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长肚子都鼓起来了 *^我的漂亮朋友

“老公,他们有啥事啊?”



我伸出手点了点她额头,“傻啊你,夫妻作业呗。”



林倩一听,俏脸滚烫,羞红起来。



“噢,老公,我们多久没那个了啊?你就不想?”



“想啊,可想能有什么办法?现在不是特殊时期嘛!”我叹气道。


 文学

   

林倩咬了咬唇角,点了点头,挽着我的胳膊。“嗯,我们一定要好好努力赚钱,争取在上海买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



说完,嘴角弯起美美的弧度。



看着妻子温柔纯净的笑脸,我真的感觉自己很幸福,她思想很单纯,纯净的没一点杂质,我们是校友,大学谈了四年,毕业后不嫌弃我穷,不顾父母反对嫁给了我,愿意同甘共苦,在上海这座大城市奋斗。



在家呆了没一阵,我们夫妻两就去电影院看电影去了,可我压根就没心思,蛮脑子都回荡着合租房里张建与她妻子刘媛在一起的画面。



刘媛,是一家医院的护士,身材比我老婆要丰满,特别是胸。我老婆是属于气质型的美女,而刘媛更多的是熟女的魅力。



看完电影,接近十点,我跟妻子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转悠,快到十点半的时候,手机来了张建的短信。



“房间收拾好了,你们可以回来了。”



我们如释重负,赶紧回家。


好硬好长肚子鼓起来


到家夜色已深,张建和刘媛都睡了,空气里弥漫着一种亲热后的余味,我余光扫了一眼刘媛,只见她粉嫩的脸蛋上,还浮现着一朵余韵,非常妩媚,红润的嘴巴,让我竟来了强烈的感觉。

半夜,搂着妻子,她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反应。



“想啥呢?”林倩戳了戳我的胳膊,俏脸绯红。



我趴在她耳边,“想了……”



林倩咬着唇角,生怕声音太大,将张建夫妇吵醒。“那你也要忍着!”



“忍不了,咋办?”



“那你就自己躲被子里解决吧。”



妻子是一个很贤良女人,她虽然心底也很想,但眼下这个情况,要是真的那个,万一忍不住弄出动静,那可真尴尬。



等林倩睡着,我是辗转难眠。身子抵着她,一团火焰燃烧,实在是太难受了!



我脑子里幻想着一幕幕画面,突然借着月光,我侧着身子,扫了一眼旁边睡觉的刘媛。



她,那纯净白皙的脸,月光下熠熠生辉,宽松的睡裙,胸前深深的领口,隐约的轮廓,让我瞬间就不行了。



完事后,我心底有点懊悔,怎么能幻想刘媛呢?



接下来几天,是工作日。我们两队夫妻每天早上一起起床,上班,然后下班,睡觉,没一点私人空间。



一团邪火,压抑在心头,都要爆炸了!



终于熬到了周五。



和妻子林倩下班后,在外面吃了碗兰州拉面,回到家已八点。



张建与刘媛都不在。



但是她们床上竟放着一章纸条,“我跟我老婆晚上参加公司团建,大概要十一点左右才回来。”



纸条下面,还压着一盒杜蕾斯。



妻子看完纸条后,俏脸立马就红了,心跳加速的很厉害。



她拿着纸条,微微瞥了我一眼,突然咬紧了红唇,魅惑的眼神勾了我的魂儿。



“老公,你看!”



我从妻子手里接过纸条,看完内容后,二话没说,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当时才刚下班,妻子一身职场制服都还没脱呢,我就忍不了了!



一阵热吻后,我一把扯开妻子的包臀短裙,久违的感觉让我特别兴奋。



没一阵,我就不行了。



妻子可能也是长时间的压抑,竟然还不满足,停了几分钟后,又开始了。



我全身都要爆炸了!



那种舒服感,是我结婚以来从未体验过的味道。



折腾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跟妻子大汗淋漓,床单都浸透了。



一看表,快十点半了。虽然我们还想继续温存,但一想起他们马上就要回来,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老婆整理了下凌乱的衣物,去浴室打开了热水器,我帮着换了一套新床单。



然后我们夫妻两一起在卫生间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睡衣,将近十一点。



我见张建夫妇都还没回来,就给她们发了短信,然后又收拾了一下狼藉的战场。



没多久,她们回来了。



看着泡在澡盆里的床单,两人对我们怪笑。



妻子是属于那种矜持一点的女人,而刘媛恰巧相反,思想比较开放。



见妻子正在浴室洗床单,她悄悄走进浴室,打算洗澡。



可能女人在幸福满足后,脸色都格外动人吧,特别是妻子颜值本来就很高。



刘媛就开妻子玩笑:“刚幸福过的女人,真是愈发的迷人呀。”



