哪有啥便宜可占啊?”

“我不信,你那么坏那么色,怎么可能不想着占我鑫月嫂子的便宜!”

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你爱信不信,你要是真不信啊,那你也像你嫂子似的,脱了衣服叫我检查一次呗,你看我能不能想着占你便宜,我要是占你便宜了我就是狗!咋样?”

赵本严眼珠一转,想用激将法把这个难缠的小丫头赶紧打发走。

“你…….检查就检查!当心一辈子被我叫狗!”

孟晓华霍然站起,被气得小脸通红,鼓鼓囊囊的胸脯一起一伏地剧烈喘息着。

“你可别后悔哦!让我检查,就不怕当心羊入虎口哦?”小兽医模仿着电视里的坏人淫笑着说。

“走!进里屋检查,到时候指不定谁是虎谁是羊呢?”

孟晓华的回答让赵本严身上有点发麻,天知道这丫头一年里都在大学里学了些啥?

赵本严这个小兽医站就是他住的这两间小土房,外面看病,里间是他自己的休息的房间,当然如同所有单身光棍的卧室一样,又脏又乱。

“嗞嗞嗞,说你这是狗窝还不爱听呢!瞧这地方乱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么懒将来怎么找媳妇…….”

孟晓华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一边用手把小兽医炕上随处乱放的衣服被褥扔到一边,整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

“说吧,要怎么检查?本大小姐听你的!”

一袭白裙的孟晓华俏生生在炕边一站问道。

其实这个丫头厉害是厉害了点,但还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毛嘟嘟的大眼睛,尖尖的瓜子脸,纤细的小腰和修长的双腿,虽然没有她嫂子鑫月那股成熟女人的妩媚,但却多了一份少女的清纯。

赵本严记得当年情窦初开时候,趁着一起玩藏猫猫的时候偷偷摸了一把孟晓华的屁股,结果虽然是被这小丫头举着砖头追他跑了操场两圈,但事后还是把他兴奋地半宿没睡好觉。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当初的小丫头也出落成眼前的大姑娘了,一想到要给她检查身体小兽医躁动的心又不由得有些乱跳。

“咋了?看傻啦?怎么检查你倒是说话啊!”

看着眼前赵本严一副痴迷的傻样,孟晓华不满的喊道。

“哦…..你先躺下吧,平躺好!”

被骂的有些清醒地小兽医不由心中暗叹:长得再好也是个女汉子啊!

“哼!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孟晓华踢掉脚上白帆布鞋,平躺在炕上,短裙下露出一双穿着白色丝袜的小脚,顿时引起赵本严的注意。

“嗯嗯嗯…..我们先从你的脚上开始检查。”小兽医鬼使神差地居然捧起孟晓华的一双玉足仔细端详了起来。

“哎!我又没有脚气,脚有什么好检查的?”孟晓华喊道。

“你是大夫还是我大夫?怎么检查要听我的!”

赵本严这次居然回答的很硬气。

“大夫?你就是没证的兽医而已!嘶….”

孟晓华本想继续骂赵本严的,但是脚底传来的一阵阵麻麻酥酥的奇妙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吸了冷气,就闭口不言了。

这时小兽医的一双大手已经开始在孟晓华的小脚上力度适中揉捏了起来。

虽然隔着丝袜但女孩两只软软的小脚那种徐若无骨的滑腻触感让赵本严的指间感到无比的舒服,心中还在暗暗想着,若是能把这一双小脚夹在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上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不过赵本严按脚也不是一味地占便宜吃豆腐,他爷爷留给他那本没有名字的医书里确实传授了许多按摩身体的手法,只是他还很少有机会在人身上尝试而已。

“嘶…..痛,痛啊轻点……”平躺在炕上的孟晓华突然轻声叫道。

“痛?我刚才按的是你的太冲穴,你是不是经常有痛经的毛病啊?”小兽医诧异地问道。

“你…….有时候是这毛病,咋啦?你还能靠按脚把它按好啊?”

尽管是女汉子性格,不过这种私密处的疾病还是让孟晓华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现在也说不准,因为我没给人治过这种病,不过老母猪倒是治好过好几头!”

