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怎么喷那么多 ~你那么大会把我弄坏的

陈艺瑶是一位英语老师,也是我的一名房客。

 

 

那天下午,我买了些卤肉,在屋里边吃边喝,便听到了敲门声。

 

 

我有点喝多了,脑袋晕晕的,打开一看,门外站着的正是陈艺瑶。

 

 

陈艺瑶笑着朝我打招呼,说道:“房东,您在吃晚饭呀,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陈艺瑶说话的语气特别温柔,一如她温顺贤惠的性格。

 文学

 

 

从陈艺瑶搬到我这里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了她。

 

 

可惜,她已经结婚两年了,丈夫也是一名高中教师,不过二人到现在还没有孩子。

 

 

陈艺瑶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连衣裙,真丝的布料衬托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胸前的挺拔丰满,如柳枝般芊细的腰,及浑圆的翘臀,甚至是裙下两条黑丝的修长光滑的美腿,无一不成为我关注的焦点。

 

 

我暗自咽了下口水,笑着问道:“陈老师,有什么事啊,快进来坐吧。”

 

 

陈艺瑶颔首微笑,随我进了屋。

 

 

我赶紧收拾桌子,请她坐下,又给她倒茶,说道:“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乱,让你见笑了。”

 

 

陈艺瑶开玩笑道:“我看你得找个女朋友了。”

 

 

我将水递给她,也笑了起来:“你要跟我介绍吗?”

 

 

“你这么好的条件,哪里找不到对象,哪还用的着我替你找。”陈艺瑶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沓钱,说道:“这是这三个月的房租,您点一下,看对不对?”

 

 

“交房租还有段日子呢,干嘛这么着急呢!”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接了她的钱。

 

 

不过在接钱的时候,我触碰到她的手,芊细、小巧、柔软,如羊脂玉肌,触碰的时候有种让我触电般的感觉,心神也为之一荡。

 

 

或许我当时真的是喝多了,都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只觉得脑袋一热,抓住她的手居然忘了松开。

 

 

直到陈艺瑶微微挣扎起来,皱着秀眉瞪着我道:“房东,你……你可以松手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开了手,又补充一句:“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喝多了。”

 

 

陈艺瑶脸色有点难看,等我点完钱确认无误,她便逃难似的快速逃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又是尴尬又是后悔。

 小东西怎么那么

 

我下意识的闻了一下自己的手,手里还残留着陈艺瑶的香味,让我一时沉醉。

 

 

心里的恶念也油然而生。

 

 

我一晚上没睡着,都在想这件事。

 

 

第二天上午,趁着陈艺瑶和她老公上班,我便在她屋里,除了洗手间以外的各个地方装了针孔摄像头,以便于今后观察她的生活。

 

 

不是我不想在洗手间也安装,只是没有能够隐藏摄像头的地方。

 

 

装好之后,我心里就很激动。

 

 

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我终于看到一直想看的画面。

 

 

躺在卧室床上的陈艺瑶还在玩手机,被子便被丈夫于弘逸掀开了,露出了只穿了一条睡裙的她傲人的身材,洁白的皮肤,圆润的香肩,及漂亮的大白腿。

 

 

看着于弘逸瘦弱的身材压在了陈艺瑶身上,一只手顺着她的大白腿一直往上爬,最终伸进裙下,而另一只手也钻进她的衣领,蠕动起来,我亢奋的不得了,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随着夫妻二人的亲热的画面,我的五指姑娘也开始安慰起自己。

 

 

当陈艺瑶被丈夫扒光了衣服,完美的娇躯像是剥了壳的玉米,完全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几乎窒息了。

 

 

不过令人可惜的是,二人的战斗连两分钟都没能持续,于弘逸便已缴械投降。

 

 

我有些诧异,也带着一丝欣喜,于弘逸那方面居然如此不堪。

 

 

“对不起。”电脑监控画面中,于弘逸向妻子道歉,显得很愧疚。

 

 

“没关系,慢慢来吧。”陈艺瑶没有表现丝毫的异样,“我先去洗一下。”

 

 

然而,当她披上睡裙迈开步子走出卧室关上门,轻轻叹了口气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或许有那么一丝机会,陈艺瑶显然对丈夫很失望,她对夫妻生活还是很渴望的。

 

 

此后的两天,每次见到她,我比以往表现的更热情。

 

 

不过她似乎被我上次喝多拉她手的举动吓到了,表现的比以往还要矜持。

 

 

监控还在继续,可惜她和她丈夫并没有再有亲热的举动,让我有点失望。

 

 

到了第三天晚上,令人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

 

 

我在电脑监控中,盯了她几个小时,这一晚于弘逸居然不在家,她也没有任何能够引起我兴奋的举动。

 

 

到了晚上11点半,我有点撑不住了,便洗了把澡去睡觉了。

 

 

结果正睡得迷迷糊糊,便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

 

 

我只穿了一条裤衩,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走到客厅去开门,一边喊道:“来了来了,别敲了!大半夜的,谁特么乱敲门啊!”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还没合拢的嘴巴张的老大。

 

 

没想到站在门外的居然是陈艺瑶。

 

 

而且她只穿着一条丝质的吊带睡裙,正是监控中看到她睡觉时的着装。

 

 

粉色的睡裙贴在身上,勾勒出婀娜的曲线,娇嫩的肌肤,圆润的香肩,芊细如玉的手暴露在空气中。

 

 

尤其是裙下两条雪白圆润的大长腿,带着无比的诱惑力。

 

 

我当时就震住了,作为有夫之妇的陈艺瑶大半夜的只穿着一条性感的睡裙出现在我家门口,到底几个意思?