妻子羞涩一笑。



我跟张建吹了会儿牛皮,十几分钟后,两个女人从浴室里面一起走出。



刘媛穿着宽松的连体睡裙,湿漉漉的头发披在香肩上,宽松的领口,散发着迷人的光泽,第一眼就把我给迷住了。



而张建呢,火辣辣的眼神也盯在我妻子身上,妻子虽然身材不如刘媛劲爆,但气质绝对是顶级,短发齐肩,面容白皙,唇红齿白。

就这样,我们两对夫妇保持着这种格调,每周轮流出去逛游,给彼此夫妻两营造一点私人空间。



可没多久,天气逐渐转冷,寒气来潮。



谁也不好意思让对方出去瞎逛了,生活又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



人一旦长时间得不到释放与满足,就会变得急躁,焦虑。



妻子状态变得很差,在家里还能忍着,但到了外面,就会与我怄气,经常跟我吵着要回老家,不想在上海这么熬着,很累!



面对妻子的埋怨,我一直都忍着,妻子看着我的模样,发泄之后,又有点心疼,眼眶红润。



张建与刘媛呢,也是差不多的状态。



终于,一天深夜凌晨,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片漆黑。



温度很低,盖着后背,我与妻子紧紧相拥。



“嗯……”



突然一声轻微、低沉的嗓音从旁边传来。



这一声听得有点朦胧,刚开始我跟妻子都没惊醒,但随着声音提高了分贝。



我与妻子猛然惊醒。



妻子睁开眼,眨巴着眼睛,咬着唇角望着我,我也醒了,双目对视。



他们在?



妻子差点就说出了口,还好我反应及时,将她的小嘴巴给捂住。



这种刺激感前所未有!



张建与刘媛动作很轻微,只是刘媛反应太灵敏了,发出了几声曼妙嗓音后,床开始嘎吱嘎吱的响起。



听着刘媛的声音,我满脑子都是她的倩影,想象着她快活的时候,脸上兴奋的表情。



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听到后面,有点忍不住了。



盯着怀里的妻子,我忍不住亲了一口她的脖子。



妻子被我弄得,俏脸一红,这么些日子,也有点忍不住了,开始亲我。



我们都不敢动,更不敢出声,好几次我都要忍不住了,扯她睡裤,但关键时刻,老婆死活不让我得逞。



终于,张建跟刘媛消停下来,一片安静,我跟妻子也不敢再有过多的举动。



下半夜,久久难以入眠,我跟妻子是想又不敢!很是憋屈。



随后几天,她们隔一天半夜就来一次,惹得我跟妻子难受到不行。



终于,我们也忍不住了,模仿了她们一次,他们肯定也察觉到了,但是互相之间都佯装不知,现实里更没人调侃。



似乎,这成为了我们两对夫妇之间的小秘密。



听床是一种特别刺激的事情,何况我们还住在一个房间里,只隔着一道布帘。



声音特别的清晰、通透。



刘媛比我妻子放的比较开,也不知道咋回事,有一次听完后,我真的忍不住了,跟林倩也开始了。



两边一起的时候,彼此听着对面的轻微嗓音,那种兴奋感特强烈。



就这样,我们两对夫妇各自幸福的生活,白天在上海这座城市,为了生存,为了希望,努力奋斗着,到了晚上,回到狭小的合租房内,我们各自进行着自己的小秘密。



那种感觉就跟偷欢一样。



到后面,跟妻子在一起的时候,刘媛的倩影却一次次的撞击在我的脑海里……

夫妻间习惯久了,会产生厌倦。



虽然很相爱,但平坦无华的婚姻生活会让人压抑,特别是在上海这座大都市,心底那种孽恋会慢慢滋生。



不光是我与林倩,包括张建与刘媛也一样。



争吵、冷战、逃避……甚至连那方面的生活都没了兴致。



久而久之,我将目光打量在了刘媛的身上。



这天周末傍晚,外面下大雨,老婆公司加班,要很晚才回来。



我躺在床上看手机,张建与刘媛也没回来,一个人实在难受,就趴在床上看小电影。



看着正刺激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打开一看,惊呆了。



是刘媛!



她白色衬衫被雨水浸透,贴着白嫩的肌肤,凸出完美的弧度。



下面黑色包臀短裙,裹着翘臀,非常性感。



我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失了神。



刘媛很快觉察到了我火辣的目光,低头瞥了一眼胸前的风景,不禁羞躁。



再扫量了一下我,发现了我的尴尬!