小兽医倒是实话实说。

“你……你才老母猪呢!”

孟晓华气得骂道,不过脚上的麻痛感让她觉得确实很舒服,实在不愿意把脚从赵本严的魔爪里抽回来,只能仍由他处置。

足足按了十几分钟,小兽医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玉足,两只狼爪攀上了孟晓华双腿。

“嘶……嗯嗯……”感觉到小色狼已经把战线转移,孟晓华并没有多说话,只是清了清嗓子提醒他别想胡来。

赵本严心里得意地想着,手上却是力道加重,按摩的范围很快也不再局限于小腿而是直接抚上圆滑丰润的大腿。

此时的孟晓华仰卧与炕上,美目微张,俏脸通红,樱桃小口轻轻娇喘着,白裙下的胸口一起一伏地上下浮动着,显然是已经被小兽医弄得芳心大动。

“嗯嗯……小华,下一步我可要检查你那个地方了啊?这可不能算我占你便宜哦!”

见时机已到,赵本严横下一条心向身下的少女问道。

“嗯……,好,好吧!”

孟晓华闭着眼睛满面娇羞地点了点头,那样子哪像是在体检,分明是在等自己的情人扑上去一亲芳泽的样子。

小兽医按下下身强烈的欲火,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探入孟晓华白色短裙里,在里面摸索了一阵,一条水蓝色的少女内内就出现在了孟晓华的膝盖处,然后他再扳起女孩的一条修长美腿将内内顺利褪了下来!

“嗯,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让我先闻一闻!”

赵本严还故作严肃地用中医理论给自己找着轻薄女孩的理由,说话间就分开孟晓华修长的美腿,把头伸向少女短裙内。

少女敏感神圣的地方毫无保留地呈现赵本严面前,那处子独有的幽香让小兽医十分迷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诱人。

孟晓华微微睁开俏目,看着从小玩大的小兽医正眼睛不眨盯着自己的那里,甚至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从他口中呼出沉重的呼呼热气!

“都被他看了遍了!羞死人了!”

一阵燥热羞耻感和夹杂着莫名的兴奋涌上她的心头,孟晓华重新闭上一对美目,任由赵本严为所欲为。

赵本严观察了一会,抬头看了看撒乱着一头乌黑秀发的孟晓华。

这妹子俏脸绯红,酥胸起伏,美目微闭,长长的睫毛间似乎还滴着一滴晶莹的泪珠,一副我见优伶的动人姿色,更让他兽血沸腾。

“嗯,你这里外观看起来一切正常,我想深入检查一下,晓华,你没问题吧?”小兽医得陇望蜀地问向满脸通红的少女。

看到孟晓华窘得快要窒息的俏脸,赵本严伸出一根手指在那上面轻轻一抹。

“啊!”

巨大刺激让女孩不可抑制发出一声呻吟,水嫩白皙的娇躯也弓了起来,两条大腿死死地夹住正在给她检查的小兽医的脑袋。

“别…….别动了…..呼呼……”孟晓华一边娇喘着一边喊着不要了。

“真…..真的不要了么?”赵本严狡黠地问道。

未等得到少女的回答,又重新伸出自己的魔爪。

“啊……”

随着少女一声似乎是象征臣服的一声尖叫,赵家兽医站的卧室里顿时充满了旖旎风光。

“小赵大夫在家吗?在家吗?”

正当体检到了紧关节要的时候,一阵沙哑的声音在外间屋响起,吓得两人赶忙手忙脚乱地从床上跳起整理衣服,慌乱之中孟晓华水蓝色的内内又被赵本严当做战利品偷偷收起。

“你在里面别说话,我出去看看。没什么事我一会回来给你接着检查!”赵本严小声地和有点不知所措地孟晓华嘱咐道。

“在呢,在呢!谁啊?”

说话间小兽医推开屋门走到外间,看到厅里站着一个五十多岁半老婆子,正是孟家屯村长孟大庆的老婆李素兰。

“你在就好了,赶紧和我去咱家里走一趟吧?”

