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 |把腰抬起来一点我不好发动

生怕王芹不相信,金宇回头看着刘敏示意后者说点儿啥。



刘敏抿着嘴,还在用力擦着身上刚刚被金宇啃过的位置,心里一阵膈应。想到金宇这嘴不知道吻过多少女人的身体,被接触的皮肤好像也被火烫过一样难受。心头更加是郁愤不平,本不想回答给金宇难看的,可是刘敏一向懂事,不太让母亲担心自己,为了安老妈的心硬是忍了口气闷闷嗯了声。



明显是敷衍的。

 文学



闺女不高兴,王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她想俩口子生活在一起时间长了,鸡毛蒜皮油盐酱醋,过日子避免不了会吵架,俗话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这是通病。王芹自我安慰,找点儿契机让小俩口独处交流误会也会慢慢解开的。



“闹矛盾不怕,重要的是误会能解开。好啦好啦,我啊,刚刚接到你妹电话,说她那个什么的歌会比赛结束,请我们一家子出去吃饭去。你们俩收拾一下,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庆祝一下。”本来王芹突然来城里就是这个原因,现在说出来不过是想借机使俩人尽快和好,所以故做笑呵呵地说完,催促着起身离开。



这么一说,金宇才想起自己的小姨子,刘静。刘敏家有俩个姑娘,说起刘敏这个妹妹刘静,那是一个烫手山芋,整天抱着一个不切实际的歌手梦,三天两头不着家。



刘敏对这个妹妹是不喜欢的,她觉得这妹妹就是一个事精,哪儿天不给自己和家里捅个大篓子她是不安心的。



奈何王芹是尤其宠爱这个不务正业的小女儿,甚至支持刘静的白日梦,还有意要将自己的一小部分股份拿出去资助她。



一切原因,是因为刘静长得与去世的父亲特别像。



除了刘敏听了这话心头更是酸楚外,金宇倒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兴奋感,他的小姨子虽然脾气不咋样但人真的是比姐姐要漂亮十倍。



早年和刘敏结婚,第一眼见自己小姨子金宇就觉得将来刘静长大一定不得了。



算算是有三四年了。也不知道这刘静现在是啥模样了。



金宇美滋滋地想,期待下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他也不想再和刘敏这贱货较真儿,跟着王芹的脚步追问:“小姨子啥时候到,要不要我去接一下的。



丫头我也用好几年都没见了呢!现在变化大不大?”



金宇猥琐的姿态自然是让刘敏看了清清楚楚,不免又是怒意攻心,气愤之下狠狠关上门泄愤地往床上一坐。



“哎呦!”



床框剧烈的震动,让床下躲藏听声的孙磊受惊磕了头,尖锐的痛感使他禁不住轻叫一声。



“谁?”



听见床下有人,刘敏吓了一跳。



“我。”孙磊苦着脸探出脑袋。


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 

“啊!孙磊。”



刘敏惊呼一声,话出口意识到屋子外的人连忙捂住嘴巴示意孙磊先不要出声,然后她悄悄摸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张望,看见金宇正和母亲说说笑笑地聊天,才稍微放心地关好门扣紧。



“我怎么出去啊?”孙磊已经小心爬了出来。



“呃……”



刘敏尴尬不已,自己居然忘记了孙磊还在屋子里,都怪自己只顾着和金宇生气,完全遗忘了这码事。



“别急,等会儿我们会出去,你那个时候悄悄溜出去。



对了,我把屋里钥匙给你磊,预防万一,到时候你从里面打开门。”



犹豫了一秒,刘敏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儿子挂在书包上的钥匙,摘下来递给孙磊。



提过去的时候她的手微微接触到孙磊炙热的手心,那里燃烧的温度好像也烧进了她的心里。顿时,红霞飞上双颊。



亮晃晃的一串钥匙放进孙磊手里,孙磊心脏急跳俩下,脑子不断蹦出钥匙,刘敏家的钥匙!



四目相对,佳人艳色灼灼。



强自压下心头的悸动,孙磊忽然看着刘敏脸上有轻微的擦伤,几乎是下意识他想也没想伸出手:“疼不疼?”



疼不疼,温柔又轻柔,问得刘敏下一刻的秋水眸中发瑟起来,她与金宇的撕扯,他一定在床下看了清楚,但他没有追问自己原因,只问疼不疼,这种变相的关心令刘敏有点儿压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她有多久没有感受到来自一个男人温柔关怀了?



刘敏眼里的哀伤刺痛了孙磊,想也没想他伸手抱住了刘敏,用力的抱紧她想通过这个方式传递自己的力量给她。



两具身体贴的越来越紧,头顶上的光线也变得朦胧,闻着她发间清香,孙磊脑子有片刻的晕眩。



头顶上方男人炙热的呼吸不断的喷在她的发间,撩拨着挑逗着她的神经,之前被金宇点燃的欲火又慢慢重新燃烧了起来,刘敏的身体慢慢出现了反应。



“这里不能久待。”刘敏维持着仅存的理智推开了孙磊,她看着孙磊说:“明天你要记得来给我儿子补课。”



孙磊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她老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被他发现屋子里藏了一个男人指不定会要怎么对付他。



“你怎么还不出来?在此刻响起了金宇的声音,门被人用力推了推。



“你锁门干什么?”