脸蛋更红润了!我察觉到的时候,也很尴尬。



“你老公呢?咋没回来?”



“他今天单位也很忙,可能要晚点才回来吧!”刘媛说完,咬着唇角。



进了房间后,她就拿着衣服去浴室里洗澡去了。



我回到床边坐着,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心痒不已,咽了好几口口水,全身都要爆炸了。



脑子里不自觉的想起,半夜里她跟张建的声音,想象着她那幸福、痛苦、享受的表情。



好美……真的好美……



突然想起浴室门下面有一个小洞,我实在是控制不住了,反正合租房里只有我与刘媛两个人,赶紧悄悄跑到浴室旁边,然后趴在地上,眼神瞄着门下面的小孔,瞄了进去。



白色的雾气,弥漫在浴室里。



刘媛站在花洒下拿着香皂擦拭着身子,任由温水冲刷。



第一次如此真实的看见刘媛的身材!比想象中的还要完美,虽然没我老婆身材高,但丰腴啊!



真羡慕张建,能娶到这样极品的老婆。



正幻想着呢,里面刘媛差不多也洗好了,本来我以为她洗好后,就要拿着浴巾擦身子呢,可哪里知道,她竟然开始……



靠,这也太劲爆了吧!



看样子,平日里张建都没满足她呢。



“曾强……”



突然,刘媛没忍住,竟然闭着眼,红唇微启,喊出了一个人名。



这两个字,彻底将我给击溃了!



刚开始我还以为她肯定是在幻想自己的老公呢,可没想到她竟然叫我的名字!



脑壳炸裂,真没想到刘媛思想这么开放,竟然把我当成了臆想对象!



那一刻,我真想冲进去啊。



可惜,胆子还是太小,纠结几番后,毕竟关系两对夫妇之间的关系,还是忍住了。



那一次,我判定,刘媛与我对彼此都有了念想。



随着念想的越来越强烈,终于两个月后,一次意外的尴尬,增进了我们两家的关系……

那时,我们来上海快半年的时间,恰逢刘媛的生日,为了感谢彼此之间的照顾,关心,妻子林倩提议给刘媛办个小小的生日庆祝。



刚提议,便得到我们赞同。



这天下班,我们四人一起在菜市场碰头,买了很多菜品,张建还去超市买了两捆啤酒,我也去超市买了两瓶红酒。



回到家,刘媛跟妻子林倩去厨房下厨,我们两个男人就坐着聊天。



饭菜很快准备好,我们拉开中间的帘子,将几个凳子放在两床中间,拼凑出一方桌子。



我们彼此祝福着,希望对方能在北京闯出一番天地。



随后打开了啤酒与红酒,天有点闷,室内又没有空调,两个电扇哗哗吹着,没多久,我们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不过喝着啤酒,也并没感觉特别难受。



因为出汗太多,倒是觉得很畅爽。



刘媛与妻子也出了不少汗,小衣里的花纹,透着浸润的衬衣,清晰的贴着皮肤,划出一道完美的形状。



我跟张建的眼睛都看傻了,两女人很快意识到,低头瞥了一眼,俏脸一片绯红,赶紧从座位起身,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宽松的T恤,进了卫生间,脱了小衣,换上T恤。



又是一阵推杯论盏,我跟张建都有点喝高了,不知啥时候将上衣给脱了,光着膀子。



我惊讶的发现张建这位老同学的肌肉竟然如此发达。



大头肌孔武有力,很有阳刚之气。



从晚上八点一直喝到十一点,酒都喝见底了,大家都喝醉了。



刘媛与妻子林倩晕乎乎的跑去浴室,冲洗了一个凉水澡,擦了身子,换了睡衣,从浴室出来,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觉了。



因为啤酒跟红酒掺杂着喝,后劲特别大,到下半夜的时候,我们意识都有点模糊了。



晚上频频起床去小解,头一直晕沉沉的。



啤酒涨得难受,我起来去浴室,直接开门就进去了,让我没想到的是刘媛竟在里面。



开门一眼,我就看光了。



刘媛吓得神色慌张,赶紧伸出手捂着。我许久才反应过来,退了出去,站在门边,心跳加速的很快。



不一会儿,刘媛摇摇晃晃的从里面出来,俏脸一片绯红,扶着墙,模模糊糊的上了床,一看床上有人,急忙跑到了另一个被子里。



我上完小便后,也迷迷糊糊上了床。



当时搂着熟睡的女人,发现与妻子的味儿不对劲,但后劲太对了,也没太在意。



次日上午九点。



我们醒来,脑袋还很匀称,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四周环境有点生疏。看了看怀里的女人,一下子清醒了。



与此同时,旁边传来妻子林倩的尖叫声,紧接着,我怀里的刘媛也醒了,也跟着失声尖叫起来!