李素兰一见小兽医,就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往外就走。

“这是咋了李婶?去你家干啥啊?”一头雾水的赵本严问道。

“哎呀!出大事了,我们家的老母猪难产了,你再不去就得一尸好几命了!”李素兰一边拉着他往外走,一边解释着说。

“哎……怎么这么倒霉呢?两次和美女的艳遇都被搅黄了!”

赵本严心下暗叹道,不过村长孟大庆可是他得罪不起的,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李素兰出了兽医站。

五分钟后,赵本严蹲在村长家的猪圈前,表情严肃地看着里面正在生产的母猪。

“母猪羊水破了已经超过一小时了,必须马上实施催生!我去给它按摩。”

小兽医撸起胳膊直接下了猪圈,开始在难产母猪的腹部做起了催产按摩。

……….

半小时后,累的满头大汗赵本严走出猪圈,接过李素兰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又回头欣慰地看了看猪圈里围在母猪四周哼哼吃着奶的七只小猪仔。

“哎呀,真是辛苦你了,小赵大夫,你可真有两下子啊!”

村长老婆又递过一杯凉茶,把小兽医让到院子里的小桌旁坐下。

“没什么,我应该做的。”赵本严客气了客气,举杯喝了口凉茶,有一搭没一搭和村长老婆聊着天。

“对了小赵大夫,前两天我家里那个本家的侄子孟广发又和他老婆刘鑫月大吵了一架。”

李素兰神秘兮兮地说着。

“是吗?因为什么啊?他们夫妻感情不是一直挺好的吗?”

赵本严明知故问地说道。

“好啥啊,不就是因为刘鑫月那个小娘们生不出孩子的事嘛!我们当家的和他兄弟也就是那个鑫月的老公公说,这小娘们别看长的好看会勾引人,其实就是下不出崽子的骡子,中看不中用啊!”

“不能吧?就不能是广发哥问题吗?”

“那…..那广发长得人高马大的那方面怎么可能有问题呢?”

听到这个回答,赵本严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就不再言语。

听了一会李素兰扯得家长里短,赵本严起身告辞,李素兰嘻嘻哈哈再次表示感谢,不过连顿饭也没留他吃,当然小兽医也不会在乎。

回去的路上,赵本严回忆着刚才和孟晓华的香艳一幕,不知不觉间突然来了尿意,于是钻进土路旁的苞米地里打算解个手方便一下。

“哗哗…..”

赵本严站在苞米地里正放得个痛快,忽然他发现离他不远处庄稼地里有一小块地方的苞米杆子正在不停地摇晃着。

“嗯?难道是谁家的牲口或是山上跑下来的野猪钻到苞米地里祸害庄稼了?这事可不能不管!”

想到这里小兽医随手在地上操起一根木棍子,悄悄地接近那块地方。

就当他走到离那块地方不足五六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剧烈的喘息和呻吟声:

“村长,你可真有劲啊!坏死了啊……哎,啊呀……”是个女人的声音。

难道不是牲口,是有人在大野地里干那事呢???

心下好奇的赵本严刚忙把身体隐藏在一人来高的苞米后面,抻着脖子向那个方向偷偷望去……

夕阳的余晖洒在苞米地里,隔着一棵棵庄稼,斑驳的光影印照在一对赤条条的男女身上,不时翻滚的身影和粗重的喘息。

然两个人正在野地里激烈地战斗着。

小兽医赵本严躲在庄稼后面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盯着不远处的战况,那个长得皮肤黝黑膀大腰圆的男子他很熟,正是下午去请他给母猪接生的李素兰的老公,孟家屯的村长孟大庆。

村长孟大庆身下那个小媳妇叫胡二杏,是村西边住的孟铁柱的老婆。

这孟铁柱常年出外打工赚钱,没想到他老婆在家里也没闲着啊。

难怪下午村长家母猪难产都没见着孟大庆的面呢?原来是跑野地里和别人老婆配种呢!

赵本严想想觉得好笑,孟大庆的老婆子李素兰刚才还叭叭地和自己讲着人家刘鑫月怀不上孕弄得家宅不安的新闻笑话,估计她做梦也想不到此时自己老头子正和年轻的胡二杏搞成一团了吧?

哎!这真是笑人不如人啊!