“在换衣服,我马上出来。”刘敏连忙应道,示意孙磊赶紧躲到床底下。



听到金宇的声音孙磊有些手忙脚乱,慌慌张张爬进床底下的时候,衣服还被挂了一下。



孙磊感觉自己的肉似乎也被割破了,但却也不敢吱声。



“刘敏,到底在屋里搞什么鬼?!”



金宇站外面等得有点儿不耐烦,抬脚想踹门,门才打开来。



刘敏脸上微白地看着金宇,没好气地骂他:“叫什么叫,我不是出来了吗?鬼叫什么!”



“嗨!你……”金宇立马脸一虎,正欲发火。



身后王芹喊道:“走吧走吧,你妹妹来电话说她到了咱们去接她去。”



碍于王芹,金宇郁郁止住话,狠狠地瞪了刘敏一眼,心里暗自想着晚上再好好收拾你。

应了声母亲,刘敏也不甘示弱瞪回去,看着金宇不爽地离开才她小心关好门,跟着收拾衣服和众人一起离开了。



差不多隔了二十分钟,孙磊听到外面确实没动静了。



才慢慢的从床底爬了出来。



哎哟一声,他感觉自己的下腰位置一阵发冷,接着一股刺痛顺便传遍了全身。



他这才想起自己刚才似乎被割破了。



正想离开的时候,心想着会不会有血迹遗留下来,到时候真的是什么都说不清楚了。



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照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任何的异样之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起身正想离开。



“咔吧!”



客厅里微弱的关门声响起。



在这安静的氛围内,却显得格外的清晰。



他又一次钻入了床铺底下。



又窝在床下足足又等了四五分钟,似乎屋子里没有别的声音了,刚才估计是自己听错了。



他才动了动身体,心有余悸地先探出一个头,左右看了看,屋子里安静得只有他自己的呼吸。



“呼……吓死老子了!不过,因祸得福嘿嘿,有了刘敏家的钥匙,以后进她家的门儿不就顺利成章了,看来以后艳福不浅的日子多的是啊。”



孙磊乐滋滋地晃荡手里的钥匙,宝贝地把钥匙揣进贴身的口袋里放好。



推开门,屋门外是一片漆黑。



此刻过分安静使屋子里显得有些空旷。



虽然知道屋子里人已经走完,可在别人的家里偷偷摸摸的,孙磊还是有点儿紧张,做贼心虚的感觉越发强烈,不敢再耽误孙磊顾不上开灯瞅准大门位置急步蹿过去。



靠近门口,手才放到把手上用力,锁柄转动的同时,无数情愫爬过心头,时间也在此刻变得缓慢,缓慢到可以看见孙磊的瞳孔因为紧张慢慢缩聚。



门锁转了半圈,孙磊紧张的吞咽了几口唾沫,身体已经往后退了一步。



“咯。”门咔地轻轻响了一下,空气中的某种平衡也在此刻打破。



打开的门缝轻轻吹进股冷风,随后缓缓敞开,门口外面站着另一个黑影,那个人手里举着手电筒。



“没人?太好了!”



此人低声欢呼一句,轻轻推开门,迅速进屋子关好门,她没注意到门旁的卫生间里虚掩着门。



孙磊心跳猛烈加速中,他差一点儿就和门口的人面对面了。还好他开门觉得不对劲,毫不犹豫地很扯一步退到卫生间。



刚刚在卫生间蹲好,这人已经进到屋子里。孙磊悄悄蹲到门口缝,眯眼朝外面看。



客厅灯此刻大亮,光线强烈刺激下,孙磊只能看见这个人是一身黑,正趴在柜子上翻箱倒柜的。



小偷?



孙磊心里咯噔一下,有没有搞错怎么和小偷碰上了。要是和这小偷搅和在一起,他想脱身不是更加不方便了?



小偷,他要不要冲出去制服?念头仅仅存在俩秒,孙磊马上否决掉。他现在逃都来不及,哪有功夫制服小偷,不过眼睁睁看着他行窃?而且貌似现在在客厅里搜索,等会儿要是保不齐在看看卫生间……



“怎么办啊?”孙磊急出一脑门子汗。



真是祸从口出事自上身,不想来的他来。客厅里翻箱倒柜的家伙在此刻忽然停下了动作,转身朝卫生间里走了过来。



“祖宗!你可真会挑时间。”孙磊欲哭无泪,看着近在咫尺的身影,容不得他迟疑,咬牙一挺身抢在对方一步踏进来的瞬间先发制人。



幸好,他略通擒拿手。



对方明显没想到屋子还会有人,猴急地推开门的她就想上个厕所,一路上憋着到现在,着实有点儿急了。



不想推开厕所门就感觉到冷风扑面,一道黑影罩面扑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