原来,昨晚上两个女人上错床来了!



刘媛吓得赶紧跑回了自己床上,老婆林倩也回到我这边。



林倩抱着我,眼睛都红了,哭了起来,我回过神,心底一时间也接受不了,但很快我也平静下来,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安慰:“没事儿,没事儿,昨晚大家酒都喝多了嘛,起床啦。”



张建听了我的安慰后,也同样安慰了正哭泣的刘媛。



男人们的安慰,让两个女人都冷静下来,抹了抹眼泪,起床,收拾了昨晚醉酒后的一片狼藉。


睡错床这件事后,我们四人关系变得更加微妙了。



刘媛思想比较开放,目光总火热与我碰撞,而妻子呢,比较矜持,一直逃避张建色眯眯的目光。



其实男女之事就如同一层纸,一旦捅破旧没了禁忌,更何况我们都是已婚男女,大家都心知肚明。



进入炎热三伏,酷暑难耐,下班后,进了合租房如同下地狱,电扇吹得都是热风。



我和妻子睡在靠窗一边,晚上开着窗户还有点凉风吹拂,张建与刘媛睡在里面,加上有布帘遮挡,密不透风,天天半夜起床都受不了,跑浴室去冲冷水澡。



大家想法子,想安装空调,但身上也没积蓄,还有一点,电费太贵了!



一周五晚上,我们都睡不着,就关灯聊天,开始聊工作的事情。



后面聊到居住条件,无奈下一阵感慨。



突然张建提议:“要不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布帘给放下吧,这样通风会比较好一点。”



一阵沉默后,我也表示同意。



张建询问:“那两位女士的意见呢?”



林倩跟刘媛都表示听男人的,意见通过后,我们就开灯忙活,将隔在两床中间的布帘给撤了。



刚开始关灯时,屋子内一片漆黑,过了一阵,眼睛适应了,隐约能看见对面床上的影子,但他们比我们看的清楚,因为他们是在暗处,我们这边沿着马路,但也没想太多。



次日天一亮,尴尬了!



彼此看的特别清楚,两女人穿着长裙睡衣,我跟张建只穿着短裤,早上还有点反应。



吃完早饭,因为周末在家里休息了一阵,屋子里实在热得受不住,我们两夫妻就商量去海泳,急忙准备泳装,然后出门了。



我们乘车去了海边,正午时分,终于到了一处偏僻,尚未开发的海滩。



骄阳如火,空旷的海滩上,只有寥寥几人,看那样子都是来游泳的,四处都没一个换衣的遮拦处。



没办法,我跟张建只好挡在前面望风,两女人在后面换了泳装。



各自换好泳装后,迫不及待的冲进了海里。



妻子林倩和张建老家是内陆,不像我跟刘媛都是海边长大,她两不会游泳,只在浅滩上扑腾。



我和刘媛争先恐后往深海游,比赛谁能游到距离海岸一千米处的礁石。



终于我我跟刘媛先后到了那块礁石,礁石一侧很陡,一道很大的裂缝,可以攀爬上去,上面有一块空地。



我率先爬上去,一屁股坐下,在拉刘媛上来的时候,突然脚底一滑,刘媛整个身子扑倒在我的怀里。



刘媛的屁股感觉到一种硬邦邦的东西,不禁俏脸滚烫。



我盯着怀里的刘媛,露背的泳装,胸膛贴着,心跳加速的很快。



尴尬的场面,我们谁都没说话。



“刘媛是张建的老婆,我怎么能有这样龌龊的想法?”



“可她实在是太美了,太性感了,上次在浴室里面还叫我的名字呢。”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都很开放吗?”



思想一番挣扎后,我环顾四周,一片汪洋大海,如此偏僻的场所,这不正是绝佳的机会吗?



我吞了扣口水,突然手开始上移,摸到了她的胸口。



“嗯……趁人之危呀?就不怕我告诉我老公啊?”刘媛身子微微一怔,扭了扭滚烫的娇躯。

“景色这么美,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很可惜?”



我小心翼翼地说着,但视线却落在她的前方。



“那你想做什么?”



她突然转过身来,目光炙热地盯着我。



“站稳了,石板滑,别摔进海里去。”



我不敢直面她的问题,反而是抓住了她的小手。



这个动作,已经足够暗示了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