小兽医心下感叹着,目光重新回到眼前的战场上。

孟大庆虽然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但是从裸露出的肌肉上还是看得出身体很强壮的。

而他身下的胡二杏皮肤白皙虽然腰间和大腿上已经有些许赘肉,但前凸后翘的丰满身材倒也是确实有几分勾引男人的本钱。

“大庆叔…….你可真厉害啊…….比铁柱子那完蛋玩意强多了…….不过你这折腾完了回头我素兰婶子那儿怎么交差啊……”

二杏一边娇喘呻吟着一边问着身上的孟大庆。

“呼…..不用怕……那老娘婆子我都有年头没碰过她了……..我这一身劲都给你侄媳妇二杏你攒着呢!”

听着二人没羞没臊的浪叫,赵本严也感到自己一阵燥热难当。

尤其是今天一天在刘鑫月和孟晓华两个大美女身上占足了便宜,可是一腔欲火却根本没有得到释放,眼见着这近距离的好戏,他一个血气方刚二十岁的大小伙子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不过激动也是白激动,赵本严突然眼珠一转,伸手从自己裤兜里掏出一个破旧的手机出来。

这是前几天他替周婶家的牲口治好病,周婶为了感谢他把家里孩子以前用过的旧手机送给他的。

这手机旧是旧了点,不过基本功能都还能用,像素虽然不高,不过在这种光线充足的情况下拍个照片还是没问题的。

小兽医端好手里的手机偷偷地变换着角度,给眼前这对激战的男女拍了好几张特写!

呵呵……赵本严心头好笑,虽说他没什么坏心思,但是有这些村长艳照的把柄在手里总归不是坏事,天晓得什么时候用得上。

“啊哈叔都给你了…..呼呼…….”

随着村长孟大庆的一阵急促喘息,赵本严知道这场肉搏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他可不想留下来被人发现,于是小心翼翼地退出这片苞米地。

………..

回到自己的小兽医站,赵本严先进了自己卧室查看了下,果然孟晓华早已人去屋空,只是空气中仍然弥散着少女那股久久不散的青春气息。

想到下午,自己和这小妞子在这房子里的体检,于是掏出刚才趁乱被他收起来孟晓华的那条水蓝色内内,放在自己鼻间贪婪地嗅着少女留下的芬芳气息,而一只手也掏向了自己的裤子里……

“本严!本严你在家吧?”

正当小兽医迷醉在少女气味当中,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靠!今天是咋了?干这个很私密的事情都有人来搅局!”

赵本严郁闷推门出来看着站在外间屋一个有些微胖的年轻人。

二胖是赵本严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也是村子里唯一的几个不欺负他不姓孟的好朋友,所以他们一直关系都很不错。

初中毕业后二胖和他一样都辍学了,只是他经常去城里打工所以两人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

“二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好朋友见面自然分外亲切,赵本严拉着二胖的手。

“我也是才回来的,不过我现在不是来找你唠嗑的,你赶紧和我过去一趟吧!我家养的大黄好像要不行了。”

二胖的神色很是焦急。

大黄是二胖家一条养了多年的土狗,不要说和二胖了就是和赵本严感情都挺深的。

一听这话,小兽医二话不说拿起看病的家伙跟着小伙伴走出了兽医站。

…………

“你看看吧?这狗都病了有几个月了,动都不爱动,食也不怎么吃,一天只喝水,还脱毛,眼睛还发红。要不是我这次回来发现了,我妈都准备给它勒死吃肉了。”

二胖家里,二胖指着趴在角落里的大黄说着。

“不吃食,只喝水…..”小兽医检查着无精打采的大黄,发现狗身上有些低烧。

“这些症状在我爷爷留给我的医书里有过记载啊,莫非是狗胃里长了狗宝?”小兽医喃喃自语道。

“狗宝?啥狗宝?朝鲜咸菜吗?”二胖挠着脑袋问道。

“不是啊,你个吃货!狗宝是狗胃里生成的一种结石,是一种珍贵的中药材。”赵本严敲了下二胖的头回答着。

“在胃里面呢啊!那怎么拿出来啊?难道真要把大黄开膛破肚,那它不是死定了?”