 

 

该不会……

 

 

我心里顿时一片火热。

显然,是因为我太激动了,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神色。

 

 

我暗自咽了下口水,笑着问道:“不好意思,陈老师,没想到是你,请问有什么事吗?”

 

 

“房东,实在不好意思!我本来不想打扰你的,可是我刚才在电话里给弘逸打电话,打到一半的时候,电话突然就断了,而且还传来了他的一声叫声。”

 

 

陈艺瑶一双美眸写满焦急之色,脸上也尽显担心,继续解释道:“今天他同学聚会,喝了些酒,跟我打电话说滴滴打车回来,结果刚才就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我以前就听过不少滴滴司机杀人抛尸的新闻,何况现在大晚上的,我老公还喝多了,房东,我有些害怕,你能不能出去陪我找一下?”

 

 

听到陈艺瑶的解释我也收起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皱眉说道:“陈老师,你先别着急,可能你丈夫只是喝多了,应该不会有事的,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现在就跟你出去找找他。”

 

 

“谢谢你呀!”陈艺瑶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到现在电话一直打不通,提示关机,我能不着急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先换个衣服,你不用换吗?”

 

 

陈艺瑶低头一看,这才反应过来,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赶紧低头转身回屋。

 

 

我们换好了衣服在门口集合,陈艺瑶换了一件黑色的风衣,不过衣摆下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却没有丝袜的装饰,显得极具诱惑力。

 

 

下楼的时候,我问道:“你刚才跟于老师打电话的时候,他有没有告诉你在哪?”

 

 

“说了,在林海路一条巷子。”陈艺瑶回答。

 

 

我诧异道:“林海路,那地方可偏僻的很,他怎么会在巷子里?”

 

 

“那里有一家叫德川羊肉火锅的餐馆,他和同学刚吃完火锅,因为比较偏僻,所以要穿过巷子叫滴滴打车,我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担心。”陈艺瑶忧心忡忡的说道。

 

 

“于老师是成年人,相信不会有事的。”我安慰道:“咱们就去那边找他。”

 

 

下了楼,陈艺瑶拿出了于弘逸的车钥匙。

 

 

于弘逸晚上要赴约,显然是知道要喝酒,所以也没开车。

 

 

陈艺瑶并不会开车,所以就由我来代劳,开车载着她去寻找于弘逸。

 

 

我们到了陈艺瑶所说的地方,果然看到了一条巷子。

 

 

车子开不进去,只能停在巷口。

 

 

我们进巷子找人,可穿过整条巷子,也没看到于弘逸。

 

 

陈艺瑶很担心,我又陪着她来到德川火锅店找人。

 

 

然而火锅店这时候已经打烊了,只有店员在里面打扫清理,一个客人没有。

 

 

出了火锅店,陈艺瑶急道:“弘逸会不会已经出事了?要不,我们报警吧!”

 

 

“你说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巷子里,不过我刚才也仔细看了,巷子里没有打斗的痕迹,于老师的随身物品也没什么遗落,我估计他是喝多了,不小心摔倒了或者是别的原因,应该不会有事。咱们在附近再找找,说不定过会他就给你打电话了,实在找不到,咱们再报警不迟。”

 

 

我本想开车载着他寻找,陈艺瑶却说兵分两路效率比较高。

 

 

我听从了她的话,分开前嘱咐道:“这大晚上的,你可小心点。”

 

 

陈艺瑶点了点头,转身就往西边快步走去。

 

 

我则是开车缓慢往东边行驶,沿途寻找于弘逸的踪影。

 

 

找了半个小时,毫无所获。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给陈艺瑶打电话,恰巧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一看正是陈艺瑶打来的,立刻接通了电话。

 

 

“钟皓,救我!”电话那头传来陈艺瑶的惊叫声,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你在哪?到底怎么回事?”我急忙问道。

 

 

啪!

 

 

一声脆响,震得我耳膜生疼,下意识的将手机远离耳边,过了一秒钟再继续通话:“喂,喂,陈老师,快说话啊!”

 

 

然而,电话那头却早就没有了反应。

 

 

估计电话是被摔掉了。

 

 

我心中一震,陈艺瑶遇难了!

 

 

我得去救她!

 

 

我不知道她此刻的具体位置,但知道大概方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