二胖带着哭腔地说。

“那倒未必,不过大黄需要我给它做一次手术把它胃里的狗宝取出来,当然这种手术还是有相当大的风险,不过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我估计大黄也活不过一个星期了。怎么样?是看着它在你面前慢慢死去还是让它做一次手术拼一下?”

赵本严一本正经地问道。

“嗯……本严,我看这也没啥好选择的了,我把大黄交给你了,我对你有信心!”二胖稍微停顿了一下斩钉截铁回答说。

因为天色已经擦黑了,而且这狗动完手术还得需要换药拆线什么的,所以小兽医和二胖用小车把已经虚弱地走不动路的大黄运回了赵本严的小兽医站。

次日天明,二胖一早就早早来到兽医站协助赵本严把已经麻醉的大黄抬到兽医站的台子上,开始给狗动手术。

忙乎了整整近两个小时,满头大汗的赵本严顺利地大黄胃里的结石狗宝成功取出,并将刀口缝合好,让狗躺在笼子里慢慢苏醒休养。

“这…..这块石头,就是你说的那个狗宝?”

望着小瓶子里一块灰白色的椭圆形石块,二胖迷惑地问道。

“应该就是这玩意吧?我也不是很确定,我只在医书上看到过。”赵本严一边洗着手一边回答道。

“那….那这玩意用什么用啊?值钱吗?”

“根据我爷爷的医书上说,这东西能够治疗胸闷胀气,疔疮,甚至食道癌胃癌都能有疗效,应该很值钱吧?但是具体值多少我也说不清楚,狗是你的,这东西也应该是你的,一会你把它带走吧。”

赵本严擦了擦手平静地说。

“那怎么行?这东西你费了老大劲从大黄肚子里取出来的,再说我对这玩意一窍不通,在我手里也就一文不值,还是放在你这吧,万一将来能用来救人那该是件多好的事啊!”

二胖擦了把脸上汗水憨厚地说。

“呦!看不出来你这觉悟还挺高的!”赵本严有些激动地拍了下好友的肩膀。

“不过你要是靠这东西赚了钱,可别忘了分二胖我一份哦!”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

“谁啊?咱们村谁的觉悟高啊,我咋不知道呢?”

一个娇俏的声音打断了两个小伙子的攀谈,一身休闲的打扮的孟晓华出现在兽医站的门口。

“晓华,你来找我看病啊?”

一见是昨天体检的孟晓华,小兽医顿时眼睛亮了起来。

“晓华找你个兽医看什么病?”一头雾水二胖在一旁疑惑地问。

“那个……二胖我记得你出来时候灶上还炖着红烧肉呢!你还不赶紧回去看看,别都粘锅了!”

赵本严一边胡说八道着一边用手推着二胖向门口走去。

“什么……红烧肉……我也不会做饭啊?”

二胖被推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着赵本严挤眉弄眼的样子也只好嘟嘟囔囔地离去。

见二胖走远,小兽医赶忙关上兽医站的房门,笑嘻嘻地看着眼前明艳动人的孟晓华。

“拿出来!”孟晓华伸出一只葱白一样的嫩手,面带微笑地说着。

“啥……啥啊?”赵本严故作不解地挠挠头。

“还装傻!就是你昨天藏的东西啊?”

“昨天?我藏什么东西了?”小兽医继续装傻充愣。

“哼!就是…..就是昨天体检时候被你脱下来的我那条内内!”孟晓华被气得小脸通红,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小兽医。

“哦!就是那条蓝色的内内啊,你倒是早说啊!来,你和我进里屋我拿出给你。”

出乎女孩的意料,赵本严似乎极为配合地给她找内内。

“给你,拿着!”一顿翻找之后小兽医把藏在枕头下面的内内翻出来递给孟晓华。

“这…..这怎么弄的?”

看着被弄成一团满是褶皱脏兮兮的内内,而且上面还有已经干涸的黏兮兮白色液体,散发着一股鸡蛋清的浓浓腥味。

“呀!!!脏死了!”

孟晓华大叫一声直接把自己的内内扔到地上。

“别扔啊!我不过是昨晚用过之后忘了洗而已,洗洗还是很干净的。”赵本严爱惜地把扔到地上的内内捡了起来,又收了起来。

“变态小色狼,这女孩内内有什么好收藏的?”晓华看着小兽医眨了眨大眼睛问道。

“当然好了,你身上的东西都好,都香香的。”赵本严的回答让女孩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感动。

“真有那么好?那…..那我就…..就再送一条给你好了。”

说话间,少女羞涩地转过头去,把双手从淡黄色休闲长裙的下摆里伸了进去,在裙内一番摆弄后从自己双腿间把一条纯白色的棉质内内褪了下来,递给小兽医。

这还真是一个特殊的礼物。

看着手上留有女孩芬芳体香的内内,赵本严有些失态地放到自己的鼻间用力地嗅了嗅。

“傻呀你!我人在这,你…..你还闻什么裤头啊!”

女孩乌黑深邃的眼眸带着笑意向小兽医眨了眨眼。

孟晓华的话让赵本严吞了口口水,犹豫了下才说:“那……那咱们接续昨天未完成的身体检查吧?”

少女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刘海,露出了娇媚和害羞的微笑,女孩子轻轻一提长裙露出那白嫩滚圆的小腿如同秋藕一般,缓慢地翻身坐到炕上,如同昨天般那样平躺在小兽医面前,就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那……那我今天从你的…..你的乳那个腺开始检查好吗?”

赵本严磕磕巴巴的说着。

孟晓华微闭着饱含春水的一双秀目,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赵本严颤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一双大手,扶到孟晓华上面的那一件土黄色的卡其布衬衫上,虽然隔着衣料,但少女两团傲然挺立的丰满那出色弹性还是让小兽医手指一颤。

赵本严如同像刚才给大黄做手术一般,小心翼翼地解开女孩胸前的纽扣,一件乳白色的小衣赫然印入他的眼帘。

尤其是小衣上沿露出那对半个月亮让小兽医的目光根本无法移开。

“光用看的就能检查出什么毛病吗?”半晌,孟晓华微微睁开杏眼,饱含春意地微笑着问赵本严。

“啊……当然不行,医生检查还得用手摸的。”

赵本严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心里也鼓足勇气把一对小狼爪伸向女孩那对饱满。

指间美妙的触感令小兽医流连忘返,而少女那对被赋予哺育生命职责的神圣之物也在赵本严双手的下不断变化着形状。

“嗯…….”

胸部被赵本严带来的奇妙刺激,让孟晓华的脸色更加绯红,鼻息间也不自然哼出诱人的娇喘。

其实她昨天回到家里也是一夜没睡好,一闭上眼,脑子中就满是昨天在小兽医那个狗窝里被赵本严检查身体的画面。

二十年来第一次被其他异性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自己的那些地方,而且还是被从小她欺负到大的小兽医,想想就羞的要死。

可是害臊归害臊,少女的心中却也升起了一股异样的兴奋,当然孟晓华自己肯定不会承认这就是春情萌动了。

不过心中挣扎了一个上午,孟晓华还是按捺不住躁动的春心,以找这个色狼小兽医讨要内内的为借口,跑到赵本严这里堂而皇之地接受第二次体检。

当然此时的赵本严完全不了解少女心中的奇妙心思,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十指间的那份温存和软润所牢牢吸引。

而在小兽医带有中医按摩手法的触碰下,那对傲然的挺立也似乎变得更加紧致和坚挺。

在隔着小衣给胸部按摩了十几分钟后,赵本严双手下滑到少女纤细的腰间,继续开始在女孩的腹部开始按摩和检查。

“怎么样?我那里有什么问题吗?”孟晓华含羞地问道。

“没啥大问题,没有硬块和肌瘤什么的,发育的也挺好,估计将来给你孩子的奶水能挺足的。”

小兽医的回答让少女羞得两边的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索性闭上美目任由眼前的小色狼胡作非为。

“嗯,身体的主要脏器也没什么问题,下面我还需要再检查你一次上次没有检查完地方,你没意见吧?”

在按摩了一阵腰腹之后,赵本严又将目光移动到了女孩长裙下的两腿之间。

“嗯,不过你不许